第285章 紧张

味香 285 作者茶暖 全文字数 2179字
“那我明日便是问问你三婶这活儿能做不,若是她不愿意做的话,我再去找了旁人去。”吕氏提议道。 二房与三房平日里走的近,吕氏与张氏关系也好,加上平日里沈福海一家的确也是对二房照顾颇多,吕氏自然希望这等好事先紧着三房。 “到底咱们两家关系近,若是直接越过了他们去,这面儿上也不好看。”吕氏接着说道。 “娘看着办便好。”沈香苗自然也不在意这钱会落入谁的口袋里头,最关键的是能找到人做活,帮吕氏减轻些负担。 自然,若是能给了三叔一家也是最好,算是多给了他们家增添一份收入呢。 见沈香苗答应的干脆,吕氏笑意连连,摆了摆手,示意沈香苗躺好:“快些钻被窝里头去,膀子那边捂严实了些,屋子里就算封的严实,到底还是有寒风的,免得吹痛了肩膀。” “嗯。”沈香苗一边钻的更深了些,一边将被子卷成了一个卷,将自个儿裹成了蚕茧一般,舒舒服服的舒了一口气:“娘也早些睡吧。” “哎。”吕氏应了一声,躺下来盖好被子。 不知不觉便是到了下半夜,弯弯的月牙攀上了枝头,洒下一片白花花的月光。 姚氏一直在苏文清的床头守着,十分担忧的时不时摸一摸苏文清的额头。 自服下杜大夫所开的退热药后,不多时的工夫,苏文清便一身一身的出汗,汗水几乎浸湿了苏文清的小衣,就连枕头都是湿漉漉的一片。 出汗之后,这高热便渐渐退了去。 眼下已是不发热了,但是姚氏担心苏文清再一次发高热,因而一直守在了床边,仔细照看,按照杜大夫的叮嘱,时不时的喂还在沉睡中的苏文清喝上一两勺的水。 眼瞧着苏文清这会儿脸色不像方才一般泛红,此时已是恢复了常人的脸色,而且呼吸听着也轻缓了许多,姚氏这才放下心来,替苏文清掖了掖被角。 估摸着这便是没什么大碍了,若是不再发热,明儿个早起便能开始吃杜大夫开的那些补药了。 姚氏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随后又无比的感慨。 得亏今儿个沈香苗记挂着苏文清身子不爽快一事,还十分有心的请了大夫来看诊,这才及时给苏文清看了病,退了热,此时也没什么大碍了。 如若不然的话,黑灯瞎火,天寒地冻的,她还是跑出去找大夫,而且也不见得能找得到,一来二往的就要耽搁许多时间,说不准还会延误了苏文清的病情呢。 归根究底的,这回沈香苗真是帮了大忙了呢。 而且,这姑娘瞧着温婉可人,贤惠懂礼,还是个聪明伶俐的,尤其是长相不差,再过两年的话,必定出落得更加水灵,更加漂亮…… 姚氏越想,这心思便飘得越发远了。 第二日清晨,铁蛋比平日里起的还要早一些。 “怎的这么早便起来了,天色还早,不如再睡上一会儿?”吕氏和沈香苗本来在外头收拾着往沈记铺子里运的卤味和吃食,听到屋子里头有动静,进来便瞧见铁蛋起床开始穿衣裳。
“莫不是我动静太大吵醒铁蛋了?”沈香苗也探头过来,也是劝铁蛋再睡上一会儿,又道:“你不必怕睡过了时辰,待会儿我来叫你,保准不会误了点儿。” 铁蛋却摇了摇头:“倒不是怕这个,我还是想着早些起来,娘可以帮我早点准备早饭吗?我想早点去学堂瞧一瞧先生。” 昨儿个晚上沈香苗回来时说过苏文清发热一事,尽管也说了杜大夫说病情并不严重,退了热调养几日便好,但铁蛋还是满满的担忧,想着早些去瞧一瞧先生究竟如何了。 “也好,昨儿晚上苏夫人也不曾再来叫过杜大夫,虽然不来叫人是好事,说明先生的病情应该是好转了,但这也只是猜想罢了,也不排除苏夫人脸皮薄不好意思麻烦旁人,你早些去学堂瞧上一眼也好,看看到底有无大碍了。”沈香苗说道,从做好的卤味里,收拾了一些出来,拿食盒装了:“等下你把这些东西也带过去,就说都是家里头做的,不是在外头买的,让先生补补身子,兴许先生倒是还能收下来。” “嗯。”铁蛋穿上鞋子,兴冲冲的点了点头,仰脸一笑:“谢谢姐姐。” “我们是姐弟,又何须言谢,而且我也想对先生表示一下尊敬之心。”沈香苗将收拾好的食盒放在了屋子里的桌子上:“等下可记得拿哦。” 铁蛋一句“嗯”还未说出口,一直蹲在门口,瞧着大家伙的天狼摇着尾巴站了起来,冲着沈香苗乖巧的“汪汪”两声,那一脸认真严肃的表情似乎是在说它晓得了。 这个模样,逗得众人哈哈大笑。 “天狼倒是个聪明机敏的,什么话都听得懂。”沈香苗勉强止住了笑,摸了摸天狼毛茸茸的大脑门:“就冲着你这个机灵劲儿,今儿早上,再给你一块大骨头吃。” 一听到有大骨头,天狼越发欢了,又是“汪汪”的叫了两声,拿脑袋蹭了蹭沈香苗的鞋子,尾巴又摇了好几下。 “成了,我赶紧去给铁蛋准备早饭去。”吕氏伸手在围裙上擦了擦,去灶房准备早饭。 煮鸡蛋,大米红薯粥,再配上几样小菜,丰盛无比,自不必细说。 铁蛋吃完饭,收拾了碗,拿了书包、食盒等便要出门,天狼如往常一般在后头跟上。 过上一会儿,沈文韬便来帮忙,瞧着铁蛋不在家,十分诧异:“铁蛋去上学堂了?今儿个怎的去的这般早,也不等待会儿我爹赶牛车来送他?” “苏先生生病,铁蛋心里头放心不下,便想着早些去瞧一瞧先生如何了。”沈香苗一边解释,一边将卤味收拾到箩筐里头去,拿了雪白的笼布仔细的盖好。 “原来如此。”沈文韬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片刻后往沈香苗身边略凑了凑,道:“说起来,不单单是铁蛋忧心苏先生,我瞧着杜大夫也紧张的很呢。” “嗯?”沈香苗听了这话,手中做活的速度变慢了下来:“怎么说?”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