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废物小二的秘密

唯一法神 1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5079字
“你去吧,以后不要出现在天行武馆里了!”张老头的声音,原本是温和圆滑的,颇有一点点酒楼掌柜的味道,可是此时,他的声音比起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还要冷上三分! 银尘呆愣愣地看着他半天,白银色的大眼睛眨上两眨,才糯糯地说道:“完了?” “是!”张老头厉声喝道,毫无修为的他此时也散发不出什么气势来,只能疾言厉色地训斥道:“你看看你,来这里三年,居然连《清风决》的第一重也没练成!三年!整整三年!和你同时进来的张九儿,张十三他们,哪一个不是练到了第二重了?你看看你!废物一个,我们天行武馆该着你了还是欠着你了?非要养你一个废物三年?!” “可是,外面下大雪啊?您,看看能不能通融通融,等来年天暖和了再……”银尘小心翼翼地哀求着。 “不成!大雪天怎么了?街上挨冻受饿的乞丐多着呢,也不多你一个!”张老头心情烦躁地吼道:“张妈,拽他出去……” 一向对老头言听计从的张妈这次反应出奇地慢,过了半响也没有动静。然而我们的小银尘没有在继续求情,很干脆爽快地出门去了——他穿着单衣,什么行李盘缠都没有! 外面北风呼啸,半尺长的大雪片子仿佛狂舞的刀锋在空中打着旋儿,潘洋城的天空灰蒙蒙的,如同这个所谓的世道一样看不见希望。十岁的银尘穿着单衣,在风雪中艰难前行……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将是这年头里,千千万万冻死街头的可怜虫中的一个,也许直到来年的春天,他那冻僵的小小尸身,才会被人从融化的积雪中找出来,然后像扔垃圾一样扔到郊外的旷野里去了…… 呼啸的冷风灌进银尘那件破烂的粗木麻衣的领子里,灌进敞开的袖口中,简直像修为人士发出的罡风一样打得他生疼,至于寒冷,他已经快要感觉不到了——他已经差不多要冻僵了。 “坚持……到城外吧……”双腿迈不开步子了,膝盖以下早已没有了知觉,他甚至不知道,自己根本没有走出天行武馆门前十丈范围啊!他似乎也没有觉察到,自己从出门到现在,连三分钟都没有啊。身后的天行武馆,依然门窗紧闭,仿佛这无情的人间。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连手指都要冻住了,那样就彻底完了呀。”银尘的思维甚至都开始变得越来越慢了:“还想坚持到城外呢……只怕……” 他孤苦伶仃地站在大路中间,在这狂风暴雪的早晨,一片惨白的大道上没有一个人,更不会有一辆车,除了漫天飞雪,视野所及之处居然没有别的会动的东西。 今天晚上就是除夕夜了,有家的人都早早躲在家里,卯足了劲儿包饺子准备团圆饭,哪有闲工夫出来晃荡呢?而那些无家可归的人,早在银尘出门之前就已经冻僵在路边,被大雪埋葬了。 这一天早上,注定不会有一位好心人偶然路过,大发慈悲地将银尘带走,再传授他一身神功,为日后拳打皇帝脚踢仙人的主角生涯做好准备,何况银尘清楚自己的状况,他根本修炼不了任何所谓的神功。 这一天早上,注定不会有一位快死了了老爷爷经过他身边,地给他一块干馍馍,里面夹着一颗火龙内丹,让他吃了之后寒暑不侵,天生不能修炼神功的体质彻底改善,让他脱胎换骨,从此走上龙傲天勇闯江湖的侠义路,毕竟火龙内丹,岂是那么好得到的? 这一天早上,甚至不会有一个好心人为他施舍一个铜子儿,让他可以买到三分之一个聊以果腹的小笼包子。 这一天早上,如果不出意外,年仅十岁的银尘,就真的会这样“傲立于风雪中”,被活活冻死。 然而意外并没有在他的周围出现。白茫茫的街道依然白茫茫一片,别说人影,连个鬼影都没有。积雪反射出刺目的白颜色,一片惨然的白色中,连个脚印子都没有。呼啸的北风好似鬼嚎,控诉着苍天的不公,而铅灰色的苍天,漠然置之,漠然地向下倾泻着半尺长的雪花。 银尘就这样孤独地无助地立于风雪的中心,立于道路的正中间,低着头静静看着皑皑白雪掩埋了自己的两个膝盖。狂风吹起他的满头银发,然后用雪片迅速将银发染成苍白,天地间一片呼啸着的空洞迷茫,直到—— 他的右手无名指的指尖上,亮起一点微弱的红光。起初这一点微弱的橙红色的光芒在漫天风雪中毫不起眼,然而下一秒,灾寝般的火焰就从这一点爆发开来,如同破晓,如同一个正在展开的异界。 意外就这样在他自己的指尖上,发生了。 明亮的火焰从他的手指尖上喷射出来,变成几条细小的火蛇,接着迅速分裂成数十条细细的红色光丝,向外一撑,变成了一道薄膜一样的圆球形光幕笼罩住银尘。温暖地旋转起来。一丝丝暖流由外向内化解着银尘体内的寒气,让他不再寒冷,狂风与雪片仿佛惧怕着什么,纷纷远离那几乎肉眼不可分辨的光膜,银尘活动了一下冻得几近毫无知觉的手脚,苦笑一声,迈开步子,踩着齐腰深的积雪向前走去。 “城北面的土山上有个废弃的矿洞,倒也能勉强住人了,可是这天气,野外能有什么动物出来活动呢?怕只剩下孤魂野鬼了吧?鬼魂又不能吃……看来只能去城东面的那个冻得硬邦邦的小池塘里凿冰捕鱼了,唉!” 空气中留下他无奈的叹息,他身后的天行武馆,依然门窗紧闭。 【三个月后】 阳春三月,草长莺飞。潘洋城里街道上又恢复了往年的熙熙攘攘。北门大开着,一位身穿破烂的灰色单衣的小男孩子十分不情愿地走进了这座城市。 男孩脸色青灰,瘦削憔悴,嘟着个嘴,仿佛全世界都欠了他五个铜板一样。他的单衣上到处都是破洞,似乎从来没有缝补过,可是异常干净,完全不像是在野外生活过的样子。他的头发也是柔顺地披散着的,银白色的长发在满是黑发黑瞳的人群中十分显眼,头发上也没有一丝杂草或者泥垢什么的,十分干净清爽。小小的银发银瞳的男孩神情冷漠又有一点点傲娇地穿过城市,大摇大摆地走过天行武馆的门前,走到潘洋城暗部的小广场上——那里聚集了很多人,很多衣衫褴褛的人。 “老爷,给口饭吃吧!俺别的本事没有,就是有一把子力气,能吃苦,您看……”广场的西北角上,一位高瘦的汉子点头哈腰地说道。他身穿一件又脏又破的灰蓝色粗布短衫,一条同样颜色的满是补丁的裤子,全身上下无论衣服还是皮肤都是皱巴巴的。他的脸色是灰褐色的,左脸上还有一块淤青一样的带毛的胎记,黑色的头发一条一条如同用扯了墩布。整个人都散发着穷酸的味道,而他面前,负手傲立着那个衣衫华贵的张老头。 张老头没有理他,因为他一抬眼就看到了走过来的银发男孩,脸上的肌肉一阵抽动,仿佛白天遇见鬼。当然,对他而言确实是白天遇见了鬼,因为他绝对想象不出那个奇异的银发男孩究竟是如何熬过北风呼啸的除夕的,他清楚地记得男孩走出去的时候只穿着单衣。
银发男孩,也就是银尘,抬头看了他一眼,就转过了目光,仿佛此时的张老头不过是街边的一块石头。他那银色的双眼在广场上来回巡视着,在那些衣冠楚楚的管家们身上来回扫描着,完全把那呆愣一旁的张老头当空气。 今天是潘洋城里各大店铺行馆招人的日子。列位看官,可别理解错了,这里可不是什么招聘会场,这是签卖身契当奴仆的地方。潘洋城周边地界里那些穷苦得过不下日子的人,或者春耕时发现自家已经没钱买种子的人,都会选在今天来这里碰碰运气,期望某个店铺的管事儿的能收下自己,给口饭吃,辛辛苦苦为别人当牛做马一辈子,也算安稳一生了。 银尘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这里的,三年前,他被好心的张妈收留进天行武馆的时候,也是个奴仆的身份呢。如今对于他来讲,奴隶身份什么的,哪有肚子重要。 “希望能有人看上我吧,我已经不想再吃人造面包了!”银尘一边想着,一边无意思地打了个响指,一朵小小的火花在空中闪了一下就消失了,而这一幕,刚好被一直死死盯着他看的张老头看着了,登时亡魂大冒:“鬼呀!真的是鬼!”他低低地惊呼一声,再不敢停留,也不顾上那位眼看就要跪下来磕头的汉子了,忙忙地转过身向天行武馆奔去。 这边,银尘正瞅见了一位衣衫华丽,大腹便便的白须老头,在那里招呼着十几个和他年龄差不多的,瘦得跟骷髅也没两样的小子排好队,看起来是非常缺人手的样子。银尘也不管那老头究竟是干什么的了,一个箭步就要迎上去。 结果他只跑到了一半路途,就被斜刺里闪出来的一条身材宽阔大汉拦住了。银尘猛然刹住脚步,好悬没有一头栽进大汉的的怀里。他瞪大了纯银色的异色双眼,看着大汉,慢慢向后退去。 那位大汉一身青紫色的长袍,随意但很潇洒。脸型方正,面色如同黄玉一样润泽,浓眉大眼,表面上看是个可靠的本分人,只是他的两个太阳穴高高隆起,漆黑色的眸子间不时闪现出一道道绿色的微小闪电,显然是一个将《清风决》修炼到了第十重以上的人物。而银尘的《清风决》如今还连第一重都没完成,两者之间天差地远,他不后退才怪呢。 “小家伙,来找生计的吧?”大汉露出一个自以为很温柔,银尘看着却很威猛的笑容,慢声慢气的问道。银尘木然点点头,也不后退了——他知道自己在这样的人面前跑不掉,除非…… “我是城北‘好运来’菜馆的老板,我姓张,我们缺几个跑堂的,你要不考虑一下?”大汉仅仅向前跨了一步,就到了银尘的面前。小小的银尘刚刚后退了那么多步,全变成了白费功夫。 “我学不会神功。”银尘艰难地说出这样一句话来,他之所以要向着自己选定的那个老头子冲去,就是因为看到那老头子招呼着的一队儿小孩子们都是像他一样没有任何神功力量的人。 “没关系,我们要的是端菜招呼客人的小二,不是要有功夫的门卫,怎么样?考虑一下。”大汉尽量用和蔼的声音说,可是他七尺多高,按银尘的估计早就超过两米的身高实在太有压迫感了。尤其是从十岁男孩的视角看过去。 “好吧。”银尘的眼睛垂下来,轻声说道。横竖是混口饭吃,管他什么呢。“我堂堂一位魔法师,居然也会被生计所迫,哎,苍天在上,我到底做错了什么?要受这样一番罪呢?”银尘想着,低着头慢慢伸出一只白嫩干净的手来,那意思就是把卖身契拿来吧。 大汉得意地点点头,从怀中摸出一份用黄纸写成的卖身契约,顺手又摸出一盒印泥来。银尘接过卖身契,细细读起来,好看的银色眉毛不由得拧到了一起。 卖身契的条件还是很苛刻的,没有工钱,只包吃住,当然吃什么住什么环境都是大汉那边说了算的。关键是银尘这一条小命,可就真正卖给了姓张的大汉了,无论打骂体罚,挨冻受饿,甚至转送别人,银尘都没有任何可以反抗的余地的,甚至于,如果大汉和他的家人因为什么意外全部死了,没有人继承大汉的遗产,银尘也只有陪着死。这个世界上,陪葬之风还是很盛行的,当然只限于奴隶给主子陪葬。 “你认得字?”大汉惊异地看着银尘的表情,两眼放光。他看上银尘,不过是因为银尘衣衫虽破但干净整洁,头发披散但毫无泥垢,一看就是个勤于打理自己的清爽的人儿,再加上他特异的面貌,如同可爱小女孩的长相,让大汉一眼就相中了他。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十岁的小孩子居然是认字的! 这年头,兵荒马乱的,南北两个帝国打得天昏地暗,灾年一年连着一年,农民起义逃荒的多如蚂蚁,人人为了生计奔命,哪有心思识文认字?偌大一个潘洋城,成年人认字的都不多,谁会想到一个小孩子居然认字的? “??”银尘听到大汉有点变调的声音,疑惑地抬头看着他,两只水灵灵的银色大眼睛眨了眨,然后就在大汉惊异的眼神中点了点头。在银尘看来,识字算数是一个人最基本的素质,字都不认得,那是动物园里的大猩猩吧? “条件有点苛刻。”他实打实地说。 大汉一把抓住银尘的脖子,激动地说道:“你认得字?那你会……算数吗?” “会啊……”银尘死死扳着大汉树桩一样粗的胳膊,两条小腿儿在空中乱蹬着,艰难地蹦出两个字,他感觉自己的脑袋马上就要和肩膀分家了。 “好!好好好!”大汉赶紧放下他,一连说了四个“好”字。他一把按住银尘的肩膀,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气说道:“既然你还能识字算数,那么就这么定了!你……回去和账房先生多学着点,等将来你长大了,熟悉了之后,你就可以当一个小账房的,去管那些小掌柜,再不济至少是个小二的头头!怎么样?不错吧?别人家的店里,这样的职位非家生子儿(世代伺候某个主人的奴仆家族的人)不能胜任呀!” 他说着,不由银尘有任何反抗的机会就仗着自己十重清风决的力量硬生生扳着银尘的小手指,在卖身契上按下了一个鲜红的指头印。 银尘眼睁睁地看着,没有表情,没有反抗,仿佛从里到外都透着一股逆来顺受的麻木,仿佛已经彻底向命运低头了,而事实上,他脑子里想的东西,绝不是大汉能理解的。 “我是魔法师,除了魔法契约,其他的契约我才不会承认呢!这张烂纸片上的东西,不作数,不作数……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