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父亲的鞭子

唯一法神 6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3151字
张云先生体内的“元气”被调动起来了,这些被称作元气,被认作是宇宙间最本质最单纯的力量从张云先生的丹田里缓缓流出,沿着经过至少40年锻炼的粗大坚韧的经脉逐渐加速流动起来,沿着经过日积月累的修炼已经相当稳固的内循环运转起来。张云先生周身上下还没有出现罡风,因为他还没有打算将体内的力量外放。 银尘清晰地感觉到了这一切,而他没有去调动体内部分的力量,一点也没有。他的气海依然是静止着的,由于缺乏“气”的力量,他的气海在张云看来是空空荡荡的,这让张云先生很疑惑,他不明白这样一个一点儿修为都没有人,怎么就有胆量闯进塞满清风诀六重高手的后厨呢?难道真的是因为饿得发疯了? 张云将全身的精力都集中在银尘身上,或者说银尘的气海上,却没有去感应银尘身体周围的变化,或者没有说留意整间后厨的变化,房间之中,有四股肉眼看不到,耳朵也分辨不出来的力量开始猛烈激荡起来,那是火焰,寒冰,光明以及黑暗的力量,或者说是银尘的领域的力量。这种力量始终围绕在银尘周围,以他的气海中的相应力量作为遥控器为银尘所用,比起神功修炼者和那些更高级的修真者仅仅重视自身的力量不同,法师们更注重自身与外界的能量交换,用自身的力量调动天地间的力量,因此在自身具备同样的力量时,法师们能够使用的力量比起这些修炼者要高出几百倍之多。 事实上,以银尘一级魔导师的实力,他根本就没有必要怕张云。 空气中陡然弥漫起真实的压力,那是资深法师银尘先生调动起来的领域力量。沉默的三秒钟对银尘和张雅婷来说是那样的难熬,而张云却是在三秒钟之后才察觉到周围空气里凝实的重压。这种从来没有领教过的沉重感居然让他的心里无来由地伸出一丝惊惧的感觉。也恰恰是三秒钟后的这个瞬间,一个怯生生的声音陡然从银尘背后响起来,将他准备放手一搏的心彻底搅乱了。 “爹爹,那个,小白是我叫来一起来玩的,不是……爹爹想的那样……”张雅婷拖着哭腔说道:“爹爹要罚,就罚我一个人好了,主意是我出的,责任我来担。” 银尘惊呆了,领域的力量也陡然沉寂了下去。他完全没有想到,张雅婷这个私下里被小掌柜和跑堂小二们称作“母大虫”的魔人一样的女孩,居然会…… 会为了别人主动担责! 她不应该是一个自私自利,骄横跋扈,残暴无情,从里到外都是冷铁一块的,娇生惯养的大小姐么!她不是曾经命令两个小二打架给她看,最终让两个小二打得头破血流重伤昏迷吗!她不是传言中冷酷得近乎没有一点人味吗!怎么银尘从见到她开始,就一直能够感觉到她对自己的那种撒娇又胡搅蛮缠的情意呢? 银尘想不通,而张云这个对张雅婷来说极端不称职的父亲,根本懒得去想。 “你担责?”他用一种质问般的语气说道。 张雅婷推开了银尘,勇敢地站到了张云的面前,抬着头,直愣愣地对上父亲的眼睛。她用行动做出了最肯定的回答。 “好!”张云冷冰冰地“赞赏”了一句,就面无表情地转过身去,自始至终,他的表情都是木然的,看不出息怒。“其他人继续干活,雅婷想怎么做,就由他去吧!”他大步走向门口,消失在月色中,只留下了这样一句话。 “成了!”张雅婷高兴的跳了起来:“肘子是我们的了!小白!快去拿那个最大个的!” “好。”银尘的声音却并没有那么高亢,只是平淡淡地答应了一声,就照着张雅婷的话去做了,只不过他的眼前,居然不断回放着那个乞丐女孩最后义无反顾地冲向罡风群的情景。 肉夹馍不只有一百五十份,盛放肉夹馍的也不仅仅是那个上面还沾着黑手印的箩筐,在灶台旁边的小木桌上,还放着一只盖得严严实实的蒸笼,那里临时放着另外一百五十份已经凉了的肉夹馍,银尘经过的时候,法师的精神力透过的蒸笼,“看”到了这些鲜美可口的食物,他的胃囊又开始抽痛起来。 乞丐女孩的声音又在耳边回响了。银尘暗自一咬牙,奥法空间摄取直接发动,在他的身体没有任何部分接近那只蒸笼三尺以内的情况下,将那一百五十人份的肉夹馍全部扔进了他的空间袋里,而且没有人察觉。
奥法,全称奥术魔法,是任何一个法师都必须掌握的无属性魔法,这种魔法的攻击力很弱,但是辅助能力很强,而奥法空间和与之联系的空间摄取,原本是魔法师们凌驾于常人之上,充分体现他们价值的强力魔法,如今,却被银尘用作偷食和挟私报复的工具。 他要替那个无辜惨死的乞丐女孩报仇,更要替自己被狠狠践踏粉碎的良知报仇,可是目前情况下,他能付诸行动的,也仅仅是这样一次偷食而已。他自己都觉得,用这样的偷食行为作为报复的手段,太卑微,太没有意义了,可是他如今能做的也只有这些。 他现在,依然寄人篱下。 …… 【第二天清晨】 “啪!”“啪!”“啪!”菜馆的后院中,清晨的阳光下,一声声不详的脆响揪起了银尘的心。 皮鞭,毫不留情地落在小女孩的身上,一条条皮肉翻卷的伤痕在她瘦弱的身体上绽放开来,鲜血流淌着,很快就染红的地面。一个素装妇人在一边声嘶力竭地惨嚎着,苦苦哀求着场中那个挥舞着皮鞭的男人,而和她差不多服饰的另外几个妇人,则假惺惺地安慰着,言语之间不时冒出来幸灾乐祸的冷嘲热讽,更是刺得银尘耳膜生疼。 十三鞭,鲜血淋漓的十三鞭,恩断义绝的十三鞭,公正严明的十三鞭,弘扬家法的十三鞭。家暴,往往就是这样顶着所谓“教育”的华丽冠冕,一次又一次地击穿道德伦常的底线,将怜悯与善良,蹂躏成垃圾。 银尘躲在人群之中,身边就是一个新进招收进来的小二,也无声地说明了原来那个打碎了五个盘子的小二悲惨的下场——“伤重不治”。银尘望向那个在场中严肃又得意地扬起皮鞭的大汉时,眼神已是一片冰冷。 十三鞭打完了,女孩被下人像抬尸体一样抬了下去,直到这时,女孩才发出了属于孩子的哭声,刚才挨鞭子的时候,她一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 那素装的妇人也嚎啕着跟着去了,而接下来,后厨里的几名大厨被带了上来,排好队,依次接受远比女孩严酷得多的惩罚。 他们弄丢了整整一蒸笼肉夹馍,这样的事情如果捅到官府那里去,他们9个人全部都要被剁掉双手,可就不是挨鞭子那么简单了。 银尘没有理会那些膀大腰圆的厨子们哭爹喊娘的惨叫声,他的视线一直停留在女孩被抬下去的方向。他万万没有想到,张雅婷为自己担下全部责任的后果,会是这么严重。 他原本以为,张云对自己女儿的惩罚,不过是狠狠骂一顿而已。 银尘生命中的最初七年,是在父母无微不至的呵护下度过的。他自身的经历和他从小受到的教育时他深刻牢记着可怜天下父母心的道理。在他的潜意识里,全天下的父母都是爱护孩子的,甚至都是溺爱矮子的。孩子要什么,父母都会豁尽一切所能给予,而对于犯了错误的孩子,父母无论如何都是抱着教育和希望的态度批评指正,偶尔的打骂也不过是点到为止,教育的意义多余惩戒,绝不会像张云对待张雅婷这样单纯的施暴,单纯的惩罚,单纯的虐待。他完全没有想到,甚至做梦都不可能想想出来张云居然真的舍得下这么重的手!在银尘眼里,张云这个人根本不配作为一个父亲,甚至是有点禽兽不如了!张雅婷无论如何,也是他的亲生女儿呀!骨肉相连的亲情,此时居然变得如此微不足道。 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银尘才真正下定决心,与张云,与“好运来”菜馆离心离德的。 然而现实再一次将他耍弄了。当整件事情过去之后,当九个大厨皮开肉绽地被挂在后院里示众的时候,银尘居然被张云随便一句话任命为看堂账房,说白了就是大堂财务总监!而任命他的理由也是充分得让旁人哑口无言,人家银尘那可是会认字算数的能人,能看得懂账本的!“好运来”菜馆上至掌勺大厨下至跑腿小二都是一群目不识丁的武夫,《清风诀》练得再好,面对那一本本薄薄的账册,可就两眼一瞪没辙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