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灭门1

唯一法神 8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3789字
就在银尘胡思乱想的同时,赵宇带着另外三位朋友跨出的“好运来”菜馆的门槛,和另外六个黑色长衫的精壮汉子擦肩而过。赵宇的眉头微微动了一下,却没有停步也没有回头,而那六个人也没有丝毫想要和他找茬的意思,径直走进了菜馆。 “黑羽军?”赵宇皱着眉头走到了潘洋城北的康庄路上,其他三位同伴已经毫无察觉地走出很远了:“黑羽军的人怎么可能进这种档次的菜馆呢?”赵宇越想越觉得蹊跷,可是当他抬头看到康庄路的尽头整齐列队的弓箭手时,不禁脸色大变。 他赶紧运走了功力。剧烈的仿佛电流一般的蓝紫色光带从他周身的毛孔中喷射出来,形成一道道带着灼热和威严气息的罡风,他脚下轻点,整个人化成一线淡淡的残影,瞬息间出现在三位朋友的面前。 “快走!”他低喝道,其他三人也纷纷变了颜色,催动起罡风向着尚未被封锁的街道尽头冲去。“官军办事!闲杂人等散开!”的吼声这时才从那一队队弓箭手中传出来:“良民们待在家里不要乱走,官军办事!不会误伤良民!”又一道吼声传来,不过已经落在赵宇他们后面了。 也就在银尘胡思乱想,赵宇迈过门槛的同一瞬间,一声皮鞭和一声十一岁男孩的惨叫几乎不分先后地响起来。银尘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又想起一年前的遭遇。作为看堂账房,在账目不出错的情况下没有人会来惩罚他,因此银尘已经一年没有挨过鞭子了,这一点不能说不值得庆幸。只不过,每次听到鞭子响,银尘都条件反射地板起脸孔,回想起自己的遭遇。 此时大厅里的场景,简直就是一年前自己遭遇的再现:领班的小二被看堂小二一鞭子抽翻在地。皮开肉绽血流如注地缩成一团,却是再也不敢发出任何声音;犯了错的跑堂小二被看堂小二一鞭子接一鞭子地抽着,清风决五重的看堂小二每一鞭子下去,都能在几乎毫无修为的跑堂小二身上留下一道深深的伤口。此情此景和一年前的今天相比几乎一模一样,唯一的区别就是那个时候菜馆还没有来得及招募看堂小二,是掌柜的亲自动手而已。 薛掌柜是三位小掌柜中最胖最横的一位,也是最喜欢欺负小二们的一位,一年前就是他抡起鞭子抽了银尘一鞭,而如今,在他的眼前又上演起类似的一幕。薛掌柜不由得偷偷抬眼望了望柜台那边,刚好看到银尘嫌恶地移开视线。薛掌柜心里暗笑一声,却不敢有任何表示,他现在可得罪不起身为“神算账房”的银尘,否则小姑奶奶张雅婷非把他下油锅了不可。 “小冷(看堂小二的名字),你小子今天没吃饭还是咋啦?!怎么教训人起来软趴趴的?客人看着哪?你难道想在客人眼皮子底下包庇他人不是?”薛掌柜用他那破锣一样的嗓子鬼嚎起来,浑然没有发觉周围几桌上的顾客中,几位女性都皱起了眉头。被他训斥的看堂小二小冷先是猛然一个哆嗦,紧接着腮帮子一鼓,眼珠子一蹬,手里的鞭子就卯足了全身力气挥了下去,一道道肉眼可见的青蓝色罡风呼啸着追赶着化作漫天残影的皮鞭,钢刀一样地落下去,将上好的紫铜木地板切得稀烂。 非人的惨叫一声接一声地在大厅里回响,每一声惨叫都足以撕裂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人的耳膜与肝肠。跑堂小二无论如何都是一个孩子,一个年仅十一岁的孩子啊。 小二的手脚,被皮鞭硬生生地从身体上抽了下来,没有一点点皮肉连接着了,骨盆已经完全碎裂,不少骨头渣子透出了皮肉,随着皮鞭扬起,随着血液飞溅四散飞射。临近的几桌客人身上都回旋起淡淡的罡风,将这些“秽物”挡了开去。整个饭厅里的客人都放下筷子,转头看着这一切,甚至有好事者离开了自己的位置,近距离地围观起来。银尘无聊又反胃地回到高凳子上,一双带着精致魔纹眼睛冷电一般扫过整个饭厅。他看到了许多人的脸,这些脸庞上没有一丝一毫的怜悯表情,尽是事不关己的麻木和面对弱者受难时的幸灾乐祸,仿佛可怜的小二身上受的每一鞭子,都能让这些“尊贵的客人”们心里舒坦一下,而看着小二的惨死,似乎能够稍微满足一下他们内心中最原始最蛮荒的某种**。银尘这个时候突然想起了史书上记载的十万年前的加布罗依尔,那里曾经有个叫做罗马的地方,那些所谓的贵族都喜欢看角斗,看奴隶们相互厮杀,看血肉横飞肠流满地的盛况,其中有个叫做苏拉的,尤其喜欢在吃饭的时候看角斗,看一个精壮男人如何砍掉另一个的脑袋。 “眼前的这些人,和那些人,不都一样么?”银尘对自己说道,浑然不觉间,那个跑堂小二的声音已经消失了,永远地消失了。 薛掌柜满意地看着地上一团根本分辨不出来是个什么形状的松软的肉泥,看着累得脸色发白的看堂小二,看着倒在地上已经陷入昏迷的领班小二。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毫不犹豫地对着地上的领班小二大地手,一脚踩下去。 “啊——!”杀猪般的惨嚎从领班小二的嘴里发出来,再次激起几个好事者的叫好声,薛掌柜得意洋洋地昂起头,转脸向柜台方向看去,刚好看到银尘漠然转过来的目光,他赶紧摆出一个胜利者的微笑。
银尘曾经就是领班小二,曾经就挨过薛掌柜的鞭子,此时薛掌柜这么做,那意思不言自明。 银尘没有对薛掌柜的做派有任何表示,此时他的全部注意力都集中在离大门最近的那一桌客人身上。那是六个人,六个身穿黑布长衫的壮年男子。银尘看着他们六个人相互点点头,看着他们同时站起身来,看着他们整齐划一的,完全就是军人才会有的刻板刚硬的动作,瞳孔猛缩。 银尘的领域中,那六个人身上的杀意根本无所遁形。 “啪啪啪!”三声急促的巴掌声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那位一脚踹翻桌子的少爷,也就是引起整个鞭打小二事件的那位客人,慢悠悠地站了起来,他长着一张和银尘一样柔美得如同女孩的脸,白面无须,黑色的头发梳成一个端端正正的,象征着官位的发髻,身穿一件中等华贵的丝绸长袍,紫色的宽大袖子上翻起一道纯白的亮边,将他的手也衬托得白皙纤细。这位俊美的年轻男士放下手,轻轻抓起下人递上来的一把白纸折扇,雍容地摇了摇,那把纸扇上,没有提款,甚至没有一个字,只有一支画得惟妙惟肖,神韵内敛的傲雪寒梅。 “威风啊,真是微风。”华服男子一边摇着纸扇,一边阴阳怪气地赞叹着:“你们张家人自从百年前起家以来,就这么威风了,现在就算从王城灰溜溜地滚了出来,在这里落了脚,也还是这么威风……嘿!”他阴仄仄地笑了一声。 “这位客官,这位少爷,小店……”薛掌柜的脸部表情变得比翻书更快,不消半秒钟就换上了一副谄媚的嘴脸,低声下气地对华服男子赔笑道,只是他的话并没有来得及说完。 “叫张云滚出来!”华府男子脸色一变,手中的纸扇上登时腾起一道道紫色的电光,一股股灼热的罡风随着轻飘飘的纸扇呼啸着扇到了薛掌柜的脸上,随着一声仿佛是机车撞飞**的声响,薛掌柜圆乎乎的身体腾空而起,笔直地向着柜台,准确地说是向着银尘飞了过去。 噼里啪啦地一阵乱响,薛掌柜的身体一连撞翻了七八张桌子,带起的劲风一连吹倒了十几个客人,将小半个饭厅的地面弄得满是汤水碎瓷片。满屋的宾客之中有人发出了尖叫,紧接着就是各种兵器出鞘的森寒响声。 几秒钟之内,那些被撞翻被汤羹淋了一身的客人恼羞成怒地跳了起来,三五把闪亮的利剑明晃晃地指向的华府男子和他的两位属下。两位忠心耿耿又没有什么修为的属下毫不犹豫地挡在了主人身前,而那男子只是摇着纸扇冷笑。他手中的纸扇,此时依旧完好如初。 “干什么?吃个饭都不让人吃得安生!你们不想吃可以出去!大爷我还想吃呢!”一道粗豪的声音盖过了饭厅里一片混乱的声音,一位满身都是汤水的,狼狈至极的中年大汉慢慢从地上爬将起来,弯腰捡起了同样泡在汤水残羹中的一把暗红色的大斧头,那把斧头的重量估计早已超过了银尘的体重。 “官军办事,闲杂人等退避,否则杀无赦。”这个时候,一道威严的声音从门外传了过来,30位披甲持剑的冷漠男子拱卫着一位身穿黑色锁子甲,腰挂一把同样漆黑的长剑,面向端正威严的中年将军走了进来。那将军每一步迈出的距离都是一样的,不差分毫,甚至双手摆动的幅度都一模一样,一股刚毅,干练,硬朗又让人安心的军人气质毫无保留地散发出来。 “黑羽军?”宾客之间穿来几声惊叫,将军肩甲上成片的黑鹰羽毛装饰无声地说明了他的身份,最次也是个黑羽军的尉官(也就是队长),而黑羽军,那是北帝国中最为强大的军队,没有之一。 “再说一遍!官军办事,闲杂人等退避!”将军(姑且这么称呼)微微底稿了声音,话音未落,满屋的宾客们就争先恐后地扔下筷子汤匙,向门口挤过去。 “列位且慢!”这时那位身穿华服的男子微微提起了一丝元气,将他的声音清晰地送到了每一位客人的耳旁:“大家不要急,不要挤,排好队一个一个地出去!咱们黑羽军,是来捉拿朝廷要犯张云及其家小的,绝不和无辜良民百姓为难!”他一连说了两遍,才让饭厅里的人安静下来,而此时的饭厅,已经被三十位持剑甲士和六位身穿黑衫的神秘人物控制起来。 “刘督君,您这次可真敢冒险呀!”这个时候,将军打扮的中年男子走到了华服男子身边,很是豪爽地伸手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那张云……” “清风决十重而已,不足为虑,倒是聂将军,您这次可是帮了大忙了,否则以我们‘卫所’的那三两只小猫,可还真围不住这么长的一条街呢!这次要是让人再跑了,那小弟就只能献上自己的人头喽!”华服男子说着向聂将军微微拱手。 “无妨无妨!”聂将军哈哈一笑,接着转过身来,脸色“刷”地一下就阴沉下来,冷声喝道:“张云可在?还不快快前来领罪?”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