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灭门2

唯一法神 9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3744字
“银尘,快!快去请总掌柜的!叫他去通知老爷!”此时,银尘正卯足了劲儿在被薛掌柜撞成废墟的柜台里扒拉着,好不容易从一堆碎木头快里挖出了李掌柜的大半个身子。薛掌柜,李掌柜和林掌柜是和银尘搭档的三个小掌柜,负责这间大饭厅里的诸多事务。薛掌柜已经被刚刚那个刘督军一扇子扇得没了气,肥胖的尸体上冒着奇怪的热气,整个内腑经脉全被一股灼热的气流冲毁了。林掌柜则在外面负责搭凉棚,到现在也没回来,只怕也遭了毒手,或者见势不妙逃亡去了。只有李掌柜和银尘呆在一起,这不,刚刚被银尘挖出大半个身子就叫嚷开了。 “我得先把你救出来!”银尘说着费力地搬开一块木板,露出李掌柜的脚,看得出来,身负五重清风决修为的李掌柜其实没受什么伤害。他在木板移开的瞬间就跳了起来,对银尘吼道:“你不去我去!”说完就一步跨过了薛掌柜的尸身。 他没有必要迈出第二步了,因为张云此时已经带着30多个张家的好手从后门走了进来,他的脸色阴暗得能够拧出大概半桶水。 银尘愣然看着张云身后的那20来位中年男女,他们没有一个人的实力在清风决十一重以下,其中三个人更是修炼到了清风决十三重,也就是大圆满的境界了。对于只认识《清风决》这一种功法的银尘来说,那三个人的实力真称得上十分强大了。至少他们的修为,和天行武馆的馆主贺先生一样。 只不过,银尘此时此刻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那就是如此强大的张家,现在也是弱势的一方。 银尘暗中用领域扫描着那些被称为“黑羽军”的人,感受着他们体内的力量。“似乎是电系的?”银尘皱了皱眉头,电这种元素力量对银尘来说比风的力量更加难以接近,几乎是对冲体质最排斥的力量,其实银尘自打懂事起,就压根没指望自己在电系力量上取得任何造诣。 银尘清楚地感应到,那位聂将军的体内,一股股闪亮的深紫色力量沿着经脉流淌着,其平顺圆滑的程度和流动的量远远不是张云可以比较的,也就是说,他的力量比起张云强大得多,这点并不能让银尘感到任何一点意外,因为银尘自己的力量如果算上法师领域的话也比张云强多了。 银尘的领域扫描过这里的每一个人,骇然发现自己不能对付的人有好几个,无一例外都是黑羽军的那帮人。银尘悄悄地后退了一点,缩进主厅西北角的两只大酒柜中间的缝隙里去,暗自转动着眼珠子。他觉得自己没有必要为张家陪葬。那纸卖身契也到了要报废的时候了。 作为法师,他不缺乏勇气,但是他的勇气,非得在衡量清楚了形势之后才会派上用场。 …… 元气,是这个世界上一切有修为的人对体内力量的尊称。这种力量在银尘看来不过是另外一种形式的魔法而已。然而实际上,元气这种东西并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它不是像血液一样平均分布在人体各处的能量,而是凝聚元婴的素材。培元,入体,化气,分神,合道,返虚,金丹,元婴。这就是这个世界上一切修士的终极追求,在这个古往今来还没有任何一个人成功升仙的世界里,元婴,就是修士们最终极的梦想。有了元婴,肉身可以不死,魂魄可以离体,可以用神念翱翔于蓝天之上,藏身于厚土之中,日行百里,穿墙破壁,甚至可以炼制三尸元神,分身三处,同时体验三味人生。可以说,成就元婴,对这个世界的修士来说,就已经和成神无异,成就元婴,就是他们永恒的目标。 然而成就元婴岂是那么容易的事情。别的不论,就说从培元阶段进入入体阶段这第一道关卡,就能将世上九成九的修士刷下来,终生摸不到门槛。从培元到入体,首先必须修炼到培元阶段的顶点,也就是清风决第十三重大圆满境界的顶点,其次需要一部入体阶段的神功,比如黑羽军内部流传的那一套《千雷决》,第三就是一颗淬炼周身经脉的洗髓丹,和一颗将风之元气转化为雷之元气的万化丹,第四就是需要一位至少在入体期五重以上的人护法,以防那无形无质却又万分凶险的心魔侵入脑海。以上四点缺一不可,可就是最简单的第一条就能让大部分人望洋兴叹。这人世间,可没有那么多天才能够在垂垂老矣之前修炼到清风决13重大圆满的境界。别人不论,就拿张云来说,他本身就已经是个资质不错的人了,可是早就过了不惑之年的他,如今也才堪堪修炼到第十重中段而已,距离市三重还遥遥无期。要知道这《清风决》,那是学到后面修炼越慢的。 银尘并不知道这些常识,因为这些东西张云不知道,天行武馆的主人不知道,银尘自然也没有途径得知。入体之后的修士,才算是真正进入到了修士这个圈子里来,才会被告知这些真正修士界的基本知识。 因此银尘并不知道,那些黑羽军中使用“雷电”的人,没有一个人的实力在他之下。一级魔导师的修为,其实也就是刚刚进入入体期的菜鸟而已。毕竟,那只是一级魔导师,不是13级圣魔导。
天色就在银尘极力将自己缩进木板柜夹缝的努力中慢慢黯淡下来。饭厅里的气氛也随着逐渐变暗的光线而越发沉重了起来。宾客们一个接一个地被黑羽军盘问,然后又一个接一个地放行了,偌大一个饭厅也渐渐空旷下来。此时此刻银尘可以很清楚地感觉到无形的法师领域中,黑暗魔力粒子的活性逐渐增大,不过此时他没有功夫管这些,他此时已经将全部身心都投入到了对眼前形势的猜度和把握中。他知道,在接下来可以预见的生死搏杀中,也许黑羽军的一个小小的疏忽,就可以成为他逃离这家菜馆,另谋出路的契机。要知道,现在可不是一年半前那个大雪纷飞的除夕夜,而是物产丰饶的六月份。也许他在潘洋城附近的深山之中打上几个月的猎,挖上几个月的草药,换来的钱就可以作为他在这个世界上立足的启动资金。 他静静的等待着,凝神静气,尽力降低自己呼吸时发出的声音,耐心地看着屋里的光线渐渐变暗,看着张云的脸色越来越黑,看着张家人身上慢慢泛起青色的罡风,耐心地听着张云和那位刘督军的对话。 “两位将军,张某自立业以来,一直在这边陲小城兢兢业业地经营着这家小小的菜馆,安分守己地过自己的日子,税负缴清,也从不干什么奇怪的勾当。两位将军大人从王城远道而来,还摆出一副兴师问罪的架势来,张某实在惶恐!只是张某做事上无愧于天,下无愧于心,真不知道张某一个小小的菜馆东家,究竟……何罪之有?”张云眼见最后一个客人也从黑羽军士兵的夹缝中侧身而过,眼见另外14名持剑甲士闯了进来,彻底包围了整个饭厅,自知今日无法善了,便只好硬着头皮拱了拱手,向刘督军和聂将军问道。 “张大人可真是贵人多忘事呢。”刘督军一边假惺惺地摇着他的纸扇子,一边皮笑肉不笑地说道:“张大人只怕是忘记了,十八年前,王宫大内里丢过一件东西……” “白龙伞?!”张云脸色一变道:“这件事情张某可不知情……” “是么?”刘督军冷笑一声:“以你那时不过清风决七重的修为,只怕还真不知道什么情况,只是……”他故意将声调拖得长长的,还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当年盗走白龙伞的那人,施展的轻功,可真正是你们‘王城燕子张’的看家本领,千里飘云术!围追堵截那窃贼的三千禁军,可是大半都亲眼见证哪!你说吧,这事儿究竟是个什么理儿?” “这个……”张云张口结舌,这件事情他真的不清楚,清楚事件来龙去脉的张家老爷子早就入土为安,而那个窃贼据说也被黑羽军的弓箭手射成了筛子,按理说,这件案子早在十八年前就该了结了呀? “大人,窃贼不是最后伏法了吗?”张云想了半天,才掐准了唯一一个突破口。他认为一桩早有定论的案子,不应该在晾了十八年后还牵扯出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窃贼是伏法了,可是白龙伞并没有找回来,而且呢,前些日子,又有不长眼的家伙窜到王宫大内之中惊扰了圣驾!那人依仗的,也是千里飘云术!”刘督军说着,表情渐渐严肃了起来,身上那股嚣张放浪的少爷气息也慢慢收敛起来,取而代之的是一股军人的彪悍气息。 “可……家主去后,这千里飘云术也失传了呀?”张云依然阴着脸说话,可是他的语气中已经带上了一点点委屈和央求的成分:“十八年前,家主(张老爷子)为了证明本家清白,自刎于王城护城河边,本家也放弃绝大部分家业,举家迁来潘洋城,这个事情,其实,其实和张家已经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呀!” “是啊,对你们张家来说是一点关系都没有了呀。”刘督军板着的脸突然松垮下来,露出了一个诡异地如同鬼面的笑容:“可是呢,那窃贼使用的确实是千里飘云术,不仅惊扰了圣驾,还伤到了咱们的皇后娘娘,这就不好办咯?陛下的意思是,这世上会千里飘云术的人反正也不多,留着也是个麻烦,所以……”他说到这里,突然再次板起脸来,卯足了劲大吼出声:“潘洋城人氏张云接旨!!” 张云脸色惨黑,几乎是万念俱灭般地跪下来,万般无奈地涩声说道:“草民张云接旨。” 刘督军没有立即回答他的话,而是从宽广的袖子中拿出一卷明黄色的绢布,抖落开来,双手捧上,深深呼吸,然后用自己最大的声音念道: “潘洋城张云张氏一族,修炼邪法,悖逆圣意,图谋不轨,勾结暴民乱匪,阴谋叛逆,罪无可恕,敕令黑羽军,将其满门抄斩。钦此!” “老爷!” “皇上饶命!” “冤枉啊!大人冤枉啊!” 刘督军捧着圣旨念叨完毕,还没有等到张云回过神来,饭厅里就已经是哭声一片!那些不明就里,凭着一颗忠心匆匆赶到这里的家小仆人,一听到那份圣旨的措辞,登时个个感觉到天塌地陷一般。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