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三章 暗夜刺杀2

唯一法神 963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4420字
几乎有成人手臂粗细的床弩巨箭,就被这一道银色的锁链硬生生纵向一分为二,从女孩两侧擦身而过。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那锁链在空中爆发出粉紫色的光芒,元气灌注,罡风缠绕,如同两条发怒的蛟龙一样随着女孩在空中轻盈的舞步,破空而下。 “链刃颅顶骨梭穿透。” 粉紫色的电芒爆闪而过,四位建州奴儿的头颅直接被横向切开,头盖骨高高飞起,却没有一滴液体流出来。 他们的大脑和血液,在接触到那粉紫色的气息的瞬间,化为水泥一样粘稠凝固的东西。 女孩轻巧落地,背门死路里窜出一条彪形大汉,手中的长刀准确地突刺过来,女孩脚尖在地上轻轻一点,身体轻盈无比地向上飞起,在空中就翻了个筋斗,头下脚上之时,链刃已经缩回袖子,纤细的的手指间,一道黑色的刀刃忽然弹出。 珍品圣器黑键。 神功解兵终式。 咔嚓一声,长刀齐根而断,黑色的液态金属纸片刀真的如同纸片般纤薄,在那大汉身上轻轻一划,血肉之躯顿时裂开成两半。 黑键缩回,链刃再次飞出,与此同时,女孩身边不远处,太刀的锋芒反射的火光。 阎魔爱,依然拖着虚弱的身体,加入到混战之中。 与此同时,女孩身上亮起一道蓝色的光芒,化成一层薄薄的结界,护卫着女孩的身体,精灵般淡绿色的身影,在沸腾的敌群之中,往来穿梭。 这个时候,北国进攻的战鼓,从漆黑的夜里滚滚而来,仿佛从天边轰鸣着淹没过来的洪水。 这个时候,三座城门的顶端,早已悄然架设上了四五条云梯,冲上城墙的北国人,也不再是二百多人了。 这个时候,纳诺蝮蛇的身边,多了一位精神抖擞的帝厉摩罗,他对纳诺蝮蛇说:“既然你已经发动的夜袭,那么我们就趁机总攻吧,谈判劝降已经没有丝毫可能了。” 纳诺蝮蛇点点头,失明的眼睛里满是嗜血的兴奋。 这个时候,北国的云车才刚刚给巨兽套上绳索,还未启动。 也就是这个时候,暗藏在城墙脚下许多时日的弗朗基大炮,第一次发出了可怕的轰鸣。 东边的城楼上,烈火之中,银尘仿佛使用普通的双手大剑一样,一击轻松的横斩,迎向猛扑过来的纳诺猛虎。 纳诺猛虎张口发出一声虎啸,肉眼可见的白色音波环一圈一圈扩散开来,将周围的火焰吹灭了一些,双手上的轮刀一前一后,左手招架右手收缩,显然是想先架住银尘的横斩,在趁机欺进。 轮刀与电锯的锋刃相遇了,预想之中拼神功修为的机会没有到来,轮刀的锋利边缘接触到的,只有一连串剧烈的震荡,以及一股不可想象的高温。猛虎左手的轮刀,在高温与高振动中,飞速地瓦解为碎片。 不过进攻的时机已经来临了。猛虎借着格挡产生的反作用力,仿佛撑杆跳一样靠着一只左手在几毫秒间的一次加力,让整个身子凌空翻起,在空中头下脚上地朝银尘挥出一击致命的横斩。 轮状的刀芒在空中炸开,没有任何附加属性,只有纯粹的刚力与锋利度的罡风,轻易地破开了银尘的护体罡气,将他头上的银色冠冕切成了碎片。巨大的风压自上而下笼罩住他,将他狠狠打入地面 烈火中的城楼,就在这一刻崩塌。 而银尘手中的电锯长剑,却在这一刻忽然软化伸长,变成一道细长的鞭剑。 那鞭剑如同审判之剑一样直刺而出,剑锋准确地奔向纳诺猛哥的咽喉,三位返虚高手谁也没想到,银尘的目标一直没变,就是双铁尺的猛哥。 鞭剑袭来,猛哥近乎本能地提起铁尺一架,铁尺上面如同刻度一眼的凹槽,将鞭剑紧紧勾住,使鞭剑既不能进也不能退,猛哥举起另外一支铁尺,伪装在铁尺顶端的铳枪对准了银尘的落点。 着火的城楼还在崩塌,而银尘手中的鞭剑上,爆发出一道不可思议的蓝光。 那不是玄冰的力量,那是银尘从来也没有指望过的,雷霆的威能。 他曾经认为此生不会和雷电系魔法有太多的交集。 然而此时,他手中的鞭剑化作雷电。 蚩尤万化术武器完全属性化。 强大的电流穿透了纳诺猛哥的身体,纯金之力本身就导电,哪怕是返虚高手的罡风也很容易被雷电穿透,然而返虚高手的生命形式已经和常人不同,在被电击得几乎焦糊了的那一瞬间,纳诺猛哥果断让自己的身体稍微虚化了一下。 雷电被他导入到了周围的空气中,爆发出苍蓝色的闪光,然而一道闪电锁链,依然从窜乱的雷光之中脱颖而出,长鞭一样扫过三人,三位返虚一重的高手登时惨叫着后退,就算虚化,也不可能挡住雷电的两次攻击。 四人从二楼坠落到一楼,头顶上的各种家具和建筑材料轰鸣着倒塌下来。白银色的魔法师双手一张,一片无形无质的领域展开,所有落入领域中的燃烧的木料,都在这一瞬间,变成彻底的火焰。 火焰凝缩,变成发着红光的金属圆柱,隔绝热量的手柄被白银色的双手紧紧握住,灯管一样发着红光的金属圆柱慢慢张开,恍如树枝一样变出三根尖刺,尖刺本身呈圆管形状,可是圆管周围的红色光带,已经变成了利刃形状。 魔法师率先落地,双手双持的三刃刺剑上火光闪烁,白银色的身影在落地的一瞬间立刻朝前飞掠,双手前伸,手中的叉型剑合并在一起,红色的光流在空中剧烈地扭曲了一下,直奔刚刚被坑了一回的纳诺猛哥。 还在电击麻痹中的猛哥此时只能鼓起罡风,根本做不出任何动作,他的身后,猛士和猛虎两人趁着下落的空当已经变换了位置,和他构成了一个三角阵势。眼看着银尘闪电般冲来,那速度绝对和一位入体一重的江湖好手扯不上关系,猛士脸色一变,大吼一声:“结阵!”三人的罡风同时透体而出,在空中相互融合,形成一股无比强大的力场,仿佛透明的护盾一样挡住了银尘的攻势。
三叉刺剑深入高压空气之中,仿佛蜡笔刺入琥珀,每一寸前进都变得无比艰难。银尘在两把刺剑的手柄上狠狠捏了一下,接着瞬移后退,同时地上半块烧红的转头飞入手心。 转头变成金属手掌的样子,雷光在右手心里爆发出来,于半空之中凝结出一只巨大的拳头,银尘的右臂完全笼罩在电光之中,他完全凭着本能抬手,一边蓄力,一边回想着曾经那种无比熟悉的感觉。 那是他曾经的最强奥义,如今,只剩下残骸。 两把刺剑就在银尘离开的一刻爆掉了后半部分,彻底变成六发小小的穿甲弹,瞬间突破了军势级别的罡风,轰击在纳诺猛哥的身上,强壮的血肉之躯上,被炸出六个对穿的孔洞。 猛哥只能再次虚化,让伤口暂时止血,然而他并不知道,那火焰穿甲弹还有一部分留在了身体里,那是最危险的东西。 银尘挥拳,天地裂神拳如同只剩下形式,真正的力量不过雷暴而已,蓝色的电光拳头在和军势罡风碰撞的瞬间爆发,一道满是电弧的冲击波,扩散开来,轰鸣着将三位返虚高手击退。 魔法师扔掉手中已经冷却凝固的金属拳头,再次吸起满地燃烧的木屑,此时房顶已经接近完全崩塌,他们四个人,处在一座四面有墙的天井之中。 纳诺猛哥后退一步,伸手从腰间摸出火药,准备装填。同时纳诺猛士飞奔向前,手中的重锤镰刀划过一个之字形的轨迹带着无尽的刚硬暴风直朝着银尘打来。 燃烧的木屑化为喷火的尖刺,呼啸而去,却被猛士的锤头轻松地砸飞了,带着利刃的重锤,在银尘还没有再次做出反应的瞬间就重重落在的他的肩上。 他再次被击飞,而猛士趁着这个机会连续欺进,一锤接着一锤砸下来,反应力和护体罡风只有入体一重的银尘,不得不照单全收。 “原来这小子不怎么会神功。”纳诺猛哥一边装填一边冷静地观察着战况,终于看穿了银尘的底细:“大哥,快将他擒拿!” “擒拿还是我来吧。”纳诺猛虎将轮刀朝腰间一别,合身扑上,与此同时,整座城楼的地面都传来一阵剧烈的震荡。 银尘就在此时被一锤轰击在地,他并未受伤,可是在空中不受控制地飞了这么几下,撞了不知道多少次,脑癌早就昏昏沉沉了。 他仿佛一个失败者一样趴在地上,双手摊开来紧紧按住地面,猛士的重锤如同绝杀一样落下来,尖锐的刀锋对准了银尘的颅顶。眼看着就要鲜血飞溅,脑浆暴起,猛哥的脚下霍然一空,一座直径一丈的圆形巨坑忽然出现。 巨坑之中升起炮击般的光芒。 那光芒是猛哥完全没法防御的,因为罡风没法防御正下方。 象征着净化的光束将猛哥吞没。那光柱之中,仅仅是高温就可以气化一切。 蚩尤万化术重型武器舰载激光炮。 猛士发出半声惨叫,就被光芒彻底湮灭,两把重锤奇迹般地落下来,被银尘跳起来接住,重锤入手,立刻变成两把巨大的喷火手枪。 周围的火焰,忽然一下全部熄灭,黑色的巨大枪管上慢慢缠绕起血红色的火龙纹饰,双枪对住冲来的猛虎扣紧了扳机。 枪口喷出的并非火球,并非弹丸,而是两股火焰射流,银尘双臂平举,原地飞速旋转,赤红色的烈焰再一次化为旋风,席卷而来。 朝前冲锋的猛虎,瞬间一个横移,同时伸手抛出了挂在腰间的一把轮刃。 那刀轮在空中飞速旋转,以一个极其诡异的角度破开银尘的护体罡风,两把弧形刀锋仿佛枷锁一样一瞬间就卡在了银尘的咽喉处,那一瞬间,银尘的脸色苍白无比。 霸体,就在这个瞬间消失了。 另外一边,在城墙的剧烈抖动中,林绚尘脚下猛然一空,原本厚实无比的城墙,居然被弗朗基大炮硬生生轰开一个缺口! 她从缺口上掉了下来,还未落地就被几道钩锁缠住了腰身,接着被几位脑后拖着辫子的分神高手抓住,结结实实地捆绑起来。 “哇!是个姑娘!这么好看的姑娘!” “伪朝主帅的小妾吧?真勇敢哪!” “别动手动脚的,必须献给大人们!要是被发现私藏奴婢……” 几个建州奴儿都打了一个寒颤。 林绚尘心中一片悲苦,又十分焦急,因为此时她感觉到手腕的玉镯里,银尘的气息正在飞速减弱。 “难道他遇害了?他就这么了抛下我了?”女孩忽然感觉到自己的心完全消失,甚至体腔里根本不存任何内脏,她原本维持着的神功忽然断档,大量的御魂能量淤塞在内内,眼前一黑就仰天倒下,她召唤出的四个御魂也在这一瞬间,变成黑气消失在人间。 同一时间,银尘抛出右手中的手枪,手枪在空中迅速扩展,变成一面巨大的薄板盾牌。挡住了两位建州返虚高手的视线,银尘的身体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消失。 暗影潜伏。 他在这一刻,忽然感觉到手腕上的玉镯中,林绚尘的气息消失了! “不是吧!?”银尘吓得亡魂大冒,根本顾不上管两位建州奴儿的死活,直接从城楼上利用暗影瞬移了出去。 他到了林绚尘的的身边,潜伏在林绚尘躺着的简易担架下面,离得近了,他才感觉到林绚尘的气息。 与此同时,林绚尘也感觉到了他的气息,体内的元气又因为信心的回归而轰然爆发,小女孩的身上爆出一团粉色的毒雾,却是她先前没用完的无伤之毒,只一瞬间,身上的绳索就完全朽烂,小女孩从担架上腾空而起一脚踢中建州奴儿的鼻梁。 “我是他的妻子,应该,应该可以独当一面的!”她朝虚无的空间说出这么一句话,接着袖口之中。爆发出链刃。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