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四章暗夜刺杀3

唯一法神 964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4625字
那固定匕首的锁链,并非普通的锁链,而是类似自行车链条一样的的东西,匕首固定在那样的锁链上,只能向一个方向摆动。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链刃如同凤凰的羽翼,残酷破开了建州奴儿的护体罡风,哪怕面对分神高手,圣器的威力依然是压倒性的。 “原来,暗影潜伏会让自身的气息消失。”银尘从阴影之中暴起,双手握住担架的瞬间,担架变成了巨大的抬弩,寒冰的巨箭在弩机上浮现出来,银尘举起弩机一个瞬移退后到十丈开外,大喊一声:“绚儿躲开!”同时扣动了扳机。 巨箭飞射,天地间陡然降下暴雪,分神高手被一箭穿胸,然而那巨箭的速度丝毫不减,笔直地在冲击过来的敌群中划开一道血肉迷离的直线。同时,小女孩又被四人发动的军势困住了,接着被一人背后偷袭。 她发出了一声有些柔软的惨哼,朝前扑倒,眼看着就一头撞击其中一位建州奴儿的怀里,那建州奴儿也张开双臂,要将她抱住擒拿,不料她纤细的指缝中,弹出黑色的锋芒。 黑光一闪,一刃枭首,她自己从突然出现的军势缝隙中穿过。 银尘手中的木头巨弩快速石化,变成金属分裂开来,转眼间,居然变成不下八片薄薄的刀轮。随着他一挥手,刀轮立刻分散,从两边朝那些建州奴儿们合围过去。 刀轮之上,雷光闪耀,返虚境界的风雷之力,在空气中高速震颤,准备追过来的建州奴儿们被强大的气势阻隔,一时间没能合围而上。 银尘伸出手,一把抓住小女孩的手腕,胸前的吊坠发出冷冷青光,魔法师的背后展开狂风的羽翼。 他腾空而起,飞向还在燃烧的城楼。 “你怎么可以这么拼命呢!”天空上,银尘轻轻擦拭掉女孩嘴角边想血迹。 “我必须为你分担点什么,不能永远躲在你的身后,何况,我的武斗水平应该比你更高……”女孩的声音里没有往日的柔弱,只有一股银尘无法明白的坚强。 “傻孩子哟,你只要伺候好我就行……” “不,我要活出我自己的精彩,哪怕是在你身边……” “那你也不应该想着去越级挑战,毕竟你受到的天则制约,比我更严重。”银尘和林绚尘在城墙的一处角落里落地了。 “可是,我不是应该代替你冲锋在前吗?你,其实不适合和别人接近作战,远远地放法术就好了。” “不可能的,我的法术爆炸的时候,其实并不分敌我……”男孩的声音里满是焦虑:“如今天则越来越严酷了,我现在甚至没法通过万化术实现以前的魔法……只能让武器带有属性……我甚至连给你套上一个结界都没法了。” “我不需要。”女孩摇摇头:“不要小看九天玄女,不要小看神功的修炼者啊。”女孩说完,飞身而起,从空中突入敌群。 袖口中喷发出来的链刃,仿佛死神的镰刀,砍杀过途经的所有。 “该死的!发射禁咒之后,居然只有万化术可以用!连冥斩拳都使不出来!”银尘看着女孩轻灵矫健的身影,居然留下了两行眼泪。 如果符文在手,他甚至已经将三位返虚高手击杀。 想起返虚高手,银尘眼神一冷,身体瞬间消失。 “既然不能使用已知的魔法,那就用元素洪流淹没尔等吧!蚩尤雷杖!” …… 银尘手中往我这一根金属短棍,短棍的一头,无时无刻不爆发着刺眼的雷光,,他的另一只手上,带着一只锋利的铁爪,铁爪之上,暴风涌动。 此时,他处于完全不能将魔法凝结成型,也不能使用魔武技的状态,蚩尤的武学赋予了他并不精妙的却凶悍到恐怖的招式,以及碾压般的力量,万化术赋予的元素属性,以元素最普通的形态喷射出来,雷元素就是雷光,火元素就是火焰,风元素就是暴风,冰元素就是冷气。 当然,他可以使用元素转化。 狂风围绕着银尘,将他那银色的长袍吹卷成张狂的旗帜,右手上的雷光法杖,喷吐着电弧。 纳诺猛虎只身面对着这个只有入体一重,举手投足之间却可以伤到他的男孩。他身后不远处,纳诺猛哥正在一具石棺之中奋力挣扎。 银尘知道自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将暗影变成石棺封印的做法,几乎榨干了他的法力,但他此时手握神兵蚩尤雷杖,还有兼职盾牌的暴风利爪,形势并不如何凄惨。 纳诺猛虎依然一对轮刀,在胸腔交叉,大致做了个表示决斗的礼节,同时天则降下。 “建州正黄旗,纳诺猛虎!”他的声音任何时候听起来都像是虎吼声。 “我没兴趣知道你是谁。”银尘雷杖一指,电弧射出的同时,暴风也随着雷霆的牵引化为螺旋形的风刃砍向猛虎。 猛虎一声爆吼,将风刃吹散,同时一道暗白色的圆圈状风压碾过银尘的身体,让他身上的长袍都浮动起来,随着空气的涟漪一阵摆动。猛虎吼叫的同时,双手轮刀的四根尖锋直直戳向喷射而来的电光,强大的纯金之力化为坚不可摧的罡风一层层堆叠起来,以无尽锋利的刀气斩向银尘。 电光与剑气在空中交缠碰撞,银尘一边瞬移一边挥出一道道电弧,而纳诺猛虎身随刀走,挥出一道道金青色的刀气,风压与电弧激烈对撞,旋转着爆发着金色的锋芒,渐渐融合成一团金青色与暗蓝色相间的对冲的涡旋。 涡旋时而泾渭分明,如同太极一样,一边金青色一边暗蓝色对冲旋转,时而颜色驳杂,金青色与暗蓝色相间,飞速旋转成辐射状的叶轮图案。漩涡之中,纳诺猛虎的身影时隐时现,而银尘的身影早就变成了一股狂风。 雷杖用得越来越顺手,暴风利爪也在悄然之间变成盾牌,风属性偷偷地换成石化属性,而雷电之中,夹杂起狂暴的风压。 漩涡慢慢升空,在离地一丈的空中稳定下来,巨大轰鸣响彻城墙,闪裂的光芒化为太阳,照亮了夜空。 纳诺猛哥终于从石棺之中挣扎出来,双手铁尺中,火药装填,弹丸就位,一切准备就素的他,悍然举起双枪,瞄准了空中的“太阳”。 “二哥!”他大喊着希望猛虎能够压制住银尘,给他制造出一个射击的机会,却不料脚下的阴影中,忽然冒出一双嗜血的红色瞳孔。
粉紫色的烟雾忽然升腾起来,纳诺猛哥身子一晃,险些一头栽倒,赶紧屏住呼吸,运转起全身的罡风抵抗,才骇然发现,那股毒雾居然连返虚境界的元气都能侵蚀掉! “这是毒龙教的圣毒吗!”纳诺猛哥欲哭无泪,他原以为自己这边买通了毒龙教,就可以万年利市高枕无忧,哪里能想到居然在这堂堂潘兴城的城楼上,遭到毒龙教的化武攻击。 他才不会知道,林绚尘的“圣毒”是比毒龙教的圣毒更可怕的,来自于九天玄女的正统货色,那真的连返虚境界的人也照样放倒。 纳诺猛哥的视野变得面糊,根本没法用铳枪铁尺脑准,他想喊猛虎来帮忙,可此时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的脚下,一只眼睛消失了,另外一只眼睛陡然变大,眼睛之中红光爆闪,一道血色的光柱自下而上地将猛哥吞没。 一秒钟后,眼睛消失,红光熄灭,而猛哥,就算不死,也没有多余的力气站着了。 他倒下的瞬间,朦胧的视野里,似乎看到了猛虎的终末。 那原本暗蓝色的闪电,忽然之间变成血红。 仿佛冥冥中的注定一样,当小眼珠拼尽全身力量,发出那最后一道几乎能致命的死亡射线的同时。感应到空气中暗能忽然暴动的银尘,福至心灵,他忽然明爱了蚩尤万化术的真正恐怖。 “兵无常势,水无常形,元素也不过是形式而已。”蚩尤雷杖顶端的电流,就在这一刻忽然变红,从普通的雷剑变成了暗影属性的爆魂血电,具备雷电的高温和麻痹作用的同时,还具备了暗影特有的腐蚀和灵魂震荡的力量,血电一出,天空之中闪过一道巨大的红芒,红芒消逝,漩涡消散,纳诺猛虎从半空中飘然而下,表面上毫发无伤,可是落地之后,他就一动不动,显然意识受到了极大的震荡。 银尘的身影终于在半空中浮现出来,从虚无的影子凝聚成实体,右手上的雷杖忽然变换成一道血红色的光芒,带有死灵属性的光之长矛,被他狠狠投掷出去。 长矛贯穿了猛虎的咽喉,他这个时候可能才反应了过来,奋力将两手中的刀轮扔了出去,银尘瞬移躲开,同时右手的雷杖又变回普通型号,一道夹杂着暴风的雷电亮起,将两把轮刃倒卷回来。银尘扔下雷杖和石化盾牌,雷杖变成一段没用的金属棍,而盾牌迅速扩大,变成掩体。 魔法师潇洒下落,在掩体后面将两把轮刃组合起来,成为一把手枪,接着捡起地上的雷杖,变成一梭子子弹,装填,上膛,对准还在苦苦抗拒毒药的猛哥,连续扣动了几次扳机。 子弹打入身体的一瞬间,猛哥忽然爆吼一声,全身上下爆发出一道冲击波一样的罡风,哪怕是石化的盾牌也被直接吹飞了。银尘瞬移后退,紧接着完全非人的吼叫声从三个地方同时响起来,已经连身体都没有的猛士,被贯穿咽喉的猛虎和中单将死的猛哥,三个人居然再次浮现于银尘的周围,就算瞬移了也没有用。 三个人肋骨都不可抑制地膨胀起来,转瞬间就变成三头怪兽,而且还如同罡风融合一样,血肉交融,仿佛要编织出骸骨与肌肉的牢笼,将银尘困死在里面。 魔法师注意到纳诺猛士的身体根本就是虚无透明的,如同狂风中的亡灵。而此时周围的空气已经完全凝滞。 这是发动血脉秘术的征兆,当三人膨胀起来,粗大的肋骨绞动着肉丝串联起来的瞬间,他们三个原本散发出来的返虚境界的罡风忽然消散,只剩下入体一重的罡风,和银尘的境界完全一样。 银尘点点头,总算明白,这三个人根本不是什么真正的返虚高手,而是被制造出来的高手而已。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批量制造高端战力,看来建州奴儿们的野心不小……但对我来说,这其实没有什么挑战性”银尘说着,轻轻打了一个响指。 埋藏在纳诺猛哥身体里的那些穿甲弹的残片,就在这一刻再次变形,变成微型的激光器,这些机关器其实并没有多少杀伤力,只能对付一些小型的无人机的电子系统,也就是说只能做到软杀伤。 然而此时它们发出的六道激光,却可以将即将合围成血肉牢笼的三位建州奴儿,净化成虚无。 那是鬼神留下的最后的预言,冥渊之中诞生的光芒,阿尔特雷斩咒光。 灭却一切神功,一切力场,一切秘术的大净化咒。 那光芒照亮了银尘周围十丈的地方,光芒之中,三人的灵魂在扭曲挣扎之中,慢慢化为飘零的光点。 “想用血脉秘术来对付我?你们找错了靠山啊。”白银魔法师的声音无比冷酷,纯银的双手上,再次出现两把长枪,长枪相互融合,化为杀敌的机枪。 弹雨,从高速旋转着的六根枪管中高速喷出,如同电锯一样切割过围上来的建州奴儿们的身体,在解决了三位高手之后,银尘也不耽搁,纵深扑入了两国士兵厮杀的漩涡之中。 另外一边,林绚尘的链刃从袖口弹出,化为杀人的旋风,大范围地收割着北人的头颅。破败的城楼旁边竖立着的箭塔之上,没有箭矢射出,只有重炮的怒吼,如同战争巨兽的嚎叫。 “攻城了攻城了,赶紧杀呀!” “为了帝国!” 南国的将士们,在看到银尘和林绚尘大杀四方的身影的同时,体内那根深蒂固的懦弱与懒散,忽然之间就被榜样带来的勇气击碎了,至少是暂时击碎了。他们嚎叫着,挥舞着双手重剑,继续用以命搏命的方式砍杀着北国人,机枪旁边的战士们鼓荡着罡风,将一箱接着一箱的丹药挂在机枪的供弹口,而粗大的枪管中喷出的火舌,几乎成了固定照明用的火把,在黑夜之中从不间断。 云梯之上,血肉横飞,云车的上半部分,纷纷被重炮轰飞。即便是北国动用了决战营这样的大杀器,面对南国将士们超乎想象的坚强阻击,也依然没有夺下任何一座城楼,没有开启任何一座城门。 星光之下,厮杀的剑光,亮过火把。 夜,慢慢变红。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