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六十七章. 少女缚

唯一法神 967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4467字
银尘从那次刺杀开始,就再也没有亲自出过手,只是补充后勤外加战役指挥,然而他无论如何指挥,也不可能挽回败局,只能将失败拖延得晚一点而已。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当连续进攻和大炮轰城双管齐下的时候,形势就变了,变得不可挽回,因为尊王此前,还在城市之中留下了一批血滴子和六扇门的“杂种”,他们如今和北国人里应外合,两面夹击,虽然未必能消灭多少禁军,但是可以牵制住一部分禁军,不让他们全力防守北国的进攻。要不是银尘不辞辛苦,不停地巡视三面城墙,几度压榨法力补充装备,只怕此时已经有一个方向整体溃败了。 “不,我不走,我的岗位就在这里。”银尘的声音坚硬如同顽石,可依然无法掩盖他那深深的疲惫,那疲惫不仅仅是身体上的疲惫,还有灵魂上的疲惫。 他在硬撑,他始终过不去心中那道坎儿,那道愿为全城百姓请命的坎儿。那是他的心魔,那是他在血阳城用禁咒轰杀八万人,在北面城楼上再次轰杀一万人的全部理由,如今,他依然被同样的理由牢牢困锁在这里。 魔法师,很多时候都是相信奇迹的。 然而他相信的奇迹并没有到来,反而等来了皇宫的特使。 “尊上!皇上派人来了,说有口谕。”就在战况趋近于白热化的时候,定海波跑了来,给银尘传递了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 “来了吗?”银尘似乎一点儿也不惊讶,只是转过头,深沉地望着背后的城市,望着他为此付出了几万伤亡和誓死守护着的亭台楼阁。他深沉地望了一眼皇宫的方向,心中流过最后一丝悲哀。 “原来你也只能支撑到这个程度啊。我还以为,潘兴可破,但北人也落得没兵力屠城呢……这才到哪里啊!” 他转过身,甚至没有问定海波皇上究竟派了谁来,传了什么口谕,只是淡然地朝前迈步:“带路吧。” 定海波走在前面,任谁都看得出他的脸色奇差无比,那表情里混杂着惊愕,愤怒和失望。 【同一时间,南面城墙】 今天的第九次进攻被打退了。 林绚尘一身戎装,威风凛凛地站在城墙破口处不到二十步的地方,朝下望着,望着那城推的开膛破肚的尸体。 她已经感觉不到恶心,也感觉不到害怕了,少女面对尸山血海的柔弱,早在五年前就消失在万尸狂暴的秘境深处了吧? 她缓缓放下自己随便拿来的制式长剑,娇小的女孩,真的没法将长枪这种武器运用得很好。 长剑之上,血流成河,艳红低落**脚边,更映衬着她那血迹斑驳的金色小锁甲,灿烂辉煌。 “黑云压城城欲摧,甲光向日金鳞开……”她轻轻吟唱着这样的句子,却不知道后面应该接上什么。她转过头,顺着城墙的破口看到城墙外面,北国人的败兵有序地后退,消失在下一波前来攻城的大军之中。 这么多天下来,也不是没有效果,北国人一波一波的进攻方阵中,每一个士兵的动作,都变得有些僵硬疲惫了。 “差不多死了二三十万人了吧?”林绚尘想着,回头看了一眼城墙上,已经变得有些稀稀拉拉的方阵军势。 这是最后的守卫者了,他们没有下一波的人来替换,每一个士兵的脸上都浮现出疲惫,还有,不该出现的怯懦。 林绚尘张张嘴,她准备说点什么让这些士兵振作一点,她知道这是最艰难,甚至是最后的时刻了,可是当她真正要开始说话的时候,一道黑色的气流飞到了她身上,钻入锁甲之中。 她的身子大幅度地晃动了一下,但还站稳了,原本精致的小脸苍白无比,她知道,常夜王,败了。 阎魔爱,小眼珠,铃铛儿,常夜王,四个御魂,此时都耗尽了力量,御魂的恢复期,比银尘的禁咒更长。 她如今只能孤军奋战了。她正准备调整心情,重新鼓荡起还没有太消耗的罡风之时,战鼓,再一次从城外传来。 这一次,战鼓声中带着一股令人战栗的颤音,林绚尘的鼻孔中冒出一道细细的血线,她强撑着,转身走到城墙边,骇然看到军阵的第一排,全是血色的旗帜。 那不是黑羽军,那是朱雀决战营! 整整一万人的朱雀决战营,一万死士,一万亡命魔鬼,他们组成的雁阵军势让天空慢慢阴沉下来。长风渐起。 “所有人听令”女孩尖着嗓子喊道,她的声音依旧柔美。 “不好了!西门被占领,破城了!”另外一道,或者说由许多道声音组成的一股声浪,在林绚尘正要做最后的动员的当口,传到了这里,传到了林绚尘和她身边每一个人的耳朵里。 “破城了!” “破城了!” “破城了!” …… 恐慌如同瘟疫一样扩散开来,林绚尘赶紧回头,她知道自己必须将那些散布谣言,扰乱军心的人处理掉,在如今这个节骨眼儿上,容不得退缩,否则就是面临屠城的惨祸了。 她比银尘更坚信北人会屠城的,千年历史都这么过来的,这是规矩。 她赶紧往回跑,可是瞬间就被人群淹没了,她的周围满是强壮的咯嘣和腿,互相推搡着甚至互相攻击起来,她爆发出罡风,手中的利剑将解兵的能力发挥到极致,眨眼间将打掉了许多人的兵器。“听我说!”她喊着,可是她的声音忽然淹没在更大的声音里,禁军开始喧闹起来,失去兵器的人,甚至被她打得忽然失去了罡风的人,都依然用拳脚,用体力为自己开道,许多人在人群中同时为自己开道的结果就是谁也别想走。 一片混乱。 她被推推挤挤,分神境界的罡风也挡不住周围无穷多的人胡乱推搡,她被挤到了一边,最后甚至被推到了城楼里还被门槛绊了个跟头。 “对,城楼!城楼上有炮的!”女孩从地上爬起来,朝着空空荡荡的城楼内部跑去,越跑越伤心,因为在这个要命的时候,作为指挥所的城楼里面,居然如同贼去镂空
忽然之间,罡风扑面。 那是军势级别的罡风,以女孩一个人的力量根本没法抗衡,她停下来,整装备拿出圣器破解罡风,忽然全身一紧。 她直接倒下了,大大地瞪圆了可爱的眼睛,纯黑色的瞳孔里,倒映出镇统潘仁贵邪笑着的脸,那笑容中没有荒淫,只有阴谋如乌云密布。 潘仁贵推到了一位一紧死去的龙禁尉,那位龙禁尉的手臂变成了锁链,紧紧缠住林绚尘,只是缠住,不是捆住,因为潘仁贵也没有办法精确控制那条骨链。 林绚尘瞪着他,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你在干嘛呀!” “投降呀?反抗有用么!”潘仁贵说得理直气壮。 “放开我!你这样会害死所有人的!你这个北国的奸细!”林绚尘挣扎起来,可是没用,潘仁贵拿出一只铜环,往林绚尘的细脖子上一套,林绚尘就感觉不到体内的元气了。 “叛徒!”她哭着骂道。 “后人会记住我的功德的,救下全城百姓,而你,不过是一只无名的祭品而已。”潘仁贵的表情中,满是惬意和轻松:“好了,把她拖下去,好生关着,待会儿我们见了北边来大人们,再将她作为礼物献上去……” 女孩哭着,被拖走了,此时她还不知道,一位金丹高手找上了银尘。 【城楼中】 银尘跨过门槛的瞬间,就看到夏守忠。 如今的小太监的脸色呢,说是如丧考妣都是抬举他了,那真的是不化妆就可以入选《釜山行》群演的程度了。银尘根本没想到,宫里的太监什么时候流行起了丧尸妆。 总之,那不是人能有的脸色吧。 “见过夏公公。”银尘的神色十分淡然,仿佛已经看破了一切。 “见过侯爷,如今皇上不太管事了,洒家也有机会多出门溜达。”夏守忠的笑容让银尘吓了一跳,他此时才深刻地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似乎不是皇上猜疑起我来,而是他根本控制不了局势了!”银尘瞳孔一凝。 “侯爷,这位是血公公,带了皇上的口谕来见您啦!”夏守忠很反常地往南边方向一站,冲着刚好算是站在北边方向的银尘拱了拱手,白银色的瞳孔中闪过一丝细微的锐芒,银尘不动声色地和气道:“快请快请” 还未完全修缮的东门城楼一楼的大厅里,鼓动着诡异的氛围,华斩风,定海波,陈友士三人站在角落里,手按刀柄,目光之中已经呆了一些森然。 比较善于察言观色的陈友士已经发现,夏守忠的笑容十分勉强,显然每一个字都并非出于他的本意。 “血公公”穿着远比平常太监更宽大的长袍,缓缓上前来,往夏守忠身旁一站,魁梧的身材登时将夏守忠比成了一只小猴子。银尘看着那位脸色苍白无比,表情僵硬无比的高大男子,眨了眨眼睛,然后有些颓丧地垂下眼帘,失去了符文的他,看不透这个人的真实面目。 他那过分的苍白的脸,显然是一副面具,只不过是最好的人皮面具,戴上它,就连华斩风他们都没有看出端倪,但是银尘一眼就能发现,法师就算没有魔法的加成,观察能力也非常人能比。 “见过血公公。”银尘的声音里缺乏热度,实际上他很清楚太监传旨从来不会面向北边,因为北边是玄武,代表着尊贵,南边是朱雀,代表着相对的卑微,太监传旨代表着皇上,任何时候都得面向南边。 因此这个血公公一定是假传圣旨,至于他为什么能请的动夏守忠,那么只有一种解释 皇上遭遇不测了。 “这应该是必然的吧?毕竟城墙已经破了,一部分建州奴儿们冲进了城里。”银尘如是想,朝夏守忠使了个眼色,夏守忠会意地点点头,倒退一步,没有吭声。银尘藏在袖口里的双手骤然攥紧,手心里出现了两把短小的匕首。 蚩尤万化,引而不发。 “见过神武侯爷。”这位所谓的血公公声音冷淡,嗓音细中带粗,显然并没有“阉割干净”,或者干脆就是一个正常人假扮的,银尘无法知道宫墙内部究竟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看着如今城墙即将全面被攻破的情势,只怕也没有必要去计较了。 血公公说完,就将手王后面一背,靠着自己的臆想学起灵皇的语气:“传皇上口谕:神武侯银尘,交战期间,私会侍者,暗通帝国,着令革去游击将军,翰林院讲经职位,废除侯爵位,贬为庶民,火速前往乾清宫接受质询。钦此。”他说完原本一直绷紧的脸上忽然绽放出一抹小人得志的笑容,语带讥讽:“现在就走吧?尊贵的侯爷?” “我说,你还真的以为,你这样沐猴而冠的做法能骗过我吗?”银尘左手中弹出一把利剑:“看你穿这么宽大的袍子,肯定暗藏兵器,不是剑就是锤,长枪之类的你也背不动。”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天则已经降下。 “呵。”那位血公公只是冷冷笑了一下,居然没因为被揭穿而发怒:“臭屁小儿,只怕你还在娘胎里面的时候,本官已经绝对你高手了!对付你,本官能弄出这么一副伪装来,已经算是很抬举你了你知道吗?!”他说着从袖子里抽出一把很普通的长剑,长剑出鞘的同时,华斩风三人也抽出了身上的佩剑,“来人!将逆贼拿下!”的喊声也同时响起 白银色的长剑上火光暴起,而空气中陡然爆发出金丹境界的风压。银尘上挑出剑的动作猛然一滞,居然没法在金丹巅峰的风压中移动分毫! 差距太大了! 那人的长剑在空中飞速炫舞,瞬间就幻化成无数到闪亮的风雪,银尘瞳孔一缩,而华斩风三位的动作也陡然一停。 “薛无痕?!” “血公公”的剑法实在太容易辨认,“踏雪无痕剑”的极致,便是着飘荡在空中的无尽剑光。此时这剑光已经将银尘包围,霸体效果直接消失,而诸神加冕,也不可能在这样的强大对手面前撑过四秒。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