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四章. 魔天使,牺牲

唯一法神 974 作者神击落太阳 全文字数 4345字
她再也不能为主人做更多事情了,再也不能送出一封信,挥出一剑了,这是她作为一个简单的生命的简单的结尾,可就是这样的简单的粉身碎骨的结局,让林绚尘哭出声来。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就在同一个瞬间,从林绚尘呆过的那件营帐里,忽然窜出一道冰蓝色的闪光,忽一下越过了五十步的距离,越过了被这一切变故搞得直接愣住了的威兰容若的头顶,一头栽进建州女孩手里提着的木笼子之中。木笼中的金雕发狂地挣扎了一下,只一下,就彻底没了声息。威兰容若发出一声尖叫,赶紧打开笼子,却家开锁的一瞬间,被一道半金半蓝的光芒刺得睁不开眼睛。 跪在林绚尘背上,根本没有任何重量可言的临终的魔天使,平生第一次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尖啸,那尖啸声只能够满怀着对人间的眷恋,对未来的渴望,在那尖啸之中,魔天使的大红罩袍之下,无数紫色的灵魂光点喷涌而出,她那十三岁女孩的柔软身体,也在这无尽的光点中,飞速化为虚无。 “主人,我终于可以永远和你在一起了……”小铃铛的声音从威兰容若的方向传来,爆闪的金光之中,巨大的羽翼轰然展开,羽翼的是一团旋转着的黄金的魂雾,魂雾之中,一条由光组成的手伸出来,即将消散的魔天使,伸出空着的左手,将那光芒的手掌紧紧握住。 金雕,小铃铛,魔天使,林绚尘就在这一刻链接在一起。 林绚尘感到体内的那种让自己时时刻刻会倒下的阴冷力量沸腾起来,体内的神功元气却在飞速消失。她绷紧了全身的肌肉,万分紧张地感受着体内能量的异动,生怕自己重蹈崇王府中的覆辙。她感觉到皮肤上传来一阵令她害羞的冰凉感觉,仿佛有人蘸着冷水为她轻轻擦拭,接着她感觉到一阵十分轻微的灼痛,仿佛自己太靠近小手炉子了一些。而她此时早已被圣光包围,根本看不到她身上发生的惊天异变。 光芒组成的巨大羽翼,几乎覆盖了千丈范围,整个风源大陆的天空,都在这一刻忽然转为黑夜。星空之中,圣光汇聚,无数金色的雷光凝结成羽毛,箭矢一般落下来,融合进那千丈羽翼之中,一只大得如同安255的金色三眼猎鹰,在金光之中,慢慢显化出实体那是金属构成的实体。 圣器“链刃”就在此时破空飞来,瞬间洞穿那猎鹰的头颅,银色的链刃被滚烫的脑浆一浇,立刻融化,变成液体融入猎鹰的血液之中。小铃铛虚幻的身体也在这一刻迅速膨胀起来,仿佛飞速生长一样,从十三岁的少女,成长为三十岁的少妇,原本可爱的萝莉轻音,如今也变化成散发着母性气息的成熟女声。 “少主啊,我们永不分离。” 她那有些陌生的声音让了林绚尘微微一愣,接着眼圈一红,她知道铃铛儿从此之后,就再也不会有自己的身体了。 “小铃铛……” “别叫我的外号了,少主,我有真正的名字了,就是” 相当于元婴巅峰境界的超强罡风,大范围地回旋起来,朝着林绚尘所在的地方汇聚而去,五百女孩在一股恐怖又莫名其妙的天则的强制下,身不由己地被无比强大的罡风压迫着,匍匐在地。五百五体投地的姿势,合成为一圈圈柔弱又坚定的同心圆,作为终点的圆心上,就是即将重生的林绚尘。 “黑天刚神震空座。” 变为成熟女声的黑天刚神的声音,从这里开始朝着整个人间,整个星球,甚至整个位面整个宇宙扩散开去,成为天地的正音,成为凡尘的神域,成为新生的神灵的登基之宣告。沉寂了不知多少年代的风源的世界中,终于再一次出现一个生灵能够高举神座,成就神意,精炼法则,被皇天之罡接纳。 光芒,闪裂如同核爆,天空之中仿佛陡然升起十一个太阳,金色的雷电爆发出来,在八百丈外扩散成另外一发恐怖无比的禁咒,瞬间横扫过整个军营。然而这一次,并没有人受伤,因为这个禁咒的威力,居然是将银尘曾经发射的的那个禁咒彻底消弭,让时空倒转,让世界的伤痕复原。 虽然没有被人轰杀,但是所有人都被一股强大的神意摁倒在地,朝着一个方向跪倒,除了一个人,而这个人,身负雷神和鬼神的双重神意。 巨大如同喷气式飞机一样的猎鹰,慢慢缩小,缩小到比林绚尘的身形更大一圈的程度时,忽然碎裂成无数片金属羽毛,凌迟般强行刺入林绚尘的身体,蠕动着,和她那纤细的骨骼融合。林绚尘被扎得血肉模糊,可是她完全感觉不到痛,她那残破的身体啪嗒一下落地,而她脚下的地面,忽然无声无息地出现了一个大坑。 暂时的黑夜中,天顶星陡然光芒大亮,一道深红色的血光,从那遥远的恒星中爆射而出,笔直地坠落下来,命中大坑,和大坑中的林绚尘。林绚尘感觉到全身一重,就彻底失去了对身体的感觉,她那美艳娇柔的身体,就在那一瞬间化为基本粒子 然后重组。 他的体态变得更加婀娜,她的容貌变得更美了一点点,她身上的气质却发生的很大的变化,柔弱高洁之中,带着一股神秘而强势的气息。魔天使那大红的衣袍,瞬间就到了她的身上,十三岁女孩的衣服显得很小,但总算好过赤身露体。 黑夜慢慢散去,光明的秋日白昼再次到来,捆缚林绚尘手脚的寒铁锁链早已化为灰烬,四根木桩也彻底变作虚无。林绚尘从大坑之中爬起来,感受着身体里不同以往的绝强力量,伸手使出《九天》的一式,比以前还顺畅许多。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等待着黄金魂雾慢慢散开。“木头姐姐死了……”林绚尘还没来得及感受到劫后余生的欣慰,就听到小铃铛从体内传来的哀叹。 林绚尘沉默,魔天使虽然从来不和她说话,虽然仅仅和她相处了五年,可是在她心里,也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甚至超越了某些亲人。“坏哥哥!”林绚尘将自己的思念和缅怀注入了手镯之中,传递出去:“你不是说不会牺牲魔天使吗?”
“我只是说没有用她的血,并没有说这次什么代价都不会付出。其实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这次暗度陈仓,魔天使无论如何也保不住了。” “这值得吗?魔天使可是很……” “为了你,为了你的成长,我连自己都可以付出,何况其他。”银尘的声音里满是虚弱,林绚尘忽然明白过来:“银尘哥哥,难道你付出的是自己的血” “是我的血,也是蚩尤的血。从今以后,你也可以使用水火光暗来战斗了,只不过,你始终不会具备远程攻击的能力。好了,不说了,你在那边先和建州女孩们虚与委蛇着,我这边处理点小麻烦” “银尘哥哥,我要去救你!”林绚尘一想到银尘那虚弱的声音就着急了:“我可不能失去你啊!” “没事的,日后我们并肩战斗的机会多得是我已经可以远程操控你的动作了,放心吧,我此时也正好需要一些恢复性的训练……” 通讯中断了,而黄金魂雾也在此刻散尽。 林绚尘的面前,出现了威兰容若从惊恐到惊慌,再到惊讶,最后到惊喜的可爱小脸。 “成,成功了?怎可能?我们甚至还没有来得及完成仪式?” “可能是天意吧,也许我确实需要天选战魂气的力量。”林绚尘的声音冷漠无比。 “恭喜恭喜!”威兰容若忽然就变得热诚起来,林绚尘十分不满地看到,她的表情只能够甚至出现了一丝忠诚。 “一般般吧。”她可爱地扁扁嘴。 【风源大陆北国最终远征军正红旗营帐】 林绚尘在威兰容若的监督下,十分不情愿的换好了衣服。 此时他身穿一套黑色的长袍,将黑色兜帽拉上,遮住了自己美艳绝伦的面容。黑色的长袍用白色的方格图案修了边,看起来生命又阴森,充斥着如同邪神崇拜一样无可言明的密集又规则的方块。林绚尘十分敏锐地注意到,她的袍子和威兰容若的不太一样,袖口上又绣着三圈红线。 建州奴儿们长袍叫做旗装,和中原人,尤其是南国的长袍不同,袖口稍微窄一点,形成“箭袖”,这种紧窄的小袖口若是能舞出龙凤呈祥团花大水袖图案,那一定经过多年的训练,而且就算练成,收紧的袖子也绝对不会允许什么人能打出暗器,因此精通此道的都是建州大奴,林绚尘本身就不精通暗器,自然也不会这种水袖手法,穿上长袍的第一个瞬间,她只觉得这样式的袖子可真方便,既能遮住手,又给双臂以十分宽广的活动空间,最后,还不容易被什么东西(比如固定琴弦的小铜柱)挂住衣裳。 总之,旗装特别合身,将她的体态近乎完美地展现出来,林绚尘穿上之后才觉得好,在铜镜前面轻轻转了一个圈,满意地笑起来。 不过,让她觉得不太舒服的是这黑色旗装里面,在某些部位有些细细的拉绳,她不知道这些拉绳是干什么的,但是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她的笑容只维持了不到一秒就消失,转过身来问同样穿着黑色旗装的威兰容若:“这衣服里面有些细绳子是做什么的?怪硌得慌。” “那是束身索,每个天选修女的长袍里面都有,我也有。”威兰容若走过来,伸手让林绚尘看她袖子里面的两颗小宝珠:“红色是紧蓝色是松,你拉一下试试看?” 林绚尘试着拉了一下,只听着威兰容若发出一声轻微的闷哼,似乎有点不舒服,接着随着宝珠和与之相连的绳子被拽出来,威兰容若的黑色长袍忽然收紧,仿佛一条越来越小的布袋一样束缚住她,让她很快就双手反剪动弹不得,那黑色长袍如同一条被拧紧的抹布一样,紧紧地缠绕在威兰容若的身上,同时还强迫她弯腰屈膝,慢慢跪倒在地上。 林绚尘赶紧松手,可是威兰容若已经起不来了。林绚尘敏锐地发现,这套黑色的长袍,在胸口和腰臀的地方,居然还缝着几枚暗扣,如果将那扣子解开来,可想而知有多羞人……不过现在看起来也就是十分难受而已。 “这?”林绚尘吓得倒退一步:“这长袍里面还暗藏机关?” “当然,我们天选修女,天生就是为天选者服务的,必要的时候,必须献上身体……快帮忙拉一下蓝色珠子,这样被束缚着很难受呢。” “不觉得勒才怪呢。”林绚尘赶紧伸手进威兰容若的袖子里拉了一下那蓝色的珠子,果然原本紧紧缠在身上的黑色长袍立刻松开了。威兰容若站起来,朝林绚尘走来,林绚尘有些害怕地后退着。 “你别怕!这没什么的!” “我能不怕吗?”林绚尘手足无措:“这衣服我能不能不穿?” “绝对不行,你不穿,只怕没法活着走出这间营帐。”威兰容若的声音依旧柔软,可是语气中满是威胁:“身上带有战魂气的人,如果不穿圣贤礼装出门见人,其他所有天选者都可以将其击杀!你从这里出去,就要面对无穷无尽的战斗了。” “天选者难道只有你们建州奴儿有?别的地方没有么?” “首先纠正一下,你现在也是建州奴儿的一员了,别老说你们,你们的,要说我们。其次,天选者不是建州奴儿的专属,其他地方也有,但是,天选者的信仰都是一样的,必须穿这种黑色的圣贤礼装,这种服装天知道是从哪个朝代传下来的,千年之前就出现了,而且一直没有变过,无论男女,都得如此,你如今算是我们天选者的圣女了,自然更要以身作则。” 威兰容若表情严肃,说得煞有介事,林绚尘也没法分辨这话的真假,不过,天选者并不只有建州奴儿有,这句话让她微微宽心。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