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刀仗起落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3254字
第四名“教练”,是位名刀法家。 ──“求败刀”牛寄娇。 “我不喜欢刀,我要练剑。”冷血还有着少年人的执拗,这时他十四岁了。“你学的是刀法,跟我无关。” “未知生,焉知死?你不学刀,如何练剑?”牛寄娇说,“你错了。” “为什么?” “一张纸有空白,才有画。诗多从非诗中寻得。一个得病的人才知道健康的可贵。阳是因为阴才显露出特性。火要遇上水才成对比。”牛寄娇说,“你要练好剑,就得学好刀。从剑知剑只是坐井观天,真正的剑手,需从不是剑中悟剑之道。” 冷血登时亮了眼,专注得象少听一句都遗憾终生似的。 “刀客的刀主掌了他一生命运的起伏;”牛寄娇说,“当刀手使刀的时候,手足是刀的部属,心神是刀的指挥,身体是刀的庶民,也就是说,全神贯注、四肢百体,尽在刀中。” “这样岂不也为刀所役吗?”冷血听过另一位“教练”类似的说法。 “当然不是。”牛寄娇说,“我只主张人与刀合而为一。” 此后,牛寄娇便教冷血刀法理论。 开始的一段日子里,冷血心悦诚服。 可是不久便发现牛寄娇只讲刀法论,从不使刀法。 他也没见牛寄娇使过刀。 他反而用使刀的手来画画。 他在画布上画刀。 刀是最难画的,一如流水,但他画来就象画布上有一把真刀。 有时他也写字。 他在宣纸上写刀字。 刀字直落破纸飞去。 甚至他也刺绣。 他绣的仍是刀。 那就象活着的刀! “你不是要教我刀法吗?”有次吃饭的时候,冷血忍不住问。 “我已经教了。” “可是我从未见你握过刀。” “刀法一定要握着刀才能教吗?必须要有剑才能成为剑客吗?你当年不是用木栓、船桨、茅草击败过贺静波的‘主流之剑’吗?” “可是……” “你仔细想想,其实我天天都在练刀。” 冷血忽然明白了。 “你在纸上谈刀。” ──纸上的字,刀气纵横。 牛寄娇微笑。 “你在绢上练刀。” ──绢上绣刀,刀意绵密。 牛寄娇捋髯。 “你在布上出刀。” ──布上绘刀,刀就是道。 “对了,刀不离道,道不离刀。”牛寄娇嘉许地说,“真正的刀,头头是刀,头头是道。一个人能在某事能有所成,一定因在那事上竭尽所能,才能激发出古今未有之才能,旷绝天下的才华。难其如此,纵有才分,也必要比他人勤奋才能有大成。故要得道,取刀之道,必须得时时练刀,以致一举手一投足,绘画写字绣花,无不是在练刀才行。” “所以你在写字时,无一字不与刀字交锋。在绘画时,高山流水人物,无不是与刀交手。在绣花时,花鸟虫鱼,无一不以刀之叛姿出现。所以天地蜉蝣,莫不是刀?” “也莫不是道。”牛寄娇加了一句。“唯其专情,才能得道。所以我是个从不动刀,只在画布上画刀的刀客。” 冷血长吸一口气,眼里又绽出一种比求生更烈,比求死更浓的神色来。 “我都明白了。” “很好。” “不过我还不服。” “哦?” 一切武道的道理,对真正的武术,都有助益;”冷血说,“可是正如世间,书上许多大道理未必可行一样,刀道有成,不代表刀法有成。” “──所以我要试一试。” 他一说完,立即出“刀”。 ──桌上的筷子就是他此际的“刀”! 筷尖停在牛寄娇眉心上。 牛寄娇也不知是没有避,还是避不了。 “好,你用的筷子,使的是刀意,用的是剑法,正见已完全悟了道。”牛寄娇神色很有点落寞,“坦白说,我也是求道者结果为道所弃。这些年来,我终日埋首刀论,虽然有成,但却完全忽略了实战。所以,我的刀法只有虚壳,并不实在。今天,你却为我印证了我的刀法理论。好!” “我没有资格当你师父。”牛寄娇舒了舒身子,开始收拾他来时挽过来的包袱,“但我还是竭尽所能,把我懂的教给了你。” 他顿了顿又说:“你悟得好快!” 冷血又恭恭敬敬的向他深深一揖:“你虽然不是我的师父,但你教了我许多东西,足使我一生都受用不尽。” 他虔诚地道:“你是我的教练。” 他的“最后一位”教练是“杀手楼”的刘扭扭。这人杀人的手法一向诡异,所练的武功也十分诡秘。 刘扭扭一见面,就跟十五岁的冷血说:“你不服我,是不是?” 冷血说:“是。” “这样好了。我们来试一试,你杀我,我也杀你。要是你杀得了我,我当然不配当你的师父。要是我杀得了你,那你就当我一辈子徒弟,不管我愿不愿意把武功传授予你,你都得尽一辈子弟子之责服侍我,直到我死为止。如何?”
“好!” 冷血充满斗志的路上,看不出一点犹豫。 他答应得那么爽快,连一向办事直截了当的刘扭扭,也为之迷惘了一下:自己到底有没有必胜的把握。 于是他们走到四里开外一个叫“天地眼”的地方。 这是一个只要是高手都看得出来:那是可以好好干上一场的地方! 本来微雨。雨势渐大。 那杀手站在那儿,看冷血的眼神就象是等待他快快交待遗言。 冷血站在那儿,却似在看雨。 雨势横扫天下,他冷眼看冷雨,连心都是冷的。 杀手刘扭扭拔剑。 剑离鞘,鞘是黑沉沉的,剑白得清亮。 剑光猝映冷血。 强光下,冷血的眼陡绽出两点绿芒,一点也不受影响。 杀手微微一栗,问:“你不是空手吧?” 冷血静了下来。 完全的静了下来。 象一头黑夜里的伏兽。 杀手刘扭扭忽然有一种感觉: ──如果他现在不马上出手,恐怕就不再会有勇气向这少年出手了。 他平生只杀过十六个人。但这十六个人之难杀,恐怕要比杀一千六百个人还甚。这些人全是巨寇大恶,官府朝廷,都不愿再期望能活捉他们来受刑伏法,所以就交给他去“提头来见”。这些人都是极难杀、极不易对付之人──唯其难杀,他越是要杀;对方越强,斗志越炽。 死中求活的活才是痛快,死里求生的生才算过瘾。没料这次遇上一个野兽般的少年人,他竟有些心悸。 所以他立即出手。 真正的杀手和真正的高手都一样,杀人的时候和出手的时候,越快解决越好。 他们身上的装备,也越少越好──足够应付便好了。 刘扭扭一出手,就丢掉了剑──不是剑鞘。 剑鞘才是他的剑! 这一剑直取冷血咽喉,如果是剑,绝对发不出那么巨大的动力,以致剑鞘还远离冷血的咽喉,可是已有一股力道,使冷血的喉核几乎要激裂! 冷血就在这刹那间捡起杀手所扔的剑。 他以对方的剑来挡住对方的剑鞘。 杀手变招。 冷血反攻。 两人交手三招。 忽然杀手一笑。 阴阴一笑。 冷血只觉手心一寒。 他低首一看,只见自己手中所握的剑,竟有一只眼,向自己眨了一眨。 就在这瞬间,杀手已挥剑鞘,斜戳冷血左太阳穴。 突然之间,他也觉自己手心麻了一麻。 他心中一惊,连忙撤招一看,自己手心里竟也有一只眼! ──这只眼居然也对他眨了一眨! 他大吃何止一惊。 这刹那之间,他几乎不敢相信这只手是属于他的! 就在这时,他又觉得脚底一寒。 ──一股寒气似从足心透入,直攻他的五脏。 他俯首竟见地上有一只眼! 怪叫声中,刘扭扭急纵而起,人到半空,已然顿悟: 他刚才欲以“转嫁大法”震摄对手心弦,以俾顺利得手,但显然对方意志力奇高、斗志坚定,把他的“转嫁大法”“转嫁”了过来,所以他让对方看见剑上有眼,但却反而使自己乍见手心有眼、地上有眼! ──小小年纪,定力与斗志何等惊人! 不仅够定够胆、够强够悍,而且出手还够快够准够狠。 因为刘扭扭人在半空,已感觉到剑风已指着他的右耳耳侧。 待他再急落地面时,剑尖已抵着他的人中穴。 刘扭扭情急生智,一张口,用牙咬住了剑尖。 冷血一笑。 他神情一向冷峻,小小年纪,已难得一笑,可是这一笑,却似云开见月,这笑容仿佛把他整个脸容熔化了重新再塑。 他弃剑。 刘扭扭死里逃生,惊魂未定,久久才敢松齿,任由长剑玎然落地。 “……你……为什么……?” “你真的相信用牙齿就可以咬住一柄有力的利剑吗?”冷血低头看他自己的手。他的手坚定、修长、有力,指节突露,“用这种方式,的确需要勇气,我佩服你。” “坦白说,我也不相信能用牙齿咬得住剑,除非使剑的是废人,我知道你只要一运劲就可以在我嘴里刺出个血洞来,可是你没有这样做。”他长叹,“诸葛先生也跟我说过:我未必是你之敌。我就是不信,嘿……” “我只是够胆够定,别的可没赢你。”冷血尊敬的说,“你仍是我的教练,但我需要的是一个师父。” “象你这种人,除了诸葛先生能教你之外,”刘扭扭拾起地上的剑,还入鞘中,掉头而去,“还有谁能教你呢!”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