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高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2078字
大将军脸色一沉,咄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你想我就此放弃,前功尽废么?‘屏风四扇’,我既已用廿七年光阴便练就了别人修习三扇门功力所需的一百八十年修为,这最后一扇,我也一定能更上层楼、自行突破,你少担心。” 于一鞭冷然道:“你自己就不觉察?从不担忧?要是,你也不必私下孪划筹组‘走井法子’了。” 大将军的牙龈突地格的一响。 铁手忽觉双手拳眼一麻。 追命却觉两足脚眼一疼。 然后他们这才发现大将军目中杀气大现。 ──那是一种青色的眼神,散播着绿色的仇恨。 只听大将军阴森森地道:“于一鞭,你好!” 于一鞭满都是皱纹的脸现在更满脸都是皱纹,“大将军,我是好意──” “你还真好心──”大将军又在摩挲他的光可鉴人的前额,仿佛在那儿还可以拍出火花来,“于一鞭,你不老实。” 于一鞭苦笑道:“我只是在说真话──放手吧,大将军,我们都不是些什么伟大的人,但却还是有着伟大的爱,只要你肯付出──” “真伟大,伟大的空话!”大将军盯着于一鞭的脸,仿佛可以透视他的脑,截道,“你是怎么知道我在练‘走井法子’的?” 于一鞭惨笑道:“最近犯在你手里的人,你都喜将之剁切宰割、腌于酱缸里,加上近日这儿蛙鸣如此猖獗,蛙群又有这般不正常的现象,你的脾气又如此火躁,还有全城失踪了那么多的技师与工匠,加上一些其他的蛛丝马迹,我跟你相识已数十载,没理由猜不出来吧!” “你倒关心我。”大将军换上了一副笑脸,更令人不寒而悚,“你岂止与我相识,还十分相知呢!我倒一直小觑你了,高招!高招!高明!高明!” 于一鞭皱脸简直像全打上了褶、纫上了骑缝一般,仍沙涩着语音道:“我不管你怎么想,但你昵近小人而远君子,连以往的精明谨慎也荡然无存了!这是魔功反扑,你还不自知,再不加敛,只怕悔咎莫及了!” 大将军冷笑道:“对,是不够小心,确是差一点就噬脐莫及。” 于一鞭语重心长地道:“你身边就有狼子野心的人,一直在你身旁伺机下手,你却一直不以为意。” 大将军眉骨一耸、眼角一剔,却笑了起来:“这句倒是真话。” 杨奸笑道:“他说的当然就是我了。” 大将军乜着眼道:“你的样子的确像小人。” 杨奸奸奸地笑道:“我名字都叫‘奸’,当然是当奸的了。” 大将军转首向于一鞭道:“可惜我一生人,都喜欢亲小人而远君子。” 于一鞭几乎给气歪了鼻子,只沉重地说:“我知道你怎么想,也知道你现在是怎么想我!大将军,近年来你的朋友已越来越少、而敌人却越来越多了,可知道为什么?” “谢了,我根本不想也不喜欢知道为什么,而且,我也一点儿都不认为我的朋友少了──我的名声权势一天比一天壮大,可曾看过势力日壮的人身边会日益没有战友的?我更一丁点儿不当我敌人多是件坏事:像我这样的人,自然树大招风,这正是我势力扩张的反证!”
他笑哈哈地拍着杨奸的肩,笑道:“有人在离间我们。” 杨奸也哈哈笑道:“看来,你我都中计了。” 铁手和追命都为杨奸捏一把汗。 他们都不知道大将军会不会猝然发动、忽下杀手。 而偏生大将军这个人又在什么时候和什么情形下对什么人都可以猝下毒手的人。 ──这种人不但可怕,简直是防不胜防。 他们可不愿见杨奸像温辣子、温吐克一样,血洒当堂。 他们可都提心吊胆。 他们都心里佩服: ──杨奸居然还笑得出来! 杨奸其实是笑在脸上,苦在心里。 ──温小便、温吐马、温情他们都没有反叛大将军。 他故意误传了这个消息,先行缓一缓局势,让大将军对温辣子和温吐克生疑,也许就可暂缓一步对付铁手追命。 不意大将军一上来就下了杀手。 一下子就杀了两人。 ──就像早有预谋。 杀掉两个在两广素有盛名的温氏好手,尚且脸不改容,何况是对付自己。 可是他又不敢逃。 ──逃得掉吗?如果大将军已准备下手,一逃反而不打自招、自绝活路! 只听大将军冷笑道:“好计,好计!” 杨奸也干笑道:“妙计!妙计!” 大将军笑容一凝。 全场的呼息似都给凝结住了。 大将军偏着光额去问于一鞭:“你还有什么绝计?” 于一鞭的眉心蹙出了一支深刻的悬针纹:“你不相信我的活?” 大将军豪笑起来。 笑若夜枭。 他大力地拍着杨奸的肩膊道:“你们休想离间他和我!你可知道他是我的什么人?他可是我的义弟,也救过我命──当然,我也救过他的性命!我们既然有过命的交情,你们要挑拨离间,那也枉然了!谁说我凌落石没有朋友?谁说我不讲义气?!杨奸就是我的朋友,他跟我便是义气之交!” 于一鞭摇摇首,深吸一口气,“看来,你是不相信我的话了?” 大将军厉瞪着他,清晰粗重地说:“要我还相信你,除非你先替我宰了这两个狗腿子!” “好!”于一鞭终于毅然免不了忍不住抽出了他的鞭,“既然你横的竖的都不相信我,我杀了铁手追命你也决不会放过我,我这儿就先跟你决一死战吧!” 他竟要与凌落石大将军决战! 稿于一九九一年九月六日:马来亚大学主讲“一时能狂便算狂──写作的要害与要诀”。 校于一九九一年九月七日:与耀德受邀于“南洋商报”主讲“廿世纪华文文学的趋势与辩证。” 再校于一九九一年十月廿一日:温、梁、何、忠、罗五人赴台,出席“当代台湾通俗文学研讨会”及“中国文化发展座谈会”。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