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绝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2156字
这次,大将军和于一鞭,一齐异口同声地道:“……怎么──?!” 追命道:“冷血陪小刀、小骨等候将军夫人,铁手师兄闯朝天山庄接凌夫人,我呢?我不能光闲着领闲俸,总有些事可干呀!” 铁手这回接道:“我们都只是幌子。三师弟一向深谙人情世故,洞悉世事变异,所以前来劝于将军弃暗投明之前,先把令公子、千金接来帐营,以策万全。” 于一鞭倒抽了一口凉气:“……如果我不是对付大将军,他们岂不是也给你们当人质了?” 追命笑道:“非也。” 于一鞭的左右手招九积适时知机地道:“于将军跟崔三爷一上落山矶,这位马兄和寇兄便把大公子、二千金带入帐里来了。” 追命补充道:“无论咱们谈成或败,我觉得把这两位无辜的孩子送回这儿较妥当。反正,要是你顽冥不灵,偏要为大将军效死,那么,日后大可把他们再送入虎口里去。” 于投一听,已大叫:“不要,不要,我不要回山庄。” 于玲还哭了起来,她毕竟比较年幼。 于一鞭本也想把两个孩子接回来多时了,他的夫人张满枝也央他多次,他不欲大将军生疑迁怒,便一直把事情压了下来,张氏也是宋红男的手帕交,曾找过大将军夫人想办法,凌夫人也跟她丈夫处探问过了,大将军只冷沉地说:“他们不在这里拿啥牵制那芋头?你少插手这种无聊事!”便把宋红男叱退了。 而今竟能把两个孩子接了回来,无论如何,是免去了后顾之忧,心中对追命大是感激,一时不知说什么是好。 追命笑道:“我这样做,不是要你感激我,而是希望你不管是对付我们还是大将军,都可放手一战,这样比较公平。” 他指向马尔、寂梁道:“这两位对‘朝天山庄’路熟,知道二位公子、千金给禁锢在哪里,要不是他们引路、引走守卫,我还真办不了此事,都是他俩的功劳!” 马尔谦辞道:“我们只能做些跑腿的事儿,要不是崔捕头的轻功,谁能挟着两个人来去如飞?” 寇梁则道:“要不是铁捕爷先到马房捣乱一番,大战温氏三杰,吸住他们的注意力,我们两个早给人逮下了!” 大将军听得冷哼一声,额角发出铁锈似的微芒来。 于一鞭忽然向追命道:“我跟凌落石一战,败多胜少。我跟他相交廿五载,对他的武功,自是清楚得很。他的‘将军令’我的‘至宝三鞭’还抵得住。我若是败,必败在绝招‘屏风大法’下。可是我万一侥幸得胜了,如果决斗地点不设在这儿,我也奈不了他的何。” 追命、铁手不禁问道:“为什么?” 于一鞭道:“因为他还有奇招。” 铁手道:“奇招?” 追命问:“什么奇招?” “走井法子。” 于一鞭沉声、正色、凝重地道。 “走井法子?!” 铁手追命都不解。 ──那是什么意思? ──人名?地名?还是一个特殊的阵法? “大将军一生里有三种绝招,跟他交手的人,不可不知道。”
于一鞭说话的时候,视线没有离开过大将军。 因为大将军随时可以动手。 ──一动手,他就说不下去了。 像大将军那样的对手,只怕谁也不能一面跟他交手,一面还能谈吐无碍。 谁也不能。 ──就算是诸葛先生亲至也只怕不能。 可是大将军却似没有马上动手的意思,反而说了一句:“我一生岂止三种绝招而已──”说到这里,遂想起什么似的,又补充了一句,“──何况,我这一生人过了一半多一点点罢了!” ──以他那样的年纪,居然只认为自己只不过“一生人的一半多一点点”而已,斗志力也不可谓不旺盛了。 于一鞭只好道:“你一向变化多端,高深莫测,‘绝招”当然不止于三种,我这是指你在武学上的‘绝招’,而且,还是要练到了前人所无,独步天下才能作数。” 大将军冷笑道:“你指的当然是:‘将军令’、‘屏风大法’和‘走井法子’了!” 原来他自己也听出兴味来了。 ──主要是因为:真正的高手,定必是寂寞的,他们身在高处,难得听到剀切的批评。尤其这是敌人:而且这敌人还是多年战友的评语。是以大将军倒是乐得要在杀掉这个心腹大患之前,听听他对自己最得意的几门绝艺有什么看法。 大将军虽然是大将军,但他也一样好奇。 他就算十分自私,但也会对自己好奇。 “‘将军令’是你的杀手锏。当今之世,大概没有一样兵器比你的手更厉烈;就算有、也决比不上你方便,因为那是你自已的手。” “‘屏风大法’是你修习的气功,这原本是‘九五神君’宋拜石的绝门武功,但却不知如何落在你手上,而且还给你练成了,而且还练到了第三扇的境地。在内力上,当世能跟你匹比的,大概不出六七人吧,招式高明,再加上内力修为如此精纯,这也是我所不如的。” “‘走井大法’却是你开溜的方式。武功、才智再高的人,也有给打败的一日。你修得这种奇门功法,只要有井,只要有水,便休想困得住你。而且,这逃遁的方式却是最绝的反击之法。本来,陆上的老虎,到水里也得成为死虎,可你却成了水虎,加倍厉害!单止这份武学上的成就,旁人就该为你作传,如果你用于造福天下,必能流名千古流芳百代。试想:你外功、内力和退路都齐备了,加上有智谋、有权势、座下更有高手如云,举世江湖,谁能惹得起你?” 于一鞭在与大将军开战之前,居然说了那么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的话,连大将军都甚觉诧异。 但他都听得很舒服。 ──当然了,有人(而且还是高手,并且更是敌人)这样猛夸自己,哪有听了不开心的! (唔,对了,该着人为我写一部传,让我可以留名万世,书名就叫……对,就《水虎传》吧!) 于一鞭接着却道:“可惜……” 并没有马上说下去。 大将军打从心里发出了一声怒吼: “可惜个什么?!”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