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接招

作者温瑞安 全文字数 1138字
可是追命一直不肯接他的招。 追命蹑空而起,倏左倏右,忽上忽下,时高时低,闪腾晃动,只要大将军有一个哪怕是小小的微微的一闪而过稍纵即逝的疏失,他都会立时发出攻袭。 以脚。 但他就是不肯硬接大将军的“将军令”。 他一面还笑说:“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 他一面纵腾飞跃,一面还喝着酒。 酒喝得很不少。 整葫芦酒差不多喝了一大半。 这样喝酒法,很令铁手担心。 ──追命的酒量,这样的葫芦,喝个十七八只也醉不了他。 反而,醉意愈浓,追命就愈能打。 酒气愈盛,他也斗志愈盛。 问题是:追命外表看似那么轻松,却喝了那么多的酒,也就是显示出:这实在是一场苦斗。 恶斗! ──铁手跟追命有多年的多次共同作战的经验:没有多少所谓大敌强敌,能使追命喝上三几口酒的! 眼前的敌人,自是非同小可! 大将军的身法不如他快。 追命在空中笑道:“凌将军,你也许喝一点酒助助兴呢?怎么这般轻功不灵?难道是害风湿痛不成?” 大将军好像也不大够气。 追命在翻腾时笑曰:“大将军,你给色淘虚了身子吧?怎么这样上气不接下气的?” 大将军出手也不够奇。 追命一面闪过攻击,一面嬉笑打趣:“将军,这招没什么新意吧?” 大将军的招式也不够好。 追命趁隙飞足急蹴,说,“这招不错,却还是有破绽的……” 之后他就没了声音。 因为说不出来了。 ──跟大将军这种高手交手,谁还能一直讲话如常?
谁?谁能? 谁也不能。 因为大将军在招式上看的所有的弱点,或在武功上一切的缺失,例如:不够气,不够快,不够好,不够急──在他充沛的“屏风大法’和“将军令”下,全成了优点和绝招! 这才是凌落石武功最可怕之处! ──“屏风四扇门”的内力,大将军已举起了第一扇的功力。 第一扇的内功,已足可把在招式上的一切缺陷,全成了长处。 他已没有了弱点。 失去了破绽。 这样的武功,你怎能取胜? 这样的人,又如何击败? 可是,人生里总有些时候,要打些明知打不赢的仗、斗些斗不过的人、做些做不来的事,只要这样做是有意义的,这才过瘾,已不必管是成或败。 追命始终不接招。 他仗着灵巧急速的身法,一觅着破绽,即行抢攻。 一击即收。 终于踢中。 他不是“得手”。 而是“得脚”。 他以脚为兵器。 而且踢中还不止一次。 可是没有用。 可惜没有用。 踢中对手之际,大将军的确是震了,可是震了一震之后,力道已然卸去,对方仍若无其事。 可是追命要冒了很大的险,才能击中一招。 他不能给大将军击中。 他知道后果。 因为于一鞭这时候不知正向谁说了一句:“这是扇风大法的第一扇门。他已没有了死门,但只要中他一着,谁都只有成了死人。” 追命不死心。 他突然一张口,一口酒狂喷速溅,射酒在大将军脸上。 他就在这时发动了全面的攻击。 全力的一击。 他双足飞蹴: 左踢额, 右取心房!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