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五章 他会脚踏七彩祥云而来

我老婆是重生大BOSS 205 作者奈何笑忘川 全文字数 4133字
此时阴婉华屋内一片狼藉。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田在中面色阴沉地看着自己翻出来的东西自言自语道:“果然与我所料不差,他们是一伙的!他们真正要对付的是中立派!” 不行!我要赶快告知他们! “田长老,你要告知谁?”一道隐含笑意的悦耳女声响起。 田在中缓缓转身:“你居然没去大殿。” “呵,我们早就注意到你了。原本还打算把你发展成我们的人,可没想到,你是个二五仔。”阴婉华笑道。 她有一头长发及腰的乌黑秀发,穿着一身紫金色的丝制华服,一张娇俏的鹅蛋脸上满是笑意。 “就凭你可拦不住我。”田在中左右看了看,说道:“还有几个人,都叫出来吧。” 玄天宗内设置有护宗阵法,从外面是强攻不进来的。先天以下的武者在此地亦会被压制修为,先天之后到是没有此隐患,只是自身先天高手的气息散发不出去罢了。 “既然田长老如此说了,那大家都出来吧。”阴婉华掩嘴轻笑。 她身后缓缓走进四位先天长老。 “看来你们今天便要发难了。”田在中扫了一眼几人,平静道。 他已经明白了,自己大概是走不了啦。 不过无所谓,他能活到现在本就是意外,能活这么久他已经很满足了。 唯一可惜的地方,是不能把情报传出去。 “田长老,若你配合,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的。”阴婉华柔声道:“田长老是为谁做事?” “哈,大家都不蠢,你又何必惺惺作态。”田在中咧嘴一笑:“难道我说出来你就会放过我不成?” “既如此......”阴婉华一挥素手:“那便送田长老上路吧。” 田在中闭上了双眼。 【师兄,对不起。我没能完成任务......】 “阿弥陀佛。师弟,我来了。”一道和蔼的声音响起。 田在中蓦地睁开双眼,嘴唇颤抖道:“师......师兄......你怎么来了......” “阿弥陀佛......我的傻师弟呀,你出寺二十年是不是过糊涂啦?”玄空方丈笑道:“咱们少林什么时候放弃过自己的同门呐?” “不是,我是说,你们怎么知道我在这儿?”田在中迷茫道。 没道理呀,玄成师弟应该不知此事,难道除自己之外玄天宗内还有第三个寺内的桩子? “这还要多亏了吴少侠。”玄空方丈笑道:“昨夜我们与吴少侠讨论,他突然想到了当初在苗疆之时叶宗主对他的暗示。所以我们猜测玄天宗反对派实际上是叶宗主的人,他们的目的其实是铲除中立派。” 没错,吴穷想到的那句话就是叶姐姐临走前对他说的“曾经有个人也对我说过同样的话,但是他没来”! 叶姐姐这是暗示他曾经发生过的事情还要再次发生! 可那时候并未有反对派的存在,那么逼迫她做选择的人是谁呢?除去反对派之外,当然就是一直在观望的中立派啦! 当然这只是猜测,真正让他们确定此事还是因为李子成连夜前来告知他们于明之所说的话。 “敢问阁下是哪座寺庙的大师?”阴婉华小心翼翼问道。 千万别是少林寺......不然,今日玄天宗有难! 虽察觉不出对方的深浅,但面前这个面相年轻的和尚只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里,自己就浑身汗毛倒竖,好似被什么史前凶兽盯住一般,丝毫不得动弹! 这说明,对方绝对是“道法自然境”的绝世高手! “阿弥陀佛,贫僧少林玄空,诸位,有礼了。”玄空方丈双手合十,微微躬身念了一声佛号。 “天榜第六,少林方丈玄空......”阴婉华的俏脸因恐惧而显得有些扭曲。 她长剑出鞘,一剑刺向玄空! “快回殿内告知风长老!少林寺的人来了!” “哈。”玄空方丈微微摇头,缓缓伸出右手在空中划过一道玄妙的弧度,好巧不巧的抓在阴婉华秀丽的脖颈上。 他微微用力。 咔嚓! 阴婉华臻首向后仰去,最终后脑勺贴在了后背之上。 原来她已被捏断了脖子。 田在中微微咽了口唾沫,小心翼翼地问面容依旧慈祥的玄空方丈:“师兄,咱们不追吗?” 嘭!嘭!嘭! 玄空方丈还未回答,其余跑掉的玄天宗先天长老们已如破布一般被人丢了回来。 玄机玄化等几位大师走了进来,玄机问道:“师兄,咱们现在做什么?” 玄空方丈和蔼笑道:“吴少侠喜欢人前显圣,咱们当然要去给他壮壮声势了。走,去大殿。” ......... 与此同时,大殿内。 玄天宗一众人等正静静等待着。 “他们不会来了。”蓦地,李剑诗开口道。 “少宗主这话是什么意思?”一位长老问道。 “师叔,诗儿的意思是,死人,当然不会来了。”李剑诗平淡回道。 那长老皱眉:“你派人杀了他们?” “不错。”李剑诗淡然道:“本宗坐落于大周境内,你们想勾结秦国,岂不是自绝于天下?诗儿只是帮你们收尾罢了。” “不错,诗儿长大了,越来越像个宗主啦。”那长老抚掌笑道。 “诗儿坏了厉长老的事,厉长老不怪罪诗儿?”李剑诗眯起了眼睛。
情况不太对。 那位厉长老笑道:“秦国狼子野心,本宗与他们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杀得好,杀得好啊!” 他转头看向李子成问道:“对了李长老,于长老人呢?” “老于尚有要事处理,今日便不来了。”李子成冷淡道。 “诶~这怎么能不来呢?不过无妨,老夫已派人把他请来了。”厉长老拍拍手,有弟子推出一辆木制轮椅,上面坐着的正是于明之。 “厉若空!你要做什么!”李子成咬牙道。 “没什么,只是宗内有人勾结西域,图谋不轨罢了。”厉若空混不在意他的态度:“可惜那狼崽子没来,让老夫的布置落空了。不过无妨,跑了大鱼好歹抓到几只小虾米。” “那几人已经招了,是宗内某位长老招他们来的。”厉若空一双满含笑意的眼睛在于李二人身上来回游荡:“这人就在二位中间,只是......不知道是哪一位了。” 于明之长叹一声,对李子成笑笑,开口道:“是......” “是我。”李子成抢先道:“我们反对派不是你们对手,是我找他们来的。” “子成,你!”于明之大急,他挣扎着便要起身,却被几名弟子按了回去。 “李长老,宗内的规矩你是明白的吧。”厉若空似笑非笑道。 “不用说了,我明白的,来吧。”李子成缓缓道。 “好!”厉若空猛然欺身上前,一掌印上李子成腹部! “呃......”李子成痛苦跪地,他一身功力已尽数被废。 “暂且废了你的功力,稍后再加处置。”厉若空混不在意地取出手帕擦了擦手,尔后随手丢到李子成身上。 “那宗主,咱们继续?”他问道。 叶雨惜懒散道:“我说不行你会听我的吗。” “宗主说笑了,那咱们就继续了。”厉若空笑笑,回头看向李剑诗。 “诗儿,你身为少宗主,怎可与魔门跟朝廷不清不楚? 还有那吴穷,他身份不清不楚的,说不定便是对宗内有所图谋才接近你。 为了宗门考虑,你以后不要再与他纠缠了。” 李剑诗缓缓开口:“我若说不呢?” “那就要留下你自宗内所得到的一切了。”厉若空老神在在:“老夫倒想知道,若是失去一切,那吴穷是否还看得上你。” “师父......”李剑诗看向叶雨惜,却发现自己的师父怔怔地看着大殿顶端的房梁,有一口没一口的喝着酒。 “我知晓了。”她缓缓闭上双眸,脑中回荡的是两世以来师门的殷殷教导,一身气势亦随着她的回忆节节攀升,直到......步入先天。 终于,她睁开了双眼。 “看来你已做出了选择。”厉若空赞许道:“可喜可贺,未来我玄天宗又要出一位绝世强者了。 至于男子......我玄天宗内英才无数,自有比那吴穷好的。” 十七岁的先天,这世上几乎可以说是前无来者了。如此,怎能不把她抓在掌心? 叶雨惜闭上了美眸,她内心中微微叹息。 【诗儿,你也走上了我的老路啊......】 “不错,诗儿已做出了选择。”李剑诗平静道:“宗门对我恩重如山,我自当回馈师门。” “可是啊......穷哥哥对我来说,比宗门更加重要。” 叶雨惜蓦地睁开双眸,不敢置信地看着台阶下平静的少女。 难道说...... 宫装少女一身到达先天境界仍在攀升的修为蓦地一顿,掉回了“天人合一境”。 “原来我一直都想错了。” 她的修为继续跌落,已掉到“后天大圆满”了。 “我原以为自己会选择师门。可是......” 开窍境。 “我原本就是为了穷哥哥才会努力向上爬的啊......” 凝脉境。 “但师门从小栽培我,我不能对不起师门。所以......” 锻体境。 “我自宗内得到的一切,全都...... 还给你们!” 她一把将“太玄”甩出插入青石地面,转身离开。 此时,她已是一个毫无修为的普通十七岁少女了。 大殿外数千弟子层层围拢。 李剑诗冷喝一声:“滚开!” 众弟子沉默已对,尔后,默默地让开了一条通路。 她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一路上亦无人阻拦。直到...... 广场门口。 “站住!”厉若空喝道,他站在大殿门口,厉声道:“你还有一样东西是宗门赐予你的,也一并交出来吧!” 李剑诗不理不睬,仍旧头也不回地向前。 “要不是宗主把你捡回来,你早就死了!把你的命也留下吧!”厉若空高喝道:“众弟子,出剑!” 锃! 数千柄长剑出鞘飞上天空,化作遮天蔽日的黑芒射向前方柔弱的少女! “呵。”李剑诗闭上双眼,喃喃道:“苏慕白,是你赢了。” “师父说穷哥哥会脚踏七彩祥云来接我,原来都是骗人的......” “脚踏七彩祥云这个实在做不到。”一声轻笑在耳边响起:“不过来接你嘛,这个到是真的。” 宫装少女蓦地睁大美眸! 视线中,一道青衫仗剑的身影正站在自己面前,他气质绝伦、容颜绝世的脸上还挂着淡淡的微笑。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