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四节 最终……却变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人

我要做门阀 724 作者要离刺荆轲 全文字数 3084字
随着时间流逝,及至申时,原本笼罩天空的乌云,渐渐散去,阳光穿透了云层,将温暖带回人间。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此时,演武场中,数百名从新丰各乡亭选拔和考察后征调来的官吏,排着队伍,在胡建、常远等人的率领下,踏着整齐的步伐,列着纵队,踢着正步,走入演武场中。 数百人,近乎如臂指使一般,宛如一人。 而他们集体踢出来的正步,更是威风凛凛,气象万千。 引得无数军功贵族,纷纷瞩目。 “这新丰的官吏,也未免太生猛了吧?”司马安等人,目光灼灼,又是惊喜,又是担忧。 喜的是,这些官吏还未真正成军,就已经如同军人一般,训练有素,威势赫然。 尤其是这踏步的声音与沉默但充满了秩序的阵列。 让人望之胆寒。 自秦以来,诸夏军队,就已经从混乱无序,走向了纪律为王。 秦代的虎狼之师,甚至连什么样级别的军人,吃什么东西?穿什么材质的军服,乃至于住什么样的军帐,都是事无巨细,罗列的清楚。 汉承秦制,自也继承了很多秦军的规矩。 至今,汉军精锐之中,各级将士的待遇分野,依然清晰无比。 新兵与老兵,卫戍兵与野战兵,地位、待遇、军饷、吃食,都是截然不同。 故而,汉军与秦军一般,迷恋秩序为王,以为整齐就是美,纪律就是好。 似飞将军李广那样的将军,只是特例和异类。 如今,看着新丰的这些官吏们,踢着正步,队列整齐。 便连一直不屑的人,也都不得不正眼相待。 军中就是如此! 实力称雄,谁强谁大佬,弱小别bb! 当初条候周亚夫建细柳营,长平侯卫青建羽林卫,冠军侯霍去病编练骠姚校尉。 都是力压天下,镇压南北两军。 无数名宿,无数战功赫赫的精锐,纷纷俯首。 “只是样子货罢了……”曲封见着,嘴上虽然倔强,但心里面已经是动摇了。 连从乡亭抽调来的官吏,也能如此秩序井然,还能踏出这样威武的脚步。 这已经是强兵的种子了! 须知,这世界的军队,漂亮就是正义,威势就是战斗力! 便是匈奴和西域的夷狄,也是如此。 衣衫褴褛,队列散乱的骑兵,十万骑也是牛羊,三千精骑就能追亡逐北。 甲胄鲜明,队列整齐,威风凛凛的才是强军,才能让人高看一眼。 也正是因此,汉匈战争中,双方都用过以老弱为诱饵,诱使对方主力深入腹心险地,然后聚而歼之的记录。 赵破奴全军覆没,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 “立正!”作为军正,胡建穿戴着甲胄,在走队伍的最前列。 当他走到演武场的正中时,猛地从腰间拔出佩剑,大喝一时,将佩剑举起来,端在手臂前,与额平齐。 “立正!”在他身后,带着队列的常远等人,也立刻拔出佩剑,发出命令。 整个队列,瞬间就原地停滞,所有人都拔出佩剑,如胡建等人一般,直视前方。 胡建转过身子,看向自己面前的这些官吏。 新丰的官吏,与别处官吏最大的不同,便是在这纪律和训练上了。 公考士子们,将他们的军训内容,教给了他们所到之地的每一个人。 而那些没有接受过军训的官吏,身处在这个集体中,不会踢正步,不懂列队,不知道做俯卧撑和深蹲、跑步的,就是异类。 就像旁处的官员,若是不受贿,不徇私,就是异类一般。 而异类,很难生存。 因为人类是社会动物,需要社交才能存活。 而社会动物,最大的特征,就是趋同。 也就是所谓的白沙在泥中,与之俱黑。 如今,新丰官场,风气就是这样。 不懂公考士子们的兴趣爱好,就难以合群,而不知政务,不懂农事的,则无法晋升。 若是不赞同大复仇,不喜欢大一统,不去想如何‘建小康’的,更是会被直接排斥、孤立。
许多的古文学派的人,就是这样被挤走了。 而留下来的,不管之前是何形态,现在都已经被同化了。 变成了一个让外人诧异,令很多儒生惊惧的存在。 在新丰,诗赋的风气,近乎于无。 哪怕是从前做的一手好诗赋的太学生们,如今也收敛起了文采,放下笔墨,拿起了刀剑和犁辕。 想那太学王吉,从前何等潇洒,堪称风流人物,行必正装,言必孔曰。 现在却是能蹲在泥坑里和农夫说话,也能提着酒壶与商贾交心。 嘴中虽然已经不离孔子、春秋,但脑子里每天想的却是土地、产出、税赋、人口与建设。 还有龚遂、解延年,从前何等人物? 可谓衣冠飘飘,风流人物! 但现在,却每日与算盘为伍,常常顶着一双熊猫眼,在堆积如山的账册里,日以继夜的计算着。 好不容易有了闲暇,却没有去吟诗作赋。 反而换上了劲装,去和同僚一起打撞球,经常撞的浑身淤青,却是满脸笑容。 想到这里,胡建就不由得抬起头,看向那观礼席上,坐在长孙殿下之侧的那人。 他知道,这一切的源头,都在那位侍中官身上。 他塑造了新丰的风气,打造了新丰的制度,更特意将事情向这个方向发展。 胡建很清楚,照这样发展下去,不出一年,新丰的躯体上,有一个幽灵,就要借尸还魂。 名为军国,称作耕战的幽灵! 哪怕是现在,这个幽灵也在跃跃欲试,想要破出封印了。 而这…… 正是胡建,与他的师长,梦寐以求的! 想到这里,胡建就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面朝观礼席上的刘进,单膝下跪,高声道:“末将胡建,拜见长孙殿下!” “奉殿下之令,末将从新丰考察有力之吏,凡二百一十五人……” “新丰乡亭,以射术考核,又荐勇武之士一百七十八人……” “合为四百零三人!” “今已皆至,请殿下检阅、训示!” 在胡建身后,整整四百零三名官吏,纷纷持剑而拜,口称:“末将等受陛下隆恩,殿下知遇简拔之义,此身心许社稷,唯愿为殿下牛马走,纵使贱躯以填沟壑,即使刀山火海,亦是一往无前,死不旋踵!” 四百零三人,齐声而拜,声闻十余里,震惊内外。 观礼席上,许多博士身边的弟子门人,都是惊惧不已,满脸震怖,不可思议的看着这一切。 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有大恐怖、大震怖,就在眼前。 灵魂深处的恐惧,袭上心头。 这一刻,他们回忆起了,百五十年前的灾难。 一个名曰秦的大魔王! 那时候,儒生就如猪狗。 那时候,儒家的道理,就像废纸。 那时候,儒门的理想、抱负和主张,就像废话。 儒家先贤,多次入秦。 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去死! 便是荀子,以大智慧、大毅力和大勇气,改革儒学,引入法家主张,提倡法今王,以贴近秦政秦法。 得来的,却一直是白眼。 秦人宁愿拥抱吕不韦的杂家学说,也对儒家的道德礼法弃之如敝履。 而今日…… 眼前的这些官吏,虽然不乏儒生,甚至不缺儒门精英。 但他们的气质,他们的气势,他们表现出来的侵略性和作风。 却怎么看都像是那个大魔王的模样。 许多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特别是董越身边跟着的几个门徒,都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在心里想着:“难道……吾等儒生,吾辈的最终样子,就是如此……” “花费百五十年的努力,却活成了自己曾经最厌恶的人?” 至于其他人,就更是不堪了。 错非,他们的老师,那些巨头们,还没有发话,恐怕此刻,他们就已经乱成一锅粥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