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三十六章:谁干的

无敌战斗力系统 1036 作者不敢打游戏 全文字数 2270字
??“宁大人,奴婢不知天高地厚,冲撞了您,特此请罪!请您大人大量,恕我罪责!” 砰! 这句话刚落,若梦儿就又听到物体碰撞的声音。 周而复始。 每喊一句话后,就听到碰撞的声音。 “这怎么回事?” 若梦儿有些搞不清状况,她刚刚离开的时候,还是一片安静,现在怎么这样了? “宁大人?” “难道她说的是宁大哥?” 若梦儿虽然还没有看到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但却也猜到了这女子口中的宁大人,恐怕就是她心中的宁大哥,宁天林。 “让让。” “让让。” 若梦儿也没有多做考虑,就将前方的人推了推,想要进去,她不能跟这些人一样,呆在这里看闲事了,因为她必须找到宁天林。 若再耽误些时间,恐怕宁天林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到时候,专业都被那些人分完了,自己可就真的进不了武道一脉了。 而且,若是有什么变故的话,那大汉将自己的玉镯子交给别人或者转移,自己就真的很难找到了。 “哎呦,你踩住我的脚了。” 若梦儿不小心踩住了一个人的脚,惹得对方叫喊一声。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若梦儿连忙道歉,真的是太挤了,她没有注意到。 “道歉有用?我也踩你一脚试试?”谁知对方并不领情,出口讽刺。这时候,若梦儿也没有再说话,跟这种人,是讲不清什么理的。 “挤什么挤!要死啊!再外面不能看啊!”又是一人骂道。 “你妹,谁在挤啊?看老子弄不死他!”又是一人发横。 但若梦儿装作听不到这些大骂,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挤去,也幸好那些人只是嘴中发发牢骚,没有真的动手,若不然,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应付。 足足过了多半个小时,不到一百米的距离,才被她给硬生生的挤完。 而到了最前方,视野一下子变得宽敞起来,若梦儿只见一个身穿绿色宫装的俏丽女子,跪在地上,一边开口喊话求饶,一边重重的将额头撞在地上。 只不过对方背对着她,一时她也看不清对方的长相。但单从身材来讲,对方完全可以用妖娆婀娜来形容,就是她自己都是无比羡慕。 心中虽然疑惑,但却也知道这里不能多呆,直接走出人群,往前走去。 “咦?” “她是谁?” “她怎么敢进去?” “她不想活了?” 很多人都注意到了若梦儿的走出,一边惊讶,一边心中疑惑这女子是谁?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她要干什么?难道也是竹林宫的人,要将她们的宫主扶起? 而一些刚才还骂骂咧咧,嚷嚷着谁挤揍谁的,此刻却都庆幸刚才没有真的动手。不管这女子到底是谁,但敢在这个时候站出来,就绝对是他们惹不起的。 “嗒!” “嗒!” “嗒!” 若梦儿并没有走的飞快,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很缓慢的走着,她甚至在走到竹宫馨的时候,放慢了一丝脚步,犹豫着,要不要上前,将跪在地上的女子扶起来。
因为看着对方这么无助的背影,她想起了自己,一路走来,她也总是这么的无助。 若不是宁大哥帮忙,她此刻恐怕已经化为了宇宙的一份尘埃,死的不能再死。 但最终,她还是忍住,没有动手将其扶起,因为她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是不是这女子,真的做了什么坏事得罪了宁大哥。 若真有的话,她却是不愿意帮忙的。 因为在她心中,宁天林是好人,一直无私的帮她,让她都无比感动。 她也注意到了众人的目光和指指点点,但也没有在意,走到山谷边沿的时候,一跃而下,朝着里面飞去。 “嘶!” “她竟然是来找宁天林的!” “她竟然和宁天林认识!” “幸亏刚才没有动手,若不然,恐怕现在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看到若梦儿直接飞向山谷,一些人都是在心中松了口气,幸亏刚才没有动手,若不然,等会要是她找宁天林高上一状,恐怕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宁天林,可是完全自己惹不起的人啊! 而跪在地上的竹宫馨,并没有丝毫停顿,也彷若没有看不见若梦儿似的,仍是一边高喊着赎罪,一边诚心叩头。 她不会将想法放在别人身上,更不会放在一个女人身上,因为九目大人刚刚对她说过,一切的源头,都在宁天林身上! 是生是死,完全取决于他的态度! 而对宁天林这种身份的人,连九目大人都要巴结恭敬,一个女子,怎会改变他的态度。到了对方这个地步,早就心如磐石,哪会将一个女人放在心上。 九目大人不就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么。他合适在乎过一个女人。 。。。。。。 山谷中。 “你来了?”宁天林看到若梦儿进来,放下手中事情,笑问道,“怎么样?入学手续都办妥了?”他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有多难,走个过场,领领入学东西的事情罢了。 只是当他注意到若梦儿脸颊上泪水干涸后留下的印记时候,不由一愣,随后更是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很明显,对方哭过。 甚至细细看去的话,她的嘴角,还有血丝干涸留下的结痂。 而对宁天林这种身份的人,连九目大人都要巴结恭敬,一个女子,怎会改变他的态度。到了对方这个地步,早就心如磐石,哪会将一个女人放在心上。 九目大人不就一个很明显的例子么。他合适在乎过一个女人。 。。。。。。 山谷中。 “你来了?”宁天林看到若梦儿进来,放下手中事情,笑问道,“怎么样?入学手续都办妥了?”他并没有想过这种事情有多难,走个过场,领领入学东西的事情罢了。 只是当他注意到若梦儿脸颊上泪水干涸后留下的印记时候,不由一愣,随后更是眉头一皱,问道,“怎么回事?” 他不是什么都不懂的人,很明显,对方哭过。 甚至细细看去的话,她的嘴角,还有血丝干涸留下的结痂。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