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六层混元劲

作者苍天白鹤 全文字数 3396字
混元劲,金系主修内劲功法。 这是贺一鸣开始修炼内劲秘籍之后所接触的第一个功法,也是在昨天以前苦修了整整八年的内劲功法。 最后的四年中,贺一鸣曾经无数次的想到了突破第五层极限,进阶第六层的场景。 他对于第六层的内劲运行线路已经是深深的铭刻到了骨子里,那是一种刻骨铭心般的执拗,也是一种不到黄河不死心,到了黄河心不死的坚持。 如果不是长辈们的决定和三哥的一片苦心,他是绝对不可能改修其余功法的。 不过,虽然他在波纹功之上取得了不可思议的成就,但是相比之下,混元劲才是与他血肉相连,无可分割的主修功法。 当贺一鸣的精神进入了某种奇妙的境界之时,体内的功法就立即恢复到了多年的混元劲之上,并且自然而然的进入到了第六层。这一切就像是水到渠成般,没有一丝一毫的阻碍,似乎贺一鸣的混元劲本来就是在第六层似的。 双目半闭半开的贺一鸣突地张开了双目,他的眼中暴射出一缕仿佛是洞彻天地般的精光闪闪发亮。 他不假思索的跃起,在半空中转身,一只手豁然击出,全身的内劲在这一刻提聚到了极点,将他的精气神在瞬间都推到了最为巅峰的状态。 他的前进的那个方向突地爆发出了一道凶残的叫声,但是在这道叫声中却蕴含着一丝恐惧和怯弱。 二米多高的狐熊张开了大嘴,也是举起了蒲扇般的熊掌拍了过来。 “砰……” 与刚才那仿佛是无声无息的较量不同,这一次却是爆发出了巨大的响声。 狐熊硕大的身躯被强大的力量抛了起来,在空中打了一个滚之后狼狈的摔倒了树丛间的灌木群中,就连身上的熊毛都被扯落了不少。但是,这只狐熊一旦落地,就立即是飞快的跳了起来,并且朝着距离贺一鸣相反的方向没命般的逃窜着。 那个速度之快,绝对让人无法与它那庞大的身躯联想到一起。 转瞬间,这只狐熊就已经深入了大山之中,再也不见踪迹了。 贺一鸣站在了原地,他缓缓的收回了自己的手掌,难以置信的看着这肿了一圈的手臂,然而他象是丝毫也不觉得疼痛似的,脸上带着惊喜交集的到了极点的神色。 就在刚才发出那前所未有强大的一掌之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自己使用的并不是六层的波纹功,而是他修炼了整整八年的混元劲。 当发觉到自己体内的功法突然改变之时,贺一鸣的心中暗叫不好,混元劲虽然是攻击力最为强悍的金系功法,但是五层和六层之间的巨大差距,却让他失去了伤敌的信心。但是,就在那电光火石之间,狐熊就已经被震飞了出去,而且看它拼命逃窜的模样和那有些瘸脚的动作,说明它此刻肯定是受了伤,而且还不太轻。 霎那间,贺一鸣立即明白了,他使用的混元劲并不是第五层,而是完全拥有第六层力量的金系功法。 他竟然在不知不觉中,连混元劲的第五层都突破了。 这可是混元劲啊,是他主修了八年的功法,对于这套功法的感情,绝对不是仅仅修炼了一晚上的波纹功可以比拟。 八年的苦练,四年的牵挂,竟然在这一刻莫名其妙的就达成了。 那种强大的惊喜和幸福感如同潮水般的将贺一鸣彻底淹没,他真的品尝到了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有着一种喜极而泣的冲动。 这一刻,别说那头狐熊已经逃走了,就算是没有逃走,贺一鸣也没有继续与它纠缠的兴趣了。 许久之后,贺一鸣才从这种狂喜的忘乎所以的状态中恢复了过来。 他看着直通向远方的一片狼籍的灌木群,那只可恶又可怜的狐熊早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他突然想起了自己在发出那最强一击之时的奇妙境界,不过当他开始回忆之时,却根本就抓不住其中的奥秘,似乎那种境界随着危机的过去而彻底的消逝了。 贺一鸣知道,他之所以能够确定狐熊事先躲藏的方向,那并不是他的眼力和经验的关系,而是在那种神秘的环境中的一丝莫名感悟罢了。那种感悟似乎对于搏杀极为有用,但可惜的是,他却抓不住丝毫的蛛丝马迹,也不知道日后是否还能够进入其中。 犹豫了一下,看了眼天色,贺一鸣并没有在这里继续停留,而是迅快的沿着回去的小道下山去了。 他的动作极为快捷,而且在奔跑之时也将水系的波纹功在手臂上慢慢的流转。 水系功法的自疗作用非常的明显,当贺一鸣回到了山脚下的贺家庄之时,双手已经是完好如初,再也没有什么受伤过的迹象了。
贺一鸣的心中啧啧称奇,水系功法竟然有这样的好处,那么号称疗伤功法天下第一的木属性功法又会达到什么地步呢。若是有机会的,一定要尝试一番。 回到了庄园中之时,日头已经偏西,贺一鸣考虑了一下,直接向着后院走去。他转过了几个弯之后,就来到了一个完全是由红木建筑的大院落之中。 贺家庄中所有修炼者们的心中,这个院落就是他们心目中的圣地,因为这就是贺家庄的藏书阁。 这个藏书阁中,不但有着贺家庄所收集的各种修炼功法,而且还有各类的武技秘籍。在三代弟子中,若是有人能够修炼到内劲第六层,那么就有资格进入这里挑选想要修习的武技秘籍了。 贺一鸣在山上经历了与狐熊的意外遭遇之后,立即就将心思投到了藏书阁中的武技秘籍之上。若是他早就修炼过武技秘籍,那么在面对狐熊之时,就不会是将它惊退,而是要将它抽筋剥皮了。 一张狐熊的皮、胆囊、熊掌,甚至于是肉和筋骨,都是十分难得的好东西,若是拿出去卖钱,所获足以让贺一鸣在睡梦中也会笑醒了。 放轻了脚步之后,贺一鸣踏入了院落之内。 “一鸣,你来了。”一道苍劲有力的声音在院落中的一个侧厅中响起来,随后房门打开,一个中年大汉龙行虎步般的走了出来。 贺一鸣连忙恭声道:“大伯,弟子来拜见您老了。” 这人就是贺武德的长子贺荃信,一直以来都是隐居在家中的藏书阁之中,所有的弟子想要进入藏书阁,必须得到他的同意。 至于贺一鸣的父亲贺荃名和三叔贺荃义则是分别管理城中的店铺生意和庄园中的琐事。而在个人的修为上,贺荃名和贺荃义花了数十年时间,已经达到了内劲八层巅峰的地步,而老大贺荃信却因为无外事羁绊,是以已经达到了第九层,距离庄主贺武德的第十层也仅是只有一步之遥了。 贺家二代三兄弟关系甚亲,三代中虽然有些小摩擦,但那也仅是因为彼此间的竞争而引起来的,所以对待这三位长辈,所有的小辈们都是心中敬畏。 贺荃信看了这个小侄子一眼,心中暗叹,道:“一鸣,你是想要进来挑选内劲秘籍的吧。我已经和二弟、三弟商量过了,并且为你挑选了三本很有可能适合你修炼的。” 贺一鸣的嘴唇一动,他的心中甚是感激,深深的低下头,道:“多谢大伯。” 贺荃信和睦的笑着,道:“你是我的侄子,谢什么。不过我希望,你能够暂时将修炼的事情放下,并且好好休息几天。” 贺一鸣微怔,随后明白了大伯的用意,看来他还以为自己是因为心理阴影所以才会无法突破的。 “大伯,其实昨天三哥已经将波纹功的修炼方法给了小侄,所以小侄今天并非为内劲秘籍而来。” 贺荃信诧异的问道:“那你是为何而来?” “小侄是为了武技秘籍而来。”贺一鸣尽量冷静的说道,但是声音中却有着一丝莫名的激动。 贺荃信一愣,看向贺一鸣的目光逐渐有了新的变化。 “一鸣,小心。” 随着贺荃信的话音刚落,他已经平平的一掌当胸拍来。 这一掌的速度极慢,就算是一个从来没有练过功夫的普通人都可以轻易的避开。然而,贺一鸣却是挺直了胸膛,同样的伸出了一只手掌,就这样平平的迎了上去。 贺荃信的手掌远不如狐熊的手掌那么厚实,那么庞大,但是在贺一鸣的眼中,这只手掌却远比熊掌要可怕的多。 他在那一掌拍出去的时候,体内的混元劲就已经运转到了极限,第六层的金系功法的威力在这一刻全面的释放了出来,纵然是在山上与狐熊搏杀之时,他的内劲似乎也没有达到这等倾力而为的程度。 轻轻的,二只手掌碰到了一起,贺一鸣的六层内劲毫无保留的倾泄而出。然而在他的感觉中,大伯的手掌就像是一个无底洞般,无论他的内劲如何强大,也始终都是填不满。 贺荃信的眼中闪过了一道异彩,他的脸上终于腾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豁然放声大笑道:“好,一鸣,今天恰是月中,随我去见爹爹吧。” Ps:今天圣诞了,虽然并不是中国人的节日,但还是祝兄弟姐妹圣诞快乐吧^_^ 圣诞节,别忘了投票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