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矿谷江湖

悟玄记 10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788字
第二天,孔铁匠便开始点火开炉,赶着完成任务;孔氏便帮助操持家务,两个小孩也慢慢熟悉了起来,在院子里打闹。 林文却将苏青云支到院子里看着那两个小家伙打闹,问铁匠道:“大哥可知道猊訇人把我们弄到这里来是为什么?” 铁匠笑道:“当然是放牛了,不成我们在打铁?” 林文哈哈一笑,想起那天自己开的玩笑,便正色道:“大哥应该知道,现在这一带都是归猊訇国了,我们所在的铁矿大不大?” 铁匠道:“当然大了。” 林文道:“大哥也应该知道我大炎国是盐铁专营,这铁矿以前应该是。。。” 铁匠道:“肯定是官家的。” 林文道:“官家的铁矿要打铁,还会打铁锅铧犁吗?” 铁匠反应过来,有点吃惊地问道:“你是说我们要打造兵器?” 见林文郑重的点了点头,铁匠一下扔掉手中的家伙,骂道:“他奶奶地,我不干了。” 林文赶忙劝阻道:“大哥先别激动,我们先看看再说,咱们不干了,还有的是人干,我们这还要照顾瑞儿呢。” 铁匠一听说道到儿子,便稍微平静下来,问道:“兄弟怎么想?” 林文道:“我们先干着再看,容后再想办法。”铁匠想想也对,便开始干活了。 苏青云当然知道林文的意思,他在院子里还是一样能够听到他们的对话,见林文行事谨慎,心中也十分欢喜,当下就走进铁匠铺对孔铁匠道:“孔老弟,你来教我打铁,这活也不能让你一个人干啊!” 铁匠看了看苏青云,道:“苏老哥真想来打铁啊!来,你用这个小锤子。” 原来这打铁要想快的话需要一柄大锤,一柄小锤,大锤只须使力砸,小锤却需要技巧配合,铁匠见苏青云面黄身瘦,便给了他一柄小锤,苏青云也不推辞,拿起小锤,在铁匠的指导下打了起来。 苏青云只敲了一锤,铁匠便看得有点目瞪口呆,他抡圆了大锤打下去,铁块变形也就那么多;而苏青云看似轻轻的一小锤敲过去,铁块变形比他用大锤打的还大,小锤锤头都陷进了烧红的生铁中去,却又被他轻松的拿了出来。铁匠停下手来,看着苏青云,不知道怎么说。 林文却哈哈一笑,对孔铁匠道:“孔大哥,我说选他没选错吧!” 铁匠连忙道:“没错,没错。”林文看了看先领回来的普通生铁和要打制的成品,也只能摇了摇头。 铁匠见苏青云的身手不凡,心想在这乱世中,儿子也需要一身好本领,便求苏青云教儿子练功。苏青云也知道小孩子一个人练功很是无趣,自己的女儿练功也要需要有一个伴,而且刚开始都是练些基本功,也没有什么保密的,当下便答应他。 林文却毫不在乎,孔瑞本事大了对他当然也有好处。 孔瑞却多了一个更好的老师和一个玩伴,而且还不用去学堂读书,当然是更加开心了,整天就到处跑着玩。 打铁时都是孔铁匠亲手下料,指导苏青云或林文抡锤,他二人学得极快,力气也比常人大出许多,自然打铁打得又快又好,材料还能节省很多,林文他们便把省下来的生铁都藏了起来。 每天,孔铁匠这里的任务很快便完成了,不少时间里都是苏青云在指导孔瑞和苏韵在堂屋里练功,林文行事谨慎,打铁的任务完成了,还是让孔瑞拿着锤子在铁砧上叮叮当当一阵敲打,一边打熬力气,一边也迷惑别人。 苏青云也经常出去联系他的手下,了解一下其他情况,顺便布置一些任务;也听从林文的建议找一些可靠的人帮他收集毒蛇,蜈蚣, 蝎子等毒物的毒液或毒腺。 就这么,三个月很快过去了,平日里猊訇人只管收取成品,发放钱粮、生铁、炉炭之物,其他什么都不管;林文、苏青云摸到这个规律也颇为开心,在谷中的行动也慢慢多了些。
但所有人都没有想到,这铁匠作坊一带的民风却慢慢地坏了起来。 原来这些铁匠都是十里八乡四处征召来的苦命人,刚开始时,大家还都能互相帮衬,有事情也相互有个照应,平时里也都是隐隐以对抗猊訇人为主,毕竟是猊訇人导致大家家破人亡的。 不想时日久了,铁匠作坊这里由于压力日渐增大,猊訇人管的也松,许多铁匠家庭对猊訇人的算计慢慢都转移到对自己的同胞身上了。 原来这里的作坊都是为士兵准备的,六个人掌管一个作坊,却是有两个铁匠,四个辅助的助手。 而现在因为缺少铁匠,每个作坊都是一个铁匠,五个家人或助手,任务量却是比两个铁匠的任务量还多,大多数作坊都完不成任务,便有一些心术不正之辈开始偷摸抢劫,到后来,很快就发展到杀人害命。 猊訇人对此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实际上这个结果也是他们想要的,他们并不介意大炎国国民之间的相互仇杀,只是关心他们猊訇人自己的利益,对外就是要保护铁匠们不减少就行,所以,猊訇人对所有人的唯一的要求便是不得对铁匠本人动手,否则必遭严惩,其它就什么都不管。 这实际上也是变相默许了这些坏行为,时间一长,这些坏风气也慢慢漫延到了矿工区,整个山谷中的人都在相互算计,经常便闹出人命。 又隔了一段时间,便开始有人拉帮结派,各自投靠去找靠山,时不时便发生大规模群殴。有些铁匠铺便开始打造兵器,或自卫或出售,居然也形成了黑市,一时间,矿谷之中勾心斗角,尔虞我诈,敲诈勒索,坑蒙拐骗的事情是无所不有。 由于铁匠们的任务更重而且更加容易考量,在铁匠作坊区的风气更坏,各种乱七八糟的事情是时有发生,而一旦作坊中少了人手,便立刻从外面补进新人。 新人们刚来,若是非亲非故,他们既要忍受本作坊老人的欺压,又要防备其它作坊人员的抢掠,被杀身亡的也是不少,几轮下来,这铁匠作坊区域剩下的人绝大多数就是那些身体强悍,凶狠狡诈之辈。 有时候闹得太过厉害,也有铁匠被杀,那魔修灵徒便会出面镇压了一两次,也杀了不少人;其余时间里,只要铁匠们能够完成任务,那魔修灵徒便再也不问不管了。 林文也曾看见过魔修灵徒的出手,见其手段高明、心狠手辣,心中也是忌惮不已。 好在孔铁匠这里有苏青云和林文两人,虽然两人都不愿意显山露水,但对付普通人还是绰绰有余;他们这个院落也被人偷抢了几次,但都是前来偷抢的人吃了大苦头,时间一长,就再没有人敢打他们的主意,就连孔氏外出时也没有人胆敢欺负、抢劫于她。 林文对这种场面确实很感兴趣,就趁着和孔瑞同住一屋的机会,不停教导孔瑞如何在这种环境中生存,也经常鼓励他出去实践一番。 孔瑞年幼,对什么都感到稀奇,也愿意出去冒险,就经常出入那街市之中,和那些无所事事的铁匠帮工们过招,好在林文就跟在他身后,好几次都是有惊无险、安全地回来。多次下来,铁匠夫妇也就慢慢没有那么担心了。 苏青云却不屑林文的做法,他一面暗自指示手下也组织起帮派,在帮派中寻找可用之人,壮大自己的势力;另一面要求手下的人注意自身安危,加强联系以免误伤。一有时间,他便教导两个孩子的武功修为,父女两同居一室时,就经常教苏韵一些十明山的教义。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