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林文

悟玄记 2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824字
那汉子又攻了几招,见那三人守得严密,当下心生一计,脚下突然一个踉跄,装作体力不支的样子,差点倒下;那三人见状大喜,便一起抢上,三柄长刀同时向汉子砍了过去。 汉子见对手中计,突然横身飞出,躲开了对手的长刀,手中短刀就脱手而出,直取一名黑衣人的咽喉。 那黑衣人猝不及防,就被一刀穿喉,登时毙命;汉子右手一挥,又拖动铁链将短刀收回手中,挡住了对手的攻击,但他左臂无力,右腿又被对手划了一刀。 一名黑衣人见到他突然又放出链子刀来,斩杀了一个同伴,不由得大怒,正要拼命攻上,却听另外一个人喝道:“且慢!不要上了此贼的当!”那黑衣人打了一个激灵,连忙还是牢牢守住门户,不敢再攻。 那汉子一击得手,又杀了对手一人,但他知道对手再难上当了,心中也是十分焦躁,而且他还伤重,自己也是眼看不支了。 剩余两个黑衣人看出这汉子脸色越发惨白,知道他应该支持不了多久,但也心存忌惮,见他的手段似乎层出不穷,接连杀了自己三人,更怕他临死拼命,还有什么手段,就都小心谨慎,却与他保持距离,远远地游斗。 那汉子失血过多,脚部已经开始虚浮了起来,就知道是到了必须拼命的时候,当下右手挥出,链子刀又飞了出去,直奔一个黑衣人而去。 那黑衣人见距离尚远,当下就挥刀招架,轻松地就隔开了短刀;只听那汉子口中轻喝道:“爆!”那柄短刀瞬间就爆裂开来,化作一蓬铁片四处乱飞。 黑衣人虽然小心谨慎,却无法抵挡近在咫尺的爆裂,浑身登时就钉满了铁片。黑衣人长声惨呼,手中单刀扔出,倒在地上,四肢抽搐,很快就不能再动,肯定没得活了。 另一名黑衣人见那汉子链子刀已经出手,却乘机攻入,一刀劈在了汉子的左肩上,那汉子也极为强悍,身体倒下的时候,右手的铁链也同时出手,直接就击穿了那黑衣人的肚腹。黑衣人惨叫一声,拼命拖着铁链走了几步,也是一头栽倒,就此毙命。 汉子见对手五人全部死了,眼中也是一阵恍惚,就连忙摸出一颗丹药投入口中,但对手的暗器和兵刃上都有毒,刚才那一阵剧烈的打斗,他就再也压不住毒气攻心了。 汉子叹了口气,勉强从储物袋中摸出个传讯法阵盘来,却已经没有了力气,只好就摸出一块晶石,对着它说了几句话,就将它放入了一个小盒子中,将盒子藏入石头之中,就又拼命向前走了两步,倒在了江水中。 江水无情,很快就卷着汉子的尸体向下游漂去;山边,一些小兽见到了乱石滩中的尸体,便很快地就冲了过来,张口撕咬了起来。 大炎国内陆,悟玄宗,万事堂堂下,一名黑衣弟子急急忙忙地跑到一名灰袍人面前道:“启禀师叔,派往东北边陲孔家镇,陈师弟的命牌破了!” 灰袍人沉思了一会儿,道:“派林文前去调查一番,顺便让他在那里做监察弟子。你告诉他,五年以后,他就可以重返尘世了。” “是,师叔。林师弟能力不凡,肯定能够胜任。不过他这么快就能回到尘世,是不是要再商榷一下,毕竟我们还是许多任务需要这样有能力的外门师弟去完成。”黑衣弟子道。 “林文虽然在外门,但他所立的功劳不比一些内门弟子少,而且他也想尽快返家,就让他去吧!”灰袍人不置可否地道。 黑衣弟子也不再说话,就赶紧出去了。 孔家镇镇公所里本来有个叫小陈的杂役,这几天都不见他回来,这孔家镇也不大,大家知道后就都觉得奇怪。 正当镇民们猜测纷纷的时候,在通往江边的马路上,一名镇丁打马飞驰而来,口中喊着:“快闪快闪,有急事禀报!”只见他进了镇公所,一会儿就有另一名镇丁飞奔出去,找来镇里的仵作和里正,几个人就乘坐马车去往江边。
半天后,整个孔家镇都知道了,小陈已经惨死,他的尸体在江边刚刚被发现了。 据说这小陈也不是孔家镇人,三年前说是来投亲,就一直在镇公所当杂役,平时也老实本分,不想却惨死在江边,因为他在孔家镇里也无亲无故,镇长便责成里正和仵作负责安葬小陈,一边上报县里。 尸体被运回镇公所后门的时候,从图城方向飞奔过来一个人,直奔看热闹的人群而来,众人一看此人奔跑速度快逾奔马,急忙向两边闪开让出一条道来,那人也不减速,直接就停在小陈尸体旁边。 众人才看到来人三十四五岁,穿一身青袍,面目普通而呆板,但看见他刚才飞奔过来的气势,众人一下子就都安静下来,也不敢多问。 那青袍人对其他人也是视若无睹,马上开始仔细检查小陈的尸体。这时,里正颤巍巍地走上前来,对着青袍人一揖:“这位兄弟可是小陈的亲友吗?” 那青袍人道:“是故友,你是?” 里正心神一动,说道:“在下是这镇公所的里正,小陈生前就在公所中做杂役。” “噢,仵作在哪里?”那青袍人便不再理会里正,眼光一扫周围的几个人。 仵作心里老大的不愿意,但看到那冷峻之至的目光,还是走了出来恭敬地对着青袍人一揖:“在下便是。” “尸体在哪里找到的?他身边还有什么?”青袍人冷冷地看着仵作,问道。 “尸体是在江边被一个渔民发现的,身上的东西嘛,我也不知道。仵作道。 “拿来。”青袍人手一伸,道。 “什么?我没拿什么啊。”仵作心中一惊,连忙后退了一步,假装镇静的问道。 只见那青袍人哼了一声,身形一模糊,瞬间便从仵作身上拿出了一个袋子,回头对里正道:“不要动他的房间,等我回来!”说完便纵身跃起,向江边飞驰而去。 众人看得目瞪口呆,都没有想到小陈居然有这么一个神通广大的故友。 里正见状,连忙让大家散去,又低声吩咐了仵作几句,便匆匆进镇公所去了。 因有惨死尸体,孔瑞等一干孩子不容许靠的太近,又见到见众人散去,无热闹可凑,孔瑞也就悻悻地回家继续摆弄那个铁盘去了。 却说那青袍人到了江边,就从囊中摸出一个罗盘状物件,沿着江边飞快的巡视起来,到发现尸体所在上游约十几里的地方,只见一片乱石滩,平时极少有人来过的样子,但明显这里却多了三具尸骨,不过都被野兽给啃食的不成样子了。 青袍人端详着罗盘,走到一个石头前便不动了。只见他略一用功,手上淡淡的蓝光泛起,便将整只胳膊插入了石头缝,拿出时手中便已多了一个小盒子,石缝却完好无损,神识一扫木盒后,青袍人便飞奔回镇,直接去了镇公所。 深夜三更时分,一道淡淡的人影忽然从镇公所冲出,无声无息地向孔铁匠家方向飘来,一会儿便站在了孔瑞的床前。 只见那顽童正在床上酣睡,铁盘却随手放在枕头边,人影伸手拿过铁盘,眼睛一瞥之下,心中却是一惊,心想:陈师兄的阴阳八卦棋怎么在这个顽童手中?怎么不见那八颗棋眼?难道这孩子在数术方面有什么天赋?还是其它什么原因?看样子最好还是设法隐匿在他家,慢慢寻找答案了。寻思了一会儿,那人便将铁盘放回到枕头边,出门飞奔走了。 接下来的几天却是风平浪静,小陈已入殓下葬,却再也没见到那个青袍人,而县里对一个外乡人暴死在边境也没有太多兴趣,就不了了之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