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9章 再见师知县

悟玄记 469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571字
不一日,风长老就领着孔瑞来到了南谷县。 孔瑞虽然是故地重游,但上一次是一路逃亡到此,虽然还斩杀了几名猊訇的魔修灵徒,却一直担心自己的行踪暴露,总是那么提心吊胆,但这一次却是像一路游玩一样,孔瑞心中虽然有些负担,却不像上次那样时时担心、刻刻提防。 风长老也饶有兴趣地询问了孔瑞当时在南谷县的所作所为,孔瑞当然是一一作答。 到了南谷县,孔瑞自然还是记得那个师知县和他的那个儿子,二人安顿好以后,便走到市井之中,想看看这南谷县的风土人情。 到街上一走,二人只是见到这县城之中依然是民生凋敝,似乎毫无生气的样子,孔瑞就觉得比他当时看到的还糟糕,便忍不住走进街边的一个茶楼中坐下想打听一下。 风长老知道孔瑞的想法,他也乐得孔瑞这么去做,便也不在乎,任他自己去问。 孔瑞叫来伙计,问道:“伙计,我们是外乡人,怎么看到这县城里似乎十分冷清,也不像个县城的?” 伙计也看出来他们的确不是本地人,便摇摇头叹道:“客官不知,我们南谷县就是被那师知县给糟蹋的,本来我们南谷县以前还算富庶,硬是毁在了这个姓师的手上了。” 孔瑞一听,忍不住有些怒火,他在五年前逃亡时,就给了那师知县父子一个教训,没想到这个人还是一样顽劣不化,居然变本加厉,把一个大好县城弄出了这个样子,但毕竟过去了许多年,孔瑞还是有许多事情都不知道,就又问道:“那这个师知县在猊訇人入侵的时候不是投靠了猊訇人的吗?为何现在的朝廷还让他在这里做知县?” 伙计苦笑了一下道:“客官还真的不知道,这师知县在猊訇人刚来时的确投靠了猊訇人,但实际上他却是一直在为朝廷做事,尤其是在五年前,我南谷县出现过一件大事,有人居然看见了天上有神仙路过,这师知县也不知道如何被感化,从那时候起就一直在暗地里为朝廷做事,而且对外也收敛了许多。” 孔瑞当然知道那些事情有些就是与自己有关,却还是有些好奇道:“那你们是如何知道他在那时候被感化的?” 伙计道:“这些也都是后来他自己说的,而且当时也的确有人都看到了天上有神仙飞过,大家也都信了。不要说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就连朝廷中的有些大官们都相信这件事情,任由他在这里搜刮我们老百姓,却都不管不顾。” 孔瑞更奇怪了,问道:“这些话他们也信?” 伙计道:“实际上我们大家都信的,本来他暗地里为朝廷做事,实际却在抵抗猊訇人的这些事都是真的。而且猊訇人在这里的那几年,他还算是过得去,没有怎么欺压百姓;只是猊訇人被赶走以后的这两年,他就突然变得像另外一个人似的,疯狂地搜刮百姓钱财。” 孔瑞又问道:“那他那儿子还敢在街上胡作非为不成?” 伙计摇了摇头道:“这个倒没有,也是上次的事情之后,他们父子两个都收敛了许多,不会当众胡来。” 孔瑞听完伙计的话,也不知道这个师知县如何突然有这么大的转变,便点点头,先打发伙计下去了,他现在也没有心思喝茶,便付完茶钱,和风长老一起回到了客栈中。 一回到客栈,孔瑞就想着如何再教训一番那个师知县,但他现在却是两手空空,连一个傀儡也都没带,想重现五年前的情景也没有蝎子傀儡可用,便想着如何能够让他们父子记得起五年前的事情。
到了夜间,风长老就知道孔瑞已经悄悄地出去了,但他却并不介意,也希望他去做这些事情,就随他去了。 入夜时分,师知县一家正在家中享用晚餐,突然就看到一个黑袍人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大厅门口,只见来人是黑布蒙面,只露出两只眼睛,右手提着一柄长剑,身后一只巨大的蝎子也正亦步亦趋地跟在来人身后,而那人的一双摄人心魄的眼睛正冷冷地盯着自己。来的这个人当然就是孔瑞了。 师知县一见到此情此景,马上就想到了五年前的那个夜晚,就是这么一个人瞬间就斩杀了三名猊訇人,打晕了一片人。师知县又一次立刻就吓尿了裤子,坐在椅子上一动敢不动,直勾勾地看着来人。 师知县的家人后来也都听他说起过当时的情况,一见到一个黑衣人和一只巨大的蝎子进来,又见到师知县又被吓傻,也都想起了当年的事情来,也不禁浑身筛糠,吓得魂不附体。唯一不怕的就是在师勇旁边的一个两三岁的小孩,应该是师知县的孙子,就这个小孩子似乎还很喜欢那个大蝎子,忍不住闹着想要上前玩耍,却只是被他母亲牢牢地抱在手中。 孔瑞看了看那小孩,想起了自己幼年时期,那名猊訇的魔修灵徒在孔家镇的所作所为,还是心中一软,开口道:“你把孩子带走,其他的大人都留下。”小孩的母亲连忙遮住了那孩子的眼睛,抱着小孩站起身来,又回头看了看其他人,也是一声不吭的赶紧就走了。 只听孔瑞冷冷的道:“师知县,别来无恙啊!” 师知县虽然已经被吓尿了,但也经历了不少事情,想起来五年前这个人给他说的事情,似乎自己还做到了一些,尤其是没有彻底投靠猊訇人,便稍微有些胆量,连忙道:“承蒙大仙惦记,师某实在不敢当。” 孔瑞冷笑道:“五年前,我让你做的事情你做到了多少?” 师知县一听,这些他倒是记得清楚,便赶紧道:“五年前,在下承蒙大仙指点,暗自脱离了猊訇人,也为我大炎国朝廷驱逐猊訇人做了不少事情;而且也约束了小儿,再也没有发生过那样的事情。” 孔瑞点点头道:“这些事情我都知道,我只是想问你如何这南谷县变得这般凋敝?你是不是又借机搜刮了许多民脂民膏,害得百姓民不聊生?” 一听这话,师知县一家人吓得连忙跪倒在地,不住磕头道:“大仙饶命!大仙饶命!小的也是一时糊涂,而且上官也有更多的苛捐杂税摊派下来,我这里也是不得已呀!” 孔瑞见他认账,便还是冷冷的道:“看样子我给你说的事情,你都当做了耳边风!” 师知县一听孔瑞的口气严厉了下来,连忙磕头如捣蒜,道:“大仙还请明察,只是因为我这南谷县曾经沦入猊訇人之手。如今猊訇人被驱逐,江云城朝廷就将这些曾经的沦陷地都做为一块肥肉,认为这些地方的人当时在抗击猊訇人的事情上没有出力,现在就给我们摊派了不少苛捐杂税,远比以前的要重,小的也只是。。。也只是拿了一点点而已。” 孔瑞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说法,也不知道他所说的是真是假,但他这么说了,就还是决定先相信他一回,道:“朝廷的事情姑且不论,但你为何要中饱私囊?” 师知县也不敢说话,只是不停的求饶。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