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为人要低调

悟玄记 5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903字
很快,孔瑞又回到了学堂读书去了,而林文却不时就要出去,完成一些宗门任务,或者采集一些陨沙矿石回来精炼,只是铁匠夫妇对他亲若自己兄弟,对他出门总是叮咛再三。 林文对孔家也有了不少家的感觉,做完任务就赶紧回来,就像一家人一样,其乐融融,而且他也粗炼了无数陨沙矿石,都被他收了起来,却拿出银两来给孔铁匠说是贩卖了。 很快就又到了秋收的时候,孔瑞也不再去学堂,要帮助父母收割庄稼。 孔瑞经过半年的练习,如今身手已经十分敏捷,而且耐力也很好,又有林文帮忙,田里的庄稼很快就收割回去了,但地里还剩了不少散落的粮食,吸引了不少野兔、野鸡前来,正好是捕捉它们的好时候。 这天,孔瑞就拉着林文出去捉野兔去了,林文也想看看他这半年的长进如何,就一起出去了。 孔瑞如今的速度也十分快,通常在追逐过程中就可以踢一脚兔子了,一天下来,两只被他追逐的兔子都死于他的“铁蹄”之下,却没有一只是被他用手捉住的。 林文见他进步极快,便又教了他些其他身法,用以手眼配合,能够用手击中奔逃的野兔;孔瑞的悟性也极强,很快就能够掌握,第二天就能够用手打死野兔了,当然是十分开心。 就在他们提着四只野兔往回走的时候,路上也看到了几个半大的孩子,也是出去下套捉野兔、野鸡的,却都是空手而归,看到孔瑞两手居然提了四只肥肥的野兔,在那里趾高气扬地走着,忍不住有些眼红,但他们一看到林文和孔瑞在一起,当然也就不敢胡来。 林文见到这些孩子的表情,当然就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当下就心中一动,却没有说什么。 铁匠夫妇见到孔瑞和林文居然带回来四只野兔,虽然以为是林文的功劳更大些,但也都是喜上眉梢,好好地将孔瑞夸奖了一番,而孔瑞就更加得意洋洋。 第二天,林文还是照旧带着孔瑞出去了,但这一次他却主动出手,活捉了一只毛色漂亮的锦鸡给了孔瑞,又加上孔瑞自己打死的三只野兔,一起向回走了。 林文就问孔瑞道:“瑞儿,你就这样提着抱着锦鸡、提着兔子回去?” 孔瑞一愣,心想:“这可是我自己捉的啊,正好让别人看看。”便道:“当然了,也让小伙伴们看看我多厉害。” 林文淡淡一笑,就不做声了。 孔瑞可是第一次亲手抱着这么一只漂亮锦鸡,当然他还不知道应该用个黑布罩将锦鸡的眼睛蒙住,只是一路开心地往回走;那锦鸡惊慌失措,不停地在挣扎。 快走到镇子的大门,就见一群大一点的孩子围了上来,为首的一个男孩大概十四五岁,是镇子东面陈猎户的儿子陈大牛,这小子见孔瑞这两天天天能拿回野兔回家,也有一些眼热,便纠集起来一群小伙伴,带头来找孔瑞的麻烦。 陈大牛心想自己好坏是猎户人家出身,平时也就是去地里下个套子,一个套子两三天可能才能捉到一只野兔,这孔瑞现在也不过才七岁,每天看着他空着手出去,却天天能带着野兔回家,心中自然不平;这一次居然还捉了一只活的漂亮锦鸡,就更加眼红了。其他的孩子大多数都是跟着凑热闹而来,见有好处可能会自己也捞一点。 孔瑞正开开心心的往家走,突然就看一群大孩子围了上来,面色也不友善,便一下紧张了起来,回头想去找林文,却连人影也没看见,只好自己硬着头皮应付这些大孩子了,还是老老实实地道:“原来是大牛哥啊,有什么事吗?” 陈大牛看着他手上的野味道:“又去抓野兔啦?还捉了一只锦鸡?” 孔瑞,心中害怕,还是点头道:“嗯,是捉了一只。” 大牛道:“你怎么抓的?告诉我便放你过去,否则的话锦鸡和野兔都归我们。”
孔瑞早被林文吩咐过,徒手抓野兔的事情不能给别人知道,他年纪幼小,紧张之下更不知道怎么说谎,一愣之下竟然说不出话来。 那些孩子见孔瑞哑口无言,便一哄而上打算抢走野兔。 孔瑞虽然年幼,但边境上的居民都是刚勇不屈,见那些孩子冲上来抢,却一下毫无惧色,也不退却,就同他们打了起来。 虽然现在孔瑞的身手已是不凡,但却从来没有和人动手争斗过,一会儿便被那些大孩子按倒在地,三只野兔也不知道被谁抢走了,锦鸡却乘乱飞走。 好在旁边有大人路过,见一群大孩子欺负一个小孩,便上前吆喝一声,那些大孩子已经得手,就四下跑散,只留下孔瑞一个人被揍得鼻青脸肿。 孔瑞现在是痛得要哭,却拼命忍住眼泪,低着头走回了家。一路上却在想:就是欺负我小,要有了林叔叔的本事,我才不怕你。 铁匠夫妇见儿子被打了,急忙迎上来安慰他。在问明白被打的原因后,孔氏便要拉着儿子去陈猎户家讨要说法;孔铁匠和陈猎户素来交好,都乡里乡亲的,却不以为然,还夸儿子一个能打人家好几个,不想让孔氏去陈猎户家。 孔氏当然很不开心,正在她数落丈夫的时候,林文就从外面回来了。 孔氏便拉着儿子,指着儿子满脸伤痕给林文抱怨丈夫不给儿子讨要说法。 林文却淡淡一笑,道:“小孩子的事情,他们自己会慢慢解决,大嫂不必管得太多。” 孔氏一听,这也是明显偏向铁匠,便气呼呼的拉着孔瑞到里屋去了。 铁匠便招呼林文道:“来来来,兄弟坐。” 林文却正色道:“大哥,还是要给孩子一个布袋。” 铁匠一下反应过来,便叫道:“浑家出来,晚上给儿子做一个布袋,明天继续抓野兔。” 孔氏也慢慢反应过来,唠叨了丈夫两句,便准备桌子吃晚饭。 北地的初秋,天暗的很早,大家都打算早点休息为第二天的劳作做准备。 林文也正准备去前院,突然就听到一阵敲门声传来,铁匠赶去一看,原来是陈猎户和他的儿子,手中还提了一只野兔,却是陈猎户父子来登门道歉的,顺便也把他儿子抢的一只野兔还了回来。 这两家素来交好,当然不会因为这么一点点小事情有什么不愉快,说了几句也就散了。 第二天一早,铁匠夫妇就赶着去翻晒粮食,林文也带着孔瑞外出了。 走出了镇子大门,林文就问孔瑞道:“昨天为什么挨打?” 孔瑞唧唧哼哼地道:“应该是他们看我抓住了锦鸡,都眼红了,这才想抢我的。” 林文又问道:“别人为什么眼红你?” 孔瑞哪里说的上来?只好道:“他们自己没本事,看我小,就知道欺负我。” “你不是想让你的小伙伴们看看你有多厉害吗?怎么被欺负了?” 孔瑞想起了自己昨天说的话,就更不知道说什么了。 “不是别人眼红你,而是你自己张扬,要给人家炫耀你有那么漂亮的一只锦鸡,自然被人打,被打了也活该。”林文是毫不客气地说道。 孔瑞还是个小孩,不懂这些道理,一下子有些蒙了;林文又道:“若是你足够低调,把那些东西都藏起来,谁知道你手中有野兔、锦鸡的?就是别人想眼红也找不到眼红的对象。” “噢,原来做人是要低调的好啊!”孔瑞这才明白了不少,林文也赶紧又给他讲了一些道理,孔瑞似乎也懂了一些。 下午回家时,孔瑞一共抓到两只野兔,林文却摸出一个布袋扔给孔瑞,看他如何举动。 孔瑞将野兔装进了布袋,回头又想了想,从地里捡了些柴草放进布袋里,这才将布袋背在身上,准备跟着林文回家。 林文见他如此举动,也觉得孺子可教。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