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亡国奴?少年不知愁滋味

悟玄记 6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793字
回家的路上,林文就问孔瑞道:“昨天怎么那么勇敢?一个人打他们几个?” 孔瑞明显是吃了亏,唧唧哼哼地不知道说什么,林文问道:“打不过人家就得挨打是不是?” 孔瑞“嗯”了一声,林文又问道:“那你想不想打得过他们?” “当然想,只是我打不过。” “那好,今天林叔叔就教你如何打得过他们,条件是不能随便去打别人。” 孔瑞一下高兴起来,当然是满口答应。 这天,林文和孔瑞外出归来,孔瑞又捉了两只野兔,装在布袋中正往回家走,林文笑吟吟地跟在后面。 快到镇子大门时,林文突然看见前面人影一闪,却是那陈大牛在那里躲躲闪闪的,林文一看这情形,便知端详,闪身便不见了。 孔瑞正开开心心地走着,丝毫没有觉察到,陈大牛远远看见林文也不见了,便大模大样的走了出来拦住了孔瑞。 原来是上次陈大牛回到家里挨了父亲的一顿教训,心里老大不舒服,又跑出来找孔瑞的麻烦,找了几次小伙伴,却总是远远地看见林文跟在身边,便不敢上前动手,各自散去了;这是他一个人出来,远远的也看见了林文,走近了却不见了大人,以为找到机会,便现身出来。 孔瑞一见陈大牛,心中马上就感到害怕,回头一看,也不见林文的踪影,只好停了下来,等着陈大牛发话了。 陈大牛见孔瑞背着一个布袋子,沉甸甸的像是有东西,便问道:“布袋里边装的是什么?我来看看。” 孔瑞心中却是不慌,就打开口袋给陈大牛看,一边说道:“去外面捡了一些柴草。” 陈大牛一看果然是柴草,但他是存心来找孔瑞麻烦的,自然不会放过,便对孔瑞道:“你把它全部倒出来,再装回去。” 孔瑞知道袋子中装有野兔,肯定不愿意倒出来,却又不知道怎么应付,正迟疑间,陈大牛便冲了上来要抢他的袋子。孔瑞自然不干,两人便打了起来。 陈大牛虽然身高力大,刚开始还打了孔瑞几下,不想孔瑞东窜一下西跑一步,就把他的拳脚全都躲开了;陈大牛打不到孔瑞,肋下反而还挨了几拳,后膝盖弯也被踢了几脚。 孔瑞虽然年幼,苦练一番后力气却比同龄的孩子要大不少。 陈大牛挨了几下,也觉得蛮疼痛,一下凶性大发,使劲儿打了过来。 孔瑞一见,心中又害怕起来,马上转身便逃;陈大牛随后便追,没想到孔瑞跑得飞快,陈大牛眼见追不上,便骂骂咧咧的走了。 孔瑞一见陈大牛走了,虽然还是有点后怕,心中却颇为得意,自己居然打了他几拳踢了他几脚,他还打不到自己。 正得意间,孔瑞就看见林文淡淡的走了过来,便迎上去对林文道:“叔叔,叔叔,我刚才把陈大牛也打了,他却打不到我。” 林文笑了一下,问道:“你挨了几拳?” 孔瑞摸了摸脑袋,道:“不知道。” 林文道:“你挨了五拳,被踢了两脚,还被人打的逃跑。” 孔瑞心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挨了几下打,是有点不好意思;自己后来逃跑却是事实,正想申辩两句。 林文却不理他,只是道:“若是认为打不过对手,早早逃跑未尝不是坏事,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孔瑞想了想,确实是对的,便很快把刚才的事情忘了。 陈大牛这次居然没有打到孔瑞,还挨了几下,心中也是憋火,便时常来拦住孔瑞,想好好教训他。 林文一看见这样,便远远地走开,也不理会他们,而且他认为正好孔瑞也需要一个陪练的对手。 不想打过几次架以后,陈大牛就发现自己已经打不过这个七岁的小孩了,自己的拳脚连孔瑞的边都挨不着,肋下挨他一拳便痛得钻心,后膝盖弯被踢一脚腿便软了,便知道自己远不是孔瑞的对手。
好在孔瑞力气还小,深秋时节,人穿的也厚,陈大牛人倒没有受伤。 陈大牛知道孔瑞应该有几把刷子,马上便倒过来缠着孔瑞要他教两手;而孔瑞现在哪里能够教别人?也只能教他一些冲拳踢腿的基本功,小哥俩的关系却是越来越好。 如今孔铁匠一家人都觉得十分满足,生活过得平静而甜美,孔铁匠家中因为粮食丰收,野兔肉也多得吃不完;林文买来不少炉炭之物,一年怕都用不完;而上次林文所给的钱也剩了很多。 铁匠一下子就觉得日子好过了很多,整天开开心心,对孔瑞也没有那么严格,得空也请了几个人把林文住的小屋拾掇了一下,给他买了几样家具,把很多破损的地方都修补起来,看上去家里也像样多了,偶尔也买些酒来,和林文小酌一番。 林文虽然出身世家,可惜在家中呆的时间短,没有太多感觉;在宗门中修炼,条件也相对艰苦;这次他寄居在孔铁匠家,虽然孔铁匠家里远远比不上自己家,而且他们并无亲缘关系,但却有一种别样的温馨。平日里,林文的心情也是大好。 孔瑞当然是最开心的,他就觉得这个林叔叔是无所不能的,还都愿意教自己,有了这个神通广大的叔叔,当然是他最大的幸福;而且他也认为自己现在也颇有些能耐,就连陈大牛那样的大孩子都唯他马首是瞻,很有一番成就感;他一心二用之能也有了些雏形,用在学堂上对学习也极有帮助,经常看着他嘻嘻哈哈的,但成绩却总是最好的那一个,他自己当然是有些沾沾自喜了。 但距离这里数千里之外的遂都,却是另外一番景象。 遂都,是大炎国艮亲王所占地盘的首府。 艮亲王是大炎国实力最强的亲王之一,拥有北地六州四十八郡的地盘,数千万的人口,数十万精锐部队,对他的首府所在地自然是十分重视了,这遂都经过他多年经营,是城防高大,易守难攻,而且银钱粮秣是不计其数,可以说是固若金汤。 但是,也不知道猊訇人兵部从哪里调集了上千魔修灵徒,又有数千军中高手,居然在一夜之间袭击并占领了艮亲王王府,然后据守王府,抵挡住了艮亲王卫队的进攻;随即大批猊訇国精锐部队已经越过大炎、西丽两国的边境线全面侵入了大炎国艮亲王的地盘。 如今大炎国国内已是全面备战,但是艮亲王和朝廷的关系并不那么好,也不知道朝廷到底安的什么心,就迟迟没有派出援兵;艮亲王的世子居然率领数十万大军退入内地,艮亲王地盘上六州四十八郡就此沦陷。而艮亲王自己也是生死不明! 在大炎国消息灵通的地方早已经是沸腾了起来,全面支持抗击猊訇人,但朝廷羸弱,也无力再战,反而担心进一步招惹到猊訇人,也不敢同猊訇国宣战。 而不处于战争状态,被割让出去的国土就不再是大炎国的国土,在这北地六州四十八郡的大炎国国民,转眼间就都变成了亡国奴! 但这孔家镇地处偏僻,消息根本就不灵通,也无人知道此事;林文却早早就收到了宗门的传讯,登时就惊的目瞪口呆,但他也对此是无可奈何,只能进一步等着宗门的指示。 北地的冬天很快就到了,皑皑白雪覆盖了大地,外面对孔瑞来说已经是不方便再去了,就在院子里上窜下跳练习身法,偶尔也搬动一下石锁打熬力气。 林文看着孔瑞还是整天高高兴兴地练功、学习,还动不动就依偎在母亲怀里撒娇,心中暗叹:真是少年不知愁滋味。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