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铁血苏青云

悟玄记 9 作者老虎叫泰哥 全文字数 2688字
每个铁匠在谷口都领到一个牌子,既是他们的作坊所在,也是他们的身份证明。 孔铁匠他们也很快就找到自己的院子,进去一看,见院子里面里面共有六间屋子,厨房、水井、火炕等东西一应俱全,只需要带了行李安顿下来便能生活,看上去比孔铁匠自己家的情况还要好很多。 孔瑞是个小孩,天真烂漫,见这里境况比家里又好了很多,想去拉着同和那人一起来的孩子去玩,不想却那孩子却紧紧地跟着父亲,给了他一个白眼,孔瑞也并不在乎,就自己蹦蹦跳跳的到处去看。 铁匠知道林文和这个人是故交,便和浑家进屋收拾行李去了,院子里只留下林文,中年人和那个孩子三人。 林文拱手对中年人道:“苏兄,那夜一别,不想在此再次相见,这位是?” 那人姓苏名青云,本来是艮亲王麾下,原来就是他坐镇这个在这个矿谷,在林文一次斩杀猊訇奸细时同他相识。苏青云道:“这是小女苏韵。韵儿,来见过林叔叔。” 那小孩儿却是极有礼貌,当下上前一礼,说道:“见过林叔叔。”便退到苏青云身边不再作声。 林文问道:“不知苏兄为何到了这里?” 苏青云道:“一言难尽啊!找时间再给林兄弟细细说来。” 俩人虽然都在互相猜测对方来到这里的目的,但想到铁矿一落入猊訇人的手中,对方便到了此地,相信至少不会对自己不利,说不定可以对自己加以援手,便没有太多顾忌,话也就多了起来。 突然两人对望了一眼,就各自走进一间屋子。 过了一会儿,院子大门便被推开,三个猊訇士兵走了进来,站在院中。 孔铁匠听到动静,便急忙走了出来,为首的猊訇士兵对孔铁匠道:“拿上你的名牌,多带两个人跟我们走。” 铁匠也不敢多问,左右一看,林文和苏青云已经从房中走了出来,三人便跟着猊訇士兵出去了,却是让他们去领粮食,生铁,炉炭之物,而且要求他们马上开工。 一路听下来,孔铁匠不禁暗暗叫苦,原来这猊訇人给他布置的任务极重,如果完不成,便没有足够的米粮。自己这边林文还能帮一点忙,那黄脸的中年人,看上去也没什么力气,更何况他们这一组人还带着两个孩子,这任务如何能够完成? 不过铁匠是豪爽之人,心想只能自己努力多干一点了,无论如何也要养活这些人。 所有的东西准备停当后,天色也已将黑,孔氏做了饭,烧了点从孔家镇带来的野味,六个人默默地吃完饭便分配房间休息了。 那六间房中只有三间房子可以住人,铁匠夫妇一间,苏青云父女一间,孔瑞就跟着林文睡了。 夜里时分,林文又和苏青云长谈一次,这才知道苏青云在这一年中的风云变故。 原来这苏青云是一名散修,达到了后期灵徒的修为,就投靠到艮亲王门下是想为国效力;艮亲王对他也是信任有加,就请他坐镇遂山铁矿,也就保证了自己的兵器资源。 不想这一次艮亲王府居然被敌人攻破,苏青云便伙同一批好手想去搭救,四处寻找却没有下落;很快艮亲王少王爷竟然领兵撤走,把这六州四十八郡大好河山拱手让给敌人。 猊訇人马上就以这六州四十八郡为踏板,很快便要计划进一步入侵大炎国内地。 苏青云见这世道突变,但他心系这遂山铁矿,不想让它成为猊訇人为害大炎国的工具,便急忙回到了遂山,从附近散落的尚未撤走的士兵中挑选了一批有志义士,混入开采铁矿的队伍中,准备破坏矿洞。而苏韵正是苏青云独女,母亲也不在了,只能带在身边,有时也可打个掩护。
当时这矿洞口的铁匠作坊都是由兵营经管,铁匠们都是吃军饷的,士兵撤走时铁匠们都跟着撤了,所以猊訇人才在附近村镇四处征募铁匠,想把打制铁器的事情尽快恢复起来。 苏青云本来计划把脸染黄,看上去想个病夫,不被铁匠挑走便可去当矿工了,没想到却遇到林文把他认了出来,当时他也不能反对,就只好跟着孔铁匠走了,而且这样也好,毕竟铁匠这边的条件要好许多,对苏韵的照顾也就多了些。 林文对这破坏矿洞的计划没什么兴趣,却也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以苏兄后期灵徒的修为,直接杀进来就行了,为何还要躲躲闪闪扮作矿工去破坏矿洞?而且苏兄还有一些兄弟可以帮忙。” 苏青云道:“兄弟有所不知,猊訇人派来坐镇的人也非同小可,至少两名魔修灵徒,一名后期,一名中期;还有七八名高阶炼气士。而且这山谷以内似乎被人布下禁制,稍有法力波动,他们便能知道。” 林文一听,不由得心里暗暗叫苦,早知道就不该同孔铁匠来到这个山谷,这下被困在里面不知何时才能出去,而且还不敢向外发送讯息,这可如何是好?但林文还是故作镇静,问苏青云道:“苏兄如何知道只有两名魔修灵徒?有没有可能还有其他的人?” 苏青云叹了口气,道:“应该没有。说来惭愧,当时我就认为是一名魔修灵徒在此坐镇,和我同来的还有一名后期灵徒,本想一举拿下这里,没想到对方也有两名魔修灵徒,恶战一番后一直不见其他灵徒出现。” 林文一听还有一名后期灵徒,心想如果是这样那么成功的可能性便会很大。便问道:“那你的那位同伴呢?” 苏青云脸色暗了下来,道:“陨落了。当时我只能敌住一名后期魔修灵徒,他却被一名中期魔修和十几名高阶炼气士围住,他只斩掉了对方五六名高阶炼气士,没有逃掉。” 林文就更奇怪了,问道:“难道这魔修中期灵徒也能驱云不成?” 苏青云道:“那倒不是,那几个高阶炼气士手中有一种暗器,一次可连发五枚铁锥,迅若闪电,极难躲避,他便是中了这个道。” 林文一听便知道是什么,自己思量一下,也只能帮助苏青云破坏矿洞,然后趁乱找机会逃出去,否则他是一点机会也没有的,当下便对苏青云道:“苏兄既有此大计,小弟岂能落后?无论如何也容不得猊訇人在我大炎国撒野。小弟此来,也是有此计划,却和苏兄不谋而合。” 苏青云闻言大喜,道:“我就知道兄弟是刚勇之人,我们就一起见机行事吧!” 俩人又聊了一会儿,林文心中却有些失望,原来苏青云并没有找到很多高手来帮忙,混入矿工中的他的手下也只有几个初级炼气士,十几个都是普通士兵,全凭着一腔热血准备以死报效国家。 林文对报效国家没有什么想法,但自己要想逃出去却必须要借助他们的力量,所以还是要想办法增强他们的实力才行,想到此,林文便有了一个计划。 苏青云是有灵徒后期的修为,很轻松地便感到林文在说话时心中在打其它算盘,但对方这么说,而且确实也是这种情况,心中也有怀疑,却说不出疑点在哪里,只好先就这样了,反正他对自己目前无害,即使出现问题,他也可以轻松地解决了林文;况且他自己说的也是半真半假,而且也留了后手,把自己手下只说出了十之一二的实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