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敖资的情史(2)

现代修道士实录 286 作者无聊的道士 全文字数 4855字
“行吧,你自个儿觉得好就成。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方道长疏解了心里的八卦**,满足的回到了自己的床上躺着,“我听说现在龙族越来越走禁欲风了,你那位前辈能逮着你这么个肯相亲的不容易。” 也不知道是哪个傻逼传出来的谣言,说龙族一个比一个吃的开,什么猪啊狗啊的都能上去打个桩,更过分的还有说龙族和蚯蚓有一腿的。 方归元也是服了你说你造谣没关系,但请讲点基本法行吧? 就算到了神仙的境界可以忽视掉种族之间的生殖隔离,但也请考虑一下人家从小到大养成的审美观行不?你说一条从小就跟着水族混在一块的龙,看上某条鱼,成,有这个基础在。可是总不至于一上岸就看上一头猪吧?又不是在军营里面长大的。 说实话,就方归元现在知道的,龙族里面对于这个谣言的意见很大,但偏偏说的久了,想挽救也来不及了,只能努力的做出禁欲高冷的模样来慢慢的把大众对龙族的形象扭转过来。结果就是搞了这么多年,龙族的生育率骤降,生下来的蛋一年比一年少,连带着作为手下的水族都跟着一块担心。 现在要是龙族能有个跟传言里面一样,作风放荡的出来,估计族老得高兴死。 “哼……”敖资傲娇的吐了口气。 等他俩聊完天了,胖女人也正好回来,手上面捧着一个大托盘。 她面带喜色的走到敖资旁边,期待的看着对方。 敖资不咸不淡的瞅了一眼,“看上去还行。” 还行?这做的是啥啊? 方道长支着脖子往托盘里面看过去,正好对上了一张张充斥着獠牙的大嘴,死不瞑目的看着自己。 …… “这是……七腮鳗版本的仰望星空?”方归元立刻看出一身冷汗。 七腮鳗这东西长的可贼吓人,而且杀伤力也不差,没想到竟然还有沦为星空仰望者的一天…… “是啊,”胖女人,不对,是翻车鱼女士羞涩的说道,“这是我做的最好的一道菜了,菜谱是我朋友告诉我的。” “你朋友就告诉了你这么个菜谱啊?”方归元眉毛越挑越高,瞅瞅敖资……嗯,看不出啥表情。 “对,”翻车鱼女士继续羞涩,她小心的看了敖资一眼,细声解释道,“我朋友告诉我,唧唧可能喜欢这种风格的东西。毕竟他是一头那么威武的肉食龙,应该不会喜欢什么漂亮做作的。” “这话说的不错。”敖资“威严”的说道,然后对着翻车鱼女士吩咐道,“你去找个凳子坐下,不然站在旁边挡住了我的光。” “嗯!” 女士美滋滋的坐到敖资的病床边,一脸仰慕的盯着他不放。 敖资面无表情的拿起一块仰望星空,放进了嘴里,“挺好吃的。” 转而他递给方归元一块,“你也尝尝。” 方道长谨慎的看着他,“你可别驴我,我很单纯的。” “不吃算了。”敖资果断就要把东西撤回。 “别介!我吃,我吃!”方归元这犯贱的,一看人家不给了就想要了,拿过那块饼,故意忽视了上面那头死不瞑目的七腮鳗和它满口的牙,狠心咬了一口。 “……还真好吃。”鼓着腮帮子,方归元含糊的说道。 没想到这菜的卖相不行,口味倒是真的好。七腮鳗不但肉质紧致嫩滑,还有股甜味在里面。 “你喜欢就好。”大概是明白方归元是敖资的朋友,翻车鱼女士在冷静下来后对他的态度还不错,“这道菜我练习了很久,就为了有机会让唧唧尝尝。” “你这也太痴心了。”方道长感叹,对敖资说道,“老龙王你看看,这多好的女人你还不肯早点定下来,不然以后后悔死你!” “不关你事儿!”敖资眼露凶光的反驳了方归元,让他别多嘴掺和自己的事。 翻车鱼女士却是被说的害羞,主动给方归元递了一块饼过去,“谢谢……你的祝福。” “没事没事。”方归元友好的接过了,结果又感觉不好下手了。 其他七腮鳗仰望天空的时候都是半张着嘴的,这一条……张的都快成个圆了。 翻车鱼女士见他盯着七腮鳗的嘴巴不放,好奇问道:“你是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吗?” “怎么可能!”方归元打了个激灵,“谁告诉你我有想法的?” “你朋友告诉我的。她说只要别人盯着类似洞或者嘴巴的地方不放,就是有什么大胆的想法并准备付之实践。” “……你这都什么朋友?”敖资无语。 “还有,你怎么变了一点?”他问向翻车鱼女士。 女士乖巧回答,“上次你看见我没一会儿就走了,我就……就特意去问了一下我朋友,她告诉我说,可能,可能是我长的不好……所以你才那样的反应。” “然后呢?”敖资皱眉。 “然后我就想着,是不是我变成其他的样子,你就不会一看到我就跑了。”翻车鱼女士自卑的低下头,“唧唧啊,我已经很努力了,马上就可以变形成功了。至于人形,我会更加努力的修炼,好让自己变得更漂亮的!” “所以你就擅自把自己变成这副丑样子?你不知道强行改变外形会对身体造成多大影响吗?”敖资突然怒道。 “我,我想你也喜欢我……”翻车鱼女士一下子就哭了出来,“我知道自己长得丑,可是我是真的很喜欢唧唧你嘛!” “等等,等等,”方归元连忙站出来拦住这一个发怒一个哭的,“这什么情况,刚刚不是还挺和谐的吗?” “你看看她这样子,哪里还正常!”敖资愤怒的指着翻车鱼女士讲道,“快变回原形让我看看,你现在究竟进行到哪一步了!” 翻车鱼女士哭哭啼啼的,但还算听敖资的话,犹豫一会之后就变回了原形,瞬间就让这病房变了天一个庞大到难以言喻的身影将整片空间都充满了,到处都透着海水的苦涩味道。 敖资立刻就感觉到了不舒服,身上刚长出来不久的鳞片又开始瘙痒,但他还是皱着眉坚持看着那个身影。 “我的天,这身形比你龙形还要大。”方归元感叹,“这差距……看来这位夫人修行的年岁比咱俩加起来都大。” 看来敖资果真口味独特,不但跨种族恋爱,还搞姐弟恋。 “不过这模样……不像翻车鱼啊。” 翻车鱼的模样,就像一个巨大的鱼头,鱼鳍和鱼尾都长在鱼头的旁边,看起来挺奇葩的。但这位女士……怎么还在鱼头后面长出了两条腿?
“她当然不像了!她去整形了!”敖资怒气冲冲的说道。 “我,我想把自己变得漂亮一点。”翻车鱼女士的声音从空间的四面八方传过来,轰隆隆的让人耳膜炸裂。 “为了漂亮就拿自己瞎折腾,你真是……”敖资怒其不争。 “这里是怎么一回事?”护士团被这里异样的波动吸引过来,一看到这场面也怒了,“不好好养病还弄这些,都给我停下!” 大概是医护人员在这里都有“言出法随”的本事,话一出口,即使方归元他们不想,也被迫被安排的明明白白。 护士们把他们三个狠狠的训斥了一顿,压着两个病人躺回了床上,并警告翻车鱼女士,要是她再随便变回原形扰乱了周围的灵气,就要把她赶出去。 三人连连应诺,客客气气的把护士团请走了。 “你又何必如此呢?”在一切再次平静下来以后,敖资看着翻车鱼,沉重的叹了口气。 “我想要你喜欢而已。”翻车鱼女士语气里满是萧索,还有自卑,“我知道我长得丑,所以这么多年了,从来没有过伴侣。可是等到认识了你之后,我就知道我必须争取一下!” “翻车鱼是很难得成精的,而且我们族群的性格和其他鱼类也不一样,所以在水族里面很稀少,很奇特。” “因为长的不像一般的鱼,连鱼长的都比我符合水族的审美,所以我一直都被其他水族说是丑八怪……” “没啊,你长的挺好的!”方归元说道,“虽然说你这体形……有点超出范围,但也说不上丑啊!” 翻车鱼女士虽然肉多,但五官看起来还是很精致的,想来只要努力给自己的人形减肥,肯定是个美女。 她却苦笑,“人类的审美和水族的不一样,我的样子……你想想,你肯和只有一颗头的家伙在一起吗?” …… 说么说的确很可怕。 “虽然我只能努力修炼,因为实力强大了,总会有水族看向我的,结果还是……”她捏紧拳头,满是心痛。 “本来我也放弃了,打算一直就这样过下去,身边有几个交心的朋友就够了。可是后来我就知道了唧唧……” “你什么时候知道我的?”敖资突然问她,“你清楚,我问的是你和我,联系之前,你是怎么知道我的?” “是你跃龙门的时候。”翻车鱼擦了擦眼泪,“看见你一条鲟鱼都敢去和一直都是跃龙门专业户的鲫鱼龙鱼争斗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你了。” “你喜欢的不是我,是你的一个幻想!”敖资突然拉下脸,“你没有胆子去挑战城规,我可不会!鲟鱼跃龙门有什么让你的惊讶的?当第一条鲤鱼跳过龙门之前,不也是没人相信的嘛!” “你实力比我还厉害,这么怂干什么!不服就干,喜欢你就抢!七老八十的富婆还能有小白脸伺候,你怕什么!” “对对对,敖资说的对啊!”方道长也说道,“凭你的实力,何必在乎其他鱼的看法?以前还有抢亲养**的呢,凭借的不就是实力吗?” “我……”翻车鱼脸都憋红了,“我不做坏事的。” “而且我现在,是真的喜欢上了唧唧,你刚才看到了,我已经……已经修炼了一种法术,可以从本源上改变自身形态的。等我把鱼身演练出来……” “你练个屁!不准练!”敖资呵斥道,“你现在已经走到了这样的地步,要是练成了那门法术,只会让你打回原形,指不定修炼的根基都要被破坏!” “可是要我还是一条翻车鱼,你也不会喜欢我的!” “喜欢个屁,我有说过不喜欢你吗!”敖资终于跳脚。 翻车鱼听了却是听出了话中深意,脸上掩饰不住的狂喜,最终喜极而泣。 敖资没好气的道:“别练了那法术了,等我好了我就去找位前辈把你变回来……现在给我去找一位医仙过来。” “嗯!”翻车鱼女士欢喜的站起来,对于敖资的话一点拒绝的意思也没有,雀跃的走了。 方归元看到这里,贺喜敖资,“恭喜了,等成了记得请我喝酒哈。” “哼!”敖资扭头不理他。 “对了,你找医仙干什么?” “办出院手续,不然那个傻子非得把自己折腾死不可!” “嘴硬!”方归元笑骂,“老龙王你这嘴永远都不肯说点心里话!” “对了,我这有点好东西,提前给你当做礼物了。” 方归元突然想起自己的收藏中还有个特殊玩意儿,这时候正好拿出来给敖资做未来的新婚礼物。 “这是……月老的姻缘线?”敖资认出了那红绳子,“你怎么来的?” “机缘巧合,你就收着吧,要真确定了就给你俩系上。” “啧……”敖资口嫌体正直,收下了姻缘线。 既然一切都说开了,敖资也不矫情了,表示反正搭伙过日子这东西是需要磨合的,两方有什么不习惯的先相处着,习惯不了再想办法解决。于是之后的事情就顺利了,敖资本来就好的差不多了,医仙在给他检查了一遍以后,几天后就能出院回家了。 “凭什么我还得待着?”散发了几天单身狗的芬芳后,方道长目送着敖资带着比自己大上好几倍的翻车鱼女士离开,心里忿忿,“我也好的差不多了啊!” 干啥敖资都走了,他还得留着! 这不公平! “怎么不公平?”老医者阴恻恻的从方归元身后伸出个脑袋,一把掐住了他的腰子,“他入院比你早,走的比你早很正常。” “可我病情根本没他严重!”方归元继续抗议。 “你怎么确定你情况比他好的?”老医者眼中闪过一丝古怪。 难道这么久了,这小子都没发现自己神魂的变化? “我能跑能跳的,修炼运气一点不适都没有,有什么住院的必要的?”方归元说道。 “哼,老夫说你有病你就有!别逼逼了,赶紧给我做检查去!”老医者也放弃告诉他神魂的事情了,把方归元拖回了自己的空间。 每次对他想说相关的,老医者都有种被某种强大存在盯上的毛骨悚然的感觉,张嘴也发不出声…… 所以喽,还是尽自己的所能,看能不能在医院里面给他检查出来,不然…… 不然就随他去吧。 他一个老头子也干不了什么。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