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KanShu.La(以前的域名将作废)。。。。  “可不是嘛,四哥,你把名额给老二,我们">

第七章 留书

仙逆 7 作者耳根 全文字数 2585字
紧急:看书啦改用新域名(以前的域名将作废) “可不是嘛,四哥,你把名额给老二,我们是替你觉得不值,王卓那孩子刚才说的对,虎子一定比铁柱强,说不定真能被仙人收入。”铁柱他爹的五弟,在一旁接茬道。 王卓得意的一笑,添油加醋的说道:“这一切都是他们一家人自找的,我和我爹之前就劝过,可没用啊,他们一家人都是驴脾气,倔啊,现在撞墙了,赖谁啊。” 王浩面不忍之色,说道:“铁柱他……” 没等他说完,王浩他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王浩语气一滞,轻叹一声,不再插嘴。 铁柱四叔暗叹,沉声道:“谁再提此事,就是和我老四过不去,这事就这么结了,铁柱这孩子没被选中,只能说是没有福分,与其他无关,铁柱,你也别放在心里,实在不行就跟四叔出去,嘿嘿,仙人门派四叔说不上话,可若是江湖上的凡人门派,四叔讨个面子,还是可以的,到时你和你弟弟虎子一起去,我本就打算把他送到江湖上的门派历练一番。” 王卓一听这话,立刻大笑,轻蔑的说道:“铁柱,我看四叔说的行,你去吧,到时候就和人家说,你是被仙人淘汰下来的废物,说不定人家一听这话,立刻就收你了呢。” 王林缓缓抬起头来,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亲戚身上扫过,最终放在王卓身上,一字一字说道:“王卓,你听好,我王林此生,绝对会踏入仙人门派,你和你爹对我们一家人的嘲讽,我会一一记在心头。” 王卓冷笑,正要讥讽,四叔眉头一皱,对王卓喝道:“小兔崽子,你他妈在?嗦,我现在就废了你,把你弄成白痴,我就不信到时仙人还会要你!” 王卓父亲面色大变,急忙上前把王卓拉在身后,疾言厉色道:“老四,你敢!” 四周的亲戚,全都面带冷笑,看着眼前的一幕。 铁柱四叔哈哈大笑,目中寒光闪烁,低沉道:“哦?大哥,你说我不敢?” 铁柱父亲连忙上前拉住老四,急道:“老四,听二哥的,你家里有老婆孩子,犯不上为二哥这样,你心意二哥这辈子铭记在心,老四,你送我一程,我和你嫂子带铁柱回家。” 铁柱四叔盯着王卓父亲,冷笑几声,随后深深的看了自己二哥一眼,点了点头,拉着铁柱,与铁柱父母离开了大宅子。 远远,王林耳边隐约还能听到院子里亲戚们的嘲讽之声。 坐在四叔的马车中,一家人踏上回家的路程。 马车内一阵寂静,铁柱父亲内心感叹,说不失望那是假的,可铁柱毕竟是他儿子,他暗叹一声,开口道:“铁柱,这算啥,没事,你爹当初被赶出家门的时候,比你还沮丧,后来不也一样坚持下来了么,你听爹的,回家好好读书,明年大考争取考个好成绩,若是不喜欢读书了,就和你四叔出去散散心。” 铁柱娘爱怜的望着自己儿子,劝慰道:“铁柱,你可别做傻事,娘只有你这一个孩子,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娘也不想活了,娃儿,你要坚强啊。”说着说着,她眼泪就流了下来。
王林望着爹娘,点头说道:“爹,娘,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做傻事的,我有打算,你们不用操心了。” 铁柱那娘把铁柱搂在怀里,低声道:“铁柱啊,一切都过去了,咱不想这事了。” 母亲温暖的怀抱,让王林心灵的伤口渐渐有了愈合的迹象,王林这几天太累了,心力憔悴,疲惫不堪,随着马车的跌宕起伏,他渐渐睡着了。 他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成为了仙人,带着父母在天空上飞来飞去……深夜,铁柱醒了,他看着四周熟悉的小屋,轻叹一声,目光闪动,内心的打算更加坚定。出了小屋,他向爹娘的房间深深的望了一眼,拿起纸笔留下一封书信,揣着足够的干粮,离开了家门。 “求仙之路,我不会放弃,恒岳派,我一定要再去吃一下!即便还是不收,也一定要打听到其他仙人门派所在位置。”王林目光坚定,背着包裹,离开了山村,向外走去。 此时月光铺路,星痕指向,把王林的背影拉着很长,很长……三天后,王林行走在偏僻的山路上,他当日被张姓青年夹在腋下,睁开眼睛的一刻隐约看到大致的方向。 一直向东,王林不顾杂草割破双腿,坚持不懈的前行。 一周后,他已经彻底走进了深山内,好在此地吃人的野兽不多,王林一路上小心翼翼,终于在这天的清晨,站在一座孤山顶端远远的看到了那熟悉的被云雾缭绕的山峰。 此时他已经筋疲力尽,坐在山顶拿出干粮,啃了几口,望着恒岳派的山门,他目光坚定,就在这时,一阵野兽的喘息声从身后传来,王林全身汗毛乍现,回头一看顿时面色苍白。 一只硕大的白虎,瞪着血红的双眼,目森森寒意,嘴角更是留下涎水,落在地上发出“啪嗒【嗒”的声音。 吼叫一声,白虎扑出,王林苦涩一笑,毫不犹豫从一旁悬崖跳下,下落的罡风吹面,王林脑海中禁不住回想起父母的目光以及亲戚嘲讽的话语。 “爹,娘,铁柱不孝,永别了。” 横生在悬崖壁上的树枝,交错杂乱,王林的身体以极快的速度下落,杂枝从上而下陆续折断,就在他坠到悬崖中部的瞬间,忽然一股庞大的吸扯力突然出现。 王林身不由己的被这吸力一扯,拽入悬崖壁缝的一处洞穴内,紧紧的贴在洞穴内的墙壁上,王林昏沉间只感觉身体仿佛处于风口般疯狂的被向后吸扯,许久之后,这吸力才渐渐消失,他的身体从墙壁上摔下。 缓了半天神,他才挣扎的爬起,全身衣服被树枝刮成布条,身体上更是伤痕累累,尤其是右臂,胀痛不止,肿起老高。钻心的疼痛如潮水般一**涌来,豆大的汗珠哗哗流下,他一摸,分不清骨头是否断裂,但显然这伤势是刚才撞击墙壁时造成的。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