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二)

星际痞舰娘 2.2 作者南鸢北舞 全文字数 4370字
要拯救蔚昭出‘火海’的两个小家伙,不但没有救着人,还把自己搭了进去。尊宝娱乐 更新最快 赢戎一手拎着一个小家伙,沉着脸回到卧房,将两人刷的扔到了沙发上。 蔚昭已收拾好自己,见状急忙上前,怕赢戎重手,伤着了孩子。 “不能再护他们了!”赢戎手臂一伸,将要上前面的蔚昭拉住,正色道。 看了看在沙发上露着可怜兮兮表情的小家伙,蔚昭的心是软了的。可转念一想,这次也真是太危险了,居然玩起了定时能量弹,万误操作,那后果…… 蔚昭想着,脸色变了变,于是抿了抿唇,一言不发的站到了赢戎身后。 两个小家伙可是人精啊,一看老妈也要不帮忙了,顿时都嘴一扁,哇的大哭起来。 赢戎的脸更黑了! 这两个小恶魔,居然又给他来这招! “闭嘴!我再听到哭声,立刻将你们送到军营,让你们天天和星兽关在一起!” 赢戎沉声令下,两个小家伙顿时真闭上了嘴,连眼中的泪光都在逐渐隐了下去。 蔚昭看得直扶额,果然是装的!! 不过,这招让他们去军营还真是管用,任何情况通用啊。真多亏了上回阮德辉拿军营训练新兵的新招说笑,让两小家伙听着了。从此听到去军营和要跟星兽一起吃饭睡觉,还见着不爸爸妈妈,便都乖乖听话。 见两个小家伙都安静下来,赢戎拿起能量弹,然后一脸严肃的蹲下身将能量弹放在他们眼前面。“这个东西,叫能量弹,不但能炸开门,还能将大人都炸得粉碎!也许你们还小,不懂得危险是什么,不懂得死亡是什么,但,我会告诉你们,那是什么!” “赢戎!他们才三岁,现在接触这些太早了!”蔚昭听着眉心一跳,她大概知道了赢戎要干什么。 赢戎转身,表情严肃的看着蔚昭。“三岁,我也是从三岁开始知道,这个世界的危险,这个世界的残酷。赢家的孩子,越早知道该知道的,以后的路才会少更多的荆棘。” 蔚昭听得一凛,而后又很无奈。 这是不争的事实。 自从时间倒流,一级虫后也已经死亡,其余的虫族与二级虫后基本是全被歼灭。可谁也不敢肯定,这个无边际宇宙,人类的星盟,什么时候会再跳出异族来。 而哪怕没有了虫族,也还有其它的罪恶份子。 赢家,以星盟的安危为已任,以为守护星盟尽力而做为荣耀。 他们的孩子,做为延续,也不免必须走上这样一条随时都有着危险的道路。 “循序渐进,不能让孩子们因突然接触而有阴影。”蔚昭想得心情底落了许多,眉宇间也有着忧色。 赢戎何偿不懂她的心情,可做为赢家人,在众人羡慕的风光中,所付出的便是这种连天真童年都要被剥削的人生。 低叹口气,搂过蔚昭,在她额间落下一吻。“我知道的,你别担心,现在只是让他们知道危险而已。” 这是又退了一步了。 听着赢戎的话,蔚昭收了那低落的情绪,点了点头。 此时两个小家伙正脑袋碰脑袋,双低语起来。 赢堇修:“你快看,爸爸和妈妈亲亲了!是不是爸爸已经把娃娃塞妈妈肚子里了!” 赢堇涵一脸担忧着急:“那怎么办,我们还能把娃娃拿出来吗?!” 赢堇修:“要不等晚上爸爸睡了,我们再偷偷将进来,帮妈妈把娃娃拿出来?!” 赢堇涵眨着双眼,目露崇拜:“果然哥哥是最有办法了!” 在一旁耳力非常好的赢戎与蔚昭:……这两孩子在说什么?塞娃娃?!! 蔚昭想到那个塞字,不知怎么思想邪恶自然联想,然后脸刷的就红了! 赢戎却咬牙切齿,是哪个王八蛋教的他家娃这种事情!!! “谁跟你们说,我要把娃娃塞你们妈妈肚子里的!!” 耳边响起自家老爸洪亮的吼声,两个小家伙吓得唰一下,就将靠着的脑袋分开,各正端正的坐好。可是那时不时相互传递消息的小眼神,飞得满屋都是。 赢戎见两个孩子口紧得很,又使出杀手锏,才提军营两字,赢堇修顿时就叛变了! 只见他在心底大呼一起,阮叔叔,小修对不起你了!主要敌人太可怕了,不招就要用刑!然后跳下沙发,像模像样的立了个正姿,敬礼道:“报告长官,阮上将大人透露军机,说长官正在对蔚中将大人实施家暴,要给蔚中将强塞小娃娃。特派我与妹妹前面救援!!” 卧槽!好你个阮德辉!! 赢戎听得脸都绿了,恨不得现在就将阮德辉一脚给踹出赢家大门,这特么都交的孩子什么鬼玩意!! 蔚昭听得真想捂脸,完了完了! 他们才干点坏事,就被识破,她还要不要见人啊!! “等过了今天再收拾你们!”赢戎气得太阳穴突突的跳,而儿子的话也提醒了他,现在时间真的不早了。再墨迹下去,不要说楼下的人误不会误,他家那脸皮薄的媳妇就得发彪了! 而发彪的后果,他估计一段时间只能在这沙发上度过漫漫长夜! 利索的转身,穿上衬衣,西服外套,赢戎抱上两个小家伙就准备下楼。 赢堇涵却突然指着蔚昭的锁骨道:“啊!爸爸,你真的已经将小娃娃塞妈妈肚子里了!那就是家暴的证据!!” 卧槽!! 这回轮到蔚昭暴粗了,她低头一看,果然两个红紫的草莓印就在锁骨上,她这v领的小礼是不能穿了!! 蔚昭恨恨的瞪了眼赢戎,二话不说立刻转身,然后开始翻箱倒柜,好不容易找了件高领的礼服,匆匆进了洗手间。 可是进到洗手间刚换好衣服,蔚昭心中已经不是一个卧槽了得。 特么的这男人真是禽兽啊,为什么露出的白嫩手臂上也是有些红紫的痕迹啊!!
没有袖的也穿不了!! 蔚昭都想哭了,于是又怒气匆匆的再开始翻衣服,直至找到一件改良的高领长袖,蓬蓬裙设计的旗袍,换上了,才算是能见人下了楼。 赢家客厅,此时已经是宾客齐聚。 马家人,蔚家人,阮家人还有白小归。 都在客厅等候着两个小主角露面。 当赢戎一左一右抱着两个孩子,携着蔚昭出现在楼梯口时,众人目都齐聚了过去。 粉嘟嘟的龙凤兄妹,遗传了父母五官的优点,精致可爱得如陶瓷娃娃一般。男孩穿着小小的西服,眉宇间已隐有威气;女孩穿着粉色的公主裙,大大的双眼转动间灵动带着皎洁,显得古灵精怪又可爱动人。 俊朗的男人,一举一动间都带着逼人的气势,让人心生臣服畏惧;白莲般面容的女子,笑容俏丽,双眸沉静水,熟知她的人却都知这静娴无害表面下的她,可个杀伐果断的狠厉角色。 可这么四人凑在一起,就是有种说不出的和谐、温馨,幸福的甜蜜总在他们身边围绕。 “哎哟,我们的小主角总算是粉墨登场了啊。我们还以为得真等到天黑呢!”阮德辉给赢戎投去一个坏笑,还挑了挑眉。 这绝对是**裸的挑衅! 赢戎暗中咬牙,撇了眼他身旁边肚腹隆起微笑的马祺雪,然后露了个冷笑。 不知怎么的,阮德辉突然心底咯噔一声,仿佛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这两小家伙又调皮捣蛋,耽搁了点时间。”赢戎面色如常,对着众人抱歉道。 蔚昭此时是又耳根热了热,尽量在白小归也对她投来了促狭笑容中显得自然。 赢嘉懿很是鄙夷的撇了眼说大话儿子,然后说那就先开饭吧,是等得够久的了。 赢戎与蔚昭顿时满头黑线,哪有拆自家儿子儿媳妇台的老爹啊!! 于是,众人都移步去餐厅。 蔚青此时也凑了上前,将手中拿的两个小巧礼盒交给到赢家兄妹手中。 “大哥怎么又送礼物了,昨儿生日礼物不是已经让蔚冬送了过来了吗?”蔚昭瞧着拿到礼物欢呼大叫舅舅万岁的两孩子,无奈笑着摇了摇头。 蔚青笑得温润,眸光灼灼,看着两个孩子的目光说不出的宠溺。“昨儿是在出任务中无意发的小东西,这才是生日礼物。” “替孩子谢谢了。”赢戎不冷不淡的开腔,将两个小家伙放到了地上,小家伙撒开步子就跑到爷爷奶奶那去了。 这个妹夫,怎么一对上他就总有冒冷气啊?!自己到底哪儿得罪过他啊?! 蔚青被赢戎含有冰渣的语气冻着了,微不可见的抽了抽嘴角,不明所以。 知道事情真相的蔚昭,扑嗤就笑了出来。这个男人真小心眼,以前的事情现在的蔚青是丝豪不知,还能这样对事又对人!真是小气巴拉的! 此时,马祺睿也走了过来,看着挡在饭厅入口处的三人,感到了火药味。 “怎么站这聊天了,是什么秘密的事情吗?我能听吗?”马祺睿牵着齐琳琳,好奇道。 赢戎此时,身上的气息骤然又冷了几分,一句话把马祺睿噎得快翻白眼。“知道得越多,死得越快!” “哈哈哈!赢戎,好了好了!别逗了!吃饭,吃饭!”蔚昭再也忍俊不住乱吃飞醋的赢戎,哈哈就笑了出来,伸手挽上了他的胳膊,又吧唧在他脸上亲了口劝道。 真是的,和一群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人,闹什么别扭! 而此刻,蔚青心底却有点小爽了,敢情他妹夫不是只针对他一个人,瞧这姓马的,不是被气得都快吐老血了?! 于是,蔚青很淡定的就抬脚往餐厅走了进去,然后坐到了蔚严从身边。其实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看到昭昭这突然跑出来的表哥,也有点不爽。如今姓马的不爽了,他就爽了! 马祺睿被噎得脸阵红阵白,一副想说话又说不出来的憋屈模样,赢戎此时又冷冷的撇了他一眼,轻哼一声。将手直接搂上了蔚昭的腰,也去了餐厅。 “这…这家伙吃火药了?干嘛那么呛?!好歹我是他小舅子!”马祺睿看着那转身的身影,郁闷的与自己家老婆道。 齐琳琳却是笑了,点了点他的脑袋。“你真是情商0!”你小舅子摆明是吃你这表哥的醋了,虽然她也不知道赢戎这醋从何吃起! 被自家老婆也骂笨,马祺睿更郁闷了,自己这到底是惹谁了?!! 时间回流后,有很多事情因蔚昭而被改变了,而很多事情,却还是稳稳的按着以往的历史轨迹而在行进。 像是与阮德辉一醉成事的马祺雪,还是被马家挑选为了媳妇的齐琳琳,还有依旧单身的蔚青。 这些人的缘份却是从来都不曾被改变,蔚昭相信,这应该就是他们的幸福。至于单身的蔚青,她想应该是幸福还在某个角落等着他去寻找。 “马祺睿!你还要站那多久!”落坐半晌的马老发现孙子还没过来,一嗓子中气十足的喊开了。 马祺睿在深刻反省自己为何情商为0中惊醒,快步走了上前。 热闹的生日宴会,从此时开始。 最后一提,某位上将大人在宴会结束归家后,整整在浴室冲了一晚的冷水,让他后悔不该教坏小孩。 “赢戎!!下药算什么本事!!居然还是该死的普通药剂解不了的春药!” 而被怨恨的赢司令正搂着自己的媳妇好眠,眉宇间都是掩盖不住的幸福笑意。 番外也结束了~~~谢谢大家一直的支持,鞠躬! 小舞顺便卖个广告,新书《名门冠宠》,古代言情,宅斗宠文~~~~~~欢迎入坑~~~~~~ i954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