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又见戮神旗

作者 全文字数 3760字
正文]九、又见戮神旗 ------------ 九、又见戮神旗 听到事关两个被抓来炼制“九子戮神旗”的孩子,叶恕顿时消了跑路之意,他小时候就差点因为这件魔器被荒木所害,如今又让他撞上这种事,他自然无法做事两个孩子被害而不理。 两人就这么几句话的功夫,下面的血手已经再次发动了攻击,不过他那对巨爪对付一个人时虽然难应付,但现在换了两个人便有些力不从心了,叶恕跟凌飞宇闪躲起来也之前轻松了许多,两人一边躲闪一边伺机反击几下,一时间双方陷入了僵持。 血手对这种状况显然很不满,目光一寒下,伸手从怀中掏出一面黑sè小旗,扬手便朝空中两人打了过去。 那小旗到了空中立刻迎风一展张成一丈大小,一股yīn风凭空生出将黑旗包围在其中,旗面上一个面目yīn森地小童浮现出来,一对大地诡异的眼睛幽幽地盯着叶恕两人,让两人不由觉得背上一阵发máo…… 叶恕顿时认出了这黑旗的底细,不由面sè一紧叫道:“是‘九子戮神旗’!小心!” 虽然嘴上说小心,可叶恕心里还真不知道给如何防备这面魔旗,他曾亲眼见过荒木施展这“九子戮神旗”时的景象,知道这件魔器同时兼具幻象与法术两种攻击方式,相当的难缠! 那时齐莫戌四人破除那几面戮神旗时虽然看似简单麻利,但当时那四人可都是分神期修者,又是一上来便使出了自己的拿手招数,这才一举毁了荒木的几面旗,如今换成他和凌飞宇面对这魔旗,只怕应付起来就没那么简单了…… 只听那小童口中发出一声尖锐凄厉地号叫,那面黑旗上顿时生出一圈圈黑云来,黑云中鬼哭狼嚎一片,眨眼无数yīn魂厉鬼便从中飞出,朝着叶恕两人围了上来。 “擎天九斩!” 凌飞宇面sè一片凝重,手中飞剑化成巨型剑芒脱手而出,随着他口中大喝一声后,那剑芒顿时如莲huā盛开般骤然绽放,化成九柄一模一样地剑芒斩了出去,一照面间便斩碎了数十yīn魂。 这一招叶恕之前也见过,不过那次凌飞宇是单纯以飞剑施展,而且幻化出的九柄飞剑也只有一柄是真的,但如今那九道剑芒却全部都是真的,且威力也比飞剑要强出了数倍! 直到这时,叶恕才知道当时凌飞宇是留了手,他这一招似乎本来就是配合剑芒才能发挥出真正威力的,若是当时一见面时就使出这招,只怕他应付起来还真没那么容易。 不过凌飞宇这招虽然凌厉,但却稍显有些粗糙,仍有不少yīn魂从九道剑芒的空隙中漏了过去,仍旧张牙舞爪地扑到了两人身前。 “风铃助我!” 叶恕低喝一声,风铃已持着撑开的“dàng魂伞”出现在他身后,方圆三丈的减速区域顿时将两人纳入其中,同时闯入其中的那些yīn魂厉鬼也骤然变成了龟速。 随后叶恕两眼微眯,手指连连点出数道雷罡剑气,将闯入其中的数十yīn魂一一绞成了碎片。 叶恕两人的动作落入血手眼中,尤其是“dàng魂伞”的减速区域出现的那一瞬间,血手不由面上一惊,身上红袍骤然膨胀起来,眨眼化作一面大红帐篷将他罩在了其中。 血手早就从那名白面魔修口中详细了解过他与叶恕之间jiāo手的经过,知道叶恕手中有这么一把效果奇特的怪伞令人防不胜防,所以一见之下,立刻选择先用这红sè帐篷将自己护了起来。 只是这帐篷有点奇怪,从外面丝毫看不到藏在里面的血手,但从里面看那帐篷却是半透明地,血手躲在里面望出去依然可以一览无余,丝毫不受影响。 叶恕也发现了下面血手的举动,不由lù出一抹苦笑…… 上次遇到血手这群魔修时,叶恕靠“dàng魂伞”减速配合“滴水”剑诀一举袭杀了三名魔修,这种配合方式让他尝到了一丝甜头,因此刚刚一见血手时他就想用同样地手段来招呼血手了,只是一直被血手幻化的一对巨爪bī得腾不出手来进攻。 而现在他终于有机会使用那个战术了,可血手却先一步躲入了那帐篷中,令他这一招也顿时没了用武之地。 以“滴水”飞锥施展“滴水”,无疑是叶恕目前威力最强的一招进攻手段,无论穿透力还是威力都相当的不凡,但叶恕却没有自大的以为这招对谁都好用,之前对上那使冰系法诀的魔修时就是一个例子。 那名魔修在身周的寒气保护下,“滴水”飞锥初尝败绩,从那时起叶恕就发现,“dàng魂伞”+“滴水”袭杀这个组合也并非无敌,只有对上的敌人拥有特殊的护身法宝,或者修为高出他太多,令“滴水”这一招无法攻破他们的防护,那叶恕这招组合战术也就自然没了用处。 本来叶恕是想尝试先解决血手的,没了血手,那“九子戮神旗”就是再麻烦也毕竟是件死物,就算能自动攻敌也肯定没有被血手御使时那么厉害,对付起来也能容易许多;可是现在解决血手的打算开来是无望了,叶恕只好把目光又转移到了“九子戮神旗”上。
由于“dàng魂伞”的减速空间将叶恕和凌飞宇都罩在其中,所以刚刚叶恕即使分神观察下面的血手,也不必担心两人受到那些yīn魂的攻击;但相应的,同时处于减速状态下的凌飞宇也无法进行攻击了,这一会儿功夫,“九子戮神旗”已经又释放出了无数yīn魂,将两人团团围了起来。 “这样下去不行,得想个办法毁掉这面鬼旗!”叶恕眉头紧皱,回忆起当年齐莫戌四人与荒木的战斗来。 当时齐莫戌等人毁掉四面“九子戮神旗”时的招数,分别是一招“擎天剑法”,一招由“星霜剑”引落的九天星力,以及一冰一火两件法宝释放的攻击。 那招“擎天剑法”纯粹是以蛮力破坏了“九子戮神旗”,虽然凌飞宇也会这招剑法,但想想他和当年那位鸿暝道宗的前辈之间的修为差距,叶恕不认为他能做得到同样的事情。 而那位蓬莱仙阁地前辈使用的两件法宝,叶恕是一点头绪也没有,至于冰火法诀,他拿得出手的也唯有一道“红莲业火”,只可惜这道法诀以他这半吊子的修为根本发挥不出什么威力,炼化块玄晶磁石都要好半天功夫,拿来烧那“九子戮神旗”还不知道得烧到何年何月呢…… 至于师父的“星霜剑”引动的九天星力,本就是一种蕴含浩然正气的天地之力,对这类魔mén法器本就有一定的克制作用,再加上那一招本身的威势,能破坏“九子戮神旗”也不奇怪。 可叶恕手上又没有星霜剑,同样的办法自然无法复制,不过说起克制魔器来,叶恕便想到了雷法,无论是他还是凌飞宇,两人都掌握着一种雷法中最强大的神雷,若是从这条思路去想,或许可以一试…… 下方的血手望着空中被无数yīn魂团团围住的叶恕两人,嘴角不由lù出一丝解气的笑容,这两个捣luàn的家伙虽然有点本事,但既然他动用了压箱底地法宝,只怕他们也撑不了多久了,血手心中已经开始盘算着待会去接收两人身上法宝的愉快情景了。 突然之间,“轰轰”两声强烈地爆炸在空中炸开,那围了厚厚一堆地yīn魂顿时被清除了一片,随后便见叶恕拖着凌飞宇从中冲了出来。 令血手有些诧异地是,这两人没有趁机逃跑,反而向“九子戮魂旗”直冲了过去,血手不由有点怀疑,这两个家伙是不是吓傻了?但下一刻他便知道自己错了…… 在凌飞宇的巨型剑芒开道下,两人眨眼间便突破了无数yīn魂的拦截到了“九子戮神旗”附近,随后叶恕一把丢出了手中的“dàng魂伞”,悄然现身的风铃在空中接过纸伞,轻盈地向前踏出几步,眨眼间便到了血手上方三丈之处,随即,“dàng魂伞”撑开了。 此时才反应过来的血手骤然sè变,但却已经晚了,减速区域瞬间将包括血手在内的红sè帐篷罩在其中,刚想指挥戮魂旗上的主魂童子攻击叶恕两人的血手动作也变得迟钝起来…… 而此时叶恕两人手中则飞速变幻着法诀,片刻之间,两颗颜sè各异的雷球已出现在两人身前。 “紫霄金雷!” “乾天心雷!” 一金一银两颗雷球猛然朝戮魂旗上那面目yīn森的童子shè了过去,下一刻,一道刺目的白光在空中绽放开来…… “我勒个去,这两种雷法碰一块怎么这么恐怖……” 片刻后,一身灰头土脸地叶恕望着空dàngdàng地天空,心有余悸地道。 在他旁边,身上的衣服同样变成乞丐装的凌飞宇也是一脸地呆滞,两人都没想到这两颗神雷加在一起,威力竟会暴增数十倍,刚才那一下不但成功毁掉了“九子戮神旗”,还干脆直接炸地连渣都没剩一点,刚才两人要不是反应够快,现在也去给“九子戮神旗”陪葬了。 不过还好,最初的目的还是达到了,叶恕望了一眼被“dàng魂伞”罩住的红sè帐篷,拍拍凌飞宇的肩膀道:“我带四眼儿去后山找那两个孩子,他就jiāo给你了,记住,风铃只能独立支持‘dàng魂伞’一刻钟,如果到时间我还没回来,那家伙就靠你拖延一会儿了。” “放心吧,只是拖住他的话,我有信心至少多撑一刻钟!”凌飞宇拍在xiōng口灿烂地笑道。 “但愿吧,实在撑不住你就跑吧。”叶恕调笑道,见凌飞宇果然变了脸,不待他开口骂人便立刻转身投向山寨后方去了。 喜欢请收藏,您的支持就是俺码字的动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