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简化版金光盾

作者 全文字数 3552字
正文]二十六、简化版金光盾 ------------ 二十六、简化版金光盾 凌飞宇跟屠九重离开无空山的时候并没有跟叶恕告别,因为此时叶恕已经吃透了几本关于炼器基础的书籍,正式开始了炼器,未防分神直接让血罗刹守在在炼器室外,不让任何人进入打扰。 而且他连纳虚dòng天中的悠悠和两个小孩都放了出来,因为这段时间他的心思都集中在炼器上,生怕自己太过入神,一不小心把他们饿死在纳虚dòng天里…… 对于潇湘仙子炼器的要求,叶恕并不认为自己随便炼制一百件下品地器就能ménghún过关,那《天鹏逍遥诀》毕竟不是寻常功法,就算潇湘仙子要求他拿一件仙器来换都绝不过分,就算人家潇湘仙子不跟他计较,他也过不了自己那一关。 叶恕从不喜欢欠人,所以他心底里sī下琢磨,自己至少要练几件上品地器,甚至灵器出来才勉强说的过去。 所以凌飞宇离开的事叶恕并不知道,他现在正一mén心思扑在制作第一件防御法器——“金光盾”上。 “金光盾”是天剑mén内mén弟子的制式防御法宝,只属于中品地器,除了纹刻的五个阵图外,最困难地部分是将三面盾牌整合在一起,在应敌之时释放出来便会同时幻化出三面金光盾,除了360度全面防御外,还有轮流分摊攻击的作用。 只是关于整合的部分叶恕现在却无法做到,因为他从没见过这个制作过程,一点实际经验也没有;而那些书籍中虽然有关于整合法器的资料,但那些却属于比较艰深的内容,以叶恕现在的程度想要nòng懂还有些吃力。 所以最后叶恕决定,暂时放弃后面整合的部分,先将单面金光盾炼制出来再说,这个简化版的金光盾即使没有原版那么强,却至少也算一件下品地器,就算失败了也不要紧,就当是练手积累经验好了。 叶恕那面金光盾之前已经毁于师兄岳惊雨之手,但却将那破损的金光盾捡了回来,这两天他将那件残品仔细研究了一番,倒也从上面看出来一些端倪,最大的收获还是对几个阵图的实际排列有了更深的认识。 之前叶恕自己炼制“滴水”飞锥时,只是将三个阵图挨个刻了上去,而看了金光盾上的几个阵图后他才发现自己之前的做法是多么的粗糙…… 金光盾的五个阵图分别是“磐石”、“卸力”、“浮羽”、“幻化”以及最主要的“流光金甲”阵,这面金光盾损毁的只剩了上半部分,完整保留的阵图也只有“浮羽”、“卸力”二图,以及部分“流光金甲”的阵图。 “流光金甲”脱胎于五行法术中的防御法术“金甲诀”,是炼气期弟子就可掌握的法术,虽然铭刻于金光盾上后,却可以令防御能力提升数十倍,但这道法术本身能够提供防御力并不太强,以叶恕现在的修为就是几道气剑就可击破,因此其阵图绘制起来也并不算复杂。 “卸力”阵图叶恕是第一次接触,之前也从那些炼器书籍中见到过,早已默记于心;而“浮羽”阵是“滴水”飞锥上的三个阵图之一,叶恕更加熟悉,但是刚看到金光盾上的残图时,叶恕却差点没认出这三个阵图来…… 还好三个阵图并不复杂,在huā了一点时间后,叶恕终于从那个乍看完全陌生的残图中找到了三个阵图的影子……原来,那三个阵图外围都是一个正规的八面体,只是内部纹路有些不同,而炼制金光盾的那位修者则将三个阵图整合在了一起,甚至连内部几条重合的路线都叠加成了一条纹路,因此乍看之下叶恕才以为这是一个从未见过的阵图。 在看出其中的真相后,叶恕略一思索,顿时有种茅塞顿开之感——这种整合的绘制方式有几个优点,第一个是节约了绘图时的时间和法力消耗,虽然这个整合的阵图看似好像复杂了,但实际上却是将三个阵图的工作量缩了三分之一,这点对于像金光盾这样需要批量炼制的通用法器来说,可以提高很大的效率。 而第二个优点,可以说是出于安全的设计……这片残盾是金光盾中心的部分,外围应该还铭刻了“幻化”和“磐石”这两个阵图。 “幻化”的作用是便于收藏,可以令金光盾在平时不用时化作手掌大小的一面小盾;而“磐石”的作用是提高金光盾本体材料的坚硬程度,令其更加难以被破坏。 只是这两个阵图必须刻于整面金光盾的边缘处,所以没有跟前两个阵图整合在一起。不过也正因为如此,这面金光盾在被攻击损毁外围部分后,只要处于防御力最强的中心处的三个整合法阵不被破坏,依旧可以提供一定的防御作用,继续凑合着使用。
可惜这面金光盾中心的阵图也被损毁了一块,算是彻底废了…… 不过有了这些领悟,叶恕已觉得收获颇多,而此刻他正在以“红莲业火”炼化一块千年寒铁,准备按照这种整合阵图的方法,尝试自己铭刻一次。 千年寒铁寻常之火难以融化,幸亏叶恕之前学会了“红莲业火”,不然现在可有的烦了。 很快,那块千年寒铁已融化成一泡铁水,被叶恕打出的一道法力一番摆nòng,终于nòng成了一面盾牌的形状,只是望着这面叫“锅盔”更形象点的盾牌粗胚,叶恕脸上的肌ròu不禁有些神经地chōu了两下…… “他妹的……果然是眼高手低了,这跟俺脑中构思‘天龙盾’完全不一样嘛……“ 甩了甩头,叶恕很快从这沉重的打击中恢复过来,刻意忽略那“锅盔”的外形,打出法力开始在上面刻画那练习过上百次的阵图。 随着他的手指凭空勾画,一道法力凝聚的金线在那盾牌胚体上轻盈地跳动着,不时穿梭变幻,片刻功夫已将边缘处的“幻化”阵图勾勒完毕。 望着那跟构思相差无几的阵图,叶恕吁了口气,毕竟是练过几年素描的,这画图的活可比手工活做得中看多了。 “嗯,要不要在上面画点huā纹装饰一下,反正还有那么多的空白处,嗯嗯,nv人都爱huā,不如画几支梅huā吧,潇湘仙子一定会喜欢……” 闷sāo地自言自语着,叶恕已经将中间的阵图也刻画好了,然后又随手在下方的空白处画了一枝冬梅。 做了一下收尾工作后,叶恕一把将那面“金光盾”摄了过来,冲入一道法力后,盾牌上的“金甲诀”立刻被jī活,绽放出一抹特有的金芒,金芒流转之下,那面盾牌看上去也没之前那么丑了,叶恕屈指在上面一弹,听着清脆地响声,满意地笑了。 “就是不知道实际效果如何,出去找人试试吧。” 叶恕将盾上的“幻化”阵图jī活后,金光盾立刻缩小成了一个小“锅饼”,被他揣进怀里朝外面走去。 叶恕本想让血罗刹帮忙测试金光盾的,但出了“炼器室”后,却见外面等了一个人,正是那黑衣青年,笑天。 “你怎么在这里,找我有事?”叶恕略有点意外的问道。 “呵呵,我是来跟你道谢的,”笑天爽朗地笑道:“先前多亏你们出手相助,我们才没全军覆没,而且因为你们一路护送,我们才能及时来到无空山,在潇湘仙子救治下,不笑也保住了一命。” “不用客气,我们也只是顺手而已。”叶恕客气地应合道,“对了,不笑怎么样了,还能恢复修为吗?” 笑天脸sè一僵,随后lù出个苦笑,有些失落地道:“潇湘仙子已经看过不笑的情况了,虽然保住了一命,但毕竟本命妖丹已经不在,可算是修为尽失,也只能重新开始修炼了……” 说到这里笑天仰头望天,深深叹了口气:“唉,虽然有以前的底子和经验,但重新修炼也只能比之前快一些罢了,若要再次化chéng人形,恐怕至少也要百年以后了……” 望着这妖族青年眼神中浓重的失落,叶恕心中微微一动,他深切感到这青年是真地很关心那白衣青年不笑,可惜他对此也无能为力,否则他倒真想帮这妖族青年一把。 “对了,”笑天唏嘘一声后,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一整脸sè道:“之前你那两位朋友来跟你告别,你这尊‘mén神’却不准他进去,恰好我也来找你道谢,你那朋友就托我跟你说一声,他先离开了,有时间再去天剑mén找你相聚。” “两个朋友?你是说凌飞宇凌师兄,跟那个屠九重一起走了?!”叶恕一怔后立刻反应过来,不由脸sè一变,急忙问道:“他走了有多久了?朝那个方向走的?” “额,有半个多时辰了吧,是朝东北方向走的,也没说去哪里……”笑天答道,见叶恕神sè不对,不由奇怪地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不妥吗?!” “不妥大了!”叶恕怒喝一声,这些天他忙着炼器的事,却忘了处理一件事,就是之前他们合力解决那雷球危机时,屠九重突然将笑天救醒的事,叶恕隐隐猜到,这件事中屠九重一定做了什么手脚! 而现在这个屠九重却跟凌飞宇一起离开了,不知是不是错觉,叶恕突然有种心慌的感觉,当即收了血罗刹,chōu出紫鳞剑便冲天而起,向东北方追了过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