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初露狰狞【下】

作者 全文字数 3830字
正文]二十八、初露狰狞 ------------ 二十八、初lù狰狞下 屠九重一脸笑意地望着凌飞宇,抬手取出一颗丹yào放到他口边,笑道“呵呵,凌师兄,对不起了,为了让你说出口诀,小弟我也只能得罪了……” “这是什么?!”盯着那颗yào丸,凌飞宇惊疑不定地问道。 “呵呵,这是我大师兄以前最喜欢用来折磨人的东西,蚀心化骨丹!”屠九重笑道:“等你亲身尝过它的滋味后,你就知道我那大师兄是否该死了……不过我也不想害你的xìng命,只要你把口诀说出来,我立刻为你解毒。” 说完,屠九重撬开凌飞宇的嘴,强行将那颗yào丸给他喂了进去。 yào丸入喉既化为一道**辣地火气钻入胃中,随即向五脏六腑扩散而去,凌飞宇初时倒也没觉得太难过,但很快,从心窝中传来的那种蚀心挠肺的强烈麻痒感便令他变了脸sè,仿佛千万只蚂蚁在体内啃食一般,即痒又痛,令他不由难过的在地上翻滚挣扎起来…… 看着凌飞宇在地上翻滚,纠结的面孔明明在承受在巨大的痛苦,但口中却始终没发出一丝呻yín声,屠九重目光一闪,随即冷冷一笑,抱臂在一旁冷眼旁观起来。 骨头硬的人他见多了,但能在这“蚀心化骨丹”的折磨下坚持半个时辰的却没有一个,屠九重有信心,过不了多久凌飞宇就会求饶了…… 突然,屠九重面sè一动,身子倏地向旁边一闪,一道红光几乎擦着他的衣边骤然落下,“噗”地一声便没入地面之中,地上顿时多了一个不知有多深地dòng|眼。 险之又险地避过这记突然袭击,屠九重额头已吓出一片冷汗,当即转身抬头望去,顿时看到了一个停在空中的熟悉身影,不由惊呼一声:“他怎么追来了?!” 空中那人正是叶恕,幸亏凌飞宇两人一直用御风术赶路,走的时间又不长,这才让他御剑一通集追后赶了上来,一见凌飞宇在地上挣扎的惨状他就知道自己那糟糕的预感成真了,当即连招呼也没打一下便给了屠九重一剑,却没想到这家伙机警的很,竟然避过了他这一剑。 而屠九重此时望着空中正冷冷盯着自己的叶恕,心中已是如惊涛骇làng,他一直对叶恕有些隐隐的忌惮,不管是叶恕一直对他表现出的敌对视线,还是叶恕那层出不穷地手段,都让他清楚地看到两人之间的差距,所以他才会把心思转移到了凌飞宇身上,也正是因为这种潜意识中的畏惧心理作怪。 屠九重本以为叶恕一mén心思放在炼器上,自己把凌飞宇骗出来就可以随心所yù了,却没想到叶恕还是在这关键时刻出现在自己面前,而且此刻叶恕眼中那毫不掩饰地杀意已令他意识到,自己隐藏的面目已经彻底暴lù,他毫不怀疑,接下来叶恕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他灭杀在此地! 但屠九重既能从mén派追杀中逃脱到此,又岂是会束手待毙之人,此时只见他迅速从身上掏出一颗yào丸散入口中,脸sè片刻间已变得通红,接着大吼一声,一股强烈的法力bō动从他身上爆发出来,顿时在身周jī起一片气làng。 叶恕目光一闪,屠九重竟然一瞬间展现出了堪比金丹三四层修为的法力,这不由不令他怀疑这家伙是不是一直在隐藏实力,但看到屠九重实力暴涨后脸上那病态的两抹酡红,叶恕已隐约明白了过来…… 屠九重刚才服下的那颗yào丸,十有**有可以暂时提高修为的作用,不过这种强行提高的修为是靠jī发身体潜能实现的,绝不可能持久,而且过后更会给身体造成极为严重的损害,一般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有人愿意使用如此狠yào,想不到此时这屠九重能如此决断力! 不过正是他这份决断,反倒令叶恕心中除去他的心意更加坚定了几分——普通人变坏也没什么,怕就怕这种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的人,一旦堕落,这种人才是最可怕的…… 目光一闪,叶恕手中剑诀已动了,钻入地下的紫鳞剑方向一转,便从屠九重身下的地面中冒了出来,这一招有些yīn险,但为了除掉这个有着极大威胁的未来大魔头,叶恕也顾不上这么多了。 不过叶恕忘了一件事,那就是修炼丹道的屠九重也是炼过神念的,地下的紫鳞剑的动向自然也逃不过他的感知,因此当紫鳞剑一冒出地面时屠九重就已经向后退了一步,再次避过了这一剑。 随后,屠九重出手反击了…… 只见他双手一张,六道红线便各自划了一道弧线缠上了紫鳞剑,随即叶恕便惊讶地发现,他与紫鳞剑之间的感应竟然就此断了! 就在叶恕这一分神时,屠九重再次一震衣袖,这次却发出数十道白芒,如同乒乓球大小,悉数向空中的叶恕飞了过来。
叶恕也早习惯了在战斗中放出神念,因此当那些白芒一进入他的神念感知范围中后,他就nòng清了那些白芒的真面目——竟是十几颗洁白地丹yào! 叶恕这是第一次接触修炼丹道者,对他们并不太了解。 这些炼丹者终日与丹yào打jiāo道,也多少对炼器之道有些触类旁通地了解,一般他们都习惯炼制一些包含各种yào效的丹yào来代替法器,这样他们也不用另外修炼什么法诀来御使法器,直接用他们炼丹收丹的法诀就可以了,而且由于终日练习,使起来也更加灵活顺手。 而他们那些特殊的“丹yào”法器,既可以向寻常法器一样御使来攻敌,又可以在斗法中随时爆炸释放出yào效,可以收到一些奇兵之效,总能给对手造成一些麻烦。 所以一般人在面对丹道者时,都会时刻注意不让他们这些特殊的“法器”近身,以免不知不觉就着了他们的道。 叶恕虽然不清楚这些,但他脑中的凌若虚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因此在发现那些法器的真相后立刻出言提醒了叶恕,两人之间通过意识jiāo流,迅速无比,只在片刻之间叶恕就知道了这些法器的麻烦之处,当即剑诀连点,一瞬间释放出数十道剑气,朝那些丹yào迎了过去。 借助神念的帮助,叶恕发出的这些剑气的前进路线,与那些丹yào的飞行路线丝毫无差,恰好可以将其全部拦截下来。 但令叶恕惊讶地是,屠九重修炼的控丹手法竟然jīng奇非常,打出的丹yào半路还可随意控制,那些丹yào竟然被他略一cào控之下,只有小半数被剑气拦截了下来,其余地却绕着圈子依旧朝他打了过来…… “切,跟我来这招……”叶恕撇嘴一笑,手中突然多出一把纸伞,正是“dàng魂伞”。 叶恕把“dàng魂伞”撑开后朝头上一抛,一个方圆三米的减速区域立刻将他包围起来,那些丹yào到了这个区域中后立刻慢了下来。 随后叶恕一抖手打出三枚“滴水”飞锥,以神念jīng确cào控之下,片刻功夫就将那些坚硬程度不足的丹yào一一击爆,只剩下正前方shè来的三颗。 这倒不是叶恕做不到,而是他故意留下了这三颗丹yào,却是想用来测试一下新炼制的那面金光盾。 此刻屠九重的修为已有金丹三四重的程度,比他金丹六层的修为也相差不多了,而这些丹yào虽然在硬度上有些差强人意,但被屠九重以现在的修为打出后威力已然不俗,比之他的雷罡剑气也差不到哪去了,用来测试地器中品的金光盾正合适。 “dàng魂伞”一收,三颗丹yào顿时速度徒增打向叶恕,但几乎同时,叶恕身前也已亮起了一面金光闪耀地圆盾,三颗丹yào皆打在了盾牌上,jī起三声清响…… 这一碰之下金光盾仅是光芒微黯,却并没什么损坏,结果跟叶恕预料的也差不多,他不由满意地点了下头。 但下面的屠九重此时却目光一闪,虽然他不知道叶恕突然变出的那把纸伞是怎么搞的,但那纸伞的效果却把着实把他吓了一跳,本来他无论修为还是法器就都比不过叶恕,有了这把纸伞后他更觉得自己没什么胜算了。 本来屠九重已经打算转头逃跑的,但令他意外地是叶恕竟然在最后时刻收了纸伞,留下了三颗丹yào,并任那三颗丹yào撞到了身前的护盾上,这一变故令屠九重心中顿时一喜,因为他看到了一丝机会…… 隐隐一笑,屠九重手中法诀突然一变,叶恕身前那三颗丹yào上突然齐齐现出一丝裂纹,随后“啪”地一声中爆了开来,三道紫sè烟雾顿时从爆开的丹yào中扩散开来,眨眼间已在空中形成了一片紫黑sè烟云,将叶恕包裹在其中。 片刻之后,一个人影从那片烟云中钻了出来,身形却有些踉跄,随后便如喝了酒般,一头栽了下来。 “扑通”一声,叶恕狠狠摔到了地上,望着他的狼狈相,屠九重得意地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叶师兄,小弟这‘七步追魂烟’的滋味怎样,还不错吧?叶师兄虽然手段不少,却终究还是年轻,差了些经验,我们炼丹者的丹yào岂是可以随便近身的?!哈哈,这次你就当jiāo了次学费吧,不过,这学费可能有点贵就是了。” 屠九重揶揄地笑着,手指一动,叶恕腰间的百宝囊便自动松脱飞入了他手中,抚mō着这件百宝囊,屠九重脸sè顿时显出一副mí醉的神sè,却没注意到旁边似乎失去了知觉的叶恕此时的手指却微微一动……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