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五、甘平与树妖

作者 全文字数 3646字
正文]三十五、甘平与树妖 ------------ 三十五、甘平与树妖 话分两头,却说悠悠、龙宝儿、甘平三个误打误撞闯入炼妖壶中后,却也因炼妖壶的随机投送xìng而分散了,悠悠跟龙宝儿因牵着手落在了一处,甘平却独自落到了另一个地方。 当甘平睁开眼后,也发现自己到了一处陌生的地方,眼前的景象与叶恕看得的景sè颇为相似,入眼的全是一片灰méngméng的颜sè,不同的是,甘平身前不远处,站着一个相貌颇为奇怪的“人”…… 那“人”乍看就像一截枯树,全身上下裹在一件枯黄sè的袍子里,头上的头发luàn蓬蓬地,还chā着几根树枝,枝头上几片半黄的叶子随风摆动,仿佛随时都会落下。 若不是这人有头有脸,甘平真要把他当成是一截树桩子了。 甘平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后,左右看了看,却没发现悠悠和龙宝儿的影子,略一发呆后走到那怪人面前,打量起那人的脸来。 那怪人也一声不吭,毫无表情地脸孔上,一对小眼睛也盯着甘平,不知道在想什么。 这一大一小互相打量了一会儿,还是甘平先开了口,问道:“大叔,你看到过两个跟我差不多大的小孩吗?” 那怪人缓缓地摇了摇头,头上的枝桠随着他的头微微晃动,突然一只小鸟受惊似的从他头上飞了起来,唧唧喳喳地叫了几声后,发现没什么危险才又落了下去,原来那鸟已在他头上筑了个巢…… 甘平张着大嘴眼看着那只鸟儿落回怪人头上,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叫道:“大叔,你头上被那鸟儿当成鸟窝了,我帮你赶走它吧!” “不用……”那怪人终于开了口,语速有些缓慢地道:“这只鸟是传说中的平安鸟,落在谁身上就能给谁带来平安,别人求都求不来,我又怎么能赶它走呢?” “平安鸟?”甘平眨眨眼,半信半疑地点点头,心里却嘀咕道:“我怎么没听过这种鸟啊,这大叔肯定是骗人的,他一定是太懒了,懒得动手赶鸟,也懒得洗头发,嗯,一定是这样,不然也不会懒得头上都长草了……” 这时一阵咕噜声自甘平肚子中响起,甘平这才想起早到了该吃饭的时间,可他现在却连自己在哪里都不知道,不由抬头向那怪人问道:“大叔,这里不是无空山吗?你知道怎么回潇湘仙子的无空山吗?” 怪人又摇摇头,见甘平一脸失望无措的样子,目光微微一动,枯黄长袍一阵蠕动,一只枯瘦的手臂慢慢伸了出来,在甘平的注视下慢慢伸长,变|硬,最后化成了一段树干!(这段描写怎么感觉好邪恶—— 甘平愣愣地望着怪人,虽然面sè有些惊讶,却没有一丝慌luàn。 自从上了无空山之后,甘平、悠悠还有龙宝儿三个小孩,近一年多的时间都跟山上的小妖怪们玩在一起,见过的妖族多了去了,其中也不乏草木成jīng的huā妖树妖,因此现在虽然已明白眼前这怪人可能是个妖怪,却也没有大惊小怪。 或许是甘平的反应给了树妖勇气,本来树妖还有些不安的眼神平静了下来,而他那只变作树枝的手臂上也缓缓生出了几个新芽,随即生出huā苞,在短短时间内演绎了从huā开huā落,到果实成熟的全过程,片刻之后,枝头上也结出了三个大大地桃子! “哇,好厉害,好香啊!”甘平欢快地拍手跳起来,闻着那几个熟透的桃子飘到鼻端的香气,忍不住狠狠吸了一下,嘴角已流出一道透明的口水…… “吃吧……”树妖眼中微微lù出笑意,“手臂”伸到甘平面前,示意他摘桃子。 “多谢大叔了!”甘平欢喜地一手一个摘下两个桃子,狠狠地咬了一口,入口的果ròu饱满多|汁,顿时令他又忍不住赞了一声:“好甜,真好吃!” “你知道我是妖怪吗?” 看着甘平大口大口地吃着桃子,树妖略一迟疑问道。 “嗯嗯。”甘平一边大快朵颐,一边含糊地点着头。 “那你不怕我?” “有啥好怕的?” 甘平的回答简单地令树妖一愣,随后脸sè终于微微一动,扯出个似是而非的笑容。 等甘平吃完桃子,却又犯起愁来…… “我怎么走才能回去啊?不知道悠悠和宝儿在哪儿,他们肯定也肚子饿啦……” 树妖看着甘平,目光微动,他自然知道甘平一进入炼妖壶就可能永远出不去了,但却没告诉甘平真相,一方面是怕甘平知道真相后失去希望,另一方面就算说了,以甘平这年纪也不一定听得懂。 略一迟疑,树妖缓缓开口道:“找人的话,我可以陪你找……”
“真的?太好了!”甘平仿佛找到了靠山,开心的叫了起来,随便朝着一个方向就跑了出去,跑出几步回头见树妖还在一步步地往前挪,立刻又返回来,扯着他的衣袍一起走。 两人这一走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到最后甘平直接累得走不动了,树妖就把他背起来走,直到甘平在树妖背上睡熟才停了下来。 将甘平从背上轻轻地放下来,看着他蜷在地上熟睡的脸庞,树妖的眼神变得温柔起来,仿佛透过甘平看到了很久很久以前,那个把他亲手栽下,陪他一起长大,最后也葬在他树根下的小牧童…… 当甘平再次睁开眼睛时,发现天sè还是跟他之前看到的一样,想到之前赶了那么久的路,却一点也没有天黑的迹象,甘平不由有点奇怪。 坐起身,甘平发现旁边的树妖大叔好像也睡着了,但从他头上却传来的一声清脆的鸟鸣。 甘平目光一亮,自语道:“大叔帮我这么多,我也要做点事回报他才行,不如就帮他清理一下头上的鸟窝吧!” 一边说着甘平就轻手轻脚地朝树妖身上爬了上去,树妖似乎睡熟了,竟然没有醒来,任凭甘平几下就灵活地跑到了他的肩上。 那只鸟儿似乎因为甘平的突然出现受了惊,立刻飞了起来,抓不到鸟甘平也不在意,瞅准那个鸟窝就揪了下来,狠狠地摔倒了地上,然后又溜下地踩了几脚,把那鸟窝彻底变成了一堆杂草。 空中那只鸟儿转了几个圈,最后悲鸣一声向远处飞去,甘平冲它做了个鬼脸,为自己的胜利得意不已。 只是之后也没什么事做,树妖又一点没有睡醒的意思,自己玩了一会很是无聊的甘平最后又挨着躺了下来,继续睡去。 当甘平再一次清醒,却是被树妖摇醒的,而树妖的表情也有些不一样了,似乎,有些惊慌…… “快到我身上来,附近有魔修,我们得快点逃了!” “魔修?!”这两个字眼让甘平如遭雷击,自从村子被那群魔修毁掉后,魔修在甘平的心中就变成了恐怖的代名词,此时一听顿时吓懵了…… 树妖见他愣住不动,也顾不上其他,一把把甘平抄起来抗在肩上,两只tuǐ突然迅速长长,直长到十余米高后才停了下来,随即便甩开两条长tuǐ迈开大步,朝他们的来路奔去。 虽然树妖这种夸张的赶路方式已经算是不慢的了,但频频向后望去的甘平却很快就发现了后面出现的追兵——数十个低空飞行的黑点紧追在后面,正迅速接近中…… 甘平吓得脸sè煞白,目光落在树妖头顶的luàn发中,突然一怔,呆呆道:“大叔,难道那只鸟真地是幸运鸟吗?是因为我把它赶跑了,才会招来这些魔修的吗?!” “当然不是!那只是只普通鸟而已!”树妖目光一动,随即立刻答道,但心中却知道,那些魔修真可能是被那只鸟儿引来的…… 那只鸟也是一只灵鸟,颇通人xìng,陪伴树妖渡过了不知多少年的寂寞岁月,但毕竟只是只鸟,被甘平破坏了生活多年的巢xùe后自然心中会有恨意,或许就是它故意引来那些魔修,为的就是借这些魔修报毁家之仇。 若是放在平时,树妖也不怕那些魔修,他在附近生存数千年,自然知道这伙魔修盘踞在附近,但他只要变成树木便可敛去所有气息,根本不怕那些魔修发现他的真正身份。 可是现在却不同了……有甘平跟他在一起,即便他可以逃过魔修的眼睛,他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甘平被那些魔修害死,虽然只是一天一夜的相处,他却发现自己已经放不下这个孩子了…… “哈哈哈,竟然是一个树妖,看样子至少有上千年修为了,这下子咱们可走大运了!” 很快,那群妖修便追了上来,看清树妖的模样后,领头的那个魔修立刻惊喜地叫了起来。 听了那魔修的话,其他的魔修也顿时来了jīng神,手中也立刻发起了攻击,各式法器hún杂在数道法术之中,一窝蜂地朝树妖打了过来…… 树妖双目一黯,转头在甘平耳边低声道:“快跑,一直向前跑,不要回头!” 随即树妖左手提起甘平,手臂倏地伸长数十米带着甘平向前探去,然后只听“咔嚓”一声,树妖竟抬起右手一掌拍在肩头,整个左臂立刻齐肩而断,接着又被树妖猛的一掌拍在上面,断臂带着甘平加速飞了出去…… “大叔,不——” 眼看着树妖湮没在那些法器术法之中,甘平眼中的泪夺眶而出,心中却被悔恨填满…… “是我害了你,大叔,我不该赶走你的幸运鸟……大叔,我对不起你……” 求收藏,求支持~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