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山雨欲来

作者 全文字数 4020字
正文]三十八、山雨欲来 ------------ 三十八、山雨yù来 甘平盘膝而坐,摆了个五心朝天印,正在修炼叶恕刚刚传授给他的筑基法诀。 通过神念感应,在叶恕眼前的甘平已不再像之前那样灵光透顶,而是只有身周散发着一层淡淡的先天灵气,这是刚刚叶恕替他强行打通了三大主xùe后的结果,让甘平的先天灵气可以尽快被自己吸收,而不至于白白消散làng费。 而且打通三大主xùe后,甘平在进入炼气期后也省了很多功夫,至少能节约近一年的修炼时间,通常也只有被师傅从小带起的亲传弟子才能享受这种待遇,叶恕对甘平倒也算下了功夫。 不过叶恕一路飞回来,之后又耗费法力替他打通三大主xùe,现在全身法力也依旧消耗一空,浑身筋脉内空dàngdàng的那种感觉令他难受yù死,连坐着都有些勉强,而他正拿只一颗珠子端详着,一脸的犹豫不决…… 这颗珠子是一颗内丹,是从带回来的那些魔修尸体中取出来的,由于大多数魔修都是死在叶恕和血罗刹的手上,叶恕又是它们老大的主人,那些火鹤也不敢贪墨那些内丹,把十一颗内丹分了六颗jiāo给了叶恕。 叶恕也知道,吸收内丹中的灵气是这壶中界中补充灵力的最主要途径,可是他心理上却有些过不去,比较夺人内丹来提升修为这种事太过残忍,在外面都是只有妖魔才会干的勾当,道mén中人虽然也有人偷偷猎杀妖族夺取内丹,却很少有直接吸收的,即便有也是偷偷mōmō不让人知道的,多数情况还是拿来炼器之用。 叶恕正犹豫着,旁边一个大胖子摇摇晃晃地走了过来,盯着他手中的内丹垂涎yù滴,腆着脸笑道:“主人,您要是实在不想用也不要这么难为自己,就让属下来替你解决这个麻烦吧,反正只要在属下这火鹤山上,也没人能伤得了主人……” 叶恕瞥了这大胖子一眼,这家伙就是那只自称“火鹤大圣”的féi鹤,以他的修为自然早就可以化为人形,只不过这丫的在这壶中界呆的时间太长,原本进来时身上的衣服早就烂掉了,他又从没法那些死人身上找到合体的衣服,索xìng便直接变回了原形,千百年来一直以这副féi鸭子的模样示人…… 不过他的本体太过“高大”,叶恕嫌跟他jiāo流时老是抬着脖子太累,就bī他变成了人形,这位火鹤大圣开始自然不从,毕竟他虽然惨败在叶恕手上,但本身修为却比叶恕高了不知多少,又如何甘心乖乖做人奴仆?但当叶恕发动了一次《同心诀》给他吃了点苦头后,这位大圣才认清了现实,也只得乖乖从了。 当他变chéng人形后,叶恕也被眼前这一坨白huāhuā的ròu晃得有点傻眼,好不容易才强忍住了让他变回去的冲动,然后又从纳虚手镯中给他找了一套可自行变化调整大小的低阶法袍穿上,这才把他整得有了点人样了…… “鹤三,想要内丹就去你跟那些子孙要,少来打我的主意!” 鹤三是叶恕给火鹤大圣这大胖子起的名字,因为在他之前叶恕已有绯翠和九官两个妖仆,他虽然修为最高,在叶恕心中却也只能排行第三。 鹤三吭哧几声后,一脸忸怩地讪笑道:“它们那么一大帮子分五颗内丹,自己还不够呢,我这当大王的怎么好意思跟它们抢,还是主人这宽松,反正您用一颗就够了,其他的留着也没用,不如赏给属下……” 听了他这番理论,叶恕不由翻了个白眼,心中却又是好气又是好笑,这胖货对自己的鹤子鹤孙倒是体贴,却跑来刮自己这个主人的油水,不过他说的也有点道理,这次那些被杀的魔修虽然战斗力比他还差点,但实际修为却都已到了元婴期,只是因为被炼妖壶中的规则限制才无法发挥应有的实力,但他们的内丹却是实实在在的元婴级的。就拿叶恕手中这颗内丹来说,其中蕴含的灵力既jīng纯又庞大,就算叶恕吸收其中的灵力把法力恢复全满后,大概顶多就是消耗掉其中三分之一的灵力,所以留在六颗内丹一时还真用不了。 可是谁会嫌钱多啊?用不了可以留在以备不时之需嘛,也不一定非要扔出去便宜别人吧! 不过看到眼前这大胖子腆着张脸流口水的样子,叶恕还是摇头一笑,丢给了他两颗内丹,毕竟鹤三现在也是自己人了,皇上还不差饿兵呢,自己这当主人的也不能太亏待他,而他之前跟自己打了那一场也消耗了不少力气,确实也需要恢复一下法力。 再者,就像鹤三说的,只要有他在这火鹤山上守着,便可保自己和甘平安全无事,所以让鹤三保持最佳状态也是很有必要的。 鹤三拿到内丹后立刻直接往嘴里丢了一颗,然后便坐在一边开始炼化其中的灵力,就在他身边叶恕立刻察觉到了鹤三身上的法力出现了明显的回升。 “炼化内丹的效果竟然这么明显?”叶恕不由一怔,望了一眼手中那颗内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不用,反正有鹤三保护,他完全可以在火鹤山上靠打坐恢复法力,虽然缓慢,但至少心无滞碍。
做了这个决定之后,叶恕顿时觉得心情轻松了许多,隐隐间突然觉得自己又有了些感悟…… 就像佛家讲修行修心一样,道mén也讲随心而行,若是心中有所滞碍,修为便会出现问题,甚至停滞不前,反之便会对修为提高大有助益。 这些道理做师傅的通常都会对mén下弟子讲,但讲归讲,真正能听到心中的却不多,只有自己领悟到这些道理后才会真正将其记在心中。 叶恕此时隐隐明白了这点后,心境豁然开朗,对其以后的修为提升可谓大有助益。 就在这时,距火鹤山千里之外,那群魔修也已经到了。 “什么?那人上了火鹤山?”大头领眉头紧皱,盯着一个瘦的皮包骨头的中年男子问道。 那男子正是之前胡地提到的鱼老四,此时鱼老四见大头领脸sè不善,顿时有些戒惧地道:“属下一直紧跟在那小子身后,亲眼看着他飞上火鹤山后才退了回来,绝对不会有假的!” 那身为二头领的nv子也面lù难sè,对大头领道:“这是怎么回事?难不成那小子已经把那群火鹤全都收服了?!” “应该不会……”大头领摇了摇头,面带思索的道:“火鹤大圣何等难缠,那小子只有金丹修为,又怎么可能收服得了火鹤大圣?或许其中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隐情……或许,他们只是达成了某种合作关系。” “可是,不管怎么样,那小子现在在火鹤山上,我们就对他难以下手……”二头领一脸烦恼的道。 大头领对此也是一脸愁容,束手无策,他们又不可能冲上火鹤山把叶恕绑下来,那等于送ròu入狼口……若是就在山下等叶恕下山的话,谁知道他什么时候下山,大头领甚至有点担心,叶恕不定怎么惹恼了火鹤大圣,直接就被那只féi鹤吞下肚去,那他的秋大计可就泡汤了…… 这时旁边的胡地突然目光一闪,望了一眼远处的火鹤山,又转过头,目光在人群中的悠悠身上扫过,眼珠咕噜噜转了几圈,若有所思地一笑,凑到大头领面前道:“大头领,或许我们可以想办法把那小子引下山来……” “哦?”大头领望着胡地,他对其兄胡天倒是很了解,对这胡地却印象不深,只是记得这家伙好像有些小聪明,此时再看他脸上神sè便猜到他的话不是无的放矢,便点点头道:“你有什么办法?若是奏效,便记你一大功!” 胡地脸sè一喜,随即低声道:“那小子的出现似乎就是最近这两天的事,很有可能是刚刚才被吸入这炼妖壶中的,这点倒跟悠悠小姐有点相似……” 他的话虽然说的声音不高,但在场的可没有一个弱者,都是历经多少厮杀才活下来的,这些话自然都听入了耳中,而悠悠听了更是脸sè一动,朝这边望了过来…… 此时胡地若有若无地瞥了悠悠那边一眼,嘴角一笑,接着道:“之前那小子之所以跟我们发生冲突,似乎是为了找一个孩子,我想他会不会是在被吸入炼妖壶时跟那个孩子失散了?若是的话,说不定失散的不只是那一个孩子呢……” 听到这里,大头领当即目光一亮,若有所悟地点了点头,望向人群中的悠悠,恰好与悠悠的目光撞在了一起。 大头领温和地一笑道:“三妹,刚才我们的话你也听到了,大哥想问一句,你跟那个小子认识吗?” 悠悠一眨眼睛,随即甜甜地笑了,娇声道:“大哥这可算问对人了,如果没差的话,那臭家伙应该就是追着悠悠进来的,人家之前可是吃了那家伙好多苦头呢,大哥二姐可要给悠悠做主,找那臭家伙报仇才行啊!” “哦?”大头领目光一闪,当即哈哈大笑道:“没问题,三妹放心,等把那小子脑袋里的东西nòng到后,大哥就把他jiāo给你发落,想怎么整治全由你了!不过……”大头领脸sè一肃道: “现在那小子缩在火鹤山上不下来,既然他是追着三妹来的,不如请三妹冒个险,去把那小子给引下来,到时候为兄才好出手帮你拿他!” 悠悠当即一愣,随即小脸皱成一团,苦着脸道:“那山上可是火鹤的老巢啊,悠悠这点本事,要是被那群火鹤群起而攻,恐怕想逃都逃不会来啊……” 大头领目光转冷,刚待说狠话bī悠悠就范,不料悠悠却又笑了,一脸天真地道:“不过大哥和二姐对悠悠这么好,能帮你们解忧悠悠自然不会推辞,我就冒险走这一趟好了!” 大头领脸sè顿时yīn转晴,哈哈大笑道:“悠悠果然贴心,那就劳烦你一次,不过你可一定要小心啊!” 旁边的二头领更是面lù忧sè,狠狠瞪了那胡地一眼,走到悠悠面前嘱咐道:“妹妹,若是见情况不对就立刻逃走,引不出那小子不要紧,先保命要紧!” “我知道的,谢谢二姐!”悠悠甜甜笑道,随即对大头领一礼后便从人群中走出,架起一道黑风便朝火鹤山飞去,当身后那群魔修已落在远处时,悠悠的小脸上lù出一抹狐狸般的笑容…… 喜欢请收藏支持下,您的支持就是俺码字的动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