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一、前路坎坷

作者 全文字数 3585字
正文]四十一、前路坎坷 ------------ 四十一、前路坎坷 悠悠一直静静地望着鱼老四,听他说完自己的理由后,目光一转,却突然吃吃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鱼老四恼怒地喝道。 “嘻嘻,当然是笑你了,你若是就此逃走,凭你的这手遁术再加入个势力也不算什么难事,起码还能多活段日子,不管好觉坏觉,总还有的睡,可惜啊……” 悠悠轻笑道,随即语气一转,“可惜你却偏要跑回来跟我作对,如此你便连个坏觉也睡不上了!” “你——”鱼老四一愣,随即怒道:“哼,别以为我奈何不了你们,别忘了你还有个把柄落在我手上,嘿嘿,要是不想那个孩子人头落地的话,你就跟那个小子一起乖乖地自己封了法力头像,不然,哼哼……” “切!”悠悠不屑地白了鱼老四一眼,好笑的道:“少演戏了,你以为能骗得了我吗?!宝儿根本就没落在你手里,否则你早就拿他出来威胁我们了,还用得着在这里偷袭我们?” “你,你少胡说,那小子早就把我派人藏起来了,你要敢妄动,只要我一个暗号,那小子立马没命!” “哈哈,那你紧张什么?”悠悠脸上的笑容越发灿烂,“我在石室外布下的禁制可没那么简单,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恐怕你用那五行鬼遁术也进不去吧?!” “你——”鱼老四干瞪着两眼,张口结舌了半天却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来,悠悠猜的没错,他确实拿那道禁制没辙,根本连宝儿所在的那间石室都进不去,更别提劫持宝儿了。 所以鱼老四才会偷偷埋伏在此,趁两人不备出手偷袭,眼见奈何不了两人后,才抱着侥幸心理想假装挟持宝儿诈两人一下,却不料立刻就被悠悠识破了。 此时鱼老四才意识到这个小丫头不好对付,但他无论偷袭还是正面动手都没把握赢得了悠悠,知道再留下去也捞不着什么便宜,这口恶气今天是别想出了,索xìng便一咬牙,打算就此逃走。 但他想走悠悠却不答应了,见鱼老四向dòng顶石壁中缩去,悠悠便戏谑地一笑,双手已如飞般结出几个印记,随后一声娇喝中双手连带印记拍在dòng壁上…… “化地成钢印!” 随着那道印记渗透入dòng壁中,周围的石壁骤然光芒一闪随即隐去,仿佛并未有何改变,但dòng顶上的鱼老四却惊呼一声,赫然发现自己的五行鬼遁失效了,周围的石壁再无平时那种任意来去的自如感,一刹那间变得坚硬无比,而他则整个人被牢牢的卡在了其中,只留了半个脑袋在外面…… “化地成钢……不,不可能,这种法诀是对付土遁的,我的五行鬼遁根本不是寻常的土遁术,怎么可能会被封住?!不可能!”鱼老四惊怒地叫道,但事实却令他心冷,无论怎么运转法诀,他都无法从石壁中挣脱出来。 “嘻嘻,你以为我施展的是那种普通的法诀吗?”悠悠嬉笑着走到鱼老四下风,抬头冲他做了个鬼脸道:“我师父可是鼎鼎大名的四大魔君之一,教给我的又怎么会是那些普通货sè,虽然法诀的名字可能差不多,但这道法诀却是传自上古‘天魔’大帝,可不是那种被人luàn传的只剩下点皮máo的东西。” “四大魔君?”鱼老四目中闪过一丝疑huò,他被收入炼妖壶的时候四大魔君还没出世,他自然不认得,可是一听到悠悠后面所说的“天魔大帝”,鱼老四顿时浑身一颤,脸上现出一副极度惊恐的神sè,随即整个人就像傻了一样,嘴里却不停的念叨着: “天魔大帝……天魔……天魔……” 见鱼老四变成这副模样,而且又被封在石壁中,悠悠也懒得再杀他,回头见叶恕还站在那里不动,索xìng便先一个人朝宝儿所在的石室奔去。 待叶恕从那种领悟剑诀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后,便见悠悠和宝儿两人已在面前等候,这才惊觉已经过去了很久,不由有点不好意思,好在宝儿无事,三人便说说笑笑地一起出了山dòng。 出了山dòng之后,叶恕将鹤三放出来,让它栽三人回火鹤山,鹤三便嬉皮笑脸地道:““主人,你要找的人都找到了,是不是该还属下自由了?” 叶恕本来收服鹤三,只是为了借助火鹤的力量寻找悠悠三人的下落,如今三人已找到,叶恕也觉得没什么必要留下鹤三了,正要答应时,悠悠却抢先叫道:“不行!” 叶恕目带询问的向悠悠望去,经过这次对付那群魔修的事情后,叶恕越发意识到这小丫头的jīng明厉害,知道她不会随便说话,便静静地等着她说出自己的理由。
“要去桃源仙境可没那么容易!”悠悠望了叶恕一眼,侃侃而谈道:“这两天我也向那些魔修打听过,要逃出这炼妖壶唯一的方法便是从桃源仙境离开,但桃源仙境被炼妖壶的法则所保护,所以妖魔鬼怪连靠近都办不到,更别说冲进去了!” “不过,即使这样,这些被困在壶中的人中依旧有一部分人从未放弃过尝试,他们在桃源仙境外面一直盘踞着,就等哪天有什么机会好趁机离开……” “机会?这样的机会真的会有吗?”叶恕有点奇怪的问道。 “当然有,要是一点希望都没有,又有谁会一直傻傻的等下去呢?”悠悠白了叶恕一眼道:“除了冲入桃源仙境,等待炼妖壶开启之时强行冲出去外,另一个机会就是等炼妖壶的主人进入壶中界,只要臣服于炼妖壶的主人,自然也就有出头之日了,就像雷光、蝶舞他们一样。”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啊?”鹤三抱怨道:“我一不想出去,二也不愿给人当牛做马累死累活,就这么在火鹤山上我就很满足了,主人你还是放了我吧!” “嘻嘻,当然跟你有关系了,”悠悠大眼睛骨碌碌一转,笑道:“刚才我说了,有一帮妖魔一直盘踞在桃源仙境之外,咱们要想进入桃源仙境,便要先过他们这一关!” “那些妖魔鱼龙hún杂,有垃圾角sè也有高手,反正就凭咱们几个的实力,想闯过去简直是痴人说梦,到时候还要有个高手帮忙开路才有戏……”说完,悠悠含笑望向鹤三。 “难道……你说的那个高手就是我?”鹤三féi脸一喜,随即立马垮了下来,摇手道:“不行,我在这西壶海界还算有点名头,但那些家伙可都不是善茬,真动起手来我可不一定能赢……再说了,我犯得着放着hún吃等死的好日子不过,跑去跟那些亡命之徒拼命嘛……” 悠悠没有理会鹤三的话,只是嘻嘻笑着望向叶恕,叶恕无奈一笑,有点歉意地望着鹤三道:“没办法,你帮忙我们至少有机会,要不帮忙我们可就一点希望也没有了,这回还是再难为你一次,等我们进了桃源仙境我一定还你自由。” 鹤三:“……” 从火鹤山接上甘平后,叶恕又从火鹤中挑选了一千修为比较高的,然后便骑着鹤三背上一路向东飞去。 一路上倒也遇到几拨妖魔拦路,但不是被心情不爽的鹤三一把火烧了,就是成了叶恕练习那套剑法的靶子,倒也没遇上什么阻碍,多数时间还是比较无聊地。 自从知道甘平拜了叶恕为师后,宝儿也吵着要拜师,叶恕索xìng也收了宝儿为徒,平时除了指导甘平和宝儿修炼之外,便是自己琢磨那套《松山听雨剑》,在经过与几次拦路的魔修实际战斗后,这套改良后的剑法也逐渐成熟了。 而悠悠在这段时间却一头扎进了纳虚dòng天中,整天跟那群火鹤hún在一起,说是训练它们练习什么战阵,好应对即将面临的挑战。 叶恕知道这小丫头古灵jīng怪,脑中的东西比他还繁杂,也懒得去管她,由着这小魔nv整天把一帮火鹤cào练地鬼哭狼嚎…… 这种情况一直持续了月余功夫,当他们靠近西壶海界与桃源仙境的jiāo界处时,麻烦也开始接踵而来了。 望着拦在前方的一男一nv,叶恕不由皱起了眉头…… 在这壶中界里,为了生存大多数人都选择组成一个个势力团伙,只有一些实力特别突出的人才会独身一人,否则便只有一个结果——沦为他人的“粮食”! 而眼前这一男一nv虽然身上的气息不弱,却也没强到令人望之走避的程度,起码,他们两个比起鹤三来还有些距离,大概也就是修者中元婴中后期的水平。 这样的两个人就敢跑来拦截他和鹤三,叶恕不由有点纳闷。 这时对面那个一脸粗豪的男子开了口: “喂,小子,看你骑得这只鸟tǐng像那么回事吗?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着老子hún?只要你跟着老子叫声大哥,老子包你以后吃香的喝辣的,绝对没人敢欺负你!” 叶恕差点没一下从鹤三背上掉下来,原本还以为这两人有什么猫腻yīn谋啥的,没想到他们是来收小弟的…… 叶恕苦笑着摇了摇头,催促鹤三绕过他们继续赶路,直接把他们当成了路人甲。 可是这年头,路人甲也是有尊严的,那男子一看叶恕如此不给面子,顿时两眼一瞪,手中倏地冒出一只长鞭,一瞬间就卷到了叶恕脖子上……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