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二、花飘零、水自流

作者 全文字数 3623字
正文]四十二、花飘零、水自流 ------------ 四十二、huā飘零、水自流 huā飘零望着水自流的长鞭毫无悬念地卷住了那小道士,把他从那只巨大的火鹤背上拉了下来,嘴角勾起一个邪魅地弧度…… huā飘零和水自流都是在壶中界生存了近千年之久的妖修,但因为壶中界灵气匮乏,这近千年时间两人的修为却并无太多长进,而且还经常被一些觊觎他们妖丹的家伙们sāo扰,虽然每次靠着两人特殊的天赋妖术都能化险为夷,但两人却早已对这样的生活深恶痛绝,逃出这炼妖壶的愿望也一天比一天更加炽烈地煎熬着他们。 要想逃出炼妖壶,第一步就是在桃源仙境外争得一块立身之地,只是两人虽然修为不俗,奈何守在桃源仙境外的那些人却都不是易于之辈,不是动辄数百人组成的团伙势力,就是修为已达分神之境的独行高手,想从那些人手中分一杯羹,只凭他们两个的力量还稍显不足…… 其实以他们两人的实力,若是有心,这些年来招揽一些人手也不是难事,只是两人自由惯了,不习惯跟他人相处,更不想整天被一群手下烦…… 所以现在到了用人的时候,两人才发现临时抱佛脚招人的难度不是一般的大,那些团伙中的人大多都是经过许多年的战斗留下来的,相互之间不说信任,却也相当熟悉,彼此间配合起来也可发挥最大程度的战力,如非有特殊原因,没人愿意离开熟悉的团伙加入一个未知的新势力。 如此huā飘零和水自流两人便发起愁来,后悔当初没有早下手。 然后有一天,huā飘零灵机一动,想出了一个主意——既然他们不想跟太多人打jiāo道(主要是招不到手下……),那不如联合几个像他们这样有些实力的闲云野鹤,只要都是jīng英,人数少点也不重要。 于是,两人便开始招揽高手,但令两人丧气的是,半年多过去了,两人都没碰到一个合适的“候选人”。 后来huā飘零突然想到,想去桃源仙境的人肯定不止他们两个,那些人中说不定就有像他们这样苦无同伙的人,所以与其到处大海捞针似的碰运气,倒不如在去往桃源仙境的必经之路上守株待兔,说不定反而会有收获。 于是,两人在等了大半个月后,终于等来了叶恕…… 叶恕表现出来的修为在huā飘零两人眼中并不算太满意,但他一身道士的装束,以及他身下骑着的鹤三却引起了两人的注意。 炼妖壶中收入的不是妖魔就是鬼怪,还从来没见过道士和尚等政党中人,因此叶恕的出现在两人眼中就多了一些值得琢磨之处。 若是叶恕只是有些潜力,那鹤三的存在就令两人切实感到一阵惊喜了,huā、水两人在西壶海界这么多年,自然也知道火鹤大圣的名头,却从未打过jiāo道,因为通常妖修之间虽然不说都能和睦相处,却也不会无故自相残杀,这点与魔修的六亲不认区别很大。 而两人与鹤三都不是没事喜欢到处惹是生非之人,所以相互之间不认识也不奇怪,而此时两人更没想过,眼前这只法力bō动相当不凡的巨大火鹤就是火鹤山上那位火鹤大圣,谁让鹤三是被人骑在身下的呢?在huā、水两人想来,那小道士大概是用了什么手段收服了这只火鹤,却压根没想到被收服的是火鹤大圣本尊…… 本来水自流还有些顾忌那只火鹤厉害,却被huā飘零几句话说服了——“猪!那只火鹤再厉害也不过是那小道士的坐骑,只要把小道士制服了,那火鹤难道还能无视主人的死活攻击咱们?!” 所以……两人便果断出手了,而且水自流一出手便拿住了叶恕。 叶恕被那把长鞭突然卷住脖子,还未反应过来,便被鞭子上传来的一股大力从鹤三背上拖了下来,狠狠摔到在地上,随即一只脚便重重地踏着了他身上。 看到那出手偷袭的人正是之前那个被他当成路人甲的家伙,叶恕心中顿时一阵怒火涌出,不由对其怒目相视。 被叶恕怒视,刚才被无视而满心憋屈的水自流不由感到心中一阵暗爽,脚下加力踩住叶恕,居高临下地笑道:“怎么样小子,服是不服?乖乖叫声老大,现在还不晚!” “nǎinǎi个熊!老子不发威,你还真当我是多啦a梦吗?!” 此时无论是水自流的口气还是眼神,都让叶恕心中怒火急升,顿时决定好好给这家伙一个教训,手腕一动,一道人影已突兀的出现在水自流身侧,闷声不响地就直接挥起拳头砸了过去。 “小心!” 在远处观战掠阵的huā飘零一看到那个身影出现,立刻发出了一声示警,只是那一拳来的太快,水自流一怔之下却也来不及闪避了……
但就在这时,水自流那条长鞭却突地一抖,随即发生了变形,瞬间由一条长鞭变成了一面bō光粼粼地水盾,挡在了水自流面前。 “砰”地一声闷响,水自流直接被那一拳震退两三步,但他身前那层薄薄的水盾虽然水huā四溅,却只被砸出了一个小dòng,随即在一阵水光bō动后便瞬间又恢复完好。 叶恕目光一闪,那突然出现偷袭的自然是他放出的血罗刹,血罗刹的拳力有多恐怖,连叶恕都不敢轻易尝试,但这一拳却毫无建功,叶恕不由对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家伙有点另眼相看了…… 而更令他在意的是,水自流身前那道水盾,跟无空山上的水仙的防御手段有些类似,可是他却知道水仙当时使出的水盾并非法诀,而是自身的天赋能力,由此叶恕心中不由有些怀疑道:“莫非这家伙是水仙的同类?” 只是此时却不是提问的时候,水自流被血罗刹一拳打退,顿时有些恼怒,一声怒喝后,身前那面水盾再次变形成一条长鞭,在他挥舞之下如一条毒蛇般向血罗刹脖颈间点去。 “砰”地一声后,如同之前的情景呼唤,血罗刹也蹬蹬蹬倒退三步,不同的是之前水自流毫发未伤,现在血罗刹的脖子上却多了一个枣核般的血dòng。 水自流眼中闪过一抹得意,心中却隐隐有些惊讶,他很清楚自己这一鞭下去力道如何,对方便是金刚石做的脖子被打中后也能被他一鞭钻透,可实际情况却令他惊讶,对方的脖子只被钻入了几公分而已! 而接下去更令水自流惊讶的事发生了,寻常修者即使脖子只被穿入几公分也必死无疑了,可是血罗刹却依旧屹立不倒,而他脖子上那个血dòng竟一滴血也未流出,而且水自流还眼睁睁地看着,那个小小的血dòng正在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 血罗刹乃血炼之物,本来自身就比炼体的佛mén修士更加坚硬,而且经过魔mén秘法炼制之后便拥有了很强的自我修复能力,自然不会就此被杀。 趁两人jiāo手这一招间,叶恕也翻身而起,紫鳞剑倏地出现在手中,随即带着一片剑芒朝水自流攻了过去。 叶恕被水自流搞得心中火大,已决定不靠鹤三的力量好好教训他一顿,而且水自流明显不是庸手,此时他正好在他身上印证自己修改完成的《松山听雨剑》。 当先一招“疾风骤雨”攻到,在叶恕的cào控下,这一招化出万千剑影,带着尖锐的破风之声,比之原本的招式不知犀利多少倍,当真有狂风暴雨肆虐而来的声势。 水自流眼中神sè一惊,长鞭倏地舞起,随着他的手臂迅速画圈,长鞭也紧紧地盘了起来,在他身前形成了一条数道圆环套起的鞭盾。 剑招撞在那鞭盾上,顿时响起一阵密密麻麻地噼啪之声,随即两人一触既分,但接着便又同时冲出,缠斗在了一起。 叶恕一套剑法连环使出,越打越是顺手,他这套《松山听雨剑》修改之时,添加了许多自己的想法,其中之一便是融合了雷法在其中,运转法力灌注于紫鳞剑中时,叶恕直接将法力转化成了雷力,因此每一招使出都带有一丝雷电之力,一招一招叠加在一起使出来后便有了一种意想不到地效果——麻痹! 或许初时感觉不出来,因为出剑太快,所以一触之下接触到的雷气并不多强,但若是被他的剑招缠住,每次jiāo手便会有一丝雷气随着对方的武器渗入对方筋脉之中。 若是对手不懂化解雷气之法,此时定然会开始慌luàn,而且用不了多久便会开始全身麻痹,渐渐落入下风;若是懂得化解雷气之人,此时自然会bī得对方不得不分出一番力气去化解这些雷气,从而令其无法发挥全部实力。 而现在水自流就属于前者,此时心中已经苦不堪言…… 他的原型是一种水属生物,最易导电,而他那条长鞭也是其自身生化而出,类似于本命法器,属xìng自然也是属水,所以叶恕剑上的那一丝丝雷气几乎一点不拉地全部经过长鞭传了过来,而他又不懂化解雷气的法mén,因此现在不但全身如同针刺一般难受,手脚也开始出现了麻木的迹象,动作也随着渐渐慢了下来…… 在远处观战的huā飘零虽然不知道叶恕剑上的异常,却也渐渐发现了水自流的异常,更从他脸上难受的表情察觉到了情况的不妙,两人之间配合许久,此时他自然知道水自流已陷入了窘境,当即目光一寒,双手开始缓缓在身前画起了一个个法诀…… 随着她手中法诀的划动,一片淡不可查的雾气渐渐在她周围出现,向外缓缓扩散而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