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二、一天转赠两次的神器

作者 全文字数 3579字
正文]五十二、一天转赠两次的神器 ------------ 52、一天转赠两次的神器 “这把伞给我,我就让你这几个妖怪留在岛上。” 听了这话叶恕脸sè一变,彻底怒了,再也懒得跟这nv子假客套,当即冷冷道:“哼,好个壶中仙,好个神器器灵,原来大名鼎鼎的壶中仙也不过跟凡间的强盗一样,只会做些强取豪夺的勾当!” “强取豪夺?”壶中仙当即脸sè一寒,一股惊人的气势轰然爆发,其压迫感绝不弱于之前全盛时期的赤炼老魔,鹤三、水自流当即脸sè剧变。 但两人虽在心中暗暗埋怨叶恕不该jī怒这壶中仙,却同时默契的站到了叶恕身后,摆好了应战的姿势,悠悠也立刻从那道出口间退回了叶恕身边,目光却死死盯着壶中仙手中的dàng魂伞。 三人的行动落入壶中仙眼中却只引来她轻蔑的一声冷哼,随后不屑的道:“怎么,难道在这壶中界中,你们还想跟我动手不成?” 话落壶中仙便一托手中炼妖壶,只见那炼妖壶上青光流转,两道乌光呼呼两声飞了出来,落到壶中仙身前化成了两只怪兽。 只见这两只怪兽颇为怪异,左边那只体大如象,却只有一只脚长在肚子上,脑袋却像黄牛,只是又没有牛角,一对铜铃大的眼珠子瞪着众人,隐隐有紫sè电光流转其中;右边那只却是人面兽身,体长如狼,但脖子两侧却长了两个蛇头,尾巴也是一条长长的蛇尾,背上更生了一对蝙蝠似的ròu膜双翼。 这两只怪兽身上都散发出一股强大的气息,感觉上竟都不比鹤三弱小。 “夔?化蛇?” 鹤三一见这两只怪兽脸sè再次剧变,惊讶的叫出了这两只怪兽的名字,叶恕几人虽不认识这两种怪兽,但鹤三喊出的那两个名字却都有耳闻,因为这两种怪兽的名字在上古时期都是赫赫有名的凶兽! 传说,上古时期有凶兽名夔,双目开阖间可放出如同日月般的强光,吼叫时可发出雷鸣般的巨声,只要它出入水中,必定会引起暴风,生灵涂炭。在上古神帝轩辕黄帝和魔尊蚩尤的战争中,黄帝捕获了夔,用它的皮制作军鼓,用它的骨头作为鼓槌,结果击打这面鼓的声响能够传遍方圆500里,使黄帝军士气大振、蚩尤军大骇。 至于化蛇,却是大禹治水时降服的一种妖兽,有翻江倒海之能,更传说有不死之身,极其难缠。 这种上古凶兽遇上一只都够叫人头疼的了,如今这壶中仙却同时召唤了两只出来,叶恕顿时只觉头皮一阵发麻。 “哼,我若真的强取豪夺哪还用得着跟你们在这里废话,直接动手取了就是,反正你们也根本拦不住我,”见叶恕四人被两只凶兽震慑,壶中仙轻蔑一笑道,“我再问你一次,肯不肯将这把伞送给我?” 叶恕脸上yīn沉,对壶中仙怒目而视,这nv人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不承认强盗行径,其实行的却是开口索贿的勾当,而在现在这种形势之下,叶恕却是答应不行,不答应更不行…… dàng魂伞是一件仙品法宝,请贵重程度自然不言而喻,而这段时间与风铃相处下来,叶恕早已把沉静细心的风铃当成了一个朋友,而不只是一件法宝的器灵,要让他将之当做一件赠品送人,他是万万不肯的;而且就算他肯,旁边的悠悠也肯定不会答应,以悠悠天不怕地不怕的xìng格,到时候免不了还要跟壶中仙翻脸。 可是若不答应,鹤三等人不但不能留在岛上,恐怕还会被这壶中仙直接逐出岛去,直接把xìng命丢在岛外那雷云大阵里…… 默然片刻,叶恕望向壶中仙,沉声道:“这件法宝对我来说很重要,不便送人,但我也不希望我这几位朋友被逐出岛去,难道前辈就不能看着潇湘仙子的面上,通融一下?” “哼!”壶中仙冷笑一声道:“舍不得宝贝还想成好事,想的倒美!少拿潇湘仙子来压我,就算她亲自来说,肯不肯通融还要看我的心情呢!” “你——”叶恕怒目一瞪,刚要发作,却突然目光一动,脸sèlù出一抹喜sè。 “青儿姐姐,你的心情不好吗?”一声温润沉稳的nv生自壶中仙身后响起,壶中仙一怔转头望去,就见那道光晕出口前站着一个雍容大方的nv子,正是她的主人——潇湘仙子! 尽管这壶中仙自视甚高,在炼妖壶的主人面前却也不得不放下架子,对潇湘仙子恭敬的叫一声“主人”。 也不知道潇湘仙子有没有听到刚才壶中仙的话,但她却丝毫没有理会壶中仙,只是对叶恕笑道:“我只见出口打开却好一会儿都不见有人出来,心中怕有什么意外便进来看看,你们这是在做什么,青儿姐姐,你召唤出这两只上古凶兽做什么,难道还有人敢在这桃源仙境中欺负你不成?”
那壶中仙目光一转,淡淡道:“没什么,只是这位公子要强行带几个妖魔出去,主人您也知道这炼妖壶中的规矩,除非是炼妖壶主人降服的妖魔,其他一率不得放出炼妖壶,青儿也是劝说不过,无奈之下才只得以武力劝这位公子不要一意孤行。” 叶恕几人脸上顿时显出怒容,这壶中仙好不要脸,竟然避重就轻几句话将真实情况带过,最后反倒把错全推到了叶恕头上,若不是亲身经历,几人也不会相信大名鼎鼎的壶中仙竟也会耍这种下作手段! 叶恕刚要争辩,潇湘仙子却对叶恕淡淡一笑道:“哦,原来是这样,看来这两位妖修都已被叶公子收为手下了,公子果然好手段,这两位妖修似乎都实力不凡呢。” 突然被潇湘仙子这么一夸,叶恕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心中的火也不好发作了,但壶中仙却似乎对潇湘仙子的频频无视难以忍受,又发出一声若有若无的冷哼。 潇湘仙子突然对叶恕眨眨眼睛,转头对壶中仙笑道:“其实这件事也很好办嘛,既然只有炼妖壶主收服的妖魔才能出去,那叶公子只要能为炼妖壶的主人不就行了。” “什么?!” 此言一出,不但是壶中仙,叶恕等人也全都愣了,一时间全都呆呆的望着潇湘仙子。 “主人,您是在开玩笑吧?”壶中仙有些迟疑的望着潇湘仙子道,“难道……主人您的意思是,想将壶中仙主让给他?!” “不错,我就是这意思。”潇湘仙子点头淡淡笑道,转身扬手便将一物朝叶恕掷去,叶恕一把接住那东西,摊开手掌一看,掌心中却是一颗散发着淡淡青芒的珠子。 壶中仙脸sè一变,随即有些不甘的叫道:“可是没了炼妖壶,这无空山便没了震慑妖魔两族的筹码,难道你想自取灭亡吗?!” 叶恕心中一动,无空山上的一些布置虽然在他上山时造成了不少麻烦,但就凭那些却也无法阻挡妖魔两族的进犯,而无空山之所以能在妖族与魔mén的势力范围之间偏安一隅,最大的依仗显然是拥有“炼妖壶”这件专mén克制妖魔的法宝。 潇湘仙子淡淡一笑,却没有理会壶中仙的质问,只是望向叶恕,神sè认真的道:“叶公子,这就是炼妖壶的壶主信物——青灵珠。” “只要拥有此物便是这炼妖壶的主人,切记,若哪天你不再想做这炼妖壶的主人,只要将这枚信物传给一个信得过的人就可以,但绝不能任其落入jiān邪小人之手,否则必会为神州带来大难。” 叶恕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但随即便反应过来,急道:“仙子,这炼妖壶对无空山太重要,我怎么能要!” 这时潇湘仙子却再次对叶恕眨了眨眼,叶恕心中一动,突然明白了潇湘仙子的意思,随即话意一转:“好吧,既然仙子一番好意,那叶恕却之不恭,就多谢仙子了。” “你们——”壶中仙脸sè难看的叫了起来,接着声音变戛然而止,却是因为叶恕对她亮出了那枚信物青灵珠。 望着壶中仙仿佛吞了只癞蛤蟆的脸sè,叶恕心中一阵快意,轻笑道:“壶中仙前辈,不知道现在我可不可以带人离开了?” 壶中仙脸sè一阵青紫,最后却也只得低头答道:“当然,主人随时可以带手下离开。” “哦,那我的dàng魂伞是否也该物归原主了呢?” 壶中仙望着手中的dàng魂伞,目光中显出一阵挣扎,最终却也知道一咬银牙,恭敬地双手托着dàng魂伞,送到了叶恕面前。 “哈哈,谢啦!”叶恕畅快一笑,请潇湘仙子先进入那光晕出口,随后嘱咐鹤三、水自流将huā飘零和血罗刹带来,然后哈哈一笑也走进了那出口。 片刻之后,鹤三与水自流各自搀扶着huā飘零与血罗刹一脸惊喜地从出口中走了出来,叶恕呵呵一笑,拱手对旁边的潇湘仙子施了一礼,神sè诚恳地道:“多谢仙子解围,青灵珠完璧归赵。” 潇湘仙子接过叶恕递上的青灵珠,莞尔笑道: “没什么,叶公子帮了我们无空山这么大忙,我替公子解决点小麻烦也是应该的,再说,我对壶中仙的狂傲也早有不满了,今天正好借公子这件事戏nòng她一下,出出往日的闷气。” 两人相视一望,尽都开怀而笑。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