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三、惊变、天魔现

作者 全文字数 3527字
正文]五十三、惊变、天魔现 ------------ 五十三、惊变、天魔现 借这转增炼妖壶的方法摆了壶中仙一道,叶恕心情很是舒畅,壶中仙那莫名其妙的优越感实在令他很是不爽。 若是这壶中仙真像一些传说中一样,曾经为了和其他九大神器一起,为守护人间界做出了很多功绩倒也罢了,可是出现在叶恕眼前的这个壶中仙却只是个自sī傲慢的nv人,叶恕实在对她产生不了半分好感。 与壶中仙相比,叶恕对潇湘仙子却是极为佩服,虽说两人只是演戏,但像炼妖壶这等宝物,潇湘仙子却能说送就送出去,还真的将信物“青灵珠”jiāo给叶恕,这份魄力实在令人赞叹。 “呵呵,若是那壶中仙知道咱们耍了她一道,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我真的很想亲眼看看呢。”叶恕笑道。 潇湘仙子笑道:“壶中仙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不过她的话还是有些道理,炼妖壶中关着的许多妖族魔修都是很多年前大有来历的角sè,随便放出来确实有些不妥,若非看出这几位妖修身上都被叶公子下了禁制,我也不会如此轻率的帮你这个忙,放他们几位出来了。” 叶恕点了点头,心中却很是惊讶,想不到潇湘仙子竟然能察觉他对鹤三等人下的禁制,难怪她能成长炼妖壶的主人,果然不是寻常之辈。 听到两人提到禁制,鹤三凑上来腆着脸笑道:“公子,现在咱们都出来了,您是不是也该履行约定,解了我们身上的禁制了。” “好的。”叶恕略一点头,抬手连点几下,几道光点shè入鹤三、水、huā三妖脑中,三妖直接脑中一热,随便果然察觉那禁制消失了。 三妖惊喜间又都有些不敢置信,他们没想到叶恕真地这么轻易就还了他们自由之身,要知道以他们三个的实力,若能收为手下,便是再蠢笨的人也能搞出一番名堂,就这样轻易的把他们放了,这在三妖眼中实在是很没脑子的事。 而且被困在炼妖壶中这么多年,其实能出来已是天大的幸事,就算给叶恕当几年小弟他们也不会有多大意见,不过叶恕如此守信的解了他们的禁制,这倒让他们三个心中庆幸之余,尚且对叶恕生出一丝亏欠之心。 解了三妖的禁制,叶恕又将鹤三那近千火鹤子孙从纳虚戒指中放了出来,略一沉yín对潇湘仙子道:“我想拜托仙子件事,还请仙子帮忙。” 潇湘仙子欣然道:“叶公子请说,不必客气。” 叶恕望了鹤三三个道:“他们已经很久没在世间走动了,很多事大概都跟他们当时有些不同,不如让他们先待在这无空山一段时间,等多些了解后再下山去,不知道仙子是否方便。” “这个自然没问题,反正我这无空山大得很,就算他们以后想长住我也欢迎,人多更热闹嘛,而且有他们三位这样实力的人在此,我无空山也更安全,这种好事我岂会往外推呢?”潇湘仙子笑嘻嘻的应道。 鹤三三人略一jiāo换视线,也都欣然答应,而他们望向叶恕的眼神也更多了几分感jī。 “好了,几位都累了吧,我已经准备了酒席,几位先去入座,我去放好青灵珠就来相陪。”潇湘仙子对叶恕等人笑道,水仙蝶舞立刻笑着在前引路,叶恕等人陆续随后出mén。 当行在最后的悠悠经过潇湘仙子身边时,悠悠脸上突然lù出一抹诡异的笑容,接着便见她手上黑光一闪,一掌拍在潇湘仙子后心上。 潇湘仙子身上白芒一闪,接着便被这一掌硬生生轰了出去,直接将一根一人粗的柱子撞断后,仍旧势不止的飞跌出去。 “悠悠,你这是干什么?!” 变故突起,众人皆惊,叶恕一反应过来立刻愕然大叫,却见悠悠丝毫没有理会,冷冷一笑后人便追着潇湘仙子飞了出去,抬手又是两道乌光打了过去。 “住手!” 一道金光一闪而至,却是行动最快的英招王雷光,只见雷光满面惊怒,双臂间电光绫绕,眨眼追到悠悠身后,一拳砸去。 叶恕见这一拳凌厉,不由为悠悠捏了把冷汗,虽然他不知道悠悠为何突然对潇湘仙子出手,但不知为何,他心中却不愿看到悠悠受伤。 但事实却大大出乎叶恕预料,雷光的修为速度均在悠悠之上,这一拳砸下去,悠悠虽有七彩霓裳护体,也肯定不会好受,但事实上吃亏的却是雷光…… 只见悠悠连头也没回,布满黑芒的右手突然转到身后,极其灵动迅速的凭空画了几下,几个黑芒构成的符号便已成型,随即雷光那一拳便已打到,正好砸在那几个符号上。
那几个看似脆弱的符号突然间黑芒大放,同时还响起一声轰隆的巨响,接着众人便见雷光如遭雷击,闷哼一声中被反震回来,轰地一声砸进山壁之中。 叶恕有些难以置信的眨了眨眼,那几个古怪的字符明显是一道防御法术,而悠悠这道防御法术如此玄妙,威力也不小,可他之前却从未见悠悠使用过,即使是之前几人被赤炼老魔bī得狼狈不堪、险象环生之时…… 这时一道青白法术又朝悠悠攻去,却是水仙也动了手,但这次悠悠却没有再用那道防御法术,却是身外蓦然服气一团绯红光罩,当水仙那道青白法术打到那光罩上时,却只是一闪便消失不见了! 正待众人惊讶之时,却见那绯红光罩蓦然一亮,接着一道青白光柱便shè了出来,目标直指水仙,而那道青白光柱赫然正是之前水仙发动的那道法术! 水仙面sè一变,再次发出一道青白光柱与那道明显被反shè回来的法术撞在一起,轰隆一声爆炸中,两道光柱互相抵消了。 这时叶恕身后的群妖突然发出一阵欢呼,叶恕目光一亮,却是潇湘仙子飞了回来。 悠悠又打出一道风锥,被潇湘仙子抬手拦下,两人瞬间缠斗在一起。 只见无数道法术从两人手中发出,对轰在一起,不时引起一阵惊呼,叶恕更是一脸惊讶,他不敢相信的看到,悠悠竟然跟潇湘仙子战的不分胜负,而他更确定潇湘仙子绝没有留手,因为此时潇湘仙子气势全开,整个山头都jīdàng着潇湘仙子那宏大却不失温和的法力bō动,那股雷劫前期的巨大威势令所有人心中叹服…… 可是悠悠竟然能够跟如此修为的潇湘仙子斗个平手,而从她身上的散发出的气息虽然并不太强,但叶恕却明显的感到那气息已经与平日的悠悠有了些不同。 悠悠虽然修得是魔功,可是因为并未多造杀戮,所有身上的气息除了魔功的狂暴,并没有太多的血腥yīn沉之类气息;而现在这股气息,却透着极yīn沉、冰冷的感觉,叶恕的神念碰上去后立刻一阵心悸, 立刻生出一种仿佛要瞬间被拉进一个黑暗冰冷深不见底的黑dòng一般的恐怖感觉,惊得他当即竟神念收了回来。 “到底怎么回事,这小丫头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厉害了?” 水自流在旁边疑huò的问道,叶恕摇了摇头,他感觉现在的悠悠完全不像平日他认识的那个小魔nv,不,平日的悠悠跟寻常的小nv孩更像,而今天的悠悠才切切实实的像极了“魔nv”! 潇湘仙子与悠悠出手极快,发动的都是极快的法术,虽然威力不算太大,但两人法术对轰中透出的那种高超的运用和战术却令叶恕大开眼界,心中暗叹,高手之间的战斗果然jīng彩,这片刻之间的观摩便令他自觉受益匪浅。 “你不是悠悠,你到底是谁?” 挡下悠悠一道法术,潇湘仙子突然一下退后数十米,盯着悠悠沉声喝问道。 “呵呵,炼妖壶的主人果然不是寻常之人,不过就凭你还不配知道本座的身份,”悠悠也停了手,好整以暇的道:“可惜这个身体虽是九yīn之体,修为却还是差了点,连本座一成实力都发挥不出。” “九yīn之体?”潇湘仙子目光一动,随即脸sè剧变,惊道:“难道……你是炼妖壶中的那个魔头?” 悠悠眼睛一眯,嘻嘻笑道:“哦,原来你也听过本座的事?呵呵,那还不快乖乖把‘青灵珠’jiāo给本座,本座还可留你一命。” 潇湘仙子额头流下一道冷汗,深吸一口气道:“九yīn血现,天魔封开……原来那个传说是真的,炼妖壶中真的镇压着一个大魔头……只是没想到悠悠竟是九yīn之体,又会yīn差阳错地误闯入了炼妖壶,我真是太大意了……” “不过……我是绝不会将炼妖壶jiāo给你的!”目光一闪,潇湘仙子神sè坚毅的道。 “哼,不知死活,难道你以为自己还有别的选择吗?”悠悠不屑一笑,冷冷道。 潇湘仙子淡淡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你被封印了这么多年,修为早已不复当初,何况悠悠的修为也无法让你的实力全部发挥,你现在只能跟我斗个平手而已,而我们这边还有许多帮手,要将你重新封入炼妖壶也不是不可能!” 悠悠目光一寒,脸sè的笑容顿时消失,神sè间变得yīn鹜起来,望了潇湘仙子一眼,冷冷道:“哼,既然你们找死,本座便成全你们!”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