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十六、血煞分身

作者 全文字数 3815字
正文]五十六、血煞分身 ------------ 五十六、血煞分身 “那天魔竟然占据了悠悠的身体,若是把天魔再收入炼妖壶中,那不等于也要收了悠悠?凌前辈,有没有办法将天魔从悠悠的身体内赶出来?” 叶恕一边朝后山藏着炼妖壶的那个山dòng飞去,一边在心中向凌若虚询问道。 “驱除附身的方法倒是有,只是……悠悠现在的情况可能不只是附身这么简单,以天魔这等魔道凶人的xìng子,悠悠十有**已经被天魔夺舍了,元神恐怕也早被吞噬,那样……悠悠那孩子便等于已经死了……”凌若虚叹道。 “应该不是夺舍,”叶恕笃定的道,“之前壶中仙从我身上夺走dàng魂伞时,悠悠的情绪极不稳定,若不是潇湘仙子及时赶到,只怕悠悠已经为了夺回dàng魂伞中的风铃早就跟壶中仙动手了,悠悠与风铃感情极深,也只有真正的悠悠才会为风铃如此,所以我相信当时悠悠体内的元神还是悠悠自己!” “这个很难说,魔道中人最是狡猾,说不定天魔早就读取了悠悠的记忆,当时是故意演戏也不一定……” “不会的,”叶恕摇摇头道,“我相信那时确实是悠悠。” 叶恕这么笃定也有他的理由,前世看过那么多影视剧,真正演技高深出神入化,能够演什么像什么的也并不算多,很多所谓的明星演起戏来也是漏dòng百出,矫róu造作的很。 那么多部戏看下来,从某种角度上说也练就了叶恕找破绽的火眼金睛,前世时很多人在他面前说谎时叶恕便能一眼看穿,所以他相信,除非天魔是个影帝级的演戏高手,否则绝不可能把当时悠悠的表现演绎的那么到位! “这个……”凌若虚语气有些为难的道,“就算悠悠只是被附身,可附身的那个是天魔啊,若想驱除附身施法者的修为至少要与附身相若,但以我看来,就算是潇湘仙子亲自出手也不一定能成功……这件事,很难……” 叶恕目光一黯,凌若虚的话意他很明白,想救悠悠似乎已经没有可能,那个有点霸道、有点任xìng的小nv孩,真地没救了吗?! “山dòng到了,你还是赶紧去取炼妖壶吧,以贫道观察,那天魔目前的实力虽然与潇湘仙子相若,但对敌经验却要胜出许多,去的慢了恐怕有变,悠悠的事,你还是先别想了。”片刻间已到了山dòng前,凌若虚见叶恕似乎有点失神,不由劝道。 叶恕点了点头,口中却有些发涩,但也明白凌若虚的话有理,便强打jīng神落了下去。 出了悠悠三人误闯炼妖壶的事后,那山dòng前已被潇湘仙子安排了守护的人手,见叶恕来到,那两名认得他的妖修立刻迎了上来,其中一名妖修拱手施了一礼后道: “叶公子,你怎么又回来了?可是有什么事吗?” 叶恕刚待回答,异变突生,只见一点红芒突然从他身上shè出,“噗”地一声后shè到了那名妖修的额头上,那妖修一愣,接着便直tǐngtǐng倒了下去,额头上已经多了一个豌豆大小的血dòng! “啊?你干什么?!”另一名妖修一见之下立刻惊怒的叫了起来,直接变化成半妖态就要攻击叶恕。 叶恕也愣了,急忙摆手阻止那妖修动手,但那妖修一见叶恕抬手便以为叶恕是要攻击他,当即大吼一声便扑了上来。 这两个妖修随是潇湘仙子特别挑出来守护炼妖壶的,修为也都到了成妖期,相当于普通金丹中期修士,但叶恕此时修为已经金丹十层,眼看就要跨入元婴期,自然不会怕他,任凭这名妖修拼命攻击,叶恕只是凌虚步使开,便令那妖修一双利爪根本沾不到他。 只是叶恕如今紫鳞剑被劈成两半,滴水飞锥被毁,他又不想用雷法对付这妖修,毕竟这妖修只是因为误会才跟他动手,而雷法威力难以控制,若是掌握不好分寸伤了他就不好了,因此叶恕只得空手使开奔雷拳法与那妖修周旋。 自从吸收了万载空青,修为一下提升到金丹十层后,叶恕还未与人贴身ròu搏过,此时动起手来他才发现自己的身体轻了许多,移动之间飘飘若仙,简直就像一不小心便会飞起来似的。 而另一个变化便是他的神念似乎也无形中有了不小的成长,在神念感应之下,虽然那名**力量强悍的妖修速度已是相当惊人,但他却能清晰的掌握那妖修的每一次攻击的动向,然后轻松避开。 “等等,你快看刚才那个死了的妖修尸体!” 凌若虚的声音突然响起,叶恕一步避开那妖修的攻击朝那具尸体望去,一看之下当即脸sè一变,此时那妖修又扑了过来,叶恕当即架住他两只利爪,随即一翻一扭将那妖修双臂jiāo叉封住了他的攻势。 “住手,你看那边!”见那妖修被封住双手后还想直接动嘴咬来,叶恕急忙叫道,同时以目光示意他去看一旁地上的那具尸体。
那妖修xìng子纯朴,倒也没想叶恕是不是在诳他,直接扭头望去,这一看不由愣了一下,随即惊叫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好邪mén!” 原来,两人jiāo手的这片刻功夫,那具头上被开了个血dòng的妖修尸体已经全身干瘪,变成了木乃伊一般的干尸,而此时那具干尸的肚子却高高肿起,仿佛怀胎十月的孕fù一般,而那名妖修明显是个雄xìng妖怪…… 就在叶恕与那名妖修惊疑不定时,那尸体的肚子却突然蠕动起来,仿佛里面有什么东西似的,接着“啪”地一声中,那尸体的肚子直接炸裂开来,一个血糊糊地东西直接飞出,朝叶恕两人飞来! “别碰!”那东西一飞出来叶恕便从那东西上感到了一股血杀之气,此时一见旁边那妖修要伸爪攻击那飞来的东西,叶恕当即出声叫道,但却迟了一步…… 那妖修一爪击中那东西,这一瞬间的停顿让叶恕看清了那东西的模样,当即一惊,那东西原来竟是一个诡异的血婴! 这血婴模样倒是跟寻常婴儿没什么区别,但却有着一对牛眼般大小的怪眼,那对大眼此时虽然只是半睁,但眼神中一股嗜血的凶恶之意却已显lù无疑! 而那妖修这一爪正一下刺穿了那血婴的身体,可那血婴却似乎毫无所觉,只是张开一张布满了无数尖细利齿的嘴,一口咬在了那妖修腕上,当即疼的那妖修惨叫一声。 更诡异的事发生了,只见那怪婴咬住妖修的手腕后便口中发出一阵“滋滋”地吸食声,而那妖修粗壮的手臂便以ròu眼可见的速度迅速干瘪了下去。 那妖修惊恐的惨叫起来,另一只手疯狂地朝那怪婴砸去,可是不管他怎么攻击那怪婴都视若无睹,虽然被砸的烂乎乎地快成了一滩ròu泥,但他的嘴却始终咬住那妖修死死不放。 “不好!”眼看那妖修整天胳膊都干瘪下去,叶恕直觉的感到一阵不安,当即并指成剑凝出一道剑芒,一剑将那妖修干瘪的胳膊齐肩削了下来。 随手将那妖修的断臂以法力封住止了血,叶恕转头望去,目光落到地上那滩“ròu泥”上。 那ròu泥般的怪婴随着断臂掉在地上,随后却在叶恕惊讶的目光下,满身ròu泥迅速蠕动着,片刻间便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婴儿模样,竟然一点伤残都看不出来。 那怪婴两只大眼一转,盯住了叶恕,叶恕顿时感到脊背一阵发凉,随后便见那怪婴怪叫一声,呼地一下又朝他飞了过来。 “嗤嗤”两声,叶恕已shè出了两道雷罡气剑,但那怪婴却飞到一半时突然方向一转,朝跌坐在地上的那名妖修扑了过去,这怪婴速度惊人,叶恕变招已然来不及,眼看着那妖修又要再次遭殃。 “啪”地一声,那妖修身前突然亮起一面金sè小盾,正好挡住了怪婴一下,却正是叶恕为无空山炼制的那匹金光盾,被这怪婴一撞,那金光盾完好无损,那怪婴却是直接被撞得倒飞了出去。 “去死去死!”那妖修吓怕了也恨透了这怪婴,知道不能再直接以ròu身攻击怪婴,此时单臂猛的多了一层青光,随即单爪连挥下,数条月牙形风刃飞出击向那怪婴。 叶恕此时也知道这怪婴绝非善类,当即再次打出数道雷罡剑气,一同攻向怪婴。 那怪婴不怕拳打脚踢,却丝毫对这术法攻击有些忌惮,竟在空中迅速躲闪避开了叶恕两个的攻击,随即却是怪口一张,喷出一道血红小箭,shè向叶恕。 “不好,莫非这是……快闪开,这血箭接不得!”一见这道血箭,脑海中的凌若虚顿时惊叫起来,本来yù撑起罡风法罩硬抗一下的叶恕听了吓了一跳,急忙脚下一点,凌虚步一动左移三尺避了开去。 那道血箭被叶恕避开后打在了不远处的山壁上,只听嗤的一声,那面山壁上便躲了一个窟窿,黑dòngdòng的竟然看不到底,也不知道究竟有多深,但这瞬间融化石壁的威力却令叶恕一阵后怕。 “你认识这血箭?是什么名堂?”想起凌若虚之前的提醒,叶恕不由问道。 “这怪婴……如果贫道没猜错的话,应该是血煞,那道血箭叫化血箭,不但威力恐怖,还能污损法宝侵蚀法力护罩,若是被shè中更是麻烦,直接便能在你体内再形成一个血煞!”凌若虚语气凝重的道。 “血煞?那是什么?”叶恕疑huò道。 “就是那怪婴,是魔mén一种极邪异的秘法,从某种角度来说,那怪异就是施法者的一具分身!” “分身?”叶恕一怔,随即脸sè一变,惊道:“难道……这只血煞是……”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