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千年尸妖【中】

作者 全文字数 3047字
正文]二十、千年尸妖 ------------ 只听凌若虚苦笑道:“原来上仙还是对小道心有芥蒂,不过这也怪不得上仙小心,谁就我这来历本就不是那么光明正大呢?!正好这无为子对我鸿溟道宗也有些了解,上仙有疑虑但可相问,只是还请上仙不要说出小道的事,不然若是让我那师兄知道了,只怕还会来找小道的麻烦,到时候对上仙恐怕也有些危险。” 叶静一听他说地直接,也有些不好意思,心中暗暗打定主意,若是澄清了这凌若虚的来历,确定他对自己并无加害之心,那过后一定得给这老道配个不是,不过眼下为了自己的小命着想,也只能先小人后君子,把他的事问个清楚明白了。 此时无为子见叶静一面sè几变,刚才的问题又似乎有点过于急切,便问道:“小公子怎的看似对凌尊主如此关心?” 叶静一自知刚才问的有些急了,心中一转便想起那部自己一直不敢练的《洗髓功》来,便笑道:“小子曾偶尔得了一部内功心法,那上面便留有那凌若虚的署名,因为来历不明所以一直不敢练,故而有此一问,倒也不是就对那人有什么特别的关心。” 无为子眉máo微微一挑,随即笑道:“原来如此,鸿溟道宗既为五道之一,自然是名mén正派,平日里mén下弟子在几位长辈约束下也都认真修炼,极少出来惹是生非,下山历练的弟子也多有降妖伏魔的义举;至于凌尊主本人嘛……贫道也只是有缘见过一面,只知道凌尊主平日只重修炼,便连派中之事也甚少chā手,对其为人还真说不上了解,只是这么多年来也没听人说过凌尊主有何恶名……” 叶静一听了这回答却不太满意,武侠小说里说得好,那些表面上一派正气的名mén大派从来都是藏污纳垢之所,就是杀人害命也会先给人家按上个罪名,把自己置于正义的一方,他再来“为民除害,替天行道”,实际却是借君子之名行那小人的龌龊之事!这种伪君子最会伪装,就是做好事也是藏起来做,哪会让人知道?所以无为子这番话在他听来纯粹就是废话一通! 无为子见叶静一一脸的不痛快,呵呵一笑又道:“凌尊主修为通天,法力之强当世只怕也没几个人能作敌手,再者他们鸿溟道宗走的又不是以武入道的路子,凌尊主又是自幼便拜入了师mén,从未学过俗世的武功,又怎会放了无上妙法不写,却去写那等无什么用处的武功心法?依贫道推断,那本心法九成是假的,小公子还是不练的好。” 叶静一心道:这无为子怎么也不会想到那位口口声声被他推崇备至的凌尊主,被自己的师兄暗算,现在已落得这番田地,自然更不会想到那套心法是凌若虚亲口传给他的,所以才会认定是假的。不过这老道看来也是个识货的,不如我就把那套心法拿出来让他直接鉴定一下吧。 想毕便道:“那套心法上的落款倒真是那凌尊主的名字,也不知是同名同姓还是另有隐情,不如我把那心法总纲背出来,道长品评一下如何?” 无为子本就不把这种俗世的武功心法看在眼里,也想直接给他“鉴定”一下,只是因为有些人向来把一些独mén心法秘籍敝帚自珍,不愿外人知道,因此为了避嫌也没开这个口,现在叶静一既然主动提出,他便没了这层忧虑,便呵呵一笑听叶静一背出那套口诀。 其先无为子神sè也无甚变化,但听到后面却是目光越来越亮,待叶静一全部背完,他稍稍一推敲,不由一拍大tuǐ叫道:“高明,高明啊!这套心法前半部只是寻常的内功心法,后半部却融合了一些练骨洗髓的诀窍,若是练到后来就连人身上的一百零八处大xùe也能全部打通,届时便算是过了道家‘筑基’这一层,可以直接存神炼气了!” 叶静一对修炼可说一窍不通,听这老道这突然一咋呼,也只是吓了一跳,却半点没有听懂,只是知道这部心法确实不错,于是眼睛一转便恭敬道:“这么说来,这套心法可以练了?”
“当然练的!”无为子一脸jī动地点了点头,望向叶静一的眼中便多了几分深恨明珠暗投的意味,“这套心法如此巧妙,便是与我派中内mén弟子才可修炼的法诀也毫不逊sè,先前贫道是鲁莽了,现在看来这部心法倒真有可能是凌尊主所创了!” 叶静一思索半晌,心中已渐渐相信自己是怀疑错了凌若虚,略一沉yín便问出了最后一个心结:“小子还想请教道长,那‘副元神’是何物?” 副元神同样也是只有修道之人才知道的隐秘,叶静一当时只听凌若虚说了这么一个词,却并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概念,而凌若虚一开始就把他当成了天上星宿,以为他既然先天灵识不灭,自然也知道这些修道之人的常识,也就没有解释,这才致使叶静一多了这许多疑虑。无为子有了先前那番sī下的考虑,也没怎么惊讶他这个问题,便把副元神的事给他大略解释了一番。 当叶静一终于明白,这副元神是与他这主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既不可能害他,更不会喧宾夺主的抢了他的身体后,才明白自己是真地作了一回小人,心中不由一阵惭愧。 无为子目光如炬,见叶静一突然面lù失落懊恼之sè,虽不知道他心中所想何事,却也知道此时不宜打扰,便径自琢磨起那套《洗髓功》的口诀来。 无为子在派中求道时虽是内mén弟子,但得以传授的道法却并非派中最jīng妙的法mén,此时与凌若虚根据自己亲身体悟编出的这篇筑基心法一对照,更觉其中jīng深,心中不由暗叹,若是自己当年也能得到这种jīng妙的法mén,现在的修为只怕也不会卡在胎动这一关,不上不下了。 两人此时各自想着心事,把旁边的赵妍柔和仙儿两人忘到了一边,那仙儿见自家小公子误打误撞下竟与这位太虚观的观主见了面,还一起聊了起来,也不敢上前打扰,只是哄了赵妍柔在一边等候。 但赵妍柔小孩心xìng,又是跟她娘一样活泼好动的xìng子,哪能这么沉得住气,早就跑到周围采huā捉虫独自玩耍去了,此时见她哥哥与那无为子突然不说话了,便想要叶静一陪她玩,于是就嘻嘻哈哈地跑了过去,还没跑到近前却突然止了步子,一脸惊奇地叫嚷起来: “十哥、十哥!你看那边的树这么都枯了?!” 叶静一被她一吵,才从沉思中醒觉过来,转头往赵妍柔指的方向一看,跟着也是一惊—— 只见无为子背对着那方向的草木,竟从远至近迅速地枯萎了一片,那情景就仿佛放了快进的视频一般,一棵棵数十米高的大树片刻间便干枯老化,那些矮小的杂草更是由青转黄,瞬间便枯地伏到了地面上。 无为子也看到了这异相,面sè当即一惊道:“不好,那方向有股邪祟气息靠近,似有妖物正借土遁朝这边赶来,这些树木定是被那妖物夺了体内jīng华才会有此变化,此地危险,小公子还是快带家人回观中躲避去吧!” 但那妖物来的委实过于迅速,还没等叶静一回应,便已冲到了十几米外,带的地面上如同地龙行走,翻起一片碎土。 “出来!”无为子大斥一声,便见一道火红事物从他袖中一闪飞了出去,随即便听“嘭”地一声放炮般巨响,那片地面上顿时如同落了颗炸弹一般被炸出一个大坑,炸到空着的泥土一阵飞扬落定后,便显出一个面目狰狞地怪物来。 叶静一将那妖物看在眼里,当下大惊失sè,只见那怪物瘦得皮包骨头,全身**,肤sè金黄,在阳光下闪闪如同金属之sè,虽然目斜嘴歪,但怎么看却都是一个人! 紧盯着那个怪物,无为子沉声示警:“公子小心,这妖物是千年铜尸……”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