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七、危险的刺客

作者 全文字数 3496字
正文]二七、危险的刺客 ------------ 27、危险的刺客 “公子,还是让仙儿去厨房看看吧?”仙儿听这位小主子半夜三更要出“偷”东西吃,被他这搞怪的念头nòng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只是这等不雅之事若传出去对自家公子名声定有影响,因此便大力阻拦。 叶静一见仙儿着急,心中暮然生出调笑这小丫头的心思,嘻笑道:“嘻嘻,有句话仙儿你一定没听过,‘妻不如妾,妾不如偷,’殊不知这饭菜也是同样的道理,自己偷的才是最有味道的!” 仙儿听了他那句浑话不由一窒,脸颊涨得通红,心里暗骂:“是哪个下流家伙教了公子这等歪理,让我知道了一定把他阉了,送去宫里做太监!” 叶静一见她脸红还当这丫头是害羞,哪知道她动着那么可怕的心思,哈哈一笑,拉mén就要往外走。 这时院外刚翻进来一个身着夜行衣的黑衣人,正朝叶静一这间房轻手轻脚地mō过来,却突然见房mén打开,一脸嘻笑的叶静一便正好跟这人照了个面。 两人乍见对方同时一怔,那黑衣人当先反应过来,一甩手已打出了一片亮闪闪的暗器。 叶静一反应也不慢,见了那人动手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当即身子一缩退了回去,随手把两扇mén板大力一阖,转身抱仙儿便扑倒在地。 只听“哆哆哆……”一阵急雨般的声音,叶静一扭头借着灯光一看,便见两扇mén板上明晃晃地透着一片细若máo发的针头,如此细小的银针随手间便shè穿了mén板,可见那人手劲之大! “是蚊须针!”凌若虚自脑中的提醒令叶静一又是一惊,已猜到这刺客的来历,当即起身去取挂在chuáng头的紫鳞剑。 仙儿被自家公子扑倒在地,此时天气正是衣服穿得最少的时候,她感觉到两人身体紧贴在一起,当即便是一阵紧张,又想起叶静一刚刚开得玩笑,脸上便没来由地一阵火热,叶静一虽在扑倒她后只是一瞬就立即爬了起来,但她却怔怔地有些失神。 叶静一也没发现仙儿的异样,只是知道那刺客定是刘王妃派来,而且出手间如此毫无保留,显然是要置他于死地的,他也不知道刘王妃为何会不再顾忌太后突然出手,但他却是决不会束手待毙的。 两扇mén板突然无声地碎成了一片齑粉,随即那黑衣人已电闪般冲了进来,扬手又是三点银芒开路。 叶静一此时已将紫鳞火纹剑拿到手中,听声辨位一记后撩扫飞了三枚飞针,反手一招“急电惊雷”迎面刺了出去。 那黑衣人不知叶静一力气奇大,只是抬手一指彈在剑身上,但那一剑却只是微微偏了一分,反倒是他的手指被剑上力道反震地立时没了感觉,更因估错了这一招而被那紫鳞火纹剑一剑刺中了肩头。 那黑衣人中剑之后显然十分错愕,但却在极短时间内便反应过来,身子一扬已平贴地面倒滑了几米,到了mén口身子一弹便飞了出去。 叶静一知道这人厉害,这次被他走了下次再来时自己就不一定这么幸运了,更想抓着这人bī出当年暗害赵智的旧案,反击那刘王妃一记,怎肯就此放他逃脱,凌虚步急踏,人化一道虚影随后也追了出去。 这两人兔起鹘落间jiāo手一招,说来麻烦实则过程极短,两人一前一后追出了mén后,躺在地上的仙儿才蓦然醒悟发生了什么事,急忙跳起身追了出去。 那黑衣人武功极高,轻功也自然不俗,几个起落已到了院墙边,只要他翻出院墙往树林茂盛处一钻,便没人能追的上他,可突然眼圈一huā,叶静一已提剑出现在他身前,与先前相同的一式剑法又刺了过来。 这黑衣人眼中异sè连连,他本身已是先天高手,先前用了八成内力的一指却被叶静一反震开,甚至还受了伤,这黑衣人就惊讶于这少年功力之深,一时对今晚的刺杀失了信心,这才想在一击不中后立刻遁走,哪知一息之间又被这少年抢在了前面! 连番受惊下,黑衣人心中不由暗自猜测:“难道这九岁小儿竟已是先天高手?难怪赵义会在他手上吃了苦头……” 虽然心中惊疑,黑衣人手上却毫不见慢,右手在空中划出几个玄之又玄地圈子后,竟一把将紫鳞剑捏在了手中。这次他用上了十成的功力,用的又是粘缠地力道,因此立刻便将叶静一的剑控制在了手中。 叶静一心中也是一惊,随即便见那黑衣人左手凭空一推,叶静一还没会意过来这是一招什么武功的起手式,已觉一股大力巨锤般砸在了xiōng口,当即便“哇”地一声便喷着血倒飞了出去,又“嘭”地一声撞在身后院墙上,把他撞得又吐出一口血来。
叶静一虽然之前仗着力气大让黑衣人吃了点亏,但他实际武功内力比之黑衣人毕竟还差了老大一截,因此中了黑衣人这一记隔空掌力后顿时伤了个七荤八素,眼前一片只见金星luàn舞…… 那黑衣人也没想到这一掌会打出如此灿烂的结果,先是一怔,随即却目光一寒,抬手就要上来再补上一掌,却听身后风声突至,头一低恰好躲过仙儿自后划过的匕首。 仙儿的武功本就走的是yīn诡狠辣地刺杀路子,此刻一出来便见叶静一被轰地喷着血飞了出去,心中气恨,出手也更加狠辣了几分,一招一式间皆事要命的招数。 顷刻间只见两柄明晃晃地匕首在她手中上下翻飞,一明一暗相互配合,就如两条虎视眈眈的毒蛇般上下绕着黑衣人周身要害出击,那黑衣人右肩受伤后身体就有些不够灵活,一时间竟被仙儿攻了个手忙脚luàn。 此时院内的动静也惊醒了隔壁屋里睡着的叶罄竹和她的贴身shì婢琳儿,琳儿一开mén见到院中情形便惊得大叫起来,不片刻后遥遥已听得有护院闻声吆喝着赶了过来。 那黑衣人目标只在叶静一,此时眉头一皱,一掌bī退仙儿后就向叶静一纵去,仙儿一见已知道他的意图,扬手便把一只匕首朝黑衣人前纵的方向掷了出去,立时bī的那黑衣人身子一缓,而仙儿趁此机会又缠了上去,为防他再次向叶静一出手,更直接使出了一套以命搏命地贴身打法。 听得护院们的声音越来越近,那黑衣人眼中寒光一闪,拼着右手被仙儿划了一刀,一掌砍落了仙儿的匕首,同时向前一bī,一肘顶在仙儿小腹上,把个俏婢顿时撞得耳鼻喷出一股鲜血,又被他一掌打在xiōng前轰飞出去。 叶静一得仙儿一番拖延,此时已清醒了许多,但因为内伤实在太重,他连起身都有困难,更别提上去帮忙了。此时见仙儿被打得一脸是血的飞了出去,心中顿时更急,只得呼唤凌若虚出来帮忙。 但凌若虚的回答却令他一阵发呆:“不是我不愿出手相助,副元神只有在主元神心情恍惚或无知觉时才能接管身体的控制权,而上仙此刻心绪太过jī动,贫道实在是chā不上手……” “靠哇!平时把自己吹得多么厉害,一到了关键时刻就掉链子!这种时候让我怎么失去知觉?”叶静一气的只想骂娘,但此刻却不是置气的时候,他左右一扫后眼中一亮,抓起身旁一块青砖照脑袋上就拍了一记狠的。 血顿时便哗哗流了下来,叶静一嘟囔着也不知骂了句什么,接着眼一翻便倒了下去。 那黑衣人正想上前解决叶静一,却突然见到他这幕自残的场面,也被唬得一愣,正在思考这小子是不是被吓傻了的时候,却见叶静一身子一晃又直直坐了起来。 只是这时的叶静一却仿佛变了个人,目光中再不复之前的那种灵动与不羁,而是如一潭深水般古井不bō,整个人的气质都随着这目光而显得沉静了许多。 那黑衣人被他这变化搞得心中莫名地一阵发虚,但又自忖:“这小子已是强弩之末,还能搞出什么huā样?听说这小子诡计多端,保不准如今又在故nòng玄虚,拖延时间!” 心中越想越觉得自己猜对了,这黑衣人便冷冷一笑,右手蓄势一抬,就想再轰出一掌。 那沉静若老翁地叶静一此时也突然动了,只见他右臂缓缓平举,随后便放开了手中紫鳞剑,但那木剑却并未应声落地,而是虚虚地悬浮在他的手面之下。 那黑衣人见此异相不由一惊,随即便见叶静一右手突然捏了个剑诀,随即一抖一扬,那柄悬浮的紫鳞剑便突地带起一道红光,电闪般到了眼前。 那黑衣人也是反应迅速,方觉不妙便仰身后跃,却还是被那红光从xiōng前划过,当即便让他xiōng前多了一道两指深的伤口。 “飞剑!”黑衣人大惊失声,他以前也曾见过几个剑仙人物纵剑杀敌,自然知道其中厉害,此刻再也顾不得伤人了,当即扭头便走,几个纵跃已落入院外没了身影。 此时叶静一面上lù出一抹苦笑,目光中似有失落,又似是其他什么,随即目光一散,人又再次仰面倒了下去。 今天第二更~求票票收藏支持~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