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二上太虚观

作者 全文字数 3335字
正文]三十、二上太虚观 ------------ 30、二上太虚观 那黑衣人一眼见了紫鳞剑就是一惊,再朝那剑飞来的方向一望,已看到了lù出半边身子的叶静一,虽然叶静一此时也是玄衣méng面,但那比chéng人矮小的身子已令那黑衣人认出了他的身份,当即便如惊弓之鸟般一扭头就钻进了赵嵩进来的通道,逃之夭夭了。 赵嵩此时也看到了叶静一,一怔之后也开口道:“多谢这位壮士援手,不知壮士高姓……” 叶静一听赵嵩对自己说话,这才惊觉那隐身符不知何时竟已失效,哪敢与他答话,当即又捏碎了一道纸符消去了身影。 赵嵩见那援手之人突地就不见了踪影,还兀自有点不能置信,随即便听得一阵风声刮过,而那把chā在旁边石壁上的赤红sè木剑也随之消失不见了。 赵嵩平日里故作风liu纨绔,却身怀一身可与先天高手比肩的上乘武功,不管他到底是为何原因掩人耳目,叶静一今夜都是撞破了他的隐秘,略一考虑之后,叶静一还是觉得不让赵嵩知道他的身份比较好。 既然已知道那黑衣人并非赵嵩派去刺杀自己,叶静一心中便已平静了许多,自忖待在这里继续偷窥赵嵩的秘密也没什么意义,倒不如去追踪那黑衣人,至少对自己以后的安全更有些帮助。 叶静一随那黑衣人追进了赵嵩进来的那条暗道,没走多久便见到两条岔路,一条径直向前延伸,另一条却是与他从书房下来的那条暗道一样,是一条向上的石阶路。 略一估算地上的距离,叶静一已猜到这条向上的路是通向赵嵩的卧房,他又仔细听了一下周围的动静,隐隐听到从前面的通道中传来阵阵轻微的奔走声,叶静一便毫不犹豫地顺着这条通道追了下去。 沿着这通道越跑下去,叶静一心中就越是惊讶,以他现在的速度,如今已经跑了十几分钟了却还没看到尽头,可见这条通道修的有多远。直到他追到设在一处水井中的出口时,心中略一估算,竟发觉这条通道不下千米! 从那水井中爬上来后,叶静一略一探察,发现这里只是一户寻常百姓家,房里睡的两个老人也不像是学过武功的,而这处房屋更是与远在皇城之东的八王府南辕北辙,竟已临近皇城的最西端! 若这一切都是赵嵩有意安排,可见他那老爹确实是有一些打算的,至于他打到底是什么算盘,叶静一却是一点都不想知道。 帝王家的事,有时候确实是知道的越少越好,说不定,千百年来的帝王家中,也只有像赵智那样的痴儿才能有过真正的安宁生活…… 四处探寻了一番也没找到那黑衣人的踪迹,叶静一心中有事,也就干脆把他放到了一旁,趁着夜sè又潜回了竹苑。 第二天,府中一切平静,也没听说昨夜闹过刺客什么的,想来是赵嵩并没把昨夜之事声张。 开始叶静一还有些惴惴不安,怕被赵嵩识破了身份,直到日落西山,一天就这么安安静静地过去了,叶静一才暗暗松了口气。 后来仔细一想,叶静一才发觉他自己多虑了,在外人眼里他还是个重伤后刚刚苏醒的病号,就算外面闹得再厉害也不会有人想到他身上去。 却没人知道,他的伤势早就在凌若虚的调理之下好了个七七八八,而且刚醒来就跑去做了一回家贼…… 因这件事叶静一又在chuáng上装了几天“虚弱”的伤病,直到吴坤再次来给他号脉,众目睽睽之下说出他已经内伤痊愈,头上的伤口也无大碍后,众人松了口气的同时叶静一也跟着轻松了一些,说实话,这几天躺在chuáng下的日子实在把他憋坏了,早就恨不得去院里打上套拳松松筋骨了。 叶静一曾从仙儿那里听说过吴坤以道家灵丹酒醒太后的事,趁着这个机会就跟这位太医问起了那灵丹的事,但令他失望的是这位“不死神医”的灵丹也是从别人那里得来的,他手上早就没了存货。 不过吴坤也提供了另一条路,就是他的师兄“无为子”那里,可能还有几粒灵丹。 有了这条线索后叶静一心中大定,又“修养”了几天后便征得了小娘亲的同意,领着比前次更多了几倍的护卫,浩浩dàngdàng地又上了太虚观。
只是他这前脚刚刚离开,一个不速之客后脚便踏进了竹苑的小mén,若是叶静一知道,只怕他就不会这么急着上山了。 可惜叶静一并不知道,因此他还是兴冲冲地上了西山,再次见到了无为子。 这次再见无为子,这位太虚观观主已经恢复了上次初见时的淡然,只是叶静一从这位老道的眉眼之间,依旧发现了一丝淡淡的落寞。 但他也并没有自作聪明的点破,而是直接说出了此行的来历。 无为子听了呵呵一笑,道:“哦,原来小公子是为了几颗丹yào而来,贫道还以为小公子是要老道引荐入我天剑mén呢。” 这话明里暗里颇有些点醒叶静一“为了芝麻丢了西瓜”的意思,不过叶静一既然有凌若虚这现成的高人指点,哪还会巴巴地再去求人收徒看人脸sè,也就装着没听懂的模样哈哈一笑装糊涂。 无为子一直在打量他的脸sè,此时也不知看出来什么,没有继续出言点拨,只是淡淡一笑道:“吴师弟那丹yào是得自本mén一位jīng于炼丹的前辈之手,贫道因为与那位前辈还算投缘,倒也被赠了几粒,现在拿在手上也无用处,既然小公子需要那便都给你吧。” 随后无为子便递过一枚小巧玲珑的yù瓶,叶静一顾不上失礼,嘿嘿一笑接过后当即就拔开了塞子,随着一粒晶莹剔透的丹丸落在掌心,一股浓郁的香气便扑鼻而来,只是那香气虽浓却并不熏人,吸入后反倒有种头脑为之一清的快意。 只闻香气,叶静一当即已对这灵丹的功效更信了几分,又倾瓶一倒,发现那丹yào竟有四粒!除了一粒给赵智治病,叶静一本就打算厚着脸皮再多讨一粒给体弱的叶罄竹补补身子,哪知人家无为子这么大方,连瓶带yào一起奉送了, 此时便是他脸皮再厚也不由有点不安了,当即有些讪讪地道:“道长,小子只要两颗就够了,多的这两粒还是请道长收着吧。” 无为子只是一笑,却并未接他递回来的yù瓶,只淡淡道:“小公子宅心仁厚,只是贫道观公子气象,近日似有无妄之灾,或许还有用得着这丹yào的时候,就不必再推脱了。” 随后又从袖中掏出一个银sè锦囊道:“我看小公子随身携带紫鳞剑,此剑虽不是什么神兵利器,但落到有心人眼里说不定也会惹来一些麻烦,贫道这里有一个百宝囊正好闲着,就一并送与小公子吧。” “百宝囊?!”叶静一以前只在那些小说中听过这等宝贝,今天却是头一次见到实物,心中不由有些兴奋,接过那百宝囊便细细端详起来。 那百宝囊也不知道是以什么材料制成,看上去通体银白,拿在手中柔软如棉,轻若无物。两面又各以朱砂描了两个八卦,只是这两个八卦仔细一看才会发现却是一正一反,也不知道其中有什么玄虚。 叶静一将那百宝囊拿在手上一掂,便发觉里面还盛了东西,不等他发问无为子已开口道:“那里面有些贫道早年炼制的豆兵,也一起送给小公子了,我再传你两套收宝、控兵口诀,你细细记好……” 叶静一记xìng不错,没一会儿就把两句拗口的口诀倒背如流,心中惦记那“豆兵”有何威力,便念动口诀后一抖百宝囊,立有一颗黄灿灿的豆子到了手中,他再随手一抛,就见那黄豆落地滚动几下后便迅速变大,同时生tuǐ长臂,眨眼间已变作了一个手提长枪地士兵站在两人面前。 这豆兵除了表情有些僵硬外,看上去与常人毫无两样,全身上下穿了一套黄sè劲装,xiōng口有个黑sè的“六”字,想必是那豆兵的编号。 有些搞笑的是那豆兵头上还缠了一条黄sè布带,布带正中写了个大大的“豆”字,顿时破坏了道兵威风凛凛的高大形象,立刻变得有些不伦不类了。 见叶静一一脸古怪要笑又憋着不敢笑的模样,无为子也有些不自然,口中却嘀咕道:“贫道当年炼制这些豆兵时戒痴那贼秃也在场,本来我炼的好好的,那货非要凑热闹chā上一脚,结果就练成这等模样了……” 听了他这话,假借喝茶的叶静一再憋不下去了,当即一口水全喷了出去……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