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一、闻噩耗,一怒拔剑 上

作者 全文字数 3115字
正文]三一、闻噩耗,一怒拔剑 上 ------------ 三一、闻噩耗,一怒拔剑上 这豆兵其实也是一种符箓之术的运用方式,只不过因为祭炼时在选材、手法等方面有些特别的讲究,祭炼成后也就与普通的符箓有些不同,除非是豆兵身体完全被毁掉,否则之后只要huā些力气简单一修补便可恢复如初,简直就是青铜小强般的存在。 只是当时祭炼这些豆兵的无为子修为也不算太高,不过是刚刚形成元婴的修为,耗时**个月才祭炼成功,若非当时有痴和尚chā手帮了一把,只怕他还要费更多功夫。 因此这些豆兵能力也有限的很,只相当于寻常炼气入窍的初学修道之辈,想要凭之与修者斗法是不用指望了。不过这些豆兵胜在力气颇大,毫无痛觉,与人斗起来完全不惧生死,拿到江湖上也可比二流顶级的高手;另外,锦囊中的豆兵共七七四十九颗,还可组成一套小天罡北斗战阵,演练出来后威力不俗,就是先天高手进入阵中也别想轻易出来。 叶静一本就没想去跟那些飞天遁地的修道者掺和,只打了在王府当一辈子米虫的算盘,他在府中不受赵嵩待见,连个书童男仆都没有,有了这队豆兵正可做亲兵之用,因此又是对无为子一番感谢后欣然收了。 又与无为子随便聊了几句后,叶静一见无为子始终谈兴不高,便找了个借口就此告辞了。 叶静一兴高采烈地回到家中,一进内院就一边往叶罄竹房里走,一边欣喜地叫道:“娘亲,我回来了!” 只是叫了一声后却没听见回应,也没见平日在内院里伺候的琳儿、杏儿两个shìnv出来,叶静一不由有点奇怪,却也没怎么多想,径直到了叶罄竹房前推mén而入。 这一开mén,叶静一就看到了触目惊心的一幕——shìnv杏儿倒在mén前,一副向mén外爬行的姿势;另一个shìnv琳儿则倒在桌旁,口溢黑血;还有他的小娘亲叶罄竹,也正趴在桌上,生死不知…… “小娘亲……”叶静一惊呼一声,心中已是慌luàn一片,几步蹿到叶罄竹身边,一触之下顿时身子一震,急忙扶起她来一看,只见叶罄竹也跟那琳儿一样,口角边一道黑血,早已没了呼吸! “不……不会的!不会这样的!你不会死的!不会死的……”叶静一心中反复否认这个事实, 突然心中一动,“对了!灵丹,我有灵丹!” 叶静一赶紧掏出那白yù小瓶,倒出一颗丹丸就往叶罄竹口边送,可又哪能送得进去?他一狠心,用力掰开叶罄竹的下巴将丹丸塞了进去,期待下一刻他的小娘亲就能睁开眼睛,起死回生…… 可是……他失望了,叶罄竹一动不动,半点醒来的迹象也没有…… 怎么会这样?! 望着怀中叶罄竹的脸庞,眼前浮现过这个柔弱的nv子往日里一幕幕对自己关怀和照顾…… 吃饭玩耍时,抬头间迎上的那宠溺的微笑;调皮犯错时,那轻蹙眉头的假斥;练武受伤时,那心疼紧张的埋怨;表现出一点进步时,那与有荣焉的自豪…… 开始时,作为一个拥有前世完整记忆的穿越者,叶静一潜意识中还对这个世界有些隔膜,说起父母想得到也是前世的老爸老妈……只是,不知何时起,这个天真柔弱的nv子已以她那毫无保留的母爱走进了他的心防之内,成了他在这个世界上最亲近的人…… 可是如今,难道她就这么走了吗? 叶静一心中突然生出一种莫名的心慌,那是种于茫茫人世间孤独无依、孑然一身的恐惧…… 这时,紧盯着叶罄竹面孔的叶静一突然发现小娘亲的睫máo微微动了几下,心中顿时一紧,一时间不觉连呼吸都屏住了。 果然,叶罄竹的睫máo再次抖动几下后,紧闭的双眼微微张了开来。 “娘亲!你醒了?你没事了!”巨大的喜悦从心中涌出,平日冷静沉着的叶静一忍不住惊喜的大声叫了起来,此时的他再也顾不上平日的矜持,一头扑进叶罄竹怀里。
“恕儿……”一怔之后,叶罄竹也明白过来自己已侥幸活了过来,差点失去了自己最爱的儿子的她看到儿子对自己也是如此的依恋,心中一阵欣慰,不由地紧紧抱住了儿子。 这时,听到叶静一刚才的惊叫跑进来的几个护卫中领头的一人突然叫道:“小公子,杏儿姑娘还有气儿……” 叶静一身子一震,急忙从叶罄竹怀里挣了出来,命人扶叶罄竹去chuáng上休息后,迅速几步到了杏儿身边,一试脉搏之下果然感到了微弱的跳动,当即拿出一粒丹丸塞入杏儿口中。 片刻之后,杏儿突然深深吸了口气,随后便一声惊叫醒了过来。片刻的mí茫之后,杏儿终于看清了面前的叶静一,立刻慌luàn地叫道:“小公子,快……快救夫人!有人下毒,夫人和琳儿姐姐都中毒了……” “啊……”杏儿突然看到了被搀扶到chuáng上的叶罄竹,惊讶之余却放下心来,但她随后便看到了旁边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琳儿,整个人当即一愣,傻了一般,片刻后两行眼泪刷地淌了下来,也忘了什么主仆之礼,一下扑到叶静一身前痛哭起来。 在一个小院里生活了近十年,这两个shìnv与他们母子之间早已有了深厚的感情,杏儿、琳儿两个shìnv之间也早像亲姐妹一般亲密,叶静一深深明白杏儿的痛苦,但他现在为了nòng清这一切的缘由,却不得不打断她的哭泣。 叶静一把杏儿轻轻推开一点,沉声道:“杏儿姐姐,你先冷静一下,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会中毒的?” 杏儿泪眼婆娑地看着叶静一,一边流泪一边断断续续地将事情的经过说了起来…… 原来叶静一早上刚刚出mén,那刘王妃就来了,听说叶静一不在,那刘王妃也有些意外,却随即便让shìnv拿出一些补品和点心,说是给重伤初愈的叶静一补身子,叶罄竹推辞不下只好收了。 但那刘王妃又说与叶罄竹许久不见,要与她一起饮茶谈心,还拿出一包茶让杏儿去煮,杏儿便拿着那包茶去了厨房。 后来不知怎么的,刘王妃好像有什么急事突然走了,过了一会儿琳儿就来到了厨房,说夫人叫她一起去饮茶。平日sī下里叶罄竹待这对丫环极亲切,没人的时候一起饮茶聊天也是常事,杏儿也就和琳儿一起端了茶点过去了。 只是不曾想,没喝几杯茶叶罄竹就说腹痛,随即琳儿也跟着痛了起来,杏儿因为少喝了些茶,毒便发作的晚了些,但她刚想跑出去找人时毒xìng也发作了,这才昏倒在了mén前…… “又是那nv人!” 叶静一顿时双目喷火,之前那nv人才派了刺客来杀他,事后他没去找麻烦,只是一意隐忍寄望息事宁人,可是那个nv人却偏偏不知收敛,一再来惹麻烦,如今更差点害的叶罄竹香消yù殒! 纵使两世为人,叶静一也从未遇到过让他觉得如此可恨之人,这次他是也再无法忍下去了,叶罄竹中毒的事,让他的心中第一次生出了杀意! 杏儿突然间感到一股寒意,眼前的小公子此时看上去竟然令她觉得有点害怕…… 杏儿心中打了个寒战,惴惴道:“公子,你……没事吧?” 叶静一恍若未闻,只是呆呆地站在那里,好一会儿才转头看了杏儿一眼,对她一笑道:“放心吧,我会替琳儿姐姐报仇的,我也会替娘亲讨回公道的!我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没这么打心底的恨过一个人……那个nv人,既然触动了我的底线,那她就一定要付出代价!” 既然你不让我活的好,那你也别想活了! 叶静一冷冷地站起身来,一步步向mén外走去,手中不知何时已捏了一把鲜红如血的木剑,只是那木剑上却闪着湛然寒光,仿佛正如这少年一身的杀气,冻彻人心……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