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解因缘,顿悟一笑泯恩仇

作者 全文字数 3302字
正文]三五、解因缘,顿悟一笑泯恩仇 ------------ 35、解因缘,顿悟一笑泯恩仇 叶静一恍然大悟,难怪这些人好似都看不见他在房里,却并非是他被施了隐身术,而是那些人本就只是一段过去里的戏中人…… 凌若虚在旁淡然道:“修道有成之士可观过去未来,而后便能不被眼前红尘假像所mí……未来之事缥缈不定,难以看清,这过去之事却是实实在在发生后便留了痕迹的,倒容易看透的多……贫道借着‘浮光掠影’之术让道友看到这段因缘的始末,只望道友能够有所明悟,放下xiōng中一颗杀心。” 叶静一确实心中有许多感想,只是这一切来得太快,脑中烦luàn地一时还理不清个头绪。 就在这时,chuáng上那刘王妃的前世nv子却突然发出一声大叫,原来是叶罄竹前世的那男子到了紧要关头,一时忘我便松开了堵在nv子嘴上的手,让那nv子得到机会终于发出了呼救。 但随即那nv子的呼救声便嘎然而止,叶静一此时望去,就见那男子已将一把匕首chā进了nv子的喉咙……叶静一当即全身一震…… 这时房外传来一阵向这边赶来探视的声音,那男子立马胡luàn穿起衣服,一阵风般从叶静一眼前窜过,从那来路处跳窗而去了,只留下溅了一chuáng一帐的血点,倒像足了那屏风上的窗纱落红…… 突然hún沌再起,眼前景象一huā后叶静一已发现自己又回到了那间堆满柴火杂物的厢房中,刚才种种仿佛只是经历了一场无比真实的黄粱梦。 叶静一默然呆坐,眼前依旧不断地晃动着那被刺得淌了一身血的nv子,以及那张在自己眼前擦肩而过的熟悉面孔,心中已如落入一块巨石的水潭,húnluàn成一片…… “前世时,小娘亲jiān杀了刘王妃;今生中,刘王妃又差点毒杀小娘亲……莫非冥冥之中,真得有天意在cào纵着一切,以印证那‘天理循环,报应不爽’之言?那我这仇还要不要报?若我杀了刘王妃,那赵义必定也要来找我报仇,我是连任他为母报仇……还是连他一块杀了?” “不……不对!不对……” 良久,叶静一双目之中才再次凝定了焦距,一直紧皱的眉头也平展了开来,突然仰头哈哈一笑,轻松道:“冤冤相报何时了!多谢凌道长点化,小子明白了……” 叶静一已想通了:既然刘王妃与小娘亲是因这前世的恩怨,才有了今生的这场命案,一切本就是冥冥之中早有定数的因果循环,那他又何必为此在多造一场杀戮?更何况,小娘亲被自己以灵丹侥幸救回了一命,她欠刘王妃的债或许还不算了结,若是自己再执意对付刘王妃,那只能令债上加债;而且,就算他杀了那刘王妃,琳儿也活不过来,却让这世上再增加一个失去母亲后被仇恨缠身的孩子,这,又何必呢?! 以杀止杀,本就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途径!只有宽容,才可化干戈为yù帛,真正一劳永逸地平息仇恨。 只是,若非有宽大的xiōng襟和一颗始终摆正的心,又有几人能做得出这一笑泯恩仇的决定…… 想通了这些,叶静一只觉压着心中的那块巨石仿佛突然间不翼而飞了,整个人都轻松了起来。 这时外面传来几声对答,叶静一侧耳一听,原来是仙儿和秦清儿给他送饭来了,这时叶静一才注意到外面已经又是日落西山,原来他已经在这西厢房昏睡了一整天,早已是饥肠辘辘了。 只是外面那负责看守他的两个护院口气却很硬,也不知道是受了什么命令,就是不许仙儿两人进来。其中一个被秦清儿缠得烦了,直接喝道:“没有王爷的口谕,谁都别想进这个mén,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仙儿自幼得太后青眼,向来是被人高看一眼,哪曾在一个下人面前如此低声下气过?此时也气得她来了脾气,冷冷一笑道:“哼,你们两个也别拿了根jīmáo就作了令箭,真就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了!王爷跟公子毕竟是父子,小公子又是太后她老人家的心头ròu,这次就算小公子把事闹得大了点,王爷把他锁起来恐怕也不过是让他吃点苦头,磨磨他的棱角,早晚还不是要放人?!但小公子若真在你们手上饿出个好歹来,到时候,哼哼,我倒要看看是谁倒霉!”
那护院听了略一思虑,觉得仙儿的话也有道理,心中就不由有点松动,再见仙儿横眉冷目地在他脖子上扫来扫去,想到这个丫头那不一般的来历,心中就打起鼓来,当即讪讪一笑道:“呵呵,仙儿姑娘莫气,咱们也不过是听令行事,实在是不得已啊……要不,两位就手脚快点,说几句话就出来?我在外面给你们望着风,这种违抗王爷命令的事咱还是别让人看见的好……” 仙儿见他口风软下来,也懒得真个跟他生气,随便敷衍了一句后,就听外面一阵铁链哗啦啦碰撞之声响起,随即房mén打开,仙儿与秦清儿匆匆走了进来。 两nv一见叶静一嘴角、衣服上的血渍就红了眼,上来就是一通落泪,倒是叶静一放下了心里的包袱,反过来把她们劝了一番,待两nv情绪稍定,他才一边吃着饭,一边听仙儿说起今日发生的一些事。 昨日里,竹苑里主仆二人中毒的事一传开,秦清儿就第一个跑去竹苑,抱着叶罄竹哭了个死去活来;后来听到叶静一跑去主宅大闹被锁了起来,马上又去苦求赵嵩放人,结果却被赵嵩骂了回来。 秦清儿毕竟是婢nv出身,在府中根基比叶罄竹还要浅薄,这种时候哪里有什么法子,还是仙儿不顾旧伤未愈,亲自跑了一趟皇宫请来了太后。 可是这次也不知道赵嵩中了什么邪,连老太后的帐都不卖了,气得老太后骂了他一顿后丢下几句诸如“我那心肝儿宝贝儿要出了什么事,我跟你没完”之类的狠话后便一跺脚走了,nòng得仙儿也没了主意…… 叶静一听了这些只是一笑,自赵嵩对他劈下那一剑起,他对那个父亲就已经彻底死了心,不管赵嵩想如何处置他,他都已经无所谓了,不过想来也不至死,否则太后也不会那么放心的走了。 倒是另一件事让叶静一有些意外,赵嵩昨日连夜封锁了王府,派人在竹苑严密搜罗了一些与这次中毒事件相关的事物,还把杏儿等人叫去细细盘问了一遍,结果查出了几件事: 一、叶罄竹与琳儿所中之毒乃是最常见的砒霜; 二、那砒霜之毒是下在茶中; 三、那茶叶确实是刘王妃带去,也是她平日惯饮的品种,只是,厨房中遗留的茶叶里却并未发现掺杂砒霜; 四、据杏儿自己所说,她在厨房煮茶的过程中并未有其他人进入厨房,她也没在中途离开过,只是与刘王妃的shìnv在mén口说了几句话。 叶静一听完后皱起了眉头……通过以上几点,并没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是刘王妃作了手脚,反倒把嫌疑指到了唯一有机会下毒的杏儿身上,但叶静一却知道,那毒绝不可能是杏儿下的。 杏儿和被害两人的感情叶静一是看在眼里的,他对杏儿的为人也有足够的了解,所以根本不相信凶手会是杏儿;再者,若杏儿真想下毒害人,那她又为何会在醒来的第一时间便要人去救叶罄竹呢? 沉思片刻,叶静一想到了一点,对仙儿两人一说后这两人也是一惊,仙儿更当即就要回去印证他的推测,却被叶静一叫住了。 叶静一从身上掏出两粒丹yào递给仙儿,说道:“仙儿,你的伤还没彻底复原,我从太虚观回来后也没顾上去看你,这颗丹yào你吃了吧。” 叶静一以两颗丹yào救回垂死的叶馨竹主仆二人的事此时也早也在府中传的沸沸扬扬,仙儿自然早就听过了,见了这异香扑鼻的丹yào哪里还不知道是什么?这丫头见叶静一把如此珍贵的灵yào给她,当即一颗芳心急跳了几拍,红着脸接过吞了下去。 仙儿服下灵丹后闭目调息了片刻,再睁开眼时已是神采奕奕,不但旧伤痊愈,就连内力都有了不小的增长,丹田中一团气突突直跳,竟已有了踏入先天的迹象,让仙儿不由又是一阵惊喜。 叶静一见她脸sè便知道那丹yào起了效用,便道:“你把我刚才说的几句话带去给赵嵩,让他亲自去查证那件事,到时若真有发现,不必我们再费口舌,想必他也该有所判断了……”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