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七、借火遁世任逍遥

作者 全文字数 2909字
正文]三七、借火遁世任逍遥 ------------ 37、借火遁世任逍遥 这件事说出来后赵嵩当真是被气了个七窍生烟,他最信任的心腹竟然跟他最亲近的nv人发生了jiān情,而且还一直瞒着他勾勾搭搭了十几年之久!这事发生在一向风liu的他身上,也太过讽刺了! 一怒之下,赵嵩当场一掌击毙了小环,更下了严令,不许在场的几个亲信将此事泄lù半点风声,随后便拿着一沓审讯的笔录躲进了书房。 赵嵩一脸落寞地叹了口气,这件丑闻虽然令他méng羞,但那刘王妃在刘家最受宠爱,在刘家人眼里甚至比他这个làngdàng王爷都要看重一些,而他又无甚根基,反倒还要靠刘家在皇城的地位来保障自己的生死…… 沉思良久,赵嵩又叹了口气,终于打定了主意。 第二天,仙儿又带了饭菜看望叶静一,并带给他两个惊人的消息—— 一是,那件案子已经查清,凶手是小环和赵威武,据说是上次小环被叶静一打了后心生恨意,便借着这次机会勾结了赵威武对竹苑中人下毒; 第二条消息却是,那小环昨晚已经被赵嵩当场处死,赵威武也在今早被发现已畏罪自杀了。 叶静一听了怔了半晌,之后便摇着头笑了…… 这件事要说跟那刘王妃无关,叶静一是说什么都不信的! 那砒霜下到水里又不是没有异味,若是那毒下在平日里叶罄竹喝惯的茶水中,她未必就喝不出其中的异常,可是,偏偏那天刘王妃就带去了那些新茶!而那刘王妃又恰恰那么凑巧的,就在茶水煮好前有事离开,这难道不令人生疑? 再者,纵使叶静一不知道刘王妃与赵威武的jiān情,他也不认为那小环一个小小的shìnv就敢胆大包天的去毒杀竹苑里的这些人! 别说他还有太后在背后撑腰,就是叶罄竹在王府中也是个主人的级别,以下犯上,以奴欺主在这里那就是死罪!那小环就算嚣张了些,却还不至于为了被主人打一巴掌这连命都不要的去报复。若是这小环真这么有骨气胆气,那王府里恐怕早就有不少人死在她手上了…… 况且,那赵威武身份比小环可高了去了,小环这种档次的shìnv,只要他看上了随便跟赵嵩说一句就能得到,他会为了一个唾手可得的婢子去做这等自毁前程的事吗?! 所以,叶静一一听就猜到那赵嵩隐瞒了真相。 本来叶静一把自己想到的那几个疑点告诉给赵嵩,就是希望赵嵩还顾及与叶罄竹十年夫妻的情分,将这件案子查个清楚,还叶罄竹和那无辜遇害的琳儿一个公道,可是,赵嵩最后还是令他失望了。 或许,赵嵩只是为了保住王府的颜面才把这件案子推到了小环和赵威武身上,这点叶静一也能理解,可是,有些事理解归理解,心中却总不是那么舒服。 至此叶静一对这王府再无留恋,只想远远离开这个无情无义的地方,一刻也不想在这里待了。 而且,若不是怕他长大后跟自己的儿子争抢王爷的爵位和家产,刘王妃也不会一直针对竹苑,更不会有这次的中毒事件,或许自己不在之后,失去了威胁的刘王妃便不会再难为竹苑的人,小娘亲他们在王府里的日子反而会更安全好过一些…… 心中既萌生了去意,叶静一反倒一时心情畅快了许多,待仙儿走后他便用功练起了《洗髓诀》,只望尽快恢复体内伤势,之后便可尽早离开,去外面的天地之中体验那些游侠豪杰们肆意逍遥的江湖人生了。 叶静一这一练便练了一整天,直到肚子又咕噜咕噜的造起反来才醒了过来,睁眼才发现外面又已是月上柳梢,面前仙儿留下的饭菜也早也凉透了。 叶静一也不介意,刚拿起饭菜扒了几口却听到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怪声,好奇之下他从窗口往外一看,就见几个黑衣méng面之人正鬼鬼祟祟地往外墙上撒些液体,空气中异味传来,叶静一鼻梢一动,立刻闻出那些液体竟是菜油,心中不由一动,难道这些人要……
不用他继续猜测,外面那几人已掏出火石,引起几团火苗后就抛到了墙上,火一遇油立刻便燃起了一大片火焰。 这时节正是天干物燥的时候,这王府中的住宅又多是纯木建造,叶静一被锁的这件厢房更因地处偏僻被当作了柴房之用,房内除了一些无用的杂物就是干柴,这火一起不多时便已烧起了漫天火光,把整间房子都笼罩在了火焰之中。 火光惊动了府里的护院仆从,很快就有不少人叫喊着跑来救火,但这火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万万扑不灭的了…… 叶静一站在烈火包围之中,感受着火焰炙烤的灼热,面上却在无声的笑着……本来他还想去跟那两人开诚布公的谈谈再走的,现在看来是没这个必要了,这场火起得好啊,他正可借这场火灾从此遁世离去,这世间从此再没有八王府的小公子赵恕这个人,只多了个闲人叶静一…… 最后从火中笑望了一眼外面luàn成一片人群,叶静一从百宝囊中取出一张遁地符轻轻一捏,人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叶静一刚离开,远处竹苑方向便出现了一道急速本来的身影,那道身影来得极快,几个呼吸间已奔到了这间火房之前,正是叶静一的贴身shìnv,仙儿。 仙儿双目圆睁,丧魂落魄地望着眼前那熊熊烈火,整个人软软地坐到在地,两行热泪滚滚而下,良久才发出一声凄厉的叫声: “公子——” 那赵嵩才刚睡下不久,便被外面的sāoluàn声又惊醒了,等他出了房mén看到西边那映红半边天的火焰也是一愣,随即便大叫起来,命令所有人赶去灭火,他自己也急急向那处跑去,等他到了着火的地方也正听到仙儿这声凄鸣,心中便是一颤…… 赵嵩本来对叶静一说不上有多少感情,但自从那天认出叶静一就是那个救了自己的神秘人,心中便对这个平日了解极少的儿子多了些特别的感觉;后来被叶静一责问了一番之后,更对自己从未尽过一个父亲的责任生出了些悔意…… 把叶静一锁进柴房,赵嵩本来也确实只是如仙儿所说,想借这个机会好好打磨一下叶静一的脾气,免得日后再动不动就给他捅出这么多篓子,可是,另一方面他已经有了极大的改变,平日里,就是对最亲近的赵义,他都没下过这么多心思,可是……谁能料到他这头一次关心的结果竟会是这样?! 听着耳边仙儿的哭泣,赵嵩怔怔地望着那大火出神,眼前不由想起了当年他第一次看到那个粉雕yù琢的小娃儿时,心中的那股喜爱;想到那年第一次在演武场,看到那个还没有剑高的稚童流利地耍出一套飘逸若舞的“松山听雨剑”时,心底深处的喝彩;想到那天夜里在密室中,那个一剑惊鸿吓走了刺客的神秘身影时,心中的感jī;以及那天,被那个稚气未脱却满目沧桑的少年诘问时,心中的震惊与悔恨…… 良久,赵嵩长长叹了口气,喃喃道:“想不到我赵嵩一生活的憋屈,却也有个如此惊才绝yàn的儿子,最后……却又被我亲手毁了……唉!也罢,走了也好,这里本就不适合你……走了也好啊,外面天大地大,才是你该去的地方……” 十年秋如烟过, 当年稚子已陌生; 虎落平阳龙困沼, 风云起处必腾空; 天高海阔凭鱼跃, 四海逍遥任我行。 第一卷终 欢迎继续关注第二卷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