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废物”左恒

作者 全文字数 2598字
正文]十三、“废物”左恒 ------------ 13、“废物”左恒 这时,一阵“咕噜声”自肚子中响起,叶恕才想起自己已经一天没吃过东西了,顿时感到一阵强烈的饥饿感…… 记得之前那位接引弟子好像说过,膳房每天只供应早晚两顿,也不知道现在过了饭点没,要是错过今晚可就得饿肚子啦。 想到这叶恕赶紧从百宝囊中找出一身衣服换下,之后匆匆出了静室向膳房赶去。 远远地叶恕就看到一帮弟子在膳房前排着长长的队伍,不由松了口气,看来这顿饭是赶上了。 这时,队伍最后突然发生了一阵sāo动…… 眼尖的叶恕看得几个神态倨傲的弟子将一个略显瘦小的身影围了起来,几句话后那几个弟子就动起了手,将那个瘦小的弟子推到在地拳打脚踢起来。 望着周围那些或冷漠或嬉笑却个个无动于衷的围观弟子,叶恕不由微微皱起了眉头。 叶恕疾走几步,本待上前阻止那几个打人的弟子,但当他看到那个被围在中间挨打的弟子,只是抱着头闷声不吭的承受着落在身上的拳脚时,他便停下了脚步。 但凡那个挨打的弟子表现出一丝反抗的意思,叶恕都会上前相助,可是对他那种完全丧失了反抗意志的人,叶恕却完全失去了管闲事的兴趣。 这种人,即便这回叶恕救了他一次,那下一次,下下次呢?如果自己不学会反抗,有谁能保护他一辈子呢?! “切,这种废物还不如干脆赶下山去,省的留在这给我们天剑mén丢脸。” “就是,两年时间修为毫无寸进不说,反而还倒退到了炼气一层,我看这两年他也就是在人前努力点,背后肯定一直偷懒。” “就是啊,这要换了别人恐怕早自己下山了,他左恒却还整天没事人似的赖在山上,这脸皮还真是够厚的!” “哈哈,人家左师兄当年可是公认的天才,一年突破炼气三层呢,说不定这两年是在故意等咱们追上来,没准人家明天就一下子突破到炼气四层呢!” ………… 各种冷嘲热讽在人群中响起,连叶恕都有点听不下去了,但那叫左恒的瘦弱弟子却充耳不闻,仿佛周围的声音都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面无表情的从地上爬起来,整了整衣服后,便低着头默默地走到了队伍最后。 众弟子对左恒这种没有反应的反应似乎习以为常,又损了几句后便没了兴趣,各自谈论起其他闲话来。 从其他弟子的话中所说,这左恒似乎还曾经风光过一段时间,只是后来不知怎的修为却停止增长,甚至还大幅倒退,最后成了现在这副落魄的样子。 叶恕有点好奇的打量了几眼这个左恒,只见他一身道袍已经半旧,虽然浆洗的还算干净,但刚才那段拳脚却在上面留下了许多脚印泥土,甚至还多了两处撕破的裂口;本来还算整齐的头发经过刚刚那场húnluàn凌luàn不堪,虽然这左恒简单整理过了,但依然有些杂luàn落魄之感;从侧面可以看到几块青紫的淤痕分布在左恒脸上,看上去刚才那几个弟子下手还不轻,但这左恒却似乎对这些伤痕毫无所觉,只是面无表情的低着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打量了几眼后,叶恕对自己之前的判断似乎有点拿不准了,不知为何,他隐隐觉得这个左恒似乎并不像其他弟子说的那样,是个不求上进的惫懒之人。
“咦,叶恕师弟!” 突然响起的招呼声打断了叶恕的思路,抬起头来才发现不知不觉间自己已到了打饭处,而刚刚出声叫自己的正是眼前这个负责打饭的弟子,一眼望去这弟子有点面熟,略一寻思叶恕才记起这人正是上午带自己去静室的那个接引弟子,叶恕记得他告诉过自己名字,好像是叫卢尘来着。 “卢师兄,你怎么在这里?”叶恕也笑着打了个招呼。 “咱们这些没希望结丹的弟子可不就是专做这些打杂的工作嘛……”那卢尘有点尴尬的笑笑,随即有点惊讶地说道:“叶恕师弟,你好像突破炼气期了,我记得上午你还……难道你只用了半天就……?” “呵呵,运气运气,都是运气而已!”见周围已经有人注意自己这边的谈话,叶恕急忙打着呵呵含糊道,他可不想一到这就成为别人关注的对象。 “哦,呵呵,先吃饭,吃完过来找我一趟,我给你说说一些炼气期弟子该知道的注意事项什么的。”这卢尘也是有眼sè的人,要不然也不能留下来做接引弟子了,知道叶恕不想张扬半天时间就突破的事,也就跟着一句话带了过去。 端着菜盘转过身来,望着满眼笑闹着吃饭的人群,叶恕恍然间觉得又回到了大学时的那些日子,不由有点感触。 想起那些朝夕相处的兄弟们,想起那些一起吃饭逃课的日子,叶恕心中不由流过一阵暖意,只是时光不可倒流,如今自己已经重生为另一个世界的另一个人,也不知道那些兄弟们现在可好…… 摇摇头将那些突然冒出的思绪甩开,叶恕开始寻找座位,这所膳房虽然盖得高大宽敞,但外mén弟子的数量也不少,约莫一算也有近千人,此时膳房内到处都坐满了人,却难得看到有空位了。 视线从中间移到角落处,叶恕目光一动,最偏僻的那个角落处孤零零的坐着一个瘦弱的身影,正是之前挨打的那个左恒。 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周围的弟子仿佛都在刻意疏远左恒,他这张桌子上明明还有三个空位,但旁边的其他弟子宁愿站着吃也没到他那边过去坐。 “不用这么过分排挤人吧……”眉头微皱,叶恕有些不满地嘟囔一声,直接走到那张桌子走了过去。 不管是何原因,以前修为走在中人之前的左恒突然变出了吊车尾,想必最难受的那个应该是他自己吧?毕竟,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希望别人叫自己“废物”…… 心中如是想着,叶恕镇定自若地在那张桌子前坐了下去。 周围的噪杂声似乎突然安静了许多,那些弟子看叶恕的眼神仿佛他是个长了两个脑袋的怪胎一般,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 左恒似乎对于有人坐着他对面有点吃惊,微微抬头看了叶恕一眼,这一瞬间两人目光对视在一起,叶恕冲他友好的笑了笑,左恒目光微微闪动,却只是面无表情地点了下头,随后便低下头去继续吃饭。 叶恕对他的冷淡也不在意,镇定自若地吃起自己那份晚饭。 饭菜与以前王府jīng致的菜肴自然无法可比,不过饿了什么都好吃,叶恕狼吞虎咽地将饭菜吃了个jīng光,冲低头闷声咀嚼的左恒嘿嘿一下便起身离去,自然没看到一直低着头的左恒此时自背后望来的那匆忙地一眼…… ……………………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