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农民伯伯不容易

作者 全文字数 2391字
正文]十四、农民伯伯不容易 ------------ 14、农民伯伯不容易(周日三更,第一更到,求票求收求评~) “什么?我还要种地?!”叶恕两只眼睛瞪得如同乒乓球,他对刚才自己听到的话完全无法相信。 “呵呵,叶恕师弟,你别那么jī动嘛。”卢尘眼中笑意难掩,面上却一本正经的道:“其实筑基期的弟子是不需要做种地砍柴之类杂务的,毕竟他们年纪还小,可以游我们这些接引弟子代劳;不过,毕竟山上这么多师兄弟,仅靠我们几十个接引弟子可养活不过来,所以为了保证大家的口粮,同时也是一种锻炼,突破了炼气期的弟子就需要跟我们一样参加粮食生产了。” “可是……我没种过,不会啊……”叶恕难为情地红着脸嘟囔着。 别说这一世他出生在衣食无忧的八王府,就是前世在那个平凡的小家庭里,非农户口的他也没机会下过地chā过秧什么地,顶多也就是参加过学校的除草活动…… 因此,对于要他自己种口粮这个要求,叶恕还真有些害怕自己做不到。 “呵呵,没事,我们天剑mén种粮食跟山下的普通人可不一样,很简单的,”卢尘笑着安慰他道,“因为我们mén派的灵气充裕,开发的田地也都经过阵法温养,普通的麦田只要一月便可成熟,若是你照料的好,一月两熟也不是问题,而且照料农田的过程中你还可以联系一些简单的法术,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是吗?”叶恕闷声道,虽然卢尘说的简单,可他怎么觉得这家伙的眼神笑的那么猥琐呢? ……………… “啊……”痛苦的呻yín声扯出老长的尾音,惊飞树上的几只小鸟,叶恕róu着酸痛无比的小腰,整张脸皱的像个灌汤包…… “我擦啊……谁说种地简单的?卢尘那家伙,丫现在肯定躲在哪偷笑呢!” 血泪的控诉声中,叶恕印象里那个总是一脸笑眯眯貌似忠良的卢尘师兄,顿时变身猥琐的笑面狐! 虽然他力气不小,虽然这灵田土壤松软,可是……该累该酸的却一点都不少啊,两辈子加起来他也是头一回下地,却刚知道原来翻个地是这么的累!望着眼前连四分之一都没翻完的灵田,叶恕那个yù哭无泪啊…… “原来农民伯伯真的好辛苦,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挑食了……” 此时叶恕所在的灵田是天剑mén特意在朱雀峰上开辟出来的数层梯田中的一块,说是梯田,但横向距离却不短,从山壁到崖边至少要有五十多米,而长度更是惊人。 照理说,光这么一层梯田出产的粮食就足够养活朱雀峰上的外mén弟子了,而突破金丹期的内mén弟子大都已可以辟谷,很少再吃这些含有杂质的食物,但这朱雀峰上却足足开辟了六层梯田,除了下面三层用来种植粮食作物及蔬菜外,上面三层又各有用途,只是以叶恕现在的地位还轮不到他到上面几层去看个究竟。 不过就因为下面这三层梯田都要由炼气期的外mén弟子来种植,所以摊到每个人头上的灵田便有些大的离谱了,比如叶恕,虽然卢尘说是照顾他是新人,但分给他的这片灵田最少也有二十亩了……
单凭一把锄头一双手,要把二十亩地翻个遍然后播种浇水,光想想这个工程量叶恕就泪流满面了…… 这时不远处的动静惊动了叶恕,扭头望去,叶恕顿时愣了。 只见不远处的一片灵田中,一位弟子站在田边,手中掐个法诀左右挥动着,而他面前的灵田中便阵阵泥土翻滚,不一会儿一亩地已翻了个遍,一眼望去,无论是速度还是质量都令叶恕一阵汗颜。 “我勒个去,原来这地是这么翻的啊!”想起早上递给自己锄头时卢尘那古怪的眼神,叶恕这才想明白了那眼神的意思。 原来大家都是靠炼气期可以学到的一些法诀来种地,可惜即使明白了这点叶恕也没办法,因为他刚突破炼气期,体内根本没多少灵力,更别提转化成的法力了,即使学会了那些法术也发动不了。 想清楚了这些,无计可施的叶恕只得苦着张小脸,继续用最笨的法子,一锄头一锄头的翻起土来。 “哗哗……”突然自身后冲来的声音令叶恕脸sè一动,急忙一纵跃开了两米,然后便见一蓬泥土从自己刚刚站立的地方翻滚着冲了过去,仿佛一条灵动的“土龙”一般,到了灵田的边缘后又掉头继续翻腾着折了回来…… 叶恕疑huò的扭头望去,果然见刚刚那个弟子已转过身来向着他这边,手持法诀控制着灵田中那道翻腾的泥土,而那个弟子叶恕竟然认得,正是昨天晚饭时见到的那个“废物”左恒。 左恒现在做的明显是在帮自己的忙,叶恕顿时心中生出一阵感jī,冲左恒挥了挥手叫道:“多谢左师兄!” 其实,大多数刚刚突破炼气期的弟子一开始都是请其他师兄帮忙种植作物,而本人却抓紧时间修炼,快的话只要两三个月便可积累起施展几个如“控土诀”、“控水诀”、“探金诀”之类的小法术,到时再还那些师兄人情就是了。 而叶恕却因为初来乍到便一下子突破了炼气期,根本对这些事情不了解,卢尘又因为他半天时间突破炼气期的惊人表现心中有些小小的嫉妒心理作祟,想看他吃点苦头而故意没告诉他这些,这才导致他傻乎乎地拿着锄头刨了大半天的地。 叶恕心中一边yy着日后怎么把卢尘这个笑面虎整治的yù仙yù死,一边兴致勃勃地看着左恒指挥着那道“土龙”灵活地在灵田中翻滚,却没注意到那边的左恒脸sè已是越来越显苍白,豆大的汗滴不断从他的额头上滚落下来…… 突然间,灵田中的“土龙”毫无征兆地爆了开来,站在不远处的叶恕没想到会有此突变,一时发怔当即被溅了一身土。 叶恕这边正心中暗叫晦气,接着便听到身后“扑腾”一声,扭头看时已见左恒俯身趴到在灵田边。 “左师兄?”心中一惊,叶恕连忙几步掠到左恒身边将他翻转过来,入目的是一张沾满泥土与汗水的苍白脸sè……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