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五、血中妖毒(第二更)

作者 全文字数 2548字
正文]十五、血中妖毒(第二更) ------------ 15、血中妖毒 “左师兄?”心中一惊,叶恕几步掠到左恒身边将他翻转过来,入目的是一张沾满泥土与汗水的苍白脸sè,叶恕心中不由一紧。 刚刚左恒的仗义相助,已经令叶恕对他生出一些好感,起码比起那个当面笑脸背后拆台的卢尘来印象要好得多,此时见左恒明显有些不对劲,不由有些着急。 “凌道长,他这是怎么了?”叶恕急忙联系脑海中的凌若虚。 “莫急,你按住他的手腕,我来看看他的脉象。”凌若虚镇定自若的声音在脑中响起,叶恕慌luàn的心也不由镇定了许多, 叶恕当即依言搭上左恒的手腕,让凌若虚看看他出了什么问题。 “奇怪,他这脉象倒还算正常,只是太过虚弱无力,简直像迟暮之年的老人一般……古怪,古怪!”凌若虚慢悠悠地道,听的叶恕却一阵紧张。 “他是不是得了什么病?脸sè这么难看。” “他脉象虽然虚弱,但不像是病,之所以昏mí应该是法力透支引起……只是,”凌若虚有点奇怪的道:“这孩子体内的灵气极其稀薄,气血更是极其虚弱,以他这种资质就是平日多运动运动都可能喘不过气来,又怎么可能会被甄选为外mén弟子送上山来?” “也许是他家里给负责甄选的人送了礼什么的吧……”叶恕皱眉道,这种贿赂考官的事他前世可见多了,而天剑mén的外mén弟子在山上虽然没什么地位,但在尘世间却是不小的殊荣,为了自己的孩子出人头地,一些父母贿赂考官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只是一想到左恒的父母是那种追名逐利的人,且不顾孩子的身体是否合适上山修行就将他送来这里,叶恕的心里就有点不舒服。 等等……一道灵光在脑中闪过,叶恕突然想到了之前那些弟子说的那些冷嘲热讽的话…… “人家左师兄当年可是公认的天才,一年突破炼气三层呢,说不定这两年是在故意等咱们追上来,没准人家明天就一下子突破到炼气四层呢!” 公认的天才?这么说以前左恒的资质似乎不像现在这么差,反而应该还算是比较出众的,那他现在的身体状况这么会变成这样的? 叶恕将心中想到的疑问告知凌若虚,凌若虚也觉得有些奇怪,片刻后凌若虚突然道:“你从他手上nòng个伤口,挤点血出来让我仔细看一下。” 叶恕先是一怔,随即心中大是赞叹:“看人家凌道长,高人就是高人,现在就懂得验血了!” 当下叶恕也不敢怠慢,从百宝囊中取出紫鳞火纹剑在左恒指端刺破一个小口,挤了一滴血在紫鳞火纹剑上,让凌若虚仔细研究。 “果然是这样!”凑到眼前一看,凌若虚立刻沉声道。 “怎么了?”叶恕赶紧追问道。 “这孩子之所以如此虚弱……是因为他中了毒,一种十分罕见的毒!” “有多罕见?”叶恕有点好奇同时又有点不太相信地问,因为在他的潜意识中,很多黑心的医生都会故意把病人的病情夸大,以多挣两个医疗费,而凌若虚现在夸张的声音,则像极了那些庸医…… 但下一刻,听到凌若虚的回答,叶恕自己也吓了一跳。
“这种毒绝不是普通人能够nòng到的,因为……这种毒只有一种妖怪身上才会有!” “妖……?”叶恕的心顿时缩紧了…… “不错……这种毒,应该是一种血蝠妖毒牙中的毒液!”凌若虚沉声道。 妖……不自觉间,叶恕手心已一片cháo湿,想到上次遇到的那只尸妖的恐怖,他还有一些后怕,亲身经历让叶恕深刻明白,妖怪这种东西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当下不由为身中妖毒的左恒一阵担忧。 毒……对了!想起上次小娘亲中毒的事,叶恕目光一亮,欣喜道:“我身上还有颗无为子道长赠送的灵丹,这灵丹应该可以解毒!” “只怕不行,”凌若虚语气有点沉重的道:“这血蝠之毒比较古怪,一旦中毒便会随血液流遍全身,除非是比你那颗灵丹更高等级的解毒丹,否则很难彻底根除。” “那怎么办?”叶恕有点傻眼了,“要不,去找齐莫戌师叔试试?” “不妥,这少年中毒已经有两年之久,这朱雀峰却没人能看出他身中妖毒之事,若非贫道活的时间长点见得东西多点也难以发现其中的端倪……而道友你一来就认出了这妖毒,这件事你又如何跟人解释呢?” “这个……”叶恕眉头紧皱,这个他倒没想过,轻举妄动的话肯定会受到怀疑,说不定还有暴lù凌若虚的危险,可是他也不能眼看着左恒这样却不救…… “其实想解这妖毒也并非没有办法,”凌若虚又道:“除了可解百毒的灵丹之外,那血蝠妖的血也可以解这妖毒,只要将那血蝠妖除掉,让这少年喝下血蝠妖的血就可以了。” “除妖?!”叶恕一怔,随即便一脸苦笑道:“就我这点本事,恐怕到时候我才更有可能是被除的那个吧……” “非也非也,呵呵,以贫道看来那只妖怪也并不如何厉害,”凌若虚一笑道:“这应该是一只刚刚化形不久的,否则也不可能对一个炼气期的初修者下手,贫道估计,便是炼气后期的修为应该就可以将之击毙,如果道友能善加运用贫道制作的那些yù符的话,加上贫道在旁照应,除掉那只血蝠应该问题不大。” “这样啊……”略一沉思,叶静一猛一跺脚道:“好吧,那我就去试一试,不过要怎么找到那只血蝠妖呢?” “呵呵,这个就得靠你这位师兄了。”凌若虚笑道:“那血蝠妖非常狡猾,为了可以经常吸取你这师兄含有灵气的血液,肯定对他施加了cào控心智的妖术,令这少年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乖乖供他吸血。” “只要在你这师兄下次被那血蝠cào控之时,道友悄悄跟在后面,倒是便能轻易找到那只血蝠的藏身之处了。”凌若虚道。 “靠,这不是吸血鬼和催眠术的东方版本嘛!”叶恕惊讶的心中暗骂,同时也对这妖怪的狡猾暗暗心惊。 “难怪昨天被人欺负时左恒不还手了,就他这身体状态,只怕就是想还手也有心无力吧。” 看着左恒骨瘦如柴的身体,一想到他竟连续当了一只妖怪两年的免费血袋,不由对左恒又多了一丝同情和理解。 这时左恒微微呻yín一声,睫máo轻轻抖动几下后,慢慢睁开了眼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