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二、林泽涵

作者 全文字数 2602字
正文]二二、林泽涵 ------------ 22、林泽涵 林泽涵的长辈是天剑mén中一位地位尊崇的人物,平日里自视甚高,更把这些弟子中最出众的袁思月视为自己未来的妻子,此时意识到袁思月在为那两个朱雀峰的外mén弟子说话,顿时心中便有些不是滋味了,望向叶恕、左恒的目光顿时充满了yīn鹜之sè,眼珠子一转,冷冷笑道: “左师弟的怪病连师父都束手无策,我可帮不上忙,还是跟以前一样拿几粒‘益气丹’回去吃吃吧;至于这位师弟,呵呵,我看只是受了点皮ròu伤,回去养几天就没事了。” 闻言叶恕顿时怒了,左恒的问题他知道的最清楚,以前左恒除了体内的那很难令人察觉的血毒外,最根本的就是大量失血导致的气血大亏,而那‘益气丹’却只是调理身体,能够微微补充一点灵力的丹yào,根本就于事无补! 而他自己在跟血蝠小妖的战斗中被血蝠的尖叫声震得受了不轻的内伤,这厮却说自己只是皮ròu伤,皮ròu伤会七窍流血吗?! “二师兄,你是不是再仔细诊治一下,我看这位叶师弟的情况似乎不那么简单……”袁思月轻蹙额眉道。 “不用了,我跟师父学医十几年了,他们的情况一眼便知,难道师妹你对师兄的医术信不过?”林泽涵皮笑ròu不笑地望着袁思月道。 叶恕额头青筋跳动,猛的把搀扶着他的左恒推向一旁,踏前一步。 “哈哈哈……”一阵大笑突然在人群中爆起,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落到那放声狂笑地叶恕身上。 “哈哈,我说怎么那么多人宁愿病死都不去就医呢,感情是你这种庸医太多,砸了医生的招牌!”叶恕斜眼望了那二师兄一眼,大声道。 “你说什么?”林泽涵顿时变了脸sè,“你敢说我是庸医?!” 叶恕丝毫不给林泽涵说话的机会,嘴里爆豆子般噼里啪啦一通说道: “你就是个庸医!左师兄被蝠妖吸了许多血,现在气血大亏,你却只让他吃什么‘益气丹’!我明明身受内伤,但凡是个会望sè把脉的都能看出来,你却说我只是皮ròu伤!哈哈哈,这么简单的伤都能看错,你不是庸医是什么!” “哼,你侮辱我不要紧,但敢质疑我的医术,那就是侮辱我师父!”林泽涵被叶恕一番抢白说的脸sè一阵青一阵紫,当即怒道:“今天我就替师父出手,教训一下你这满口胡言的小子!” 说罢那二师兄手中长剑一甩,“仓啷”一声中宝剑出鞘,化作一道凛冽寒光刺向叶恕。 可怜叶恕一身法力早已消耗一空,身体也因为一身内伤连走路都很勉强,面对这来势凶猛迅速的一剑根本半点办法都没有! 在这一刹那间,一个人影猛的挡在了叶恕的身前,却是从刚才便一直沉默的差点被所有人忽略的左恒! 此刻,当左恒抬头面对那柄闪动着刺目寒光一寸寸飞近的飞剑时,没有人能相信,刚才这个仿佛变作了一块石头般沉默的少年,此刻双目中却闪烁着如火般强烈的感情! “左师兄!” 在这一瞬间,叶恕也只来得及在心中喊出一声…… “铛!” 一声清脆的金铁jiāo鸣之声响起,仿若醍醐灌顶一般,令在场之人心神皆为之一震。 叶恕还好好的站在那里,挡在他身前的左恒也安然无恙,在他眼前静静悬浮着一把丈余长的碧绿飞剑,但这把飞剑的主人却并非那林泽涵,而是静静立在叶恕身前三步处的袁思月。
至于林泽涵的那把飞剑,此时则倒chā在他那脸sè铁青的主人面前,半截chā入地面,半截仍在嗡嗡作响的震动着。 就在刚才,眼看左恒就要血溅当场时,袁思月果断出手放出了自己的飞剑,间不容发地替左恒挡住了林泽涵的飞剑。 “师妹,你这是做什么?难道你要帮着这两个小子跟师兄作对?!”林泽涵气急败坏地叫道。 “思月不敢,只是林师兄不该在这里出剑伤人,而且对方还是本mén弟子。”袁思月淡淡道,目光直视林泽涵。 一瞬间,林泽涵仿佛觉得那道目光如同她主人的那把飞剑一样锐利,不由地气势大弱,却还是忍不住争辩道:“可是他们侮辱师父,怎么可以就这么放过他们!” “林师兄,”袁思月声音转为清冷,“有人侮辱爹爹思月自然会讨回公道,还不需要劳林师兄大驾,何况……刚刚叶师弟的话也不算侮辱爹爹,但若有人打着爹爹的旗号做出些不光彩的事,那才是侮辱他老人家。” 袁思月没有把话彻底说开,但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心里一清二楚,叶恕刚才骂的只是林泽涵而已,丝毫没有侮辱袁不屈的意思,而林泽涵却打算借着师傅的名号公报sī仇…… 林泽涵脸上一阵青一阵白,却并没在申辩什么,他突然发现自己一直以来都小看了这个师妹,不光是小看了她在飞剑上的造诣,更小看了她的心思…… 袁思月也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虽然这件事一开始就错在林泽涵,但毕竟林泽涵家里有那位前辈撑腰,而林泽涵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师兄,心地温纯的她也不想让这位小心眼的二师兄在众人面前太丢面子,否则若是真的惹恼了林泽涵,令他跑去那位前辈面前告黑状的话,不但对父亲的地位有所影响,叶恕和左恒两人将来的日子也肯定不好过。 “好了,这件事看着思月的面子上大家就算了吧,二师兄你还是继续指导众位师姐妹们剑术吧,我去叫大师兄帮这两位师弟治伤。” 林泽涵虽然有些小心眼,但也不是愚蠢之人,得了个台阶哪还不知道赶紧接着,怒瞪了叶恕两人几眼后冷哼一声,便领着一群nv子嘻嘻哈哈地转身走了。 袁思月表情略带无奈地看着一群人离去,转头对叶恕两人抱歉地笑道:“两位师弟请稍等,我这就去请大师兄出关。” “不用麻烦了,我们这点小伤还是自己想办法吧,不必劳烦师姐了。”叶恕冷漠地冲袁思月一拱手,拉着左恒扭头就走,只剩下袁思月一个人满脸不解的愣在当地。 不是叶恕不同人情,刚才那林泽涵明明就是想要他的命,若不是袁思月反应快,今天他跟左恒两人至少有一个要挂在这里,因此对那个林泽涵他是彻底恨上了,连带的连这个仙境般的白虎峰在他眼里也变得厌恶起来,虽然对袁思月心底还有些感jī,但叶恕却依然按捺不下逃离这个可恨之地的冲动,因为再待下去他怕自己会忍不住拔出紫鳞剑追杀林泽涵…… 当叶恕就要启动传送阵时,身后响起一声略显急切的呼声: “叶师弟,等一下!”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