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三、冲击天门

作者 全文字数 3071字
正文]二三、冲击天门 ------------ 23、冲击天mén(求支持~) 叶恕回过头去,见追上来的果然还是袁思月。 或许是紧追过来的缘故,也或许是心中有所愧疚,袁思月的脸sè有些发红,几步赶到叶恕两人面前后袁思月递过来一个小布包。 “这是……?”叶恕一怔,却没有去接,对这个地方的厌恶感令他本能的排斥这里的一切,即便……这是唯一令他有些好感的袁思月给他的…… 见叶恕不接,袁思月面sè便立即有些不自然,略一沉yín才轻声解释道:“这是我爹爹炼制的两瓶丹yào,红sè的是‘血还丹’,可补血养气;黑sè的是‘红huā丹’,对内外伤都很有效……两位师弟应该正好用得着。” “哦……那就谢谢师姐了。” 略一犹豫,叶恕还是接过了那小包。 虽然他可以找凌若虚想办法治疗两人的伤势,但袁思月的这两瓶丹yào正好对症,他也不是矫情之人,更不愿意因自己一时之气害的左恒也跟着受苦,尤其是在左恒挡在他身前那一下之后…… 见叶恕收下了丹yào,袁思月脸上才lù出一丝笑意,心中的歉疚感也略减几分。 一时间三人都无话可说,叶恕耐不住这有点尴尬的场面,当先点头告辞一声后便发动了传送阵。 左恒先扶叶恕回到他那间石室后,才在叶恕再三叮嘱下拿着自己那瓶丹yào回到了自己的石室,回想一天内发生的种种,左恒一时还有些不真实的感觉。 先是在那个yīn森cháo湿的溶dòng中醒来,见到叶恕师弟与三只蝠妖斗法,然后是叶师弟以神奇的法术收服蝠妖,而自己体内的血毒和禁制也终于被清除;随后两人又在禹皇山山顶遇上华落首座,被赐予了白虎峰的令牌;继而在白虎峰受辱,自己险些丧命在飞剑之下,最后却又死里逃生,还得到了一瓶寻常弟子难求的“血还丹”…… 这短短的一天竟发生了如此多的刺jī人心的经历,即便事后想来仍然令左恒几次都yù惊呼出声……而这一切却又都是因为与叶师弟在一起才发生的。 看着手中那瓶反shè着淡淡光泽的丹yào,左恒心中隐隐生出一个想法:或许,以后跟叶恕师弟在一起,自己的人生也将变得更加jīng彩许多…… 叶恕这边却没像左恒那样想那么多,全身法力空空的他此时已是疲倦yù死,吞下一粒“红huā丹”后连运功炼化都没顾上,直接在石chuáng上一歪便睡了过去,这一睡就是一天。 等他醒来后默查了一下,发现体内法力已恢复少许,而身上的内伤却已经痊愈大半,不禁暗赞了那“红huā丹”几句,但转而想到之前在白虎峰上的不愉快,不由又皱起了眉头。 叶恕不会天真的以为那林泽涵会就此罢休,至少从他离开前那yīn鹜的眼神来看就不像,这种睚眦必报的小人叶恕前世今生都接触过,即使现在他们不来惹你,以后也总会在某个时候如隐匿的毒蛇般跳出来咬你一口! 对这样的隐患,除非能果断彻底的解决掉,否则就必须时刻提防小心…… 叶恕虽从未杀过人,但他心中也有自己的底线,就凭林泽涵当时对他们两人lù出的杀心,叶恕认为自己已经有足够的理由除掉这个人了,只要有机会,他就会毫不犹豫地动手! 只是,以叶恕现在的能力说什么解决林泽涵之类的有点太不现实,不论是修为还是身位以及身后的支持力量,叶恕都根本无法与人家相比,当前他唯一能做的也只有积累实力,提防将来可能到来的报复了。 想到这里,叶恕不由苦笑一声,之前袁思月说起修道者要不断提升武力的时候他还颇是不以为然,现在却是深深的了解了那句话的无奈,修道界中向林泽涵这样因为一点小事动辄暴起取人xìng命的实在太多了,不定什么时候就会有人把手中的刀剑像你砍来……
即使叶恕从此以后循规蹈矩、谨言慎行的过起鸵鸟般的生活,可是有时候祸事也不会因为你躲着他便不会落到你的头上;更何况,叶恕的xìng格也不允许他这样生活,要他变成那样倒不如直接一刀砍了他来的痛苦。 “实力啊,果然不管走到哪里,想要过的舒心舒适,实力还是最根本的前提啊!” 既然打定了要尽快提升实力的主意,叶恕也不在多想,立即便开始打坐恢复法力。 整整三个大周天下来,叶恕法力才终于全部恢复,而此时他惊喜的发现,自己体内的法力竟然比之前有了一丝显而易见的增长! 难道是因为之前在溶dòng中透支法力的缘故?叶恕心中猜测,立刻就想到去问凌若虚,但叫了几声却不见凌若虚回应,这才想起之前在溶dòng中苏醒时凌若虚给他留下的几句jiāo代。 凌若虚当时先是把收服蝠妖为剑宠的事告诉了叶恕,随后又说自己为了完成这个法术不但透支了叶恕体内的所有法力,而且也消耗了一部分自己元神本身所剩不多的力量,必须静养一段时间才能逐渐恢复,之后这段时间便无法与叶恕联系了。 一直在脑中伴随左右的那个声音突然不见,叶恕一时还有点难以适应,而且少了凌若虚这个活字典,以后他有很多事也不方便去做了,不过好在凌若虚也说过,若是他能尽快打通体内百窍,加快吸收天地灵气的速度的话,对凌若虚元神的复原也有一定的帮助。 想到这里叶恕心中一动,决定现在就尝试冲击体内第一个窍xùe——天ménxùe! 天ménxùe位于头顶正中,是所有xùe窍中最重要的一个xùe窍,也是打通后灵力吸收最快的一个xùe窍,因此叶恕才打算从它开始。 按照乾坤剑意诀中的介绍,叶恕先是进入平时的行功状态,待完成一个大周天后,立刻开始在经脉中将所有法力聚合起来,待所有法力都聚集成一团小小的球状法力球后,叶恕开始以意念引导这团法力球向天ménxùe移动。 当法力球来到天ménxùe处后,叶恕便引导这团法力球骤然加速向天ménxùe发起了冲撞。 一撞之下顿时一股剧痛袭来,脑中如同炸开无数飞针一般,接踵而来的阵阵刺痛令叶恕当即惨哼一声跌下石chuáng,浑身剧烈的chōu搐起来…… 好半天脑中的疼痛才逐渐淡去,缓过一口气来的叶恕却是jīng神萎顿,蜷缩着四肢趴在冰冷的地上,一点都不想动弹了。 他可从来没想过冲击窍xùe会有如此痛苦,不论是乾坤剑意诀还是凌若虚都没有提过这件事,所以以为这事很简单的叶恕才会一想起来就直接跑去尝试,这就是所谓的无知者无畏了。 其实修道者冲击百窍时都是从手足窍xùe开始,循序渐进的依次冲破体内个部位的窍xùe,而作为最重要也是最危险的一个窍xùe,天ménxùe总是被放在最后才去突破的,也只有对此一无所知的叶恕才敢一上来就去挑这个窍xùe做第一关。 若是凌若虚此时状态正常的话,还会第一时间纠正叶恕的错误,可惜的是凌若虚现在却偏偏出了问题,根本无法像以前那样及时指导他。 过了许久后,叶恕才终于缓过劲儿来,一想起刚才的痛苦心中也有点发憷,但他知道为了提升实力这一关就不能回避,因此咬牙从地上爬起来后,叶恕又开始了第二次冲击天ménxùe的尝试。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