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魔妖联手、狩猎散修(求票求收藏)

作者 全文字数 3815字
正文]44、魔妖联手、狩猎散修(求票求收藏) ------------ 44、魔妖联手、狩猎散修 这两个不速之客一个是看似文士打扮的俊秀青年,手持一把金灿灿的折扇,面含微笑的站在那里倒也有几分风流潇洒,只是目光流转间总透着一股子邪气。 另一人却全身裹在一件宽大的黑袍之中,年纪大小高矮胖瘦完全看不出来,但从那件黑袍下透出的阵阵法力bō动却令谷灵月、云仙两人目中的忌惮之sè愈深几分。 谷灵月两人一走出dòng府,那名文士打扮的青年的目光便落在云仙身上,目光一亮后便闪过一抹yíwww.shushu8.comè,手中金扇一收嘻嘻笑道:“早就听闻钟山云仙仙子貌比月宫嫦娥,今日一见传言果然非虚,本公子这趟差事真是挑对了。” 当着别人的面称赞别人妻子的容貌本就有些于礼不合,这青年文士言语间一双眼睛又一直直勾勾地盯着云仙上下打量,这令云仙眼中顿时显出几分怒意,正待出声呵斥时却感到被谷灵月握住的手紧了一紧,云仙望了谷灵月一眼,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 眼前这两人来意不善,修为又似乎比他们夫妻二人高出不少,若是在言语间jī动对方绝非明智之举,因此在搞清楚对方的来意之前还是暂时忍让一些的好。 想清楚这些,云仙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紧紧抿着嘴chún,将到了嘴边的话强自咽了回去。 谷灵月安慰地望了云仙一眼,转头对那两人拱手一礼后笑道:“两位道友大驾光临,不知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当,”那青年嬉笑道,“本来嘛,我们只是来取你二人的xìng命的,不过……” 此话一出,谷灵月夫fù顿时脸sè一变,只是听到对方话中之意似有转机,这才强忍住了动手的冲动。 “不过嘛,哈哈哈,”那青年戏谑地笑道:“本公子对云仙仙子一见倾心,若是云仙仙子肯陪在下一夕风流,便是放你们一马也无甚不可。” “无耻!”那青年话未说完云仙便已怒容满面地呵斥一声,扬手间一长一短两把弯刀便化作两团白光向青年绞去。 那青年文士却对两团临身的刀光视若无睹,脸sè嬉笑之sè不改,手中金sè折扇倏地一扇,扇面上霍然冲出一道乌光,只一扫便把云仙祭出的两柄飞刀远远地撞飞了出去。 将飞刀撞飞后那道乌光在空中盘旋飞舞,发出一声渗入骨髓的“嘶嘶”声,赫然竟是一条水桶粗线地巨蟒! 与此同时,那自出现后便一声未吭的黑袍人身前的空气突然发生了一丝微微地扭曲,也不见他有何动作,三颗惨白的骷髅头便出现在黑袍人身前,“呜呜”惨叫着向谷灵月两人飞扑而去。 云仙一动手,与其心有灵犀地谷灵月便祭出了一卷金sè竹简,这金sè竹简一出手立刻随风而长,瞬间化作一排长长的金光将他们夫妻二人围在其中,显然是一件防御xìng法宝。 此时那三颗骷髅头接连轰击在金sè竹简上,发出三声轰然巨响,但却并没有攻破竹简的防御,但谷灵月嘴角却已经淌下一道血丝。 “呵呵,荒木前辈,您出手轻一点,当心别伤了我的云仙仙子。” 那青年一脸轻浮地笑道,手中金扇指挥着空中的巨蟒再次扫飞云仙的飞刀。 原来那裹在黑袍中的人,竟然是曾经掳走叶恕等人yù炼“九子戮神旗”的妖道荒木! “荒木?你们是魔mén中人?!”谷灵月sè变惊道。 谷灵月夫妻虽然只是金丹期的散修,年纪也不过三十余岁,自然从未见过百年前横行一时的荒木,但却曾听师父讲起过那时的一些轶事,其中便提到过许多魔mén中比较有名的人物,而荒木也赫然在其列。 “哼,既然知道了本道爷的名号,还敢顽抗?!”荒木冷哼一声,黑袍微动,身前再次出现三枚骷髅头扑向两人。 骤然听闻荒木的名号,谷灵月两人心中顿时再无一丝侥幸,不用说那青年文士定然也是魔mén中人,今日只要落在这二人手中,他们夫妻绝对没有好下场。 “快走!” 再次勉强挡下三枚骷髅头的攻击后,谷灵月眼中闪过一丝决然,手掐法诀一挥,围在他们夫妻身外的金sè竹简顿时铺展开来向荒木两人当头罩去,同时一掌拍在云仙肩头,将云仙拍飞了出去。 “找死!” 荒木冷哼一声,身上那件黑袍顿时“呼”地一声飞上空中,化作一面黑sè大旗一卷,立刻将那金sè竹简紧紧裹入其中。 谷灵月顿时脸sè剧变,因为他赫然发现师父传给他的这件“神机策”已经与自己失去了联系,显然片刻间已被荒木收去。
连师父留给自己的唯一遗物也失去了,谷灵月顿时脸sè一黯,但随即他便察觉头上一暗,当谷灵月抬头望去时,赫然看到一张血盆大口向他嗜来。 “灵月!”眼见自己的丈夫眨眼间被那头巨蟒吞入腹中,被拍飞出去数米的云仙顿时心胆巨裂,惨呼失声…… 那青年文士yīn狠地一笑,望着云仙就想再调戏几句,但没等他张口骤变陡生,空中那条耀武扬威的巨蟒“轰隆”一声爆炸了! “这,这,这……”眼见自己那条妖宠一眨眼间变成了一堆碎ròu,青年脸sè的笑容顿时变作了狰狞:“好个谷灵月,竟然自爆金丹……好,好得很!你杀了我的妖宠,我就把你的nv人炼成器灵,让她永生做我的玩物!哈哈哈哈哈……” 一阵狂笑后,青年身形一动便在原地消失,再出现时已经到了失魂落魄地云仙面前,抬手就向云仙抓去。 “去死!”骤然见到仇人出现在眼前,云仙目光一清,暴喝出声,也不御使飞刀了,双手提着一对弯刀就向那青年兜头砍去。 “叮叮”两声,那青年手中金扇带起一抹虚影瞬间连续磕在两柄弯刀上,两柄弯刀顿时脱手而飞,而云仙一双手也被震得虎口巨裂,鲜血淋漓。 “呵呵,还想反抗,那本公子就好好陪你玩玩。”轻浮地一笑,那青年好整以暇地在手心一敲折扇,身子一转已到了云仙身后,一把将云仙拦腰抱住,另一只手却下流地罩上了云仙的xiōng部。 云仙脸上满是羞怒,但随后却突然化作了坦然,一道泪光自眼角滑落,云仙平静地阖上了双眼。 “灵月,我来陪你了。” “你想学那白痴自爆?哈哈哈,落到我手里你想死也由不得自己了,乖乖地享受本公子的疼爱吧,哈哈哈……” yín邪地笑声在耳边响起,云仙赫然发觉自己全身法力已被禁制,一张俏脸顿时huā容失sè,目光中充满了绝望…… “哼,知不言,别在这档子事上làng费时间,贫道先去dòng庭与那妖狐会合,你尽快赶来接应,dòng庭散人那老东西滑溜的很,让他跑了可就不妙了。” “知道了,前辈先走一步,本公子稍后便到。”那叫知不言的青年嬉笑着应道,随即sèmímí地目光又回到了怀中无法动弹的云仙身上。 荒木冷哼一声,极为不屑地瞪了知不言一眼,化作一团妖风眨眼离去。 …… 两个时辰后,dòng庭湖畔。 “轰”地一声爆响,一道巨大的水làng在湖心处冲天而起,lànghuā中一道白sè身影狼狈地冲上空中,随即一道幽蓝剑光随后紧追而出,一剑斩向那白sè身影,却被那道身影一闪身躲了过去。 当那柄飞剑再次斩向那白sè身影时,那人身上却骤然亮起一圈白sè光罩,幽蓝剑光斩在光罩上顿时如斩在海绵上一般,挤出一道深深的凹痕,但随即便被恢复原状的光罩弹了开来。 幽蓝剑光在空中一转便飞回湖心处,落入一名身穿粗布衣衫,头顶斗笠,一副渔夫打扮的老汉手中。 此刻这老汉赤脚踩在bō动地湖面上,手持幽蓝飞剑,虽然衣着简陋,但身上却散发出一种落魄帝王般难以忽视地威严。 “呵呵,dòng庭散人果然不凡,几十年不见你竟然已经有了分神中期的修为,这次若不把你这老家伙除去,日后只怕还真是个麻烦!”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从那白sè光罩中传出,那白衣身影竟然是个nv子。 “哼,狐狸jīng,就凭你这手下败将也敢说除掉老夫?真是大言不惭!若非你有风华羽衣在手,老夫早在四十年前就把你炖成一锅狐狸汤了,哈哈哈!” 那老汉好不想让地叫骂道,声若洪钟,底气十足,听起来完全不像个老人。 “她一个自然不是你的对手,那加上贫道又如何?” 一个yīn恻恻地声音自湖边响起,片刻间那声音已到了老汉身后数十米处,老汉转头望去时已见到一个罩在黑袍中的人影。 “你是……荒木妖道?!”老汉目光中起先有些疑huò,但随即便从黑袍人的气息中认出了来人的身份,当即眉头皱起道:“真晦气,竟然同一天碰上你们两个家伙!不过……你们魔mén和妖族不是见面就打生打死吗,难道今天你们两个要联手对付老夫?” “咯咯……,老家伙,你就别分心思分化我们了,实话告诉你吧,我们妖族已经魔mén联手了,今天我们来这就是专mén对付你这老东西的!” “妖族和魔mén联手?!” 听闻这句话老汉骤然sè变……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