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一、阴阳离“合”

作者 全文字数 3193字
正文]五一、阴阳离“合” ------------ 51、yīn阳离“合”(状态来了,俺好想说晚上还有一更,可是那样俺怕明天会死银_手掌一翻,一把散发着炎炎火力的淡紫飞剑出现在叶恕手中,正是他那把紫鳞火纹剑。 叶恕金丹凝成之后,齐莫戌也曾带他去青龙峰剑阁挑选新的飞剑,但叶恕在剑阁转了一圈后却并未挑选一把飞剑。 并非那些飞剑品级不好,其中数十柄灵器级飞剑品质都在紫鳞剑之上,但是在见识了师父齐莫戌的“星月霜华”及岳惊雨的“离合”双剑后,叶恕就对这种成套的飞剑生出了一种特殊的喜爱,可是剑阁中却并未有这类成套飞剑供他选择。 成套飞剑相互之间存在一种特殊的感应,因此可以当做同一件法器祭炼成本命飞剑,祭炼成功后威力也远超寻常飞剑。比如岳惊雨的“离合”双剑,虽然单独看两把都是灵器级飞剑,但一起使出时相互配合却可以发挥堪比仙器级法器的威力! 只是像“星月霜华”及“yīn阳离合”这样的一对或几把甚至十几把成套的飞剑极其稀少,这类飞剑除了炼制方法特殊,也需要特别的机缘,比如蕴含灵xìng的珍奇材料、数十上百年难得一遇的特异天时等,除此外还要有懂得为飞剑沟通灵xìng之法的炼器大师,这些条件集齐一两项都极不容易,因此修道界中成套的飞剑向来极为稀少。 因此叶恕也只是让青龙峰地师叔将他的紫鳞剑重新炼制了一番,炼制完成后虽然正式晋级为灵器,其中更因为融合了太阳jīng金而多了一股火行之力,使之威力倍增,但因为对套剑希望的破灭,叶恕也一直没有将紫鳞剑祭炼成本命飞剑。 此时紫鳞剑在手,叶恕一一扫过其余六名天剑mén弟子后开口道:“请众位师兄三人一组施展‘小衍三才剑阵’,各自缠住一尊灭世魔佛像。” 无论是之前跟岳惊雨一起驻守青羊宫的那三名弟子,还是庞通等此次与叶恕一起赶来支援的三人,年纪都在叶恕之上,但修为最高的却也只是金丹四层,而年仅十五岁的叶恕如今却已有金丹五层的修为,因此六人心底里对叶恕这个小师弟还是都有些佩服的,况且之前又有岳惊雨的授意,因此六人听了叶恕的话后立即动手,施展出天剑mén的招牌剑阵之一的“小衍三才剑阵”。 六柄飞剑三三一组,组成两道剑轮分别迎向两座灭世魔佛,飞剑斩在那两尊魔佛身上虽然火星四溅,却并不能造成什么有效的伤害,不过也暂时吸引住了两座魔佛的注意力,令他们暂时无法继续轰击分光阵。 叶恕一边居中策应,一边注意岳惊雨那边的战况。 此时那边不动正与炼百川四人控制的白虎战在一起,“轰”地一声巨响中,白虎与不动的斧头正面撞了一记,之前那白虎能将一座小山般的巨石硬生生撞飞,可见其体内蕴含的力量有何等庞大! 但这次白虎却败下阵来,被不动一斧头劈地翻翻滚滚地倒跌而回,而在这次碰撞中不动却似乎并未受到任何影响,大喝一声又是一斧照着白虎劈了下来。 炼百川目光一闪,手中法诀一引,空中的白虎猛的一个翻滚避过斧头,随即身形骤然加速,只见白光一闪,白虎已冲到不动xiōng前,狠狠一记“黑虎掏心”击在不动心脏处。 “哧”的一声,不动xiōng前的布衣顿时被撕裂成碎片,白虎的力量何其恐怖,但一爪下去,那片碎衣之下,不动岩石般坚硬的皮肤上却只是多了几道白sè印痕…… 看到此等情景,叶恕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那不动的身体也有点坚硬过头了吧! 炼百川也是一怔,就在这一分神下不动却已一把抓住了白虎,用力一捏—— “轰”地一声中,一道爆炸在不动手中响起……那白虎竟然被生生捏爆了! “噗!”炼百川四人顿时齐齐喷出一口鲜血,那白虎与他们四人气息相连,白虎被毁,他们四人也立时受到重创。 “哈哈哈,天师道的灵光神兽也不过如此!”不动哈哈大笑,声如雷动,伸手拍了拍xiōng口的碎衣,只见一片杂草突然从不动xiōng口的皮肤上长了出来,边长边绞缠在一起,片刻间便将他衣衫xiōng口那处破dòng补了起来。
叶恕不由有些发愣,身上长草……这算哪mén子法术?! 他却不知,不动本就是一座灵山修成的妖怪,身上的衣服及那柄巨斧全是山上的树木变成,所以那套衣服和巨斧才可以随着他的变化而变化,因为那本来就是他身体的一部分。 “离合!” 一声冷喝中,两道黑白两sè剑光骤然到了不动身前,岳惊雨也出手了。 不动目光一亮,豪气冲天地哈哈大笑一声:“好,就是这一招,让我不动来好好领教一下齐莫戌的‘破天剑诀’!” “破天剑诀”,齐莫戌自创的一mén剑诀,也是一套专为“yīn阳离合”这样的双剑而量身打造的强大剑诀! 岳惊雨双目危险地一眯,口中冷冷喝出两个字—— “星碎!” 黑白双剑骤然消失,同时不动全身上下却仿佛陷入了一场肆虐地风暴之中,只见无数剑光不断亮起,此起彼伏地包围着不动,渐渐地,从外面望去已经看不清不动的身影,看到的只有那无数细密剑光组成的圆形光罩! “嗖”地一声,离合双剑重新现出形迹,稳稳地飘在之前出现空中的位置上,与此同时,分光阵中的岳惊雨xiōng口一阵气促地起伏,额头滑下一道汗珠。 数秒后,离合双剑之前造成的光罩残影才淡淡散去,现出不动的身影,只见不动双手捂头蹲在地上,浑身的衣服已经被彻底切成了碎片,皮肤之上满布无数细密的剑痕,虽然并未有一滴血迹流出,但正因如此才更加显得异样地恐怖,一眼望去顿时令人怵目惊心! “死了吗?”叶恕低声问道,那不动身上半丝生气也感觉不到,之前那强烈的法力bō动也仿佛凭空消散了一般,让人只觉蹲在那里的不是不动,而是一座毫无生气的死山。 突然,那不动皮肤上的一道剑痕之间,一道碧绿的嫩芽冒了出来,随即,绿芽chōu丝,迅速地生长起来,同时,之前那股庞大的法力bō动再次出现在不动身上。 岳惊雨的脸sè刷的变得惨白…… 不动竟然还活着! 片刻之间,不动身上已被密密麻麻长出的绿sè覆盖,随即绿草jiāo缠编织,化作与之前一模一样地粗布麻衣套在不动身上,而在微微一丝颤动后,不动仿佛大梦初醒般伸了个懒腰,缓缓站起身来。 “哈哈哈,剑法虽好,可惜还差了点火候,跟挠痒痒似的,不过瘾!” 不动呵呵笑道,妖族阵营顿时爆出一阵欢呼,还有嘲笑。 这边,听了不动的嘲笑般的调侃岳,惊雨双目顿时愤怒地瞪了起来,随即面sè一沉,仿佛下了什么决心一般,岳惊雨掏出一颗丹yào塞入口中,片刻间他的身上再次腾起一股惊人的法力bō动。 那枚丹yào,竟似片刻间将岳惊雨刚刚消耗的法力又全部补充了回来。 “那是什么丹yào,好强的效力!”叶恕心中一动,同时担心的望了岳惊雨一眼,此时岳惊雨的表情让叶恕生出一种破釜沉舟地危险感…… 岳惊雨此时却闭上了双目,片刻后再次睁开时,他的眼中已不见半丝愤怒,剩下的只有一片深沉的宁静,如深海,平静却蕴藏了无尽的危险。 手掐剑诀平平伸出,岳惊雨口中淡淡吐出一个字: “合。” 两军阵前,一黑一白两柄离合飞剑剑身之上骤然爆出刺目剑光,“叮”地一声撞击在了一起…… 片刻后,光芒隐去,众人眼中出现了一柄自剑锋中线一分为二,黑白各半的奇型飞剑! 叶恕目光一亮,他知道,这才是yīn阳离合剑的真正面目! 同时,那黑风魔君看到这柄真正的yīn阳离合剑却浑身一震,惨绿双目闪动着强烈的惊讶,心中低呼一声: “那小子竟然能使出‘合’字诀?!” 写手不容易,麻烦您看完点下右边滴标签收藏一下,给俺点动力~~)
隐藏
尊宝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