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八、荡魂真相、元阳问心

作者 全文字数 3252字
正文]五八、荡魂真相、元阳问心 ------------ 58、dàng魂真相、元阳问心 两人飞剑刚一发动,风铃身下的“dàng魂伞”已经变戏法般出现在了她的手中,素手轻抚,“啪”的一声中,“dàng魂伞”撑了开来。 “dàng魂伞”从外表看去只是一把普通的油纸伞,而撑开之后便lù出了里面一根闪动着点点幽光的深蓝sè伞竿,此时只见那外形奇异的伞竿上幽蓝光华微微一闪,诡异的一幕便出现了…… 叶恕两人的飞剑到了风铃三米之处时,仿佛突然由五档拉到了一档的法拉利,速度骤然慢了下来,其向前推移的速度顶多也就跟老牛拉破车差不多吧。 叶恕两人面面相觑,一时间搞不清发生了什么事,但两人都是极有决断之人,见飞剑攻击似乎无法奏效,立时改变了攻击方式…… 岳惊雨剑指连弹,一道道白sè气剑呼啸而出,如万箭齐发,带起阵阵尖锐的破空之声刺向风铃。 而叶恕则神态凝重的双手飞舞着,迅速在身前划出一个阵图,随着“滋滋”之声响起,三颗闪动着浅紫sè电弧的金sè雷团从阵图中形成,正是三颗“紫霄金雷”! 叶恕低喝一声双手推出,三颗“紫霄金雷”顿时呈品字形飞了出去,目标却把风铃与她身侧的悠悠一起划了进去。 刚才那悠悠击返岳惊雨那把白剑的手法很是巧妙,但叶恕却没看出来那是悠悠自己施展的法术还是她身上那件七彩纱衣的力量,这轮攻击也是为了进一步试探悠悠的虚实。 但意外的是,无论是岳惊雨的气剑,还是叶恕的“紫霄金雷”,在进入风铃身前三米的那个圈子后也一一步了三把飞剑的后尘,陷入了老牛拉破车的尴尬局面…… 叶恕两人顿时愣了,飞剑不行,法术跟气剑也行不通,他们除了掉头就跑似乎已束手无策,难道,这把古怪的“dàng魂伞”就无解了吗? 望着那些仍旧“毫不气馁”,缓缓向前推进的法术与飞剑,叶恕突然脑中一闪,对这一幕生出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来,叶恕不由屏气凝神,想要抓住那一丝奇怪的感觉。 “对了!”眼中一亮,叶恕终于想了起来,当年他在禹皇山上被林泽涵以飞剑袭杀时,他也看到过类似的一幕,仿佛除了自己周围的事物运动都被按下了“慢放键”一般…… 而当时更加令他印象深刻的是那奇异的黑白密境,叶恕曾想过或许正是他凑巧进入了那黑白密境中后,才引发了周围事物运动变慢的现象,而之后虽然他多次尝试回忆当时的情景,试图找到进入那种奇妙状态的方法,但却都失败了,久而久之他也就渐渐把那件事忘到了脑后。 直到今天被这相似的一幕提醒,叶恕才又想起了那件事。 “莫非……这‘dàng魂伞’的效果就是令周围的时间变慢?而这个作用范围看似应该就是三米之内……”叶恕心中猜测道,可是即使猜到这些,叶恕反而更加束手无策,控制时间啊,即使是在科幻电影中那都是最难缠的能力…… 仿佛嫌打击的他们还不够似的,悠悠又嘻嘻笑道:“‘dàng魂伞’由风铃姐姐发动的作用范围只有一丈,不过这用于防守已经足够了;如果由我亲自御使的话,作用范围最大便可达十丈方圆,所以你们现在就是想跑也已经晚了。” 悠悠说的没错,只要换她来发动“dàng魂伞”的话,处于作用范围内的叶恕两人想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 “嘻嘻,现在知道我和你们之间的差距了吧,你们两个是乖乖自己跟我回去呢,还是想被我打晕了再拖回去?”悠悠眨着一双可爱的大眼睛笑道。 “哼,你错了,我们还有另外一个选择!”岳惊雨冷冷一笑,抬掌就朝自己头上劈了下去,竟是要当场自绝! 叶恕固然一惊,悠悠也是目光一动,但却立刻把手按在了“dàng魂伞”那深蓝sè的伞竿上,原本那淡淡的幽蓝光华猛然间变亮起来,而同时叶恕便感觉道一股奇异的感觉笼罩了自己。 来不及深思这种异样的感觉,叶恕朝岳惊雨望去,果然看到岳惊雨的手掌已经慢了下来,当即一步抢到岳惊雨身旁,伸手抓住了那只即将劈下的手掌。
“咦?”悠悠惊讶的一声轻呼,接着葱白般娇嫩的小手便指着叶恕叫道:“你怎么还可以动?我明明已经发动了‘dàng魂伞‘的!” 叶恕也是一怔,这才发现了不对,此时的岳惊雨无论是动作还是思考能力似乎都一起变慢了数倍,因为手臂被抓住而有些愤怒的他脸上正渐渐换上恼怒的神情……可是自己,自己应该也笼罩在“dàng魂伞”的作用范围之内的,为什么自己却并没有受到影响呢? 那白衣少nv风铃也略显惊讶地望着叶恕,但随即她的目光一阵闪动,似乎发现了什么,轻声说道:“那人……的身体有些奇特,‘dàng魂伞’的力量对他无效。” 悠悠一听先是一愣,显然也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但随即她的目光中就闪现出一抹兴奋地神sè,嘻嘻笑道:“太有趣了,我本来只对那个齐莫戌的弟子感兴趣,没想到你却更好玩,这样好了,我们魔mén正是用人之际,只要你拜我为师,发誓以后只听我的话,为我魔mén效力,我今天就饶你一命。” 叶恕一怔随后却忍不住笑了起来,这悠悠后半句话完全是学黑风魔尊之前在青羊宫外说过的话,只是她一个小孩子说起这话来却怎么看都有些好笑,仿佛鹦鹉学舌一般有些笨拙,却又因为她那娇憨的表情而只让人觉得可爱,这一瞬间叶恕几乎忘了她魔mén中人的身份,而把她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小nv孩。 见叶恕发笑,然后又以一种看待小孩子的眼神望着自己,悠悠顿时脸sè一变,原本的嬉笑眨眼化作恼怒,冷哼道:“哼,不识抬举,今天我还偏要收你为徒了!” &一动,一面小镜顿时从她衣袖中发出,浮在空中后顿时涨大化作一面金光闪闪的铜镜。 “元阳问心镜!”叶恕一惊,立刻认出了这件yīn毒的魔镜,不由惊呼道:“你要用这镜子对付我?” “错了!”悠悠冷冷笑道,小脸上满是与之年龄不符的狰狞,“我可不想杀你,只是要你开口求我而已!” 随即悠悠手指一点,空中的“元阳问心镜”顿时一转发出一道金光,目标却是叶恕身旁的岳惊雨! 叶恕刚反应过来,那道金光已经落到了岳惊雨身上,岳惊雨的脸上渐渐显出了一丝异样的酡红。 悠悠随即对风铃使了个眼sè,风铃会意后立刻将手中的“dàng魂伞”收了起来,随着身上那股异样的感觉褪去,叶恕心中却生出一种淡淡的失落感,仿佛与什么重要之物擦肩而过似的…… 但不等叶恕仔细回味,身旁的岳惊雨突然一把将他重重地推了出去。 “岳师兄,你……”叶恕惊讶地望着岳惊雨,发现他的脸sè一瞬间面红如枣,原本清澈的眼中也多了些血丝。 “快走,我……不想杀你!”岳惊雨怒瞪着叶恕,浑身颤抖着,从死死咬合的口中挤出几个字。 “这是怎么回事?你对岳师兄做了什么?!”叶恕惊怒地冲悠悠质问道,虽然“元阳问心镜”能够靠jī发雄xìng生物体内的元阳,令他们变得具有攻击xìng,换成现代的解释就是加快人体内肾上腺素的分泌,令人**大增,难以自控! 但以岳惊雨的定力,应该不至于如此不济,这么快就失去自控能力才对,叶恕立刻察觉到悠悠应该动了其他的手脚。 “嘻嘻,你不知道吗?”悠悠又恢复了招牌般的笑脸,得意的道:“‘元阳问心镜’不但能令男人们的身体发狂,同时也会将他们平日里的负面情绪放大百倍,让他们被自己的魔xìng所支配,这就是所谓的‘问心’啊!” “什么?”叶恕有些疑huò的望向岳惊雨,却见岳惊雨正双目通红的望着他,口中喃喃道:“你杀了我兄长……是你杀了我兄长,我要为他报仇,我要你死!” 岳惊雨怒吼一声,身上顿时爆发惊天杀意,手诀连动间数道气剑顿时在他身前凝成,目标直指叶恕!
隐藏
尊宝娱乐